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圣道 > 章节目录 第63章 藏灵洞
    树林中,娇喘声此起彼伏。

    “要不然……看看?”孙圣想了想,又无语了笑了笑,自己还真是闲的,还是回家修炼吧。

    “死鬼,今年怎么这么能耐,是不是憋着一肚子火,想在我身上发泄。”这时,黑暗的枫树林中,传来一名女子的声音。

    “恩?不对,这声音……好耳熟!”孙圣一个机灵。

    “哼哼哼,我确实憋着一肚子火,孙圣那个小畜生让我们洪家丢尽了颜面,他不是你们白家的人吗,今天这股火,就发泄在你这个小骚*货的身上!”一声低沉的男子声音传来。

    那女子呻吟声委婉,娇滴滴的,不过说话却也透着一股怒气:“那个奴才……才不是我们白家的人,我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掉,不过那小子现在成长起来了,想对付他不容易……恩哼……早知如此,当初就该斩草除根的。”

    孙生一个机灵,他终于知道是谁了,竟然是白展飞的母亲,而那个男子的声音他有印象,是洪家的洪刚烈。

    “卧槽,这老小子,泡女人泡到白家去了,两家这么大的宿仇,他还敢如此,老小子都肛裂(刚烈)了,还这么浪。”孙圣一身冷汗。

    他意识到了不好,洪刚烈和自己这个三舅母有私情,这绝不是什么好事儿,估计会对白家不利,两家明争暗斗这么多年,结冤很深,而洪刚烈私通了白展飞的母亲,那岂不是说,白家的一些内部消息,都成透明的了。

    孙圣躲在一个角落中,静静的听着他们的谈话。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两人似是完事儿了,低声交谈着。

    “附近应该没人吧。”女人说道。

    “放心,不会有人来的,对了,关于藏灵洞那边,白家有什么线索了吗?”洪刚烈突然问道。

    “藏灵洞?”暗中的孙圣一愣。

    这时候,便听到那女子说道:“藏灵洞一直被白家派人看守着,不过里面的灵玉一直没有轻举妄动,老爷子说上面有强者施加的封印,擅自动了,可能会引起祸端。”

    “哼!我看就是白化天那个老匹夫想要独吞那些灵玉,借助灵玉的力量,突破造化境,而且他不也确实得到了好处吗?摄取了一部分灵玉的气息,不久前闭关了,看来是真的想要踏出那一步了!”洪刚烈恨意凛然道。

    “放心吧,我听白家的几个元老说,老爷子害怕上面的封印,只摄取了其中一小部分的力量,想要突破,早得很呢,而且他现在闭关到了紧要关头,是不会轻易出来的。”女子笑吟吟的说道,伴随着呻吟声,估计是有开始忙活了。

    “妈蛋,肛裂了还挺牛的,歇了有十分钟吗?”孙圣躲在暗处无语。

    “白世风的枕边风吹得怎么样?”洪刚烈问道。

    “放心吧,一切都妥妥的,而且白老二对灵玉的力量也一直在觊觎,想要谋取,不过家里的那几个老顽固,一直信奉老爷子白化天的话,有他们在,白老二不敢随便对那些灵玉怎么样。”女子说道。

    “哼,既然如此,不放让我们洪家来处理好了,事成之后,分给白家老二一点好处,只要白化天那老不死的不出现,两个月之内,我洪家必然可以走出一位造化境的高手,别说是白化天,就算是城主龙飞扬也不惧,去他m的什么鬼封印,白白糟蹋了稀世的灵玉,是要遭天谴的。”洪刚烈说道,粗重的喘息着。

    “藏灵洞……灵玉……洪家想要对白家做什么?”孙圣满脑子问号,但可以确定,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估计是想趁着孙圣的外公白化天闭关的时候有什么行动,而且白世风也参与到了其中。

    而且,这个三舅母,貌似和白世风还有一腿,真是好混乱的关系,让孙圣一阵头大。

    “不出几日,我洪家便有所行动,回去告诉白家老二,一切按计划行事”洪刚烈说道,里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两人准备离开了。

    不多时,孙圣果然看到洪刚烈和白展飞的母亲从枫树林里面出来,两人一阵热吻,分道扬镳,各自离去。

    孙圣从黑暗中缓缓现身,朝着洪刚烈离开的方向望了一眼,冷笑一声,跟了上去。

    沐风城内,夜风吹袭。

    洪刚烈一个人走在路上,脸色凝重,嘴角时而浮现出残忍的冷笑。

    “虽然叶儿这次败给了那个小杂种,让家族丢尽了面子,不过相比较之下,藏灵洞的事情更加重大,面子又算什么?只要那些灵玉被我洪家所掌握,到时候,洪家在沐风城一支独大便不是空想,城主府又如何?而且立此大功,灵玉我也能分一杯羹,说不定可以成为气功宗师。”洪刚烈想着想着,嘴角露出了冷笑。

    藏灵洞,那是一处很神秘的地方,里面藏着灵玉,是白家最先发现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但结果却走漏了风声被洪家的人知道,也要觊觎藏灵洞之中的东西。

    洪刚烈这次志得意满,藏灵洞的一切消息,都是他从白展飞的母亲口中打探出来的,可以说是为洪家立了大功,只要这次能将藏灵洞中的东西搞到手,洪家的实力便能得到飞速的发展,甚至可能诞生一位造化境的高手。

    “老子停在炼体七段巅峰已经两年了,如果能得到灵玉的力量,必然能突破第八段,甚至是气功宗师,嘿嘿嘿嘿……”洪刚烈心头暗暗想道,冷笑起来

    这时,一个推着夜香车的男子从旁边走过,车子上满满一桶的夜香。

    洪刚烈下意识的屏住呼吸,脸上浮现出厌恶之色,躲向一边。

    而就在这时,黑暗中一道闪电般的身影飞掠过来,直接从夜香车旁边划过,车子上一大桶夜香不翼而飞。

    “咕咚!哗啦!”

    “啊!!”

    紧接着,一声大叫传来,洪刚烈整个人摔在地上,身体被硕大的夜香桶扣在里面,满满一桶的金黄之物全都浇在了洪刚烈的身上,一点都没糟践,整个人像是刚从粪坑里捞出来一样。

    “什么人,好大胆,敢偷袭本大爷!”洪刚烈被扣在夜香桶里,大声喝道,不过旋即便伴随着呕吐的声音,从里面挣扎着想要出来。

    而推夜香车的那名男子,此刻则是傻眼了,回头望着这一幕诡异的景象,而后看向不远处站着一位青衣少年,抱着肩膀,一脸笑吟吟的望着他。

    推车的男子立刻哭丧下来来,道:“小哥儿,怎么又是你?你是不是专门来砸我买卖的,辛辛苦苦一天,弄点肥料回去浇菜地,我容易吗我,干嘛你每次都要出现,而且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

    说来也巧了,这男子和孙圣认识,当初教训白景阳的时候,他同样推着一车夜香从旁边经过,结果被糟蹋了一车的肥料,这一次同样是如此,而且糟蹋的更彻底。

    “小哥儿我也不让你赔了,算我倒霉好了。”男子无语道,知道这少年不是普通人,他招惹不起。

    “等一下,大哥,我会报答你的。”孙圣笑道。

    而这时,洪刚烈就要挣扎着站起身来,孙圣一个箭步过去,一脚将其踹躺在地上,同时闪电般的一脚,踢出雷霆之威,一脚踹在了洪刚烈的两腿之间。

    “啊!”

    比杀猪还要凄惨的叫声响起,洪刚烈的命根子被孙圣一脚踩得血肉模糊,男人的根本被废掉了,这种强烈的痛苦,让他直接昏死过去,夜香桶扣在脑袋上,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看到是谁出得手。

    孙圣凌空一抓,以气功包裹着洪刚烈腰间的一个锦囊飞了过来,从里面倒出一大堆玉帛、银票、还有几株灵药,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这锦囊很显然是储物器具,内蕴空间。

    “大哥,别嫌脏哈。”孙圣笑道,收走了里面的灵药,而后将所有的玉帛和银票都给了那个推夜香车的男子,而后快速的消失在黑夜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