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上船
    嵩山少林。

    晨钟暮鼓之间,主持方丈与戒律院、罗汉堂等首座老和尚一起聚首。

    “阿弥陀佛,今日你留了一位方姓施主静修,可有此事?”

    方丈向罗汉堂首座问着。

    碧血剑当中的少林寺虽然名声不显,并且还往往被华山等派盖过,但虎死威犹在,仍是不可轻忽的大派,寺中各院首座也是江湖上的成名高手。

    “是的,那位善信自称方明,乃得了一位云游僧点化,特意前来皈依,我也曾经试探他一二,一身阿罗汉神功精湛醇厚,少说也有四五年苦功,不是外人!”

    罗汉堂首座是个精瘦的老和尚,此时说道。

    这也是方明编的藉口,他只说自己得了一位高僧点化,并且怜悯自己体弱,传了一点健身的功夫。

    反正阿罗汉神功与罗汉拳在少林寺当中也是大路货,就算是俗家弟子也有学得的,外流不少,甚至少林支脉当中也有流传,就不信这些秃驴能够查得到!

    这也是只学基础武功的好处,要是方明现在已经学了某项七十二绝技,那他反而死都不敢再来少林了。

    传点粗浅功夫可以说是为了强身健体,但连七十二绝技都教?除非这些首座都是傻子,否则肯定不会信。

    并且合寺上下修炼了七十二绝技的高僧也没有几个,一排查下来方明就要露馅,到时候一个偷学武功的罪名是怎么也跑不掉了。

    哪像现在?武功低微,不被重视,正好继续进修!

    “虽是如此,对于来历也必然要好生考查一二……”

    方丈干枯的脸上隐隐有着精光,高宣佛号道。

    ……

    “真是熟悉啊……”

    方明合上了手里的一部佛经,看着周围熟悉的景物,耳中都是发人深省的晨钟暮鼓,脸上不由浮现出几丝怀念之色。

    “唉……终南山也没有收获,就更不用说襄阳剑冢什么的了……”

    方明突然一声叹息。

    在少林寺之前,他还曾经贼心不死地往终南山走了一趟,奈何时过境迁,原本的全真教早已灰飞烟灭,连遗迹都不可得,就更不用说活死人墓与九阴残篇什么的。

    方明将终南山附近大大小小的溪流走访了个遍,居然愣是没发现什么水底通道之类。

    这不是他武功太浅,无法深入,就是杨过后人另外有着布置,再或者自己纯粹机缘不足,也就死了这个心思。

    连活死人墓都是如此,对于襄阳剑冢方明就更没了指望,毕竟襄阳乃天下大城,菩斯曲蛇又如此神异,如果有着发现的话,早就传得众人皆知了。

    这几个地方都是如此,那张无忌埋经处之类的就更不用说了,时间宝贵,不能浪费,方明干脆就收了妄念,直接投向少林寺。

    好在他学的乃是粗浅武功,却纯正无比,不会被认错,并且现在天下大乱,少林要排查根底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总能隐瞒上一段时间。

    他也并不是觊觎其它的七十二绝技,易筋经之类,毕竟此时的方明脑海当中还记着数部典籍呢!

    方明此次前来少林,所求的也只是在武道之路上的解惑与一些佛门典籍释义而已。

    他在主世界的修炼已经积下了不少问题,急需同根同源的少林高僧解答。

    而七十二绝技当中的专业名词太多,也需要配合专门的解释才能领悟。

    这些都不是真正的绝技,方明也有把握将自己的问题夹杂在众多驳杂之问当中,或者干脆自己翻书寻找答案。

    这么一来,他对于少林高深武功根本没有什么需求,自然不会受到什么猜忌。

    而等到这些高僧们查到他的底细,或者幡然醒悟的时候,他自然早就远走高飞了,也根本不用担心什么。

    ……

    岁月长河如梭,丝毫不以人之意志为转移,不管方明做什么,整个碧血剑世界还是缓慢而坚定地演化着。

    转眼间,就到了主角袁承志下山的时候。

    既然方明有着少林一干武功在身,对于金蛇秘籍之类也就不怎么看得上眼,没有他盯着袁承志这个主角,对方自然少了不少磨难,安安稳稳地艺成下山。

    这一日,袁承志辞别闯王与李岩夫妇之后,径自下江南寻找师傅踪迹,来到了赣东玉山,见到有一艘前往浙江金华的大船,便上去要求附载。

    谁知等到船开的时候,码头上又跑来了一位少年,声音清脆悦耳地让船家行个方便。

    袁承志看对方身形瘦小,但体格甚重,一踏上船吃水便穆然深了一截,有些暗暗奇怪,再仔细打量对方的时候,不由又是一呆:“没想到世上竟有如此漂亮的少年!”

    另一边,包船的龙德邻见来人衣着华贵,人品俊秀,也有了好感,顺势答应了下来。

    船老大吆喝声中,众多船工发力撑着竹竿,将船只渐渐撑离码头。

    “喂!船家!等等,索性再带我一个!”

    就在这个时候,另外一个浑厚的声音自码头响起,在船上仍然听得清清楚楚,袁承志心里就是一凜:“这人武功不低啊!”旋即又有些好笑:“这船老大也是有福,今天怎么任的这么多客人!”

    “都离开了,还等着干什么?快走!快走!”

    龙德邻是行货商人,船老大贪钱载了两个已经不怎么情愿,现在见到居然还没完没了了,登时心生厌恶。

    “当然!当然!”龙德邻才是包船客人,船老大不敢怠慢,对着岸上喊道:“后生仔……船已经开了,搭另外一艘吧……”

    他声音粗豪,仿佛破锣,比起之前的传音却显得不甚清晰。

    “慢来!慢来!”

    袁承志看向码头,只见一团青影追来,到了码头居然一跃而起,袖袍鼓胀,身姿仿佛大鹏,脚下却极其巧妙地在水上一点,几个起落间已经连跨四五丈距离,稳稳落到了船上。

    “好俊的一招‘蜻蜓点水’,看他的轻功,应该是少林寺的!”

    袁承志暗暗喝了一声彩,他虽然没有下过山,但穆人清早就将一些江湖经验与禁忌传授,自然知道少林寺乃武林泰山北斗,万万不可轻忽,此时才看向那人。

    这时才发现对方也不过是一个粗大少年,长得浓眉大眼,穿着一身青袍,只是头上还戴了一个斗笠,即使只是随意站立,身上却已隐隐有了一点渊渟岳峙的宗师气度。

    “如此年纪便有了这等武功,少林寺果然名不虚传!”对方乃是名门正派弟子,袁承志内心便多了一点好感,只是对方不告而上船,似乎也有用强之嫌,因此默然不语,静看事态发展。

    “在下一时心急,情非得已,抱歉抱歉!”

    这个时候,对方才摘下斗笠,团团行礼,袁承志愕然发现对方居然没留发髻,头顶光秃秃的只有半寸不到的黑发,根根仿佛钢刺一样顶立,穆然多了几分坚毅之气。

    “好啊!连西域番僧都改吃小爷这行饭了么?”

    之前上船的温青立即出言讥讽,语带敌意,让袁承志心里更是一奇:“难道这两人有着什么恩怨纠葛?”

    谁知那个少年并不理会,反而向着龙德邻行礼:“在下方明,倒并不是番僧,只是曾经出家过一段时间,最近又还俗出来,想去衢州一行,不知可否行个方便?银钱好说……”

    本来龙德邻与船老大就被方明露的一手功夫吓得脸色苍白,现在见到对方还俗无忌,显然也是一个豪强人物,要是自己不给人家方便,恐怕人家便要将自己给‘方便’了,连声答应下来,哪里还敢要什么船钱?

    “原来他叫做方明,是一个还俗和尚!”袁承志知道这当中必有诸多故事,更加坚定了默不作声的原则。

    方明也感觉到了温青的敌意,对她微微一笑,也不怎么理会。

    此时距离方明穿越已经过去三个月了。

    他首先在少林寺当中,将之前积累的武学疑难尽数释去,又东拼西凑,加上自己翻阅,总算将几门七十二绝技吃得通透,见再呆下去也没有什么好处,也唯恐惹得众僧起疑,三怕少林寺打探的人回来,到时候真相大白,完蛋大吉,自然早早溜了出来,顺势下得江南参与剧情,并且捞些好处。

    他有着自知之明,现在的他虽然放在江湖上也算一把好手,但武功比起袁承志恐怕还要有所不足,毕竟对方身兼正邪两家之长,乃是一等一的绝顶高手。

    内功修行,在于日积月累,轻易间急切不得,不过还是有着办法。

    武功不够,丹药来凑,实在没办法的情况之下,也只能借助一些外力了,这方面,方明有着前世记忆,《坐忘心经》运转之下,原本碧血剑的一些细节也尽数记起,自然知道自己有着不少机会。

    并且,既然这个身体最终会化为精元,与主世界的本体融会贯通,那自然武功越高越好,即使演武令压缩之下十不存一,但也总是收获。

    甚至,有着这种压缩与转化,他冒然使用丹药精进的隐患也可以最大限度地解决,堪称一举多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