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少主
    “你的决心很好……奈何……”

    刘舟摇了摇头。

    “嗯?难道事情有变?”

    方明猜测着回答:“莫非是明伦县当中的通缉?”

    “区区一个三流的大力鹰爪门,我与你刘师兄还未放在眼里,只是有着一桩麻烦……”

    南宫倾城看向方明的目光非常奇怪:“在你拜入本门之后,我曾经多次潜入明伦县打探,你……可还记得你的身世?”

    “当然,弟子本是明伦县乞儿,后来遇到荒年,进入回春堂……”

    方明老老实实地交待。

    “但并不是生下来就是乞丐的,你的父母亲人呢?”

    南宫倾城声音清脆,却令方明的脑袋嗡嗡作响:“不会吧!难道这里还藏着一滩狗血?”

    “这个……弟子实在不知!”

    方明抬起头,眼睛当中似乎蕴含着热切与期待。

    “唉……到底血浓于水,此乃人之常情,只不过其中还有着疑难……我今天就都告诉你!”

    南宫倾城摇了摇头。

    “本来,你所背的通缉只是小事,大都督府的命令也不一定能够出得了乐春郡,只是当我返回明伦县的时候,却是发生了一件异事!”

    “何事?”方明问道。

    “原本的回春堂被一夜灭门,王大亨一家三十五口尽数被杀,连带药房大院都被烧成了一片白地……”

    南宫倾城说完便盯着方明,似乎想看看他的反应。

    “呼……”方明默然良久,原本的学徒生涯,乃至郑掌柜,其余杂役跑堂,甚至是王大亨的面目都在眼前一一划过:“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啊……”

    只是片刻之间,他身上的悲伤已经尽数化去,转为了一股淡然。

    “好!师弟果然是我玄真道的苗子!”刘舟率先抚掌赞道。

    当断则断,出世坐忘,这本来就极为贴合玄真道之宗旨。

    刘舟原本有些嫌弃方明资质不行,现在见他心性还可以,到底欣慰。

    其实方明的坐忘经已经到了收心第三之境,真的掩盖起来,连这点心绪波动都不会被二人发现,不过他擅长掩藏,这又是故意露出的马脚了。

    “这与我有何干系?”

    方明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

    “当然有关,大大的有关!后来官府整理现场,只找到了一柄金光闪闪的新月小刀,你可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刘舟接口道。

    “不知!”方明老实摇头,他一直都在还真观潜修,总不是他动的手。

    “唉……看起来你是真的毫不知情!”

    南宫倾城摇了摇头,缓缓将实情说了出来:“此是邪派神刀教之标记!王大亨是被神刀教灭的门,而根据他们宣扬的原因……是为了你!!!”

    “为了我?!小弟与他们素不相识啊!”方明隐约猜到了什么,但面上不露,大声叫屈道。

    “你或许不知,这个神刀教乃是曾经在康州横行一时的门派,更与七大魔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教主金刀天王也是宗师级的高手,武功绝顶,魔威盖世,将康州武林杀得血流成河,神刀教一时极盛,奈何在十五年前,其倒行逆施之举终于天怒人怨,引出了青云宗流云道人,双方约战于玉龙桥上,大战三天三夜之后,金刀天王最终战败身死,整个神刀教也败落了下去……”

    南宫倾城瞥了方明一眼,那种如剑的锋芒令方明背后寒毛根根倒竖而起:“很不巧的是……那位金刀天王,俗家似乎也是姓方的呢!传闻还有骨血流落在外!”

    “呵呵……师姐说笑了!”

    方明干笑几声,他从这个身体的记忆里面从来没有看到相关的内容,除了原本的名字也叫方明,或许是穿越的原因之外,整个幼年生涯便没有任何的不同与异象。

    如果他真的是什么少主的话,身边怎么可能连个保护的人都没有,并且放任他一直行乞为生?以方明的见识,立即就闻到了猫腻的味道。

    “这可不是说笑,最近神刀教的几大护法都秘密前来,宣称你乃是金刀天王方腊之后,神刀教的少主,因此才灭了回春堂给你报仇出气呢!”

    刘舟冷冷道:“如何?方少主?”

    “切!即使我这个身体本来真的是什么神刀教的少主,难道现在便有好处不成?”

    方明心中暗暗腹诽,一头跪了下去:“小弟对玄真道的忠心日月可见,万望师哥师姐不要赶我走啊!”

    说罢,两行清泪都流了下来,却是方明经过两个世界的历练,已经从偶像派演员转化为实力派明星,说哭便哭,那是一个撕心裂肺,情真意切啊。

    南宫倾城与刘舟到底之前还是高高在上的真传弟子,对于人心险恶了解不够,见方明这样,面色登时转和。

    “我与你刘师兄当然知道实情并非如此,否则岂能容你活到现在?”

    南宫倾城将方明扶了起来,“我得知消息,与刘师兄几度商议,最终还是觉得不能轻易相信,于是寻访多日,终于找到了神刀教躲在这里的护法,暗中窃听数日,方知他们谋划!”

    “师兄师姐如此为我打算,不惜以身犯险,师弟真是无以为报!”方明插了一句。

    “嗯!这种话就不用多说了,你可知师姐听到了什么?”

    南宫倾城笑了笑,也没有继续吊方明的胃口:“其实你并不是真正的金刀天王子嗣,他们的少主另有其人,推你出来只不过是为了做个幌子!”

    “幌子?!”方明隐约有些明白了。

    “神刀教家大业大,虽然金刀天王已死,但到底传承未绝,颇有些死灰复燃之势,我探听到他们不日就有着大动作!现在你明白了什么没有?”

    “看起来,他们是看上小弟身世混淆成迷,又突然有了奇遇,想将我推出来当成幌子?吸引火力么?”

    方明猜测说道,也只有这个最符合实际了。

    而按照这个思路推演下去,神刀教那位真正的‘金刀少主’恐怕真的躲在明伦县附近,并且被正派中人发现了踪迹,才采取这种李代桃僵的手段自保。

    只是要假扮少主,吸引火力,用教内的忠心弟子岂不是更加可靠?何苦找他这个外人?方明对此百思不得其解。

    “照啊!他们见师弟你孤苦无依,又骤得奇遇,居然想出了这个恶毒法子对付你,哼!”

    刘舟冷哼道,身上萦绕着一股凛冽之气,虽然不是特意针对方明而发,但也令他心里一寒:“恐怕不止如此,对方还有着祸水东引之意啊!如果他们知道我已经拜入玄真道,那又解释得通了,两个先天高手的拉仇恨能力可比我高多了……”

    “现在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告诉你了,你有着什么打算?”

    南宫倾城笑吟吟地望着方明。

    “自然一切听从师哥师姐吩咐!”方明大义凛然地道,其实心里已经大大翻起了白眼,心道你们两个先天高手都统一了意见,还有我发言的份么?

    “哈哈……很好!依我之见,师弟你这个金刀少主的名号,便不妨接下来做做!”

    刘舟一挥手,脸上多了几分杀伐果决之色:“神刀教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欺负到我们玄真道头上了!师弟你便不妨将计就计,尽管与他们周旋,有我与南宫师妹为你撑腰,到时候即便是真的鸠占鹊巢,又有何难?”

    “嗯!不对,为什么一向缩头老鼠一样的刘舟这么意气风发啦?居然还打起了别的宗门的主意,难道得了什么强援?”

    方明心道,又求助似地看向一边的南宫倾城:“师姐……”

    “神刀教在康州可谓根深蒂固,如果师弟能够执掌此教,对于我玄真道复兴也大有好处!”

    南宫倾城也颌首说着,而方明心里则是暗叫不妙:“原来你们两个打的是借壳上市的主意!都想拿小爷当傀儡,晦气!晦气!”

    “既然师门有命,小弟自然万死不辞!”

    方明脸上看似有些踌躇,一咬牙,直接问了出来:“但神刀教乃是邪派一流,对我玄真道名声?”

    “呵呵……当今武林虽有着正魔之分,但只是理念不同,并且……我玄真道既然被青云宗灭门,江湖上的名声早已不看重了……”

    南宫倾城苦笑了下。

    见到刘舟也没有反驳,方明心念电转,突然如电光火石一般想起一事:“是了!如果坐忘经练偏,没有保护真我本性,而是走太上忘情的路子的话,那最终就会绝情绝义,看起来岂不是比任何魔功还像魔功么?这么看起来,搞不好连原本的玄真道都是邪教啊!自然荤素不忌,连神刀教的残留都想吞并了!”

    “此事我与你南宫师姐已经考虑清楚,有我们在暗中助你,你不必迟疑!”

    刘舟最后下了定论:“事不宜迟,你立即出发,前往洋河郡,表面上发展势力,暗中伺机与神刀教接头!”

    “遵命!”

    方明闷闷答应一声,走了出去。

    他当然不想走上前台打生打死,奈何师门有命,自己又打不过对方,也只能识时务者为俊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