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魔刀
    大雪纷飞,寒风刺骨。

    朱七七奔跑在雪地上,比雪更冷的是人心。

    两行热泪不断在她脸颊滑落,她狂奔着,心里的寒意比大雪还要冰冷数倍:“沈浪啊沈浪!我如此对你,你难道一点感情都没有么?难道你的一颗心,竟然是铁做的?”

    风雪之中,前面突然立了一个人影。

    “沈浪!你终于追来了!”朱七七破涕为笑,跑近之后,脸色却突然一变。

    只见前面一人静静矗立,仿佛泥塑木偶,长发披散,面容冰冷,唯有衣袂袍袖,在风中不住猎猎飘舞,不是金无望又是谁?

    “走吧!我送你回家!”

    金无望站到朱七七身边,那一双冰冷的大手竟然也似乎有了炙热的温度。

    “不!我不回去!”

    朱七七看着金无望怪异的丑脸,心里却充满了柔情:“在这个世界上,终于有人是对我好的……”

    少女情思,一旦袭来,那简直千变万化,汹涌无比。

    她猛地冲上去,抱住了金无望的后背,道:“你带我走吧……我……你和我以后都不是孤单的了,因为我会对你好!”

    金无望回过头,冷冷看着朱七七,道:“你对我过去一无所知,可曾听说我生性浪荡轻浮,最喜欢玩弄女子之后再将她们狠狠舍弃,看她们痛哭流涕的样子……”

    他面目狰狞,骇得朱七七不由后退。

    “不会的!”朱七七柔声道:“我看见你的眼睛,便知道你不是这种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金无望冷冷道:“若我说是沈浪令我来接你的,你又如何?”

    朱七七愣住,她原本以为可以将沈浪抛在脑后,但没有想到,别人一提这个名字,还是如此令她刻骨铭心。

    金无望冷冷道:“如果没有沈浪,你或许会喜欢我、或许会喜欢熊猫儿,但现在已经不可能啦,因为他已经深深印刻在你的心底!而沈浪是天下无双的!”

    朱七七咬了咬嘴唇,眼睛当中突然绽放出明亮的目光,道:“金大哥你的确是好人!而我也想清楚了,我要去帮沈浪……”

    金无望道:“你知道他们会去哪里么?”

    朱七七道:“自然是去找魔刀门的麻烦!”

    金无望又问:“魔刀门总坛何在?门主何人?你知道么?”

    朱七七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而沈浪他们也必然不知……”

    金无望接口道:“因此他们也会去打听消息,如果你是他们的话,你回去哪里呢?”

    朱七七一拍手:“自然是丐帮!丐帮乃天下第一大帮,门徒遍布江湖,若问谁最有可能窥破魔刀门隐秘,那自非丐帮莫属!”

    “我正好知道,丐帮近来正在准备大会,推举一位新的帮主,还要对付魔刀门!”

    金无望道。

    朱七七一愣,突然扑在金无望身上:“谢谢你!谢谢你!金大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

    金无望与朱七七一直赶路,来到了那丐帮大会所在附近。

    这是一个极大的城镇,街道上显得颇为繁荣,到处更是可见佩刀戴剑,神情彪悍的江湖豪杰,只是他们脸上都有着喜色,显然汇聚到此不是坏事。

    “这些人汇聚到这里,想必是接到丐帮大会的请帖了……”

    朱七七暗道,随后见到群豪汇聚悦宾楼,不由也与金无望跟了进去。

    悦宾楼当中,果然高朋满座,并且绝大多数都是武林中人,犹以其中一桌最为吸人眼球。

    那一桌上只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紫膛脸,狮子鼻,浓眉大眼,顾盼生辉,一身紫缎钉袍,气概非凡,女的却是丑陋无比,不仅人像个肉球,连腮旁也生了一个。

    这两人神情亲密无比,显然是夫妻爱侣之流,却如此不般配,令人既是惊奇,又是好笑。

    只是满楼的江湖豪客却没有一个敢笑出来的,甚至还少不得神情恭敬地上前见礼。

    朱七七心里也是大奇:“‘雄狮’乔五与‘巧手兰心女诸葛’花四姑,竟双双到了这里?并且还做了夫妇?这可真是奇了!”

    这两人她之前在仁义庄也见过,自然知道乃是武林七大高手名家之一,一身武功深不可测,这时过来,说不得也是受到了丐帮的邀请,不由暗中感叹丐帮的面子之大。

    “金大哥,你看……”

    朱七七正想将这两人指给金无望,却没想到金无望却偏着头,目光只在另外一张酒桌上。

    那张酒桌上只有一个平平凡凡的老头,比起满堂江湖豪客来说,他简直就是最为不起眼的一个,但朱七七看了这老者一眼之后,眼珠就有些移不开了。

    这人模样也没有什么出奇,五十上下,细眉小眼,留着几根山羊胡子,这种人在大街上随处都可找个八个九个。

    唯一引人注意的,便是他面前虽然只有两个小菜,喝酒的酒壶与酒杯却有七八个之多,此时他正半眯着眼,似乎在仔细品尝美酒的滋味,已经神游物外,别人再怎么叫他也是不醒的了。

    金无望看着这位老者的神情却非常奇怪,忍了良久之后,居然还是没有上前打招呼。

    朱七七奇道:“大哥认识那人么?”

    金无望摇头,森然道:“不认识!我希望你也永远莫要认识那人!”

    “金兄!七七姑娘!又见面了!”

    这个时候,又一个朱七七没有想到的人出现在了这里。

    伴随着文静的问候声,一位风流倜傥,看起来仿佛世家公子哥的翩翩少年缓缓走上楼来。

    朱七七看到他,却仿佛看到一头魔鬼,连手都开始不自觉地抖了起来。

    “是他!王怜花!”金无望也惊讶道。

    “两位不介意我坐在这里吧?”

    来人正是方明,他此时换了一声洁白锦袍,衣服周边镶嵌了丝丝金边,华贵非常,奈何朱七七一见他便仿佛见鬼一样。

    “我介意!”金无望冷冷拒绝。

    “也罢!”方明倒似好脾气得很,转身找个空位欲坐。

    那个拿了七八个酒壶喝酒的老头却突然睁开眼睛,道:“这位公子不若陪老朽喝几杯酒如何?”

    他说话声音虽轻,但每个字都似乎砸在了在座之人的耳边,内功之深湛,令乔五夫妇都是脸色一变。

    “那自然再好不过!”

    方明微笑着在老头对面坐下,笑道:“将进酒,杯莫停,老者真乃酒中豪客!”

    老人大笑:“相公既豪于酒,想必知酒,请满饮此杯!”

    遂拿起酒樽,在方明面前倒了一杯青中掺白,色呈琥珀的美酒。

    “好!”方明一饮而尽,道:“好酒!此酒柔中带刚,虽醇而烈,如初春之北风,严冬之斜阳,不知是否以酒中烈品大麦与竹叶青混合而成?”

    “正是!请饮第二杯!”老人抚须而笑,在方明面前倒下了第二杯碧绿色的美酒。

    “嗯……此酒香远益清,可是以江南女儿红为主,以茅台与竹叶青为辅,再加几滴荷叶酒调合而成?”

    方明举杯不动,微微轻嗅,笑道。

    “正是……此酒也费了老朽不少心思,却没想到相公一闻便知,真乃酒国状元也!”

    老人脸上的皱纹都条条舒展开,似乎遇到了真正的知己:“我费尽巧思,也才以调酒之术配得七杯美酒,今日便尽与佳客!”

    这酒中盛事,令旁边不少江湖侠客都伸长了脖子,垂涎欲滴,恨不得以身代之。

    腾腾!腾腾!

    就在这时,一阵匆忙的脚步声传来,两个人扛着另外一人上了悦宾楼,朱七七见到这两人之后,再也忍耐不住,奔了过去:“沈浪!”

    来人自然是沈浪,只是此时,他脸上那种虚怀若谷的微笑已经全然消失不见,变成了一片惨白之色。

    “七七……唉……你还是来了!”

    站在沈浪背后的熊猫儿叹息一声,将背上的人放了下来,顿时引起一阵骚动。

    朱七七惊叫一声,原来这并不是活人,而是一具尸体!一具丐帮七袋弟子的尸体!

    当此丐帮盛会,居然有着七代弟子被杀?见到这种麻烦,即使是悦宾楼上的江湖豪侠,也有不少直接脚底抹油的。

    等到熊猫儿将这尸体翻过来的时候,朱七七又惊叫了一次,而旁边的乔五夫妇则是连手里的酒杯都掉了下来而不自知。

    倒在地上的尸体脸孔很英俊,很秀气,想必活着的时候也是一位美男子,而这人朱七七居然也是认识的。

    “玉面瑶琴神剑手——徐若愚!天下间竟有何人可以杀他?”

    乔五大步过来,脸上震惊无比,看着这与他同为武林七大高手的尸体。

    “自然是魔刀门,你没看见他身上的刀痕么?”熊猫儿冷冷道,而魔刀门三字一出,更是似乎有着一种奇异的魔力,原先还没走的江湖众人眨眼便一干二净,整间阁楼便只剩下沈浪、乔五等人。

    而方明与那老人则是视若不见,似乎面前只有美酒。

    ‘巧手兰心女诸葛’花四姑心灵手巧,更兼心细如发,上前仔细检查伤口。

    只见在那徐若愚的尸首上,眉心、咽喉、心口、下腹等七处要害之地,都各有一处刀痕,深达寸许,徐若愚双目圆瞪,似乎在死前见到了什么大恐怖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