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偷香 > 章节目录 第624节 预知的重来
    众人都是有些诧异,他们都知道孙尚香和单飞的关系非比寻常,可亦清楚孙尚香很是矜持高冷,却没想到她如今会是这般模样。

    孙策倒是心中喜悦,暗想妹妹终于开窍。看单飞的样子,对妹妹亦是有着非同一般的情感,既然如此,他来云梦泽总算不虚此行。

    单飞听到“我回来了”四个字时着实心情激荡。那时他鼻梁酸楚,如同感觉晨雨走到他面前般,几乎认为孙尚香明白了一切。

    “你回来了?”他声音颤抖,若有期待的问道。

    “不错。”孙尚香眸中有丝异样,凝望单飞半晌才道:“那光环照在我身上的时候,我真的以为和你再不能相见。没想到我只是换了个地方,很快再能看到你。”

    单飞心中微叹,还是露出笑容道:“你放心,你我无论如何、都会再次相见的。不过方才发生的事情,的确很是古怪。”

    除郭嘉、孙尚香外,旁人均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二人在谈论什么。

    孙尚香眸中有雾,脑海中又闪过当初的那些画面。以往的时候,她都有一种陌生的隔阂,宛若看着别人的故事般,唯独在光环笼罩的那一刻,她却忍不住的泪流满面。

    为什么?因为那是真切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

    记忆真的如此古怪?

    她以前是很难相信的,因为她自认记忆不会有误。可她方才亲身经历了那离奇的一幕,又见张辽明明经历却已全然遗忘,而她却是真切的记得、深切的知道曾经发生过什么。既然如此,她如何还会自欺欺人的认为绝无可能?

    她看出单飞的期待,亦知道单飞在期待什么。轻轻握着单飞的手,孙尚香低声道:“你放心,相爱的人隔的再远,也一定会再次相见。”

    单飞身躯微震,神色讶异。

    “单统领,我觉得你和晨雨迟早会见面的。”赵达一旁别有用心的祝福道。

    赵达心中很是不满,暗想人走茶凉一点不假。这晨雨才离开多久,你单飞就忘记了她?他对晨雨没什么感觉的,但想总比孙尚香要好很多。

    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他赵达却是拆庙毁婚两不误,暗想曹司空迟早要平定江东,和江东交战在所难免,既然如此,就绝不能让单统领站到江东那面。

    单飞略皱眉头,倒不去理会赵达的言下之意,他正诧异孙尚香如何会说出他曾经的话语时,就听到远方金鼓声大响,厮杀声再起!

    “黄祖带兵再次进攻了。”张郃急声道。他擅用地利,一直以石阵抵抗黄祖的不停进攻,但这毕竟是以一敌十的对决,厮杀半夜后,已方伤亡已重,他亦感觉有些坚持不住。

    “单统领!郭大人!”

    赵达神色萧肃道:“你们……”他很想问问你们究竟是不是和司空站一边的?话到嘴边,赵达却用了哀兵之计,“我等再没有什么应对之策,只怕尽数要死在这里。”他向郭嘉不停的眨眼,倒像害了相思病一样。

    郭嘉负手道:“不错,我等必须要有应对之策。”

    赵达精神振作,暗想郭祭酒毕竟还是司空大人的知心之人,有郭嘉来劝单飞……他不等想下去,郭嘉已道:“但我们用的不应是赵大人的方法。”

    不理发愣的赵达,郭嘉望向单飞道:“单兄弟,你、我和孙郡主看来都记得,不过黄祖、刘表、甘宁恐怕已然忘记,因为张辽将军全然没什么记忆。”

    张辽暗自诧异,完全不知道郭嘉在说什么的模样。

    单飞倒明白郭嘉的意思。

    看来是否记忆还是因人而异,就像当初晨雨一事,张飞燕还记得、田元凯却已忘记。张辽这般人物对曾发生的事情居然完全没有印象的样子,郭嘉因此推测黄祖、刘表和甘宁不会留存记忆完全是合情合理。毕竟刘表、黄祖都老了,不得老年痴呆就不错了,若论记忆,如何会比得过正当壮年的张辽?而在郭嘉心中,甘宁应和张辽仿佛。

    “我们不能确定的是——黄堂、赵思益这些人是否记得!”郭嘉微皱眉头道:“但吕布应该记得,不然他不会说‘不会忘记你’的话。”

    单飞亦有同感。他和吕布没什么交集,若非貂蝉的事,吕布绝不会记得他单飞,甚至让张辽特意传话。

    “貂蝉伤重,吕布对貂蝉极为在意,必定会以救治貂蝉为重。他得你帮手,又被你相劝,以我看来,就绝不会再参与这里的事情。”

    “郭大人,你说什么?单统领居然在帮吕布?”赵达脸黑的如锅底。他奉命南下就是要铲除吕布,听闻单飞居然在帮吕布,心中着实恼怒。

    可他自诩无所不知,偏偏对郭嘉和单飞的谈论听的简直一头雾水。

    郭嘉轻叹道:“赵大人,这件事以后再详细和你解释。”随即回到了话题,郭嘉沉声道:“吕布复活、楚天赐之死本是最重要的矛盾所在。吕布更是夜星沉下的最关键的一步棋子,不想却被单兄弟你化解。夜星沉的计划虽是妙绝,但如今……我们已经掌控了主动权!”

    赵达不由冷哼一声,真不知道郭嘉是不是今天没有吃药。

    单飞缓缓点头,他和郭嘉想的大同小异,沉吟道:“如今要破解这里的死局,我们还需要解决两个难题。一个就是让黄祖退兵,另外一个……就是楚天赐的死。”

    郭嘉赞同道:“正是如此。不过事情有点变化,当初是吕布逼迫黄祖用兵攻击这里,如今吕布肯定不是幕后指使……”

    单飞感觉自己的脑袋比西瓜还要大,看着赵达、张辽、张郃等人的全然不解,暗想这些人恐怕当我们是神经病一般。

    脑海中灵光微闪,单飞心中突然有个古怪的念头,暗想我等正常人看神经病唠叨不休,以为人家很有问题,但眼下看来,说不定神经病说的是真的,很多人的认知反倒是假的?

    念头一闪而过,单飞很快止住。他只怕自己想下去会开始精神分裂,“如果不是吕布指使,那一定是黄堂暗中操纵。他被夜星沉控制,一定要挑动这里的纷争死局!”

    他莫名的把事情经历过一遍,早知晓很多事情,倒是自然而然的推出这点。

    夜星沉计划巧妙,但终究还是使用吕布、楚天赐、黄堂、赵思益这几个关键人物。

    郭嘉抚掌道:“因此我们要让黄祖退兵……就要先阻止黄堂。黄堂眼下是牵一线而动全身的人物。”

    单飞实在哭笑不得。

    他已重创了黄堂,可如今黄射复活、那黄堂想必亦是完好无缺?难道他还要和黄堂再打一场?他可没有再击败黄堂的把握!

    “你我去见黄祖。吕布虽然不在,但你在荆州那方的心目中还很有份量。”郭嘉微笑道。

    单飞望见郭嘉眼中狡黠之意,低声道:“擒贼擒王?”他知道郭嘉对黄堂还是有着极大的把握。

    郭嘉不等回答时,就听一人冷冷道:“我们一起去见黄祖!”

    话音才落,半空有蓝色光环闪现,有两人已从半空跃出。

    单飞神色微改,看到来人正是楚威和楚天理。

    这父子二人一出了蓝色的光环,几乎没什么停歇的就向荆州兵那个方向冲了过去。荆州兵和曹军鏖战正是惨烈,但楚天理当初擒住蔡瑁时就是视千军于无物,有楚威在旁,荆州兵又是如何能挡?

    眼睁睁的看着楚威、楚天理在空中如雄鹰般的掠过,荆州兵阵中惊呼阵阵。

    “盾阵!”荆州兵营中有一将喝道。

    盾牌挺立,瞬间已在黄祖的面前砌成一道钢铁之墙。黄祖身为荆州铁闸,杀了孙坚后无时无刻不防备孙家的报复,对自身的安危自然极为看重,所带的亲卫无不是以一挡十的精锐。

    盾墙才起,长枪泛芒,就要对楚威、楚天理展开绞杀之势。

    楚威出手。

    他一掌击在一棵合拢粗细的大树上,粗树立断。

    在楚威的挥手中,那棵大树呼啸着撞在盾墙之上!

    盾牌纷飞,盾墙倒塌中有闷哼连连。

    众荆州兵均是露出惊骇欲绝的表情,实在难信世间竟有这般神通的人物。

    楚威只用一棵树就击垮了荆州兵的盾墙,轻身再纵间,已将盾墙保护后的黄祖擒在了手上。

    虽说是黄堂等人助力,黄祖这才杀了孙坚,但黄祖毕竟是疆场之将,怎料落在楚威手上全无挣扎之力。

    手一挥,楚威将黄祖丢给了接踵而至的单飞,蓦地放声长啸。

    有啸声回应。

    远方遽然有狼嚎声起,毒虫涌现。

    单飞、郭嘉一见楚威从云梦秘地杀出,径直杀向荆州军阵,均料到楚威是第四个没有忘却记忆之人。

    这点丝毫不奇,想楚威毕竟身为云梦秘地的关键人物,当有常人难以企及之能。

    单飞、郭嘉同时跟随楚威冲出,毫不费力的进入了荆州的军阵,听楚威这般呼啸,倒没有骇然,而是齐齐想到——楚威是要拿下赵思益。

    在改变之前,楚威曾去捉过赵思益,但那时赵思益已有防备,以楚威之能,蓦地要拿赵思益也是极有难度。

    赵思益常年在云梦泽之上,对云梦泽已是了若指掌。楚威武功虽高,可却难奈有着戒备之心的赵思益。

    如今形势却有不同!

    楚威丝毫不笨,就是要利用自己早有预知的一点引诱赵思益呼应,再将其一举擒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