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崛起之第三帝国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联俄联苏 下
    乘坐火车旅行的重点是苏黎士火车站,这里和一百年后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女士们的穿着保守了一些,也没有人在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车站大楼,大楼外的广场,广场上的雕像都和赫斯曼在一百年后见到的没有什么区别。

    和德国的城市相比,这里最大的区别大约就是来来往往的青壮年男子很多,而且基本上看不到有穿军装的。虽然整个欧洲都陷入了战火,但是瑞士却依旧是个远离战火的世外桃源。

    “亲爱的,我们的马车已经到了。”海因斯贝格挽着赫斯曼的胳膊,抬起另一只手,指着广场上两辆显得有些陈旧的马车。

    从外交人员专用的贵宾通道过了苏黎士火车站的海关之后,海因斯贝格便管赫斯曼叫“亲爱的”了。当然不是因为两人的在旅途中产生了爱情的火花,而是工作需要。

    因为列宁是一位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是不方便和德意志军国主义者合作,更不方便从德意志军国主义者那里拿钱……所以一直拿钱在资助列宁同志,并且保护列宁在瑞士安全的都是“德国社会党人”。虽然这样的瞎话非常低劣,但是胜在“政治正确”,只要不捅破这层窗户纸,谁也不能说列宁同志和德国军国主义者合作啊,最多只是一时不察,被阶级敌人给骗了。

    所以现在赫斯曼就是社会党人了,他还给自己起了个很有些恶趣的化名——奥托。布劳恩(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李德顾问,他现在也想给列宁当军事顾问)。而海因斯贝格的身份之前是德国社会党人埃娃。格林小姐,现在“嫁作人妇”,是埃娃。布劳恩夫人……通过这个关系把赫斯曼引荐给列宁,看上去比较自然。

    至于那个红鼻子的大胖子埃特尔则是埃娃。昂纳克的哥哥,马克斯。格林——这个化名他用了快十年了,列宁同志刚到瑞士时,他就以格林同志的名义送钱送物。后来他的职位提升,工作日益繁忙,就让大使馆的新人海因斯贝格以格林小姐(格林先生的妹妹)的名义参加到帮助列宁的活动中来。

    “卡尔,把行李都搬上后面马车,小心一些。”赫斯曼给自己的助手大块头卡尔。斯托克豪森下了命令。

    “遵命,上尉!”换上了工人衣服的卡尔。斯托克豪森一个立正,习惯性的行了个军礼。

    “卡尔!”赫斯曼四下看看,发现悠闲的瑞士人没有注意到自己这边几个可疑的家伙,才松了口气:“不是上尉,是同志!”

    “遵命!同志!”卡尔。斯托克豪森又敬了个礼,才和他的三个手下一块儿去搬东西。只是这四个家伙怎么看都是在军队中呆了很久的样子。

    赫斯曼当然有些担心,又四下张望了一番。

    “亲爱的,不用担心。”海因斯贝格用手轻轻戳了赫斯曼一下。“瑞士可是另外一个世界,和平、安宁、美好、富足,远离战争,人人都互相友好,也不用担心什么反间谍机关。”

    “列宁的人呢?”赫斯曼瞥了眼身边的埃特尔,“我想他们应该知道你们的真实身份吧?”

    埃特尔正在往一只烟斗里面填装烟丝,听到这话哈哈笑了起来:“上车吧,我亲爱的妹夫,我们还有很多路要赶呢,苏黎士离秋吉维泽可不近啊……不过我们可以沿途欣赏瑞士的风光,这是一个美丽的国家,风景真的很美,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一行人分成两部分,卡尔。斯托克豪森和他的三个“工人”手下坐在后面一辆装行李的敞篷马车上。赫斯曼和埃特尔则坐上前面一辆有车厢的马车里面。海因斯贝格小姐则去附近的商店买了一大堆食物,有瑞士卷、巧克力、牛奶、烤香肠和啤酒,装了两大包,给了卡尔。斯托克豪森等人一包,另一包带上了赫斯曼乘坐的马车。

    马车轮子滚动起来,沿着苏黎士漂亮而精致的街道缓缓前行。

    “这里真是不错,是个生活的好地方,如果能一直生活在这里就好了。”赫斯曼在心里面算了算,他这个“冯”字头原来是个东普鲁士乡下的小贵族。在东普鲁士有个农场,不过战争爆发后就荒废了。他的父亲本来是个上了年纪的退休军官,没有什么积蓄,在战争爆发后重新入伍,现在不知道在东线的什么地方蹲坑。另外赫斯曼里还有一个继母和一个已经战死的弟弟,和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赫斯曼的亲生母亲在十几年前就难产去世了)。

    基本就是这么个家境,赫斯曼现在每个月还要寄钱给柯尼斯堡的继母和妹妹,好让她们应付日益艰难的生活,日后还得为妹妹的嫁妆想办法——考虑到有两百多万德国青壮年战死或残废,赫斯曼小姐想要嫁个如意郎君所需要的嫁妆,可不是笔小数目。

    所以赫斯曼只能打消了在战后退役,然后到瑞士来过安逸生活的想法。看来只能一心一意琢磨着怎么帮德意志第三帝国得未来的世界战争了。

    “我们要去秋吉维泽是什么地方?”赫斯曼问。

    “是所不错的疗养院,在阿尔卑斯山区,”海因斯贝格说,“周围都是森林和雪山,东西很便宜。”

    “我们到了那里以后把电台架在哪儿?”赫斯曼道,“你们不会让我在疗养院里面架天线吧?”

    “电台就架在我的房子里,我在秋吉维泽附近有所房子。”

    “非常大,而且很漂亮。”埃特尔这时用烟斗指了指海因斯贝格,“她可是一位女爵,真正的贵族,有庄园有城堡还有年金的那种。”他冲赫斯曼眨了眨眼睛,补充道,“而且还是单身!”

    “埃特尔先生!”海因斯贝格叫了起来,眼睛里滑过一丝哀伤。

    “海因斯贝格小姐,你得向前看。”埃特尔吸了一口烟斗,呼出了一团青白色的烟雾,“这场战争夺走了太多的生命,但是活着的人还得生活啊!”

    “我知道,我知道……”海因斯贝格用闪着大眼睛看了看又一次陷入沉思的赫斯曼,然后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说,“等到战争结束以后再说吧,我不想再一次失去什么人了。”

    “战争很快会结束的,应该就在今年。”埃特尔道。

    “东线的战争不会很快结束的,”赫斯曼却突然插话,“我想我们这一次要干成一件大事了。”

    “大事?”埃特尔又吸了口烟,“路德维希,你想干什么?”

    赫斯曼沉默了一下,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压低声音:“我要护送列宁回国,然后留在他的身边,帮助他成为俄罗斯的统治者!”

    “留在俄罗斯?”埃特尔吸着烟斗,皱眉道,“还要帮助列宁成为俄罗斯的统治者?这可能吗?”

    赫斯曼点了点头,正色道:“为了德意志的利益,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都应该全力以赴地尝试!”

    ……

    秋吉维泽在苏黎士南面的大山里面,地势非常高,几乎接近白雪皑皑的山顶,是所价格比较低廉的疗养院。海因斯贝格的别墅就在秋吉维泽脚下靠近半山腰的地方,紧挨着一片蓝色的湖泊,风景优美的好像画儿一样。

    赫斯曼把卡尔。斯托克豪森和另外三个“苦力”都安置在那里,又花了一个小时架好了电台。然后才揽着海因斯贝格的纤腰,一起漫步往山上走去。他发现这位女爵阁下并没有乍看上去那么胖,腰还是蛮细的,只是胸脯太肥,把宽大的呢子裙装撑起来了。

    不过赫斯曼这个时候的心思并不在女人身上,因为他马上就要见到伟大导师了!那可是一个活蹦乱跳的列宁同志啊!虽然他之前已经见过鲁登道夫和凯塞林这样的德国元帅,但是作为一个长在红旗下,还参加过共青团,曾经在鲜红的旗帜下宣誓的中国进步青年。列宁同志有一段时间在他心目中的地位还是相当崇高,基本上和红朝太祖仿佛。

    而且,这一路上赫斯曼已经反复琢磨过了。为了不让美帝国主义把绞索套在自己脖子上,他必须要大力推动苏德同盟!

    只有联俄联共……至少在完全击败英美之前维持住苏德同盟,第三帝国才有可能赢得下一场世界大战。

    而联俄联共,在赫斯曼看来也是完全有可能的。因为德意志帝国的存在对苏联其实是有好处的,被主义所支配的苏联和被国家主义所支配的德意志一样,都不容于国际资本主义。德意志第三帝国固然要扼杀,苏俄红色帝国同样也要消灭!

    在原本的历史上,控制美国的国际资本主义的确达成了这两大目标!前者是通过武力消灭,后者则通过一场长达四十多年的冷战瓦解。

    而苏联输掉冷战,固然有其体制上的缺陷。但不可否认的是,苏联加上一些并不算富裕发达的东欧盟国在总体实力上,是要大大弱于他们的资本主义对手。

    无论是经济、科技、人口、资源和土地面积,苏联都处于绝对的劣势。而对抗西方的唯一方法,就只剩下了集中财力、物力投资军事力量。最后的结果自然是军事一枝独秀,民生百业凋零……其实也不算特别凋零,但是距离传说中的主义天堂差太远。

    可是苏联要不是怎么干,它就能对抗西方赢得冷战了?恐怕只会死得更快!

    可如果一个统治西欧、中欧、南欧的德意志第三帝国还存在呢?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