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崛起之第三帝国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威廉二世的欢乐
    德意志皇帝兼普鲁士国王威廉二世今年58岁,虽然左臂有先天性的缺陷(厄尔布氏麻痹),但是乍看起来却是一个相当霸气的男人——就像他的伟大的帝国一样——他总是穿着笔挺的军装,留着精心修剪的两边向上翘起的八字胡,拥有一双相当有神和睿智的眼睛,还有一只笔直高隆仿佛山峰一样的鼻子。这一切组合起来,就是一张称王称霸的面孔。

    在大部分时候,德意志人的皇帝都是一个严厉的,不苟言笑的人,仿佛很难接近。那颗支配着世界上最强大陆军和第二强大海军的脑袋里面,总是充满着各种各样的妄想。不过在家人面前,这位皇帝陛下偶尔也有真情流露的时候,也有常人的喜怒哀乐。

    但是在接近皇帝陛下的人,比如在他那位相当漂亮漂亮的女儿,已经下嫁不伦瑞克公爵兼汉诺威****的维多利亚.路易斯公主看来。自从这场没完没了的世界大战进入了第四个年头,她的父亲即便在亲人面前,也极少流露出笑颜了。只有在皇帝的侍从副官将一份名为“赫斯曼电报”的文件送达夏洛滕堡皇宫的时候,皇帝陛下才会畅快淋漓的大笑上一场。

    “哈哈哈,哈哈哈,太好了,真是个神奇的上尉……”

    维多利亚.路易斯公主走进餐厅,正准备陪着他的父亲一起共进早餐——她是皇帝唯一的女儿,也是最宠爱的孩子,这段时间经常回娘家陪伴被日益严峻的形势困扰的父亲——但是她却发现兴登堡元帅和鲁登道夫上将已经在那里了,他们仿佛带来了什么能让皇帝快乐的消息。还没有步入餐厅,她就听到了父亲的笑声。

    “公主殿下,您好!”戎装笔挺的兴登堡和鲁登道夫都起身向维多利亚.路易斯行礼。而后者则先向德皇行了屈膝礼,然后再向兴登堡和鲁登道夫点头致意:“元帅,您好;上将,您好。”

    必要的礼节之后,公主殿下就坐到了长餐桌旁紧靠皇帝的位子上——兴登堡元帅和鲁登道夫上将坐在对面。

    “父亲,”在仆人将早餐送上之前,维多利亚.路易斯笑着问皇帝,“您的那位勇敢的上尉一定又送来了什么有趣的情报了,是吗?”

    “勇敢的上尉”是威廉二世对赫斯曼的称呼,他已经决定在不久的将来——布尔什维克上台后——提拔他当少校,再发一枚一级铁十字勋章,以表彰他为帝国所做的一切。

    “没错,他总是能送来一些让人捧腹的情报。”德国皇帝笑着拍了拍桌子上一份兴登堡元帅刚刚上呈的文件——赫斯曼在和柏林中断通讯近一个月后,发回了一份非常长而且极为重要的电报!

    这份电报甚至将会对整个战局施加重大影响!因此兴登堡和鲁登道夫今天一大早就兴冲冲带着电报抄件来夏洛滕堡宫觐见皇帝陛下了。

    “父亲,这次赫斯曼上尉又带来什么好消息了?”

    “……重要的是要让男人们感到羞愧,一两个女兵足以为整个前线树立榜样。哈哈,我都有点喜欢上那个克伦斯基了,他的想象力实在太丰富了!居然想让女人上战场,而且还是在俄国不缺男人的情况下。”

    “那么这个办法会不会奏效呢?”维多利亚.路易斯公主问道。

    “当然不可能!”皇帝笑着翻动了一下文件,又捡了一段念了起来。“俄军西北方面军前线的情况令人吃惊,这里几乎听不到什么枪炮声!更夸张的是,许多战壕里面甚至空无一人,偶然碰上的士兵要么三两成群交头接耳地讨论当晚的政治集会,要么就是抱怨食物配给总是达不到定量。而且西北方面军各集团军的指挥权都被士兵委员会掌握,军官要么服从士兵的指挥,要么干脆离职而去……”

    “军官服从士兵?”维多利亚.路易斯公主禁不住大笑起来。“俄国革命者真是太可爱了,他们怎么会想出这样的事情?士兵们真的放心让别的士兵来指挥?”

    “实际上他们不放心,”皇帝说,“他们都跑了。”他又低头念起电报。“……不过俄军西北方面军最大的困难还是士兵大量逃亡。因为社会革命党和孟什维克加入了临时政府,并且取得了相当大的权力。因此前线士兵都相信和平已经到来,而且很快就要进行土地分配。所以大家都急于回家参加分地,不愿意留在前线。各集团军普遍都有一半以上的士兵逃亡,有的集团军甚至缺编数万人。而逃亡人数较少的部队,大多在布尔什维克的控制下,西北方面军中所有的布尔什维克士兵委员会主席都告诉我:他们的部队将拒绝参加任何进攻。因此我判断,西北方面军根本不可能参加将要发生的全面攻势。”

    “……俄军西方方面军的情况和西北方面军一样糟糕,士兵逃亡太多,军官要么离职,要么就无所事事,训练和作战都完全停止。还没有逃亡的士兵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从事政治活动。我作为布尔什维克中央的代表,参观了至少十个师的阵地,无一例外。士兵们关心的绝不是打仗,而是他们在战后所能得到的政治权利和经济利益。而且所有的士兵委员会都被反战分子控制,通过的决议都是坚决反对进攻的……所以我有理由认为,俄军西方方面军绝对不可能在六月或七月发动有威胁的进攻。”

    “那么说,东线不会有战事了?”维多利亚.路易斯公主对战局并不是一无所知,她知道俄国人在东线战场上只有三个方面军,西北、西方、西南,现在两个方面军已经瘫痪,还怎么打?

    兴登堡元帅用低沉、严肃的声调插嘴说:“公主,实际上俄国人仍然决定发动进攻,因为他们的西南方面军情况尚可。俄国临时政府实际上的灵魂人物,陆海军部长克伦斯基从5月份开始就频繁在西南方面军防区活动,进行宣传鼓动。原西南方面军司令布鲁西洛夫将军现在是俄军总司令,这显然意味着他将全力配合临时政府进行作战。根据赫斯曼上尉的考察,俄军西南方面军北翼的第11集团军情况不错,在克伦斯基走访后士气有所提升,兵员的流失也较少,不到50%(这已经算少的了)。俄军西南方面军南路的第8集团军情况更好一些,因为他们有一位非常强硬的司令官,名叫科尔尼洛夫,他是带着一批哥萨克追随者上任的,因此有力量在军中执行纪律,枪毙了不少逃兵,解散了士兵委员会。这是一支真正的军队!另外,赫斯曼上尉还报告:俄国人的主攻将由西南方面军打响,他们对面的奥匈军队将承受极大的压力,而最危险的敌人将是俄军第8集团军。而俄军的主攻目标应该是加里西亚重镇伦贝格(就是现在乌克兰的利沃夫)以求切断东线奥匈军队与德军的交通联络……”

    维多利亚.路易斯用银铃般的声音问:“这位神奇的上尉连敌人的主攻目标都打听到了?”

    德国皇帝笑了,用右手轻轻拍了拍餐桌。在他脸上浮现出那种洋洋自得、胜券在握的神态——他鼓动奥匈帝国入侵塞尔维亚时就是这个神态。他撇了下嘴,说:“我们很快就能得到一场空前胜利了!最晚到8月,俄国就会因为这次的惨败而发生另一场革命!到时候,东线就能迎来最后的和平了!现在我们要考虑的,就是该把我们的东部边界放在什么地方?然后我们就能全力以赴打败法国了!”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