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崛起之第三帝国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能拯救沙皇吗?
    就在赫斯曼以为今晚的重要谈话都已经结束,接下去就是享受一顿丰盛晚宴的时候,事情又起了一些波折。不,不是一些波折,而是发生了一件影响深远,在未来几乎让赫斯曼陷入困境的事情。

    而事情的起源竟然是因为克洛伊.冯.海因斯贝格女士的多嘴。当赫斯曼跟着威廉二世走进一间金色墙壁上挂满油画的餐厅时,克洛伊正在和两位女士交谈,其中一位非常高大,上了点年纪,有着一张不太好看的长方形面孔,鼻子和嘴都很大。另一位则年轻美貌,长得有点像威廉二世——这位德国皇帝长相不错,年轻时一定是个帅哥。

    三个女人看到皇帝走了进来,全部都起身行了屈膝礼。皇帝冲她们点点头,然后目光就被克洛伊吸引了过去。

    “尊敬的陛下,我是海因斯贝格女伯爵克洛伊.玛丽亚(克洛伊的中间名)。”克洛伊连忙自我介绍,“我是赫斯曼少校的女伴。”

    “原来是海因斯贝格伯爵的女儿,我见过你。”威廉二世笑了笑,用手比划了一下,“那时你才那么点大。”他回头打量了一下赫斯曼,仿佛在说:你小子运气不错,居然勾搭上了一个女伯爵。

    “这位是我的妻子,奥古斯塔.维多利亚。”德皇指了指长方形面孔的女人。

    “陛下!”赫斯曼咔嚓一个立正,冲着德国皇后鞠了一躬。皇后只是冲着他微微点头,显得非常高傲。

    “这位是维多利亚.路易丝,我的女儿。”威廉二世又指着那位年轻漂亮的女士。她是普鲁士公主和不伦瑞克公爵夫人。

    “尊敬的殿下。”赫斯曼也向维多利亚.路易丝鞠了一躬,他看到这位长相不错的公主伸出了右手作下垂式,连忙用双手捧起公主的右手,轻吻了一下手背——这是吻手礼。

    “啊,既然都到齐了,为什么不坐下来?”威廉二世大步走到一张长餐桌顶头的主位——一个穿着花里胡哨衣服的侍从上前拉出椅子,让皇帝坐了上去。其他人也在各自规定的位子上坐好,赫斯曼就坐在维多利亚.露易丝公主的身边,克洛伊和她面对面坐着。

    穿着制服的宫廷侍者走进来,开始上菜和葡萄酒。趁着这个机会,皇帝开始和众人聊天。

    “你们刚才都聊了些什么?我怎么觉得女士们都不太高兴呢?”威廉二世也不知道怎么看出他的妻子、女儿和克洛伊的脸色都有些沉重,反正赫斯曼是没有注意到这点。

    “父亲,克洛伊.玛丽亚女士提到了沙皇。”维多利亚.路易丝用有些忧愁地语气说。“她在沙皇村见过沙皇一家子。”

    这位公主也见过沙皇一家,就在1913年她结婚的时候,她对他们的印象不错。而且沙皇的皇后亚历山德拉.费奥多萝芙娜还是公主的表姑——她是英国女王维多利亚的外孙女,威廉二世则是维多利亚女王的外孙(还是长孙,如果维多利亚不是那么能生养,威廉二世的母亲说不定就是维多利亚二世,而威廉二世就是英国国王了)。

    “你见过尼古拉?”威廉二世皱起眉头,望着克洛伊。“他怎么样?是不是很忧郁?”

    “看不出来,因为我只是远远地看见过他们。”克洛伊说话的时候,却用抱歉的眼神看了眼赫斯曼。她早就和赫斯曼提过这件事,在赫斯曼离开沙皇村的那段时间,克洛伊不止一次见过沙皇一家,而且还知道他们的处境非常困难和危险。出于对皇室血统的尊敬,她曾经请求赫斯曼设法营救沙皇,却被坚决拒绝。

    “远远的?”威廉二世愣了愣,“难道他们全家都是囚犯?”

    沙皇和皇后被软禁是正常的,他们是俄罗斯的罪人嘛!可是四位女大公(沙皇的女儿)和阿列克谢皇储是无辜的,他们还是孩子。

    “他们可能会死!”维多利亚.露易丝用充满同情的语气替克洛伊回答,“克洛伊.玛丽亚说:他们全家都有可能被处决!”

    “全……全家处决?”威廉二世看着赫斯曼,“会有这种事情?”

    赫斯曼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我想是的……看管他们的士兵对他们充满敌意。实际上,整个彼得格勒的无产阶级都对他们充满敌意。以至于英国政府都不愿意接受沙皇一家的流亡避难请求。”

    “什么?英国拒绝?”威廉二世难以置信,“这是真的吗?”

    “是传言,不过应该有相当的可信度。”赫斯曼说,“实际上俄国临时政府的领袖们都不想为难沙皇一家,但是他们没有多少实权……沙皇一家一直在彼得格勒卫戍部队的控制之下,这些卫戍部队都由士兵委员会控制着,临时政府指挥不动。”

    “那么现在呢?”德皇仿佛对尼古拉二世一家产生了兴趣。英国人不要沙皇那是没眼光,威廉二世认为自己的眼光很好。

    “现在他们西伯利亚的托博尔斯克,是八月革命发生前送过去的,克伦斯基担心把沙皇留在彼得格勒可能落入布尔什维克之手。”赫斯曼斟酌着说,“不过现在他们一家还是成了布尔什维克的俘虏。”

    “真是可怕!”维多利亚.露易丝吐了下舌头,“布尔什维克会杀了他们吗?”

    “这个……不好说。”赫斯曼知道尼古拉二世全家在历史上的悲惨下场,不过他并不想拯救他们。“就列宁的本意来说,并不想加害沙皇全家,八月革命中被捕的临时政府官员也都被释放了。但是布尔什维克牢牢控制的只是彼得格勒,其他地方的苏维埃大多成分复杂,什么样的人都有。”

    “也就是说尼古拉二世全家在一群无政府主义者手中?”威廉二世想了想,“我们能拯救他们吗?我想沙皇还有点用处吧?他至少是个不错的抵押品!”

    能当然能啦!历史上威廉二世要乌克兰,列宁同志都不敢不给,一个沙皇还有什么舍不得的?反正德国马上就要在西线孤注一掷了,不会在东线横生枝节的。可是要来干什么?威廉二世自己的皇帝宝座也快没了,还有本事替尼古拉二世复辟?

    “陛下,我们当然可以要求布尔什维克善待沙皇一家,这没有问题。”赫斯曼缓缓地说,“不过将尼古拉二世送到德国居住,恐怕他们会有很大顾虑的。”

    “担心我支持尼古拉二世复辟?”威廉二世问。

    “是的,我的陛下。”赫斯曼道,“虽然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如果支持尼古拉二世,英法美说不定就会支持列宁。而且俄国人大部分都反德,列宁和布尔什维克是少数比较亲德的俄国人。”

    列宁的确亲德!这毋庸置疑。赫斯曼就不止一次听列宁在公开场合说过“要向普鲁士学习”的话——学习普鲁士的严谨勤奋的精神。

    “不不不,我现在是不会支持尼古拉二世复辟。”威廉二世说话的时候,侍者将一盘烤好的小羊脊肉端了上来,香喷喷的非常吸引人。皇帝拿起一把磨得很快的小刀子,开始切割羊肉。“现在的俄国是一块生羊肉,即使切下一块肉也不容易吞咽。但是将来可没有一定,所以我先要把刀子捏在手里,这样时机成熟时就可以迅速出手。赫斯曼少校,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如果到那时您还是德意志皇帝的话……赫斯曼阴郁地想:不过真的把沙皇一家子弄来,倒也不是一点儿没用。至少可以在德国战败后用他们当个筹码——如果英法美想更有力度的干涉俄国内战,用一个沙皇来团结各路白军还是很有必要的吧?

    想到这里,赫斯曼啪的一个立正:“陛下,我会想方设法将尼古拉二世和他的家人带来柏林!”

    ——

    求收藏,求推荐。这是罗罗的第四更,大家还有票票吗?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