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崛起之第三帝国 > 章节目录 第909章 斯大林要下台了?
    斯大林的命令似乎是前后矛盾的,一方面命令朱可夫无论如何都要拯救岌岌可危的列宁格勒;一方面又命令巴甫洛夫准备保卫莫斯科,还说“莫斯科不能成为第二个列宁格勒”……这话的意思显然是当列宁格勒已经沦陷了!

    “德米特里.格里戈利耶维奇,你说总书记同志到底怎么看列宁格勒的沦陷?”

    在最高统帅部的作战室内,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朱可夫先将参谋们都打发出去,然后小声地问巴甫洛夫。

    “列宁格勒守不住了……”巴甫洛夫也用同样细不可闻的声音回答,“但是没有人可以下令放弃第二首都。”

    论起体会上级意图的本事,朱可夫还真是比不上巴甫洛夫的,他想来想去都不明白的事情,被巴甫洛夫一语就点破了。

    现在不是考虑能不能守住列宁格勒的时候,而是考虑谁来背锅的时候。

    而这个锅,斯大林是不能背的,所以他不愿意下令放弃列宁格勒。

    朱可夫点点头:“我明白了,坦克第6集团军和……”

    巴甫洛夫这时却摆摆手打断了朱可夫,他说:“格奥尔吉.康斯坦丁诺维奇,论起指挥大部队和德军决战,我的能力远不如你。这一点总书记同志是非常清楚的,所以他让你去加里宁市而不是列宁格勒市。我现在负责的只是修筑莫斯科外围防线的工作。将来指挥莫斯科保卫战的人,肯定是你。”

    这话其实是在告诉朱可夫,列宁格勒的锅不会让他来背的,因为斯大林还需要他来保卫莫斯科。

    朱可夫轻轻吐了口气,他也认同巴甫洛夫的分析。他心想:“斯大林一定不愿意白白葬送2个宝贵的坦克集团军,他之所以强调把所有的部队都投进去,不过是表明一个姿态好方便推卸责任。而要为列宁格勒的变故负责的人,恐怕就是弗拉索夫、库兹涅佐夫和阿巴库莫夫了……”

    ……

    “列宁格勒要守不住了!这下我把列宁同志给我们留下的事业给败掉了……”

    这是伏罗希洛夫、日丹诺夫、莫洛托夫、加里宁、米高扬、安德烈耶夫等几个在莫斯科的政z局委员急匆匆赶到克里姆林宫后,从斯大林的口中听到的第一句话。

    “这都是我的错,”斯大林抽着烟斗,眯着眼睛,冷冷地打量着会议室内的人们,“都是我错误的估计了形势,在错误的时候发动了世界革命。而且我还在红军内展开了大清洗,让红军失去了大批经验丰富的军事家……所以我应该对目前的失败负责,我要辞去一切职务。”

    啊!!!

    斯大林要辞职下台?

    几个政z局委员这下全傻眼了。

    斯大林的目光缓缓扫过几张呆若木鸡的面孔,然后又冷冷地说:“在我正式辞去一切职务之前,我要推荐军事经验丰富的伏罗希洛夫代替我担任党的总书记。”

    正在发呆的伏罗希洛夫听到这话,险些没被吓晕过去,伏罗希洛夫和斯大林多少年的战友,还不知道这位爷的心思?

    他会辞职?他会把大权交给别人?

    做梦呢?

    这是在试探啊!要说错一句话,那是要去见列宁的!

    “我不行,我没有能力,我不会打仗……”伏罗希洛夫马上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脑袋摇得跟波浪鼓似的,“而且这次的战争没有打好,我应该负主要责任,战争爆发的时候我是国防人民委员啊,都是我不好。我要向政z局检讨,我要辞去一切职务。”

    又一个辞职的!

    斯大林也不理伏罗希洛夫,而是将目光投向了原来的列宁格勒州w书记兼市w书记日丹诺夫,他现在把工作移交给了库兹涅佐夫,自己跑到莫斯科养病。

    被斯大林的目光一扫,病怏怏的他立马从椅子上蹦起来,“总书记同志,我应该为列宁格勒的危机负主要责任,都是我这个书记没有当好……所以我要辞去党内外一切职务。”

    既然要辞职,当然就不能接班当伟大领袖了。

    “莫洛托夫同志……要不你来领导苏联?”

    “我,我不行,我连外交人民委员都干不好……”莫洛托夫也跳了起来,和前面两位一样,先是一番深刻检讨,然后也提出了辞职。

    “那么加里宁同志,你来做总书记吧。”斯大林又问白胡子老爷爷加里宁。

    加里宁没有马上站起来,因为他根本站不起来不是被斯大林的提议吓着了,而是他真的又老又病(得癌了),来开会都要人搀扶,还当什么伟大领袖啊?

    “斯大林同志,”加里宁虽然老病,但是脑子很清醒的,他知道自己今天必须要说几句公道话,“作为一个老布尔什维克,我要向你提出严厉的批评!”

    批评?这么有种!

    所有的人都呆呆看着加里宁同志,等着他批评斯大林。

    加里宁说:“今天你破坏了党的集体领导体系,这是一个重大的错误!”

    斯大林谦虚地点点头,同志们则继续看着加里宁老爷爷。

    “众所周知,布尔什维克党不是一个领袖专断的党,而是一个拥有完善的民主程序,可以汇集全党智慧用于重大决策的党。”加里宁用用沙哑的嗓音继续说,“所以党的每一个重大决策,都是全党智慧的结晶,绝不是任何一个党的领导人可以单独决定的。这是从列宁时代就开创的制度,在今天以前一直被良好的遵守着。可是斯大林同志你刚才却违背了这一制度,将军事上暂时失败的责任都揽到了自己身上,仿佛我们这个党的重大决策都是你一个人做出的。所以这是非常错误的行为,是全党同志都不能允许的行为。斯大林同志,你必须要做出深刻检讨。”

    高!实在是高!

    几个政z局委员都是一脸佩服地看着老前辈加里宁。

    斯大林则非常痛心地点点头,自我批评道:“加里宁同志说的对,我检讨我的错误。”

    加里宁又看了眼党的组织部长安德烈波夫,“安德烈波夫同志,需不需要给斯大林同志记过?”

    “需要……”安德烈波夫马上接茬道,“斯大林同志,你以后再也不许提出辞职了,这是全党同志都不能允许的。”

    斯大林又一次谦虚地表示:“我收回辞呈,将来也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现在只有负责外贸的米高扬还没有表态了,不过谁都不会认为他会反对斯大林他也是从格鲁吉亚出来的革命家,斯大林的老乡兼心腹。

    “同志们,”米高扬这个时候开口了,不过他没有再去批评斯大林,“我建议政z局就目前党和国家面临的困难做集体自我批评。”

    这就是说大家都有责任,要犯路线错误就是人人有份。

    “同意!”

    “同意!”

    “我支持米高扬同志的建议!”

    “……”

    政z局立即进行了表决,而且一致通过!

    “另外,”米高扬接着又说,“我们还应该设法同敌人进行和平谈判,以避免列宁格勒这座光荣的城市落入敌手。必要的话,我们可以考虑割让东乌克兰和东白俄罗斯。”

    这下大家不敢马上表态了。东乌克兰对苏联而言实在太重要了,是煤炭、钢铁和机械工业中心。

    如果失去了东乌克兰,苏联连煤炭都很难自给,还谈什么强大的工业?

    “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斯大林这时发出了阴沉的声音,“但是我相信我们只是暂时失去乌克兰,只要我们能够吸取教训,在美国的支援下重整军备,相信很快会恢复元气。而德国帝国主义在得到了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后是不会停下扩张的脚步的,他们还会去和美国作战,这会给他们带去巨大的损失和灾难。所以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一定会收复全部失地。另外我们还必须进行一些必要的改革,这是布尔什维克党能够生存下去的关键!”

    米高扬的建议很快变成了政z局的决议,而且在6月14日的上午赫斯曼就得知了苏联最新的求和条件赫斯曼的目标已经达成了!

    但是他现在却没有办法马上建议结束同苏联的战争,因为列宁格勒的变乱还在继续,而且还有愈演愈烈的苗头。

    “帝国元帅,如果我们拿不下列宁格勒,就同意苏联的求和,怎么样?”

    在柏林市内威廉街73号的国防部大楼内,正在参加统帅部紧急会议的希特勒在会议开始的时候,就表面了自己的立场。

    “可以啊。”赫斯曼早就知道希特勒的想法他是很难抵挡住瓦解苏联这个巨大的胜利果实的诱惑的。

    “现在列宁格勒前线怎么样?”希特勒接着又问,“能拿下来吗?”

    “拿下列宁格勒外围问题不大,”赫斯曼说,“昨天晚上又有3个苏军步兵团倒戈……很显然,列宁格勒城的苏军有一部分正在瓦解,现在就不知道列宁格勒城内的情况怎么样了。

    不过在列宁格勒东南的沃尔霍夫河战场,苏军的抵抗依旧顽强。如果我们真的要和苏联战斗到底,就一定要有两线开战和持久作战的打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