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打工巫师生活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章究竟是谁打谁
    【新书需要关爱,别忘了投票啊】

    “我操,阿飞别打脑袋,老子的车子刚早上才洗……”开车的司机是个五大三粗的男子,通过观后镜见阿飞也就是那个抢包贼抡起钢管要敲打夏云杰的脑袋,马上叫了起来。

    不过司机的话还没讲完,就听到“嘭!”地一声,钢管敲打在脑袋上的声音在车子里响了起来,接着是阿飞突然抱着脑袋尖声叫了起来:“我的头,我的头,流血了!”

    车子里似乎一下子突然变得很安静,只有阿飞还抱着脑袋在那里哇哇乱叫,所有人包括那个司机都通过观后镜两眼发直地盯着正拿着钢管,若无其事地把玩着的夏云杰。

    他们到现在都没整明白,明明钢管是拿在阿飞的手中,明明是敲向夏云杰的脑袋,怎么突然间就全部掉了个呢?

    “看不出来,小兄弟还是位练家子啊,怪不得敢多管闲事,敢单身闯龙潭虎穴!”光头男不愧是老大,很快便回过了神来,两眼凶狠中带着一丝警惕地看着夏云杰冷冷道。

    “龙潭虎穴?你们也配称龙道虎的?拜托,脸皮别这么厚行吗?”夏云杰闻言忍不住一脸嘲讽道。

    “我草!打他!”光头男见夏云杰竟然敢嘲讽他,马上骂咧着拿起钢管对着夏云杰的脑袋就打过去。

    其余人见状也马上出手。

    俗话说乱拳打死老师傅,他们相信,三个人一起出手,这么点空间,就算夏云杰是练拳的老师傅,也包管打得他只有抱头哭喊的份。

    “嘭嘭嘭!”三声钢管和脑袋碰撞的声音骤然在车子里响了起来,然后是三声惨叫声,惨叫声后是一声紧急的急刹车,却是开车的司机见老大等人全部脑袋开花,吓得条件反射地踩了急刹车。

    “如果你不想像他们一样脑袋开花,最好给我老老实实地开车。对了,去楠山路。”夏云杰见车子突然停下来,微微皱了下眉头,然后用钢管轻轻点了点司机的脑袋,淡淡道。

    司机被冰冷的钢管给点得浑身抖了抖,冷汗顺着额头直往下挂。

    “是,是,我马上开车。”司机颤抖着声音,颤抖着手重新上路。

    见车子重新上路,夏云杰脸色这才稍缓,然后两手分别抓着钢管的两头,若无其事地把钢管折弯又把钢管拉直,就像练臂力棒一样。

    原本抱着脑袋,还有些不死心的光头男等人见状,脑门上全都冒出了密密麻麻的冷汗。

    这可是如假包换的钢管啊,竟然被眼前这位小年轻给当臂力棒来练,而且还玩得这么轻松,这是什么样的变态家伙呀!要是他突发奇想要拿自己的“嫩胳膊嫩腿”来练练,岂不是……

    想到这里,光头男等人全都一阵害怕地看了看自己那粗壮的胳膊,似乎自己向来引以为豪的粗壮胳膊突然间变得很粉嫩很粉嫩。

    “这,这位,大,大哥,是我光头强有眼不识泰山,我,我向您道歉,下次不敢了!”光头强说起来在江州市道上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角色,手底下偷车的、公交车上摸包的还有像阿飞一样的飞车抢包贼加起来也有二三十号人,可今天看着眼前这位变态的,却是彻底没了半点胆气,讲起话来都是结结巴巴的。

    “道歉就有用吗?那改天我也用钢管敲你们一顿,然后跟你们说声道歉行不行?”夏云杰依旧慢条斯理地练着“臂力棒”,不齿道。

    光头强等人闻言个个恨不得抱头痛哭一场,没天理啊,究竟是谁拿钢管敲谁呀?

    “那,那大哥您,您提个条件。”虽然光头强恨不得指着自己还在流着血的脑袋质问夏云杰一句,究竟是谁敲打谁,但形势逼人,向来彪悍的光头强如今就像个刚过门的小媳妇一样,小心翼翼地问道。

    夏云杰没有回答光头强的问题,而是看向身边瑟瑟发抖,悔得差点连肠子都青了的阿飞,淡淡道:“你懂的!”

    阿飞闻言微微一愣,随即恍然醒悟过来,马上冲光头强等人叫道:“把钱包全都给我拿出来!”,就差喊一声“打劫!”

    “我草!阿飞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光头强等人见阿飞在这个时候竟然敢打劫他们,气得一巴掌对着阿飞的脑袋就扇了过去。

    阿飞被扇了一巴掌,抱着脑袋很委屈地看看光头强又看看夏云杰。

    “怎么强哥不愿意?”夏云杰看着差点要失去了理智的光头强,慢条斯理地问道。

    暴怒中的光头强听到夏云杰的声音,如同当头被浇了一桶冷水,浑身打了个激灵,这才意识到阿飞不是脑袋进水,而是自己脑袋进水了。

    “对不起大哥,对不起大哥,我这就拿。”说着光头强急急忙忙从口袋里掏出钱包递给阿飞。

    其余两人见状也全都掏了出来递给阿飞。

    阿飞看着老大还有两位同伴都乖乖地把钱包递给自己,竟产生了一种“老子就是牛逼”的爽快错觉,见开车的司机没动静,马上拍了拍他的肩膀,牛逼哄哄地道:“阿标,还有你的。”

    开车的司机本以为自己开车能躲过一劫,没想到阿飞竟然这么“尽职尽责”,心里气得直问候阿飞家里所有女性成员,但手却没敢闲着,急忙乖乖地把钱包也掏出来递给阿飞。

    阿飞收齐了钱包,然后把钱包里的钱全部掏了出来,点了点,然后毕恭毕敬地递给夏云杰,低声道:“总共六百五十一块三毛,大哥。”

    “不是吧,就这么点,你们未免混得太渣了吧?这是你的小费。”夏云杰本来以为这回好歹是四个轮子的车子,而且人数有五个,还有大哥级的人物出马,怎么也得弄个一千块钱以上,没想到连零头算上也没够一千。夏云杰接过钱,随手把那一块三毛钱的钢镚扔给了阿飞,忍不住嗤鼻道,说着目光看向了光头强的脖子。

    光头强的脖子上挂着一条金光灿灿的粗项链。

    能干飞车抢包的勾当,这反应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快,阿飞见夏云杰的目光朝光头强的脖子看去,马上冲光头强伸手过去道:“强哥,金项链!”

    2003年的黄金价格大概要百元每克,光头强脖子上的金项链虽然不是实心的,却也有四五十克重,值个四五千元,说起来也算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了。光头强见阿飞冲他伸手要金项链,恨不得抬脚踹他几脚。

    搞了半天,敢情是你阿飞勾结外人打劫老子啊!

    当然心里可以这么想,但光头强手却没敢闲着,急忙拽下脖子上的项链递给阿飞。

    其余三人包括司机在内,见老大都乖乖地把金项链给拽下来,也不用阿飞开口,纷纷伸手去拽脖子上的金项链,反正是路边买的,不值几个钱。

    “你们就免了,我对黄铜不感兴趣!”不过还没等他们把金项链拽下来,车厢里响起了夏云杰不屑的声音。

    “我草,这家伙究竟是干什么的,就算搞黄金买卖的,眼光也没他那么毒那么准吧,竟然凭肉眼一眼就能判断出真金白银?”车厢里所有人闻言全都浑身一僵,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盯着正慢条斯理把一把钞票还有金项链往口袋里塞的夏云杰。

    “强哥是吧?”夏云杰收起钞票和金项链后,扭头看向光头强道。

    “别,别,大哥您叫我光头强就可以。”光头强见夏云杰突然叫他,不禁吓得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他还真怕这变态的家伙把他的胳膊当钢管来玩耍,真要这样,估计他下半辈子就只能当个伤残人士了。

    “那个光头强啊,我其实很好说话的。只要你们不找我麻烦,我也不会主动跟你们过不去的,所以希望你们记住这次教训,以后就不要再来找我了。当然如果非要来找我不可,记住下次钱包里多放点钱,还有你们都把脖子上的换成真货。大男人的,带条地摊货在脖子上,你们不嫌丢人,我都嫌丢人呢!”夏云杰慢腾腾地说道。

    “不会,不会,以后我们绝不敢打扰大哥您!”光头强哭丧着脸急忙道。

    “那好,阿标在路边停下车,让光头强他们先下车,人多空气闷,怪不舒服的。”夏云杰闻言点点头,然后用钢管轻轻点了点阿标的肩膀道。

    阿标浑身打了个激灵,急忙把车子靠路边停下来,而光头强等人则个个哭丧着脸下了车。

    他们刚一下车,金杯面包车便开走了。看着面包车绝尘而去,光头强等人欲哭无泪,这究竟谁是混黑社会的啊?

    徳雅小区隔楠山路有点远,本来坐公交车少说也得半个小时,不过如今有专车,却是快了不少。差不多四点四十分,夏云杰就到了楠山路。

    夏云杰见时间还早,在楠山路口便下了车。夏云杰才刚下车,金杯面包车就一溜烟开得没了影子,好像生怕夏云杰会追上来似的。

    楠山路林木成荫,酒吧林立,是江州市最有名的酒吧一条街。只要走在楠山路上,人们总能找到长夜漫漫,浮生若梦的感觉。在这里有形形色色各不雷同的酒吧,有人声喧嚣充满摇滚味的,有小巧精致小资味道十足的,也有古朴内敛环境讲究的……反正一到了晚上,这里几乎处处霓虹灯闪烁,在黑夜中散发着独有的魅惑气息。

    现在还没到晚上,楠山路很安静,行人也不多,高大的梧桐树林立道路两旁,遮天蔽日。走在下面,能享受到一丝难得的夏日阴凉。

    工作马上就有着落了,又发了笔横财,财政暂时解除危机警报,夏云杰一个人慢慢走在楠山路上,口袋里揣着八百块钱和一条价值大概在四五千元左右的金项链,他心情不错,也终于感觉到一分久违的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