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打工巫师生活录 > 章节目录 第六章酒吧女精英
    【周一啦,恳求投票支持,多谢!】

    夏云杰目光不好意思正视艳姐,因为当艳姐转向他时,站在他的角度,不仅可以看到那一抹雪白的深深乳沟,而且沿着那两条交叠在一起的丰满大腿,似乎还可以看到裙摆遮掩不住的一小部分雪白豪臀。

    “艳姐,我叫夏云杰,今年刚刚学校毕业,没有任何酒吧工作经验,还要艳姐多多包涵指点。”夏云杰虽然不好意思正视穿着性感暴露的艳姐,但回答却依旧很镇定。

    “没事,没有经验就多问多学。”艳姐闻言没有流露出丝毫不满之色,反倒点点头宽慰了一句,然后转向程娉道:“程娉,阿杰是你的朋友,这段时间就由你多多教教他。”

    “好的,艳姐。”程娉点点头回道。

    夏云杰见这样简简单单,自己的工作就完全敲定了,心里不禁想,是不是酒吧里的人性格、做事都比较爽快,不像企事业单位那么拖拖拉拉,磨磨蹭蹭的?

    趁着酒吧还没正式开始营业,客人也还没来,程娉把一本酒水单递给了夏云杰说道:“阿杰,你先看看上面的酒水单和食品单,熟悉一下。到我们这儿来的,一般以老顾客居多,他们要的酒水只是随口一说,你要能够记下来。”

    夏云杰点点头接过酒水单,然后打开酒水单,酒水单一共有十多页,上面许多都是英文名。夏云杰只是中专毕业,英文成绩比较渣,这么一看,不禁有些傻眼,上面的英文基本上都看不懂。

    看来有空的时候得先抓紧学习英语,反正明年自考大专英语也是必考科目,夏云杰心里想着,面上却有些不好意思道:“这些是不是都需要背下来?我英语不大好,恐怕短时间内想背下来有点困难。”

    “放心啦,你以为干我们这一行的有几个英语好的?嘻嘻,给你,这是翻译本,是艳姐特意整理出来的。”

    夏云杰把另外一本书接过来,翻开一看,果然这本书里的内容和酒水单里的一模一样,不过在每个英文名的后面都还写着中文名,比如Vodka后面写着伏特加,iskies后面写着威士忌等等。

    夏云杰翻看了几页后,不禁松了一口气。他英语虽不好,但记忆力却比普通人强不少,有了这个翻译本,要死记硬背住里面的酒水名称对他而言却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让他感到意外的是,性感妖娆的艳姐竟然还是位英语高手。

    因为现在还没有顾客进来,也没什么事情,夏云杰便干脆抓紧时间对照着翻译本翻看酒水单子,大概看了十来分钟之后,夏云杰便把书合上还给程娉问道:“除了酒水单外,还有什么要记的吗?”

    程娉见夏云杰没看一会儿就把酒水单还给她,问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反正现在没人,你先多看一会儿,多熟悉一点,到时上手也快一些。等会我再告诉你后面需要记的东西。”

    “我已经都记住了。”夏云杰笑道。

    “不是吧,就这么一会儿功夫你都记住了?”程娉闻言不禁惊讶道。

    “不信,你可以考考我?”夏云杰笑道。

    “那行,我考考你。”程娉还真不信,当初她刚来这里上班时,可是花了好半天才记住这些乱七八糟的洋酒什么的。

    于是程娉开始考夏云杰,不过程娉越考问眼珠子瞪得越圆,到最后几乎用看怪物一般的眼神看夏云杰了。

    “怎么?我说错了吗?”夏云杰见程娉瞪着他看,有点不敢肯定地问道。

    “我说阿杰,你真的只是中专毕业?”程娉没有回答夏云杰的问题,而是一脸不信地反问道。

    “是啊,有问题吗?”夏云杰不解地问道,怎么问着问着开始怀疑起他的学历来了?

    中专文凭已经够渣了,还需要特意伪造吗?

    “我擦,我觉得以你这么好使的脑袋瓜,考个清华北大绝对没问题,怎么会只读个中专呢?啊,我知道了,肯定是读书的时候早恋,只知道追女生,对不对?你这个小色鬼!”程娉先是一脸不信,接着又似有所悟地用指头戳了一下夏云杰的脑门。

    夏云杰没想到考个酒水单都能考出自己读书早恋、小色鬼的结果,不禁看着程娉哭笑不得。

    天地良心,他之所以没考上清华北大,那是因为他从小就被师父给逼着整天学习巫门术法,压根就没多少时间花在学习上。还有这次之所以能这么快记住酒水单子,那是因为酒水单子没涉及到语法时态等知识面,其实信息量并没有多少,要知道语法才是一门语言最难的地方。

    虽是吃惊于夏云杰惊人的记忆力,也怀疑这小子小时候肯定年少时特花心耽误了学习,但见夏云杰既然已经都记住了,程娉便又递给了他一本书,道:“你好好看看上面的酒杯,许多酒是按杯数收钱的,杯子的大小,形状,还有装酒的多少都决定着价格。”

    夏云杰接过书打开一看,发现里面全都是各种酒杯的图片,还有装什么酒之类的注释。

    到了晚上八点来钟时,开始有顾客陆陆续续进场,程娉便交代夏云杰:“你今天第一天,就暂时帮忙收拾顾客喝完后的杯子等打杂的活吧。”

    夏云杰点点头,正式开始了他酒吧服务生的工作。他站在酒吧阴暗的角落里,看见有顾客起身结账离开,便悄然无声的过去把杯子和碟盘收回到后台的厨房。

    期间他也时刻注意着程娉,见她果然很机灵。就像一只漂亮的蝴蝶穿梭在顾客中间,熟练地跟顾客打着招呼,每当有顾客想伸手揩油时,却又很灵活地躲开。

    夏云杰见状放心了不少,但还是忍不住暗暗感叹,打工不容易啊,若不是干这一行,谁敢这么随便揩油?

    酒吧的生活比夏云杰想象中还要刺激丰富不少,有男的去勾搭女的,也有女的主动去勾搭男的,一旦勾搭成功,本是初次见面的一对男女就像热恋中的男女一样相拥着离开酒吧,夏云杰就算再没经历过男女之事,也能猜到他们是找地方寻欢作乐去了。也有些男男女女在酒吧就情不自禁地忘我激情,夏云杰有一次去收杯子、碟盘时就不经意间看到有个角落里,有个女人跨坐在一个男人的身上,男人手抱着她的屁股,不经意撩起裙摆时,露出了光溜溜的大屁股,却是里面什么都没有。

    晚上十来点钟时,是酒吧里人最多的时候,也是酒吧上演艳舞的时候。音箱里放着摇滚音乐,人声鼎沸,灯光忽明忽暗,舞台的中央,性感的女郎在跳着艳舞。许多男女随着艳舞女郎挤在舞池里疯狂扭动着身躯,脸上露出各种兴奋忘我的表情。

    这是夏云杰第一次看艳舞表演,看着那惊艳火爆的表演,正值血气方刚年龄的夏云杰感觉体内欲火涌动,心旌摇曳的,也很想纵身挤入舞池,跟着疯狂,跟着放纵。

    不过夏云杰很清楚,自己只是个服务生,他的职责就是服务,所以夏云杰虽然看得心旌摇曳,但大多数时候,他还是细心地观察着酒吧的情况,看有没有客人要结账走人,看看有没有哪里需要他收拾的。

    当夏云杰看到一位穿得人模人样,一看就像个事业有成的年轻男子端着酒杯朝一个靠角落位置走去时,不禁摇了摇头低声自语道:“第十个。”

    那个角落里,坐着一位年纪大概三十岁左右的女子。女子长着一张线条较为分明,看起来很干练的漂亮脸蛋,再加上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的铅笔裤,整个人显得越发的清爽干练,一看就是都市白领精英,女强人、女领导类型的女人。

    这种女人,对于猎艳者而言往往具有致命的诱惑力。因为这样的女人征服起来,往往能带给男人一种很强烈的征服感。更何况,角落里的那位女精英还长得很漂亮,身材更是性感成熟,尤其那双峰饱满高耸,好似随时要撑破衬衫纽扣,呼之欲出。所以自从那位女精英一进入酒吧,就已经有很多男人注意到她了。

    只是像这样的女人,若没有一定自信的男人还是不敢轻易上去搭讪的,所以大多数男人虽见女精英独自一人来酒吧买醉,心里蠢蠢欲动的,却不敢上前。但饶是如此,从女精英进来开始,也已经前仆后继有九个男人上去搭讪过,不过却毫无一例外被冷冰冰地拒绝了。其中还有两位借着酒意嬉皮笑脸的想对她动手动脚,不过却被她的一个横扫腿,直接扫得倒地。那两人自然不肯罢休,也丢不起这个脸,起身后自然要再次动手。不过这次女精英显然很生气,不客气地直接抬脚对着他们的肚子狠狠踹过去,直接把他们踹出好几米远。

    到这时,酒吧里的男人才知道,敢情这位女精英还是位狠角色。不过就算如此,后来还是陆陆续续有两三个男子上去搭讪,而现在这位则是第十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