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打工巫师生活录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师叔
    夏云杰口中的冯高峰正是冯教授的父亲,也是巫泽的弟子之一。巫泽生平收过五个弟子,其中夏云杰天赋最高,也是他的关门弟子,尽得巫泽真传,其余四个弟子却都分类施教。冯高峰是巫泽的三弟子,主要学的是巫门医术,当然其他巫门法术也略有涉及,却不精通。

    不过冯高峰早就死于战乱年间,当时他不过只是一名江湖郎中,他的死除了给冯家还有当时尚还年少的冯教授心里留下深深的悲痛之外,在当时那个年代却是什么也没留下。到了现在更是已经过了数十年,真正还记得这个名字的也就冯教授等几个屈指可数的亲人。

    冯教授却是万万没想到,时隔多年,这个早已经深深埋在他记忆中的名字竟然突然被一个莫不相识的年轻人提起,闻言不禁浑身一震,脱口道:“那是家父,你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

    见冯教授果然是冯师兄的儿子,夏云杰也不禁有些激动,再次答非所问道:“冯师兄现在在哪里?”

    “冯师兄?”冯教授听到这话不禁傻了眼。自己的父亲死了都已经快六十年,怎么又突然蹦出来一个顶多也就二十岁的师弟?莫非他说的冯高峰只是同名同姓而已?

    夏云杰其实也知道,若冯高峰师兄还在世,已有九十六岁高龄,就算攻的主要是巫门医术,这一身修为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却又何需在门梁上贴那么一张破旧的镇宅符来镇宅?多半已是过世多年,甚至连一身本事都没来得及传给冯教授,只是心中总是存了一丝希望,这才有此一问。如今见状,不由得暗暗叹了一口气道:“如果我记得没错,冯师兄若还在世今年应该是九十六岁了。”

    冯教授平时没事也不会去算过世的父亲究竟多少岁,如今听夏云杰这么一说,心里暗暗算了一下,果真是九十六岁,不由得像看怪物一般地盯着夏云杰看。现在他自然确信无误,夏云杰口中的冯师兄就是他的父亲,可是已经过世快六十年的父亲又怎么可能有这么一位年轻的师弟呢?

    “不知道冯师兄有没有跟你提起过一个人?姓巫,单名一个泽。”夏云杰见冯教授两眼发直地盯着自己看,知道他心有不解,便问道。

    “师祖?”冯教授闻言不禁浑身一震,脱口道。

    说起来年幼时冯教授还见过巫泽一面。巫泽当时见到他还摸了摸他的脑袋,跟他父亲说他是根好苗子。也就是那日起,冯教授拜过巫门祖师巫咸图像,又拜过巫泽,然后由冯高峰开始传他巫门医术,也传了他一点基础的吐纳养生术,算是入了巫咸门。

    只是那时是兵荒马乱的年代,居无定所的。与巫泽见面没几日之后,他们所在的村子就遭到了日本鬼子的清洗,冯高峰施展巫术杀了一些鬼子,带着家人和一些村民逃离了祖祖辈辈生活的村庄,开始四处奔波流浪。好在冯高峰学得一身巫门医术,走街串巷做个走方郎中,偶尔也遇到撞邪的,也会帮忙跳跳大神,赚点钱养家糊口倒是没什么问题,冯教授的医术大多就是那个时候学的,不过与巫泽却是暂时失去了联系。后来没过一年,冯高峰再度与小鬼子狭路相逢,巫门术法虽是玄妙,但以冯高峰那时的本领却终究敌不过子弹,不幸被子弹击中身亡。至此之后,冯教授与他母亲相依为命,与巫泽完全失去了联系,而冯家巫门法术也至此失传。

    好在那一年冯教授一直都跟着父亲游走四方,帮人看病治伤,父亲的医术倒是学了一二分。父亲死了后,冯教授凭着那点基础,以及记忆中父亲行医的情景,然后又学习融合了其他中医流派,倒也成就了一身医术,成为中医界有名的老中医。

    “莫非师祖他老人家还尚在人世?”震惊过后,冯教授又马上忍不住激动地道。

    “师父他老人家去年过世了。”见冯教授问起师父,夏云杰的心情倒是低落了几分。

    冯教授虽然心里也认为师祖尚还在世的可能性很渺小,但听说是去年方才过世的,还是忍不住震惊万分,同时也是痛惜万分。

    在上古时代,巫和医是不分的,医师就是巫师,故有“医源于巫”之说。巫乃通神通人之法术,大可以布兵摆阵,呼风唤雨,排山倒海,小可以趋吉避凶,驱魔镇鬼,解除病痛。而医乃是通人之术,讲得是给人治病的技术,研究的是人体的生理结构,病理变化和药物知识,使用规律等等。可以说,医是巫的一个分支,其他如周易预测,阴阳八卦还有堪舆风水等也算是巫的分支。

    只是巫的历史太过久远,又衰败已久,渐渐的也就没人去理会和深究这些曾经属于巫的辉煌。一提起巫,很多人都会率先想到农村里跳大神,装神弄鬼的巫婆等封建迷信的人和事,却不知中国的很多东西都是源于巫。

    不过冯教授却深知巫之神奇,至少在医术上,他是深有体会。当年他也不过学了父亲医术的十分之一二,便有如今这番成就,虽说这期间少不了他后来的努力,但冯教授却心知肚明,这一切都是建立在那十分之一二的基础之上。甚至有时候,他回忆起父亲行医的事情,到现在都觉得很神奇很不可思议。就像有一次,有一位病人病重要死,吃什么药都没用,但后来,父亲却只给他念了一番咒语,又在他背上贴了一张不知道涂了什么草药的符纸,那人的病后来竟然就好了。当时冯教授还不懂,到后来他才知道那便是古时相传治病十三科中的“祝由科”。

    祝由科乃是一种以符咒治病的医科,其中也有辅以中草药的。只可惜如今民间那些流传的,却都是封建迷信,骗人之举,久而久之祝由科在人们眼中便成了封建迷信,歪门邪道。不过亲眼目睹过的冯教授却知道,真正的祝由科却是一门真有起死回生的神奇医术,只可惜他父亲去世得早,这一门神奇的巫门医术还有其他许多医术都失传了。

    为此冯教授每每想起都是感到深深的遗憾,如今咋一听到师祖的消息,想起师祖是父亲的师父,医术更是高明,心中情不自禁又涌起一丝希望,希望师祖尚在人间,自己就能有机会向他讨教许多失传的巫门医术,也包括那神奇的祝由科,这些可都是中医隗宝啊!

    只可惜,这最后一丝希望还是破灭了,只差一年,却与师祖,还有那许多神奇的巫门医术失之交臂,这让冯教授如何不痛惜万分?

    “人总有生老病死,师父他老人家在世一百二十四年,走时无病无疾,甚是安详,冯教授无需难过。”夏云杰见冯教授一把年纪了,听到巫泽去世的消息,表情甚是悲痛,半天回不过神来,只好收起情绪,开口宽慰道。

    夏云杰这一开口,冯教授才猛然想起眼前这位小夏年纪虽小,却是师祖他老人家的关门弟子,论辈分实实在在是他的师叔,心头不禁一惊,急忙弯腰要给夏云杰行礼。

    好在夏云杰眼捷手快,见状急忙扶住冯教授道:“冯教授使不得,使不得。”

    夏云杰手臂力气大,冯教授被他托着就弯下腰,闻言无奈苦笑道:“师叔您以后万万不要再叫我冯教授了,叫我文博就可以。年少之时,我也是向祖师爷磕过头发过誓,一入我巫咸门,便终生是巫咸门的人。我如今这一身医术多半也是本门之术,您是长辈,我却是当不起您这般称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