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打工巫师生活录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暴戾情绪
    罗大伟万万没想到夏云杰速度这么快,只感觉一阵劲风扑面而来,接着是眼前一黑,吓得他调转车把手急忙往边上躲闪。

    夏云杰见状冷冷一笑,倒也没有追着他拎着自行车砸过去,否则就算罗大伟动作再快,也难逃被自行车砸中的下场,而是抬脚对着正快速闪躲的车身一脚踹了过去。

    罗大伟慌张躲闪时,车身本就有些失衡,夏云杰这一脚踹过去,顿时车身彻底失衡,饶是罗大伟车技过人,也是难免轰然一声,连人带车翻倒在地。

    “啊!我的腿!我的腿!”当车子翻倒时,罗大伟还有坐在他身后的女子都被车子压得尖声惨叫了起来。

    凄惨的叫声回荡在夜空下,显得格外的渗人。

    见耳边响起的是陌生的惨叫声,而且还是男女二重奏,乌雨琪等人都睁开了眼睛朝前看去。

    当她们朝前看去时,却看到那个在她们看来很老实腼腆的夏云杰此时正巍然不动地立在大街中央,面目冷峻地平视着前方,他的身边停着一辆自行车。而隔他不远处,是正被摩托车压在下面,惨叫不已的罗大伟和他的女伴,还有一群被眼前突发一幕而震惊在原地的飞车党们。

    乌雨琪三人全都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她们做梦也没想到,受伤的竟然不是夏云杰而是刚才气焰嚣张的罗大伟!甚至这一刻,看着夏云杰独自傲然面对一群飞车党,似乎突然间夏云杰在她们眼里成了独自横刀立马面对千军万马的无敌将军。

    “你们他妈的全都傻了吗?快给老子撞他,撞死他!哎呀,疼死老子了!”正当众人被眼前的突然变化给震住时,罗大伟气急败坏的声音骤然在夜空下响起来。

    “我草!撞死他!”罗大伟的声音惊醒了那些混混,顿时叫骂声,摩托车马达的轰鸣声在深夜的街道里响了起来。

    接着便是一辆辆摩托车从前后左右,四面八方冲向了夏云杰。

    看着摩托车四面八方呼啸着朝夏云杰冲去,任夏云杰有天大的本事也无处可逃,乌雨琪三人脸色煞白地尖声叫了起来,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悲哀。

    这一刻,夏云杰再也不是什么无敌将军,而是马上将被千军万马践踏成肉泥的可怜虫。

    她们似乎已经看到了夏云杰被撞得横躺在血泊中的悲惨景象!

    街道两边有人打开窗户,又马上关了起来。这种混混们的打架,他们可不敢多管闲事!

    说起来,时间似乎很长,其实也就呼吸之间,摩托车已经把圈子缩小得马上要撞上夏云杰。乌雨琪三人开始不敢目睹地准备闭上眼睛,可就在这个时候,她们看到夏云杰竟然只手撑在自行车座位上,整个人飞身而起,然后就像一个绝顶的鞍马王子一般,来了个360度双腿全旋。

    夏云杰这双腿一周360度扫过去,顿时“嘭嘭嘭嘭”,开着摩托车冲上来的人全都应声连人带车翻倒在地,而后面紧跟着冲上来的摩托车全都紧急刹车。车上的人愣了好一会儿,才怪叫着从车上下来,然后也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了根棒球棍,气急败坏地冲向夏云杰。

    到这个时候他们依旧不认为就夏云杰这个看起来也不魁梧的家伙能打败他们这么多人。

    夏云杰见剩余的人挥舞着棒球棍朝他冲来,脸色再度一寒,随手拎起自行车,然后直接从躺在地上的人和车子上面踏过去。

    看着夏云杰面无表情,单手拎着自行车轻松得跟他们拿棒球棒没什么区别,那些冲上来的人忍不住感到一阵头皮发麻,这才意识到,眼前这位家伙看似身材普普通通,并不魁梧,但这力气,这身手却是不能小视。

    不过等他们意识到这一点时,已经迟了。夏云杰已经如狼入羊群般挥舞着自行车冲向了他们。自行车在夜空下舞动着,带起呼呼的劲风,只要被磕到碰到的人无一不惨叫着被撞飞倒地。

    不过转眼间,剩下的人也全部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个个哎哎哼哼的叫个不停。

    夏云杰把自行车重新放在地上,目光冷冷地扫视过地上的人,最终落在了已经爬起来,正神色惊慌地看着他的罗大伟身上,然后一步步朝他走去。

    “你,你要干什么?老子告诉你,我是……”罗大伟见夏云杰朝他步步逼近,条件反射地步步后退,只是嘴巴却兀自还在强硬着。

    “是你妈的头!”夏云杰见事到如今罗大伟竟然还敢在他面前嚣张地自称老子,抬脚就一脚把他踹翻在地上,然后寒着脸走上前去,一脚重重地踩在他的脸上。

    脚践踏在罗大伟的脸上,一股股暴戾的情绪在夏云杰的体内翻涌,仿若火山一般要喷涌而出。他的双眼也渐渐变得有些发红,在黑夜下盯着罗大伟,使得罗大伟莫名地遍体生寒,竟不敢正视他的目光。

    黑夜下,空阔的大街上。夏云杰就这样面色冰冷地踩着罗大伟的脑袋,他的四周全都是横七竖八的男人、女人还有摩托车,一丝丝暴戾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渐渐弥漫开来。

    不管是躺在地上的人们,还是乌雨琪三人全都面带惊恐之色地看着夏云杰,他们莫名地感到了一丝丝阴森恐怖的气息,仿若现在所处的是尸横遍野的杀戮之地,而夏云杰就是那位冷酷的杀戮之王。

    “呜呜!”突然警车的警笛声在寂静的大街上,由远及近响了起来,三辆警车在黑夜下闪烁着警灯正从街的另一头呼啸着朝这边开过来。

    夏云杰听到警笛声,心头不禁一惊,暴戾的情绪如潮水般骤然退去。夏云杰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他的眼神也恢复了平静。

    夏云杰暴戾情绪一退去,四周阴森恐怖的气息也随之散去。众人全都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却都没去深思刚才突然冒出来的可怕错觉,更想不到这一切都仅仅因为夏云杰情绪波动引起的。

    众人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夏云杰看着警车呼啸着而来,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巫本就是盘古大帝血肉所化,天生血性脾气最为暴躁。上古大巫共工和祝融大战,共工一怒之下撞断不周山,以至天崩地裂,洪水泛滥,生灵涂炭。这个故事虽只记载于传说,谁也不知道真假,但隐隐中却道出了巫的性格。他们好斗,容易发怒,血性十足……

    夏云杰虽然看起来老实腼腆,亲切友善,就像个人畜无害的邻家大男孩,但他身体流着的却是上古巫王夏禹的血脉,他的骨子里有着巫族好斗的天性,而且他的修为高深,远超过他现在的年龄和心境。若不是平时牢记师父的教导,老老实实地做个普通人,不以巫术赚钱,不以巫术谋取权势,恐怕以他血气方刚的年龄,早便仗着一身术法为所欲为了。但刚才罗大伟等人的嚣张、无法无天的举止却激怒了他,也激起了他骨子里的暴戾气息。一时间,差点就要不顾后果地下重手了。

    有一句话叫,学坏容易学好难,夏云杰刚才真要是一怒之下下了重手,乃至杀了人,恐怕他想再回到现在平静的生活和心境就非常难了。

    想通了这些,恢复冷静后的夏云杰目光不禁有些后怕地扫过一片狼藉的大街,心想,怪不得师父谆谆教导我一定要像个普通人一样赚钱养活自己,拥有超能力的人,一旦失去自我控制,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哈哈,警察来了!小子有种你再打我呀!老子告诉你,云龙区公安局局长就是老子的老子。你他妈的敢打我,看老子怎么整……”正当夏云杰思绪飞转时,被他踩在脚下的罗大伟突然神色狰狞得意地叫嚣了起来。

    夏云杰闻言目中寒芒一闪,大腿猛地绷紧,罗大伟顿时感到一股寒意,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吞了回去。甚至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这么沉不住气,干嘛不等警察到时再发飙呢?

    正当罗大伟暗暗有些后悔过早嚣张时,夏云杰最终还是缓缓收回了脚。

    罗大伟见夏云杰最终还是收回了脚,还以为他怕了,从地上爬了起来,气焰嚣张地指着夏云杰道:“妈的,知道怕了?刚才不是很嚣张,很拽吗?”

    “阿杰,我们还是快走吧!”乌雨琪三人刚才见夏云杰把罗大伟等人打得落花流水,本来心里还暗暗痛快,如今听说罗大伟竟然是云龙区公安局局长的儿子,不禁又吓得脸色苍白,心脏嘭嘭嘭乱跳,见罗大伟指着夏云杰叫骂,生怕他一个控制不住再揍他,也担心那些警察过来会黑白颠倒,急忙一左一右拉着他劝道。

    夏云杰并不想把事情闹大,而且刚才突然奔涌的暴戾情绪也让他有些顾忌,见乌雨琪三人都拉他,目光冷冷扫了罗大伟一眼,最终还是听从了乌雨琪三人的劝告,转身准备离去。

    罗大伟被夏云杰的目光一扫,心底不禁直冒寒气,脚步也下意识往后挪了一两步。不过当他发现夏云杰最终还是转身离去时,却又为自己当众所表现出来的胆怯懦弱而感到无比的羞恼,心里暗骂,他妈的,今晚真是见鬼了,警察都来了,老子还怕他个球!

    心里暗骂着,罗大伟已经一个箭步冲上去,拦住夏云杰四人去路,然后当着他们的面不屑地往地上吐了一口痰,嚣张道:“他妈的,打了老子还有兄弟们就想走,我呸,门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