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打工巫师生活录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秦岚的电话
    “为什么要我嫁给那个混蛋?为什么你们个个不能像个男人一样站直你们的腰杆?为什么你们要把希望寄托在我一个女人身上?难道官位真的那么的重要?难道我的终生幸福在你们眼里什么都不是吗?”凌晨两点半,车子在空阔的马路上飞驰着,秦岚独自一个人流着泪,在车里歇斯底里地叫着。

    这一刻,秦岚似乎想把这两天在北京受到的委屈全都宣泄出来,但任她如何流泪,如何歇斯底里,但却依旧改变不了她是秦家子女的现实。家族所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依旧像座大山一样重重压在她的肩膀上,让她喘不过气来。

    车子在不知不觉中开到了楠山路,经过BLUENIGHT酒吧时,秦岚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夏云杰。那个略带一丝腼腆,心地善良的大男孩,那个第一位看过她身子的大男孩。

    当秦岚突然想起夏云杰时,她有种强烈的欲望想再见到他。或许是因为她不习惯欠人人情,她不仅欠夏云杰好心收留她免她遭人玷污的恩情,还欠他一百块钱和一件T恤。本来钱和T恤当天她就准备还给夏云杰的,但北京的一个电话却把她紧急招了去,让她没能及时把钱和衣服还给他。也或许此时她迫切想找个人陪着,夏云杰跟她的生活没有交集,他还是一位腼腆心地纯朴的大男孩,虽然只见过一次面,但若秦岚想找个人静静陪着或者倾述内心的委屈,整个江州市她能想到却似乎只有夏云杰,也只有他是位合适的人选。

    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秦岚掏出手机调出夏云杰的号码,然后拨了出去。

    夏云杰虽然被带上了警车,不过他的手机却没被没收,他手机铃声的突然响起,打破了警车里的压抑沉闷,惊慌害怕中的乌雨琪三人都下意识地抬头看向夏云杰。这一刻她们才发现,夏云杰的表情依旧是那么的淡定,好像浑然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坐在警车里。

    唉,阿杰虽然很能打,但毕竟是学校里刚出来的菜鸟,不知道社会的复杂!乌雨琪三人看着夏云杰掏出手机,都暗暗叹气摇头。

    “岚姐?”夏云杰见是秦岚打来的电话,心脏莫名地重重跳了一下,脑海里条件反射地蹦出那张惊艳性感的画面,高耸的山峰,白嫩的神秘,两条丰满雪白的大腿,还有那张棱角分明的漂亮脸蛋。

    “是我。现在已经下班了吧?”秦岚咋一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岚姐”,心脏也莫名地重重跳了一下,俏脸飞过一抹绯红,满腹的心事也似乎因为这声“岚姐”而转移开了注意力。

    “下班了。”夏云杰回道。

    “到家了没有?还没睡吧?”秦岚继续问道。

    “还没呢,有事情吗?”夏云杰反问道。

    “嗯,前两天临时有急事,没能及时把钱和衣服还给你。既然你还没睡,那我现在给你送过去。”秦岚闻言说道,只是说这话时,俏脸再次飞过一抹绯红,却是想起了那一晚自己赤身裸体睡在他家客厅,第二天还被他看了个精光的事情。

    夏云杰闻言不禁一怔,他还真没想过秦岚会选择这个时间段还他钱和衣服,现在可是凌晨两点多钟呀!

    还真是个特别的女人,夏云杰暗暗好笑地摇摇头,他还不会自作多情地认为秦岚这个时间点还钱和衣服另有暗示在里面。

    当然就算秦岚真另有暗示在里面,就算夏云杰也确有一亲芳泽的色心,但今天显然不合适,因为他现在正坐在警车里。

    “岚姐不用这么急的,现在我有些不方便,要不改天吧?”夏云杰看了眼将自己囚禁起来的冰冷铁栏杆,又望了望外面那帮气焰嚣张的家伙,很无奈地道。

    夏云杰的话虽然是实话实说,但听得秦岚却是有些羞恼,好像她选择这个时间点别有用意似的。当然最让她在意的还是夏云杰的拒绝。

    她可是货真价实的美女!就算她别有用心,身为男人的夏云杰不是应该更开心,更求之不得吗?

    “那好吧,我明天再联系你。”本是心血来潮涌起要见夏云杰一面的冲动,突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秦岚转眼间恢复了平时的冷酷,语气很平静地说道。

    说完秦岚就准备挂电话,可就在她准备挂电话时,突然听到一威严的喝声:“下车,全部下车!”

    秦岚眉毛不禁一扬,这时她才发现电话里除了有威严的声音,还有警车鸣笛的声音,刚才她因为有心事,注意力也主要在夏云杰的身上,一时间竟忽略了这个背景声音。

    “小夏,你现在在哪里?我怎么听到有警车的声音?”秦岚马上问道。这时她哪还会不明白自己误会了夏云杰,他今天还真不方便。

    “咳咳,没事。有点小事需要配合警方,就这样,明天我们再联系。”夏云杰不想让秦岚知道太多,闻言匆匆说了一句便挂了电话。

    只是秦岚是市公安局副局长,既然知道夏云杰现在跟警察在一起,又岂肯就此不闻不问,见夏云杰挂了她的电话,想都没想便再次拨电话。

    这时夏云杰已经和乌雨琪三人下了警车,正跟着警察往龙云区公安分局大楼里走,见秦岚再次打电话过来,只好无奈地接起电话。

    夏云杰才刚接起电话,里面便传来秦岚不容置疑的声音:“告诉我,你现在在哪个街道派出所?”

    “不是派出所,是云龙区公安分局,不过我是见义勇为做好事,你不用担心我。”夏云杰见秦岚非要问个明白,只好解释道。

    夏云杰说自己是见义勇为,秦岚是一点都不怀疑,那天晚上她不就是他见义勇为救回来的吗?但刚才警察叫他们下车时的口气,却还是让秦岚有些不放心,闻言一边调转车子往云龙区公安分局开去,一边道:“那就好,那你好好配合警察办案。”

    说完秦岚便挂了电话,猛踩油门往云龙区公安分局开去。

    江州市下辖五个区六个县,楠山路到徳雅小区一带都是云龙区辖区,云龙区公安分局就坐落在离楠山路不远的东河路上。

    夏云杰见秦岚总算不再纠缠这事,暗暗松了一口气,却不知道秦岚已经开车往云龙区公安分局疾驰而来。

    当夏云杰收起手机,拾阶而上往公安大楼里走时,罗大伟等人也一拐一瘸地赶了上来。

    “小子,你就等着哭吧!”罗大伟追上夏云杰,咧着那张被夏云杰踩得有些浮肿的嘴巴,得意地道。

    “多行不义必自毙,到时谁哭还不知道呢!”夏云杰冷冷笑道。

    “看来你语文学得还不错啊!不过你以为这是电视剧,是写小说吗?我呸!老子告诉你,就你他妈的一个酒吧打工仔,也配跟老子讲多行不义必自毙!老子想怎么玩你就怎么玩你。”罗大伟见夏云杰到了自己的地头竟然还敢这么“嚣张”,不禁气得指着他骂道。

    虽然身为拥有巫王血脉的巫师,夏云杰有着巫族天生喜欢直接用强大的拳头蹂躏敌人肉体的喜好,但他总算明白这里是公安局,倒没有气得直接狠狠踹罗大伟几脚,而是手指微微一曲朝罗大伟腿窝窝隔空轻轻一弹,嘴巴里却嘲讽道:“别只顾着玩,小心台阶。”

    “玩你妈的……。”罗大伟见夏云杰不仅没有表现出任何害怕的表情,反倒取笑他,气得差点蹦起来。不过还没等他蹦起来,却突然感到脚一麻,一个站立不稳,竟然咕噜咕噜从台阶上往下滚。

    乌雨琪三人跟在夏云杰的后面,见罗大伟一而再地威胁夏云杰,而警察们却根本无动于衷,心里正害怕的要命,却突然见罗大伟从台阶上往下滚,不禁全都瞪圆了秀目,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夏云杰的后背。

    不是吧,这家伙的乌鸦嘴未免也太灵验了吧!貌似刚昨天他说爆了张小俊的汽车轮胎呢!

    在乌雨琪三人正瞪圆了眼睛盯着夏云杰的后背时,早已有警察还有跟在后面的混混们七手八脚把罗大伟扶了起来。

    虽说台阶并不高,但罗大伟刚才本就被夏云杰修理过一顿,如今再这么一摔,鼻青脸肿,脑袋上都砸出了好几个包包,那形象说有多惨就有多惨。

    “啧啧,多行不义必自毙啊,古人诚不欺我!”偏生这个时候,夏云杰还摇头晃脑地卖弄起古文来。

    那文绉绉,酸溜溜的语气,简直就比杀了罗大伟还让他难受,气得他一把挣开众人的搀扶,然后夺过一位警察手中的警棍,拎着警棍就对着夏云杰冲过去。

    “慢点,小心磕着台阶。”夏云杰见状,不仅没有半点惊慌,反倒好心好意地提醒道。

    夏云杰话音才刚刚落下,罗大伟的脚便“一不小心”磕到了台阶,然后又咕噜咕噜滚下了台阶。

    “扑哧!”本来刚才还吓得要命的乌雨琪三人见夏云杰的乌鸦嘴再次灵验,终于忍不住笑了出声。

    只是笑过之后,心里却是越发的担忧。

    民与官斗,又如何斗得过官?更别说他们仅仅只是外地来的打工仔!况且事情弄到这般地步,罗大伟和警察们又岂肯善罢甘休?

    果然乌雨琪等人才刚刚收起笑脸,治安大队副队长李亘宇已经挥动着警棍冲夏云杰骂道:“吵什么吵?笑什么笑?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