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打工巫师生活录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我不是算命先生
    “这位可是真正的大相师,上次我请大师帮我算子女运,他一算就算准了。”郭师傅这时也已经意会过来,自己刚才那话太有歧义,不禁有些急了,一时倒也忘了夏云杰交代过的话。

    不过好在大家都是萍水相逢,碰巧搭同一辆车,就算说漏嘴也无妨。

    “大相师?算命先生?”杜海琼和沈丽缇闻言全都拿下了墨镜,瞪大了眼睛像看外星人一样盯着夏云杰打量。

    现在她们当然明白出租车司机一口一声“大师”,敢情不是眼前这位年轻人的名字,而是一种尊称。当然所谓的“大师”落到了她们耳中,很自然就被她们想象成了坐在小马扎上,前面铺着一张阴阳八卦图,上面写着什么“抓鬼降妖除魔、卜卦推算命运吉凶、看面相手相道人生祸福、寻风水宝地定日后乾坤……。”等等吹得天花乱坠的大字,在仙人桥摆摊的算命先生。当然算命先生是客气的称呼,实际上就是坑人骗人的神棍。

    可那些神棍,好歹也会讲究几分职业包装,有些会戴个墨镜,有些会蓄起山羊胡,又或者穿件白马褂,而且年纪都偏老,总之要整出几分仙风道骨,好糊弄人相信他们真有几分卜卦推算命运吉凶等本事,然后心甘情愿地掏钱买个前程平安。在这点上,其实跟她们当空姐的有异曲同工之妙。空姐不管是相貌、身高、身材、年龄还有着装化妆等等都有一套很严格的要求,总之空姐既要年轻漂亮,又要端庄大方,好让乘客相信航空公司是很上档次,在这里他们将享受到很高档的服务,然后心甘情愿地掏钱买票选择昂贵的出行方式。但是一个顶多也就二十岁出头的小年轻,一个不管穿着还是打扮都很普通的年轻人,竟然是位算命先生,不,确切地说是神棍,这也未免太没有敬业精神了,这未免也太荒唐可笑了,偏生已经一把年纪的司机竟然还一口一声恭恭敬敬地叫着大师,还为了老婆怀孕谢谢人家!这世界上还有比这更让人吃惊,更荒唐的事情吗?

    所以杜海琼和沈丽缇瞪大了眼睛盯着夏云杰打量,越打量,她们越觉得有意思,水汪汪,妩媚动人的眼睛不知不觉中弯了下来,性感的小嘴使劲抿着,最终忍不住“扑哧”笑了出声,一笑出声,心里的防线就彻底崩溃了,两人立时“咯咯”地放声笑了起来,笑得那个花枝乱颤,笑得那个妩媚动人。

    “咯咯,司机大哥,你说他是大师?算命先生?笑死我了!”笑到后来,杜海琼忍不住指着夏云杰上气不接下气地问道。甚至因为这个插曲,都浑然忘了之前的不快,连对司机的称呼都加上了大哥两字。不过杜海琼却没发现,此时的司机大哥表情可很不友善。

    不仅不友善,司机大哥竟还突然踩刹车,把车子停在了路边,转身对身后两位笑得连眼泪都差点流出来的美女,毫不客气地道:“下车!”

    “什么?”杜海琼和沈丽缇不禁一脸错愕,她们还真没想到司机已经受“大师”毒害到这等程度,竟为了他勃然翻脸。

    “我说下……”司机依旧绷着脸,不客气地道。

    “郭大哥,你这是干什么?开车,开车!再说了,卜卦算命这种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我也只是听村里的算命老人唠叨多了,胡乱算的,你千万别太较真。”夏云杰见司机发怒,急忙含笑劝解道,一边劝解还一边冲他使了个眼色。

    夏云杰这么一说,眼色这么一使,郭师傅突然想起了上次大师的交代,心里不禁一惊,急忙笑道:“反正我是信您的。”

    说着又重新开动车子。

    看来这司机已经无药可救了!杜海琼和沈丽缇见夏云杰一开口,司机就乖乖地开车,甚至还“忠贞不渝”,不禁互相对视一眼,暗自摇头无语,你说,就这连一点卖相都没有的小神棍能把人给忽悠成这个样子,这司机也够傻的!

    不过心里虽然这么认为,两人倒是第一次对夏云杰产生了一丝好奇之心。毕竟,像他这样年轻的小神棍还是很少见的,更别说貌似他还有几分忽悠的本事。

    “喂,大师,帮我也算一卦怎么样?”车子又开了一段路,性格好动的杜海琼终于按耐不住内心的好奇,破天荒地变成了她主动搭讪、骚扰男人。

    “呵呵,对不起,我不是算命先生。”夏云杰想都不想,直接摇头拒绝。

    开什么玩笑,还真以为自己是摆摊的神棍吗?说算就算!自己可是堂堂巫咸门一代门主!

    夏云杰不假思索的拒绝,还真让杜海琼和沈丽缇大吃了一惊,脸上流露出一丝不敢相信的表情。

    自从当上空姐之后,她们就已经习惯了男人们对她们无休止的骚扰,思维上也习惯了用有色的目光看男人。在她们看来,夏云杰刚才说也去徳雅小区就是搭讪的开始,等会肯定会再找借口跟她们搭讪,如今她们主动送上门,没想到对方倒摆上架子,不假颜色地拒绝了。

    这怎么可能呢?不会是欲擒故纵吧?不应该啊,看相一般都是看手相,那是可以名正言顺地摸摸小手的呀!换成其他男人早已经美得冒泡,早就伸出他的咸猪手了。

    “不是算命先生也没关系,反正就当玩嘛!”杜海琼不死心,或者确切的说是不甘心地把芊芊玉手摊开,伸向夏云杰。

    姑奶奶就不信,凭本姑娘的姿色,这送上门的芊芊玉手你还能憋得住不碰!

    “呵呵,对不起。”夏云杰依旧不咸不淡地笑着摇摇头,连看一眼那芊芊玉手都懒得看。

    得,直接把算卦当玩了!

    见夏云杰依旧不动心,杜海琼讪讪地收回手,嘟起了小嘴,她郁闷,她生气了!

    什么时候,自己成了送上门都没人要的货!

    沈丽缇见好友吃瘪,既感惊讶又感好笑,她还真很少看到杜海琼这般被人无视的!而出租车司机则暗暗在心里冲夏云杰竖起了大拇指。

    妈的,大师就是牛逼,这送上门的小手都不屑碰一下!

    杜海琼独自生气了一会儿,见副驾驶位上的小神棍兀自悠然坐在位置上欣赏着前面一座座飞掠而过的高楼大厦,那样子说有多拽就有多拽,好像还真成了大师似的,不禁气得直咬牙。

    不过有时候人就是贱,美女也不例外。真要有男人追她,她还看不上眼,觉得是骚扰,但像夏云杰这样鸟都不鸟她,杜海琼反倒就是咽不下去这口气,还非就要探探他究竟有几斤几两,出出他的糗。

    “我给钱还不行嘛?一百块钱怎么样?仙人桥那边摆摊的才十块钱一次。”杜海琼终于再度开口。

    夏云杰还真被杜海琼给搞得哭笑不得,干脆道:“我真不是算命的,还麻烦你去仙人桥找人算吧!”

    “扑哧!”沈丽缇见杜海琼再度吃瘪,不禁笑了出声。

    “不算就不算,有什么了不起的!还不都是骗人的玩意!”杜海琼狠狠掐了沈丽缇一下,然后撇嘴不屑道。

    “仙人桥那边才是骗人的,大师那可是有真本事的高人。我告诉你们,上次……”出租车司机见杜海琼说夏云杰的相术是骗人的,不干了。

    “呵呵,郭大哥,我那就是瞎蒙的。”夏云杰打断道。

    出租车司机被夏云杰打断,讪讪地笑笑,不敢再说话,而杜海琼早已经被气得直翻白眼,再也不吭声了。

    本想打击鄙视夏云杰一句,找回点场子,没想到还专门有人帮他说话!不仅如此,偏生这家伙搞得还一副高深莫测,不屑跟她计较的样子。

    沉默中,出租车开到了徳雅小区。

    出租车司机依旧坚持不肯收夏云杰的钱,夏云杰也只好随他去。

    下了车,夏云杰便头也不回地往自己租住的第八幢楼走去,而杜海琼和沈丽缇两位空姐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突然间扑哧笑了出声。

    “还以为他跟其他男人一样呢,没想到这个神棍竟然还真住徳雅小区。”杜海琼道。

    “所以说,下次别太臭美,太自信了!”沈丽缇笑道。

    “切,就凭姑奶奶这身材,这相貌还需要臭美吗?我严重怀疑这家伙是位同志!”杜海琼却得意不屑地扬起了下巴。

    “咯咯!真是服了你了!”沈丽缇闻言笑着白了杜海琼一眼。

    “本来就是嘛!男人没道理不吃荤的,要不就是他那个方面有问题。”杜海琼不以为然道。

    “好了,好了,是那个神棍的问题总行了吧,快走了啦。”沈丽缇没好气地打了杜海琼一下,催道。

    “不是他有问题,难道是我魅力值出现了问题不成?”杜海琼白了沈丽缇一眼,然后往自己住的五号楼走去。

    徳雅小区是老小区,房子也是九十年代初建造的老房子,全部是六层高,一梯两户的楼房,杜海琼和沈丽缇租住在五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