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打工巫师生活录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不受欺负的打工仔
    “既然你不愿意多拿,那三百元你总要拿的。至于房子方面,你真要在一个星期内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就暂时先到大姐那边将就几天。”林雨梅见夏云杰真不愿意多拿钱,不禁对他越发多了一丝好感,实在是这年头人们个个都一门心思朝钱看,恨不得把全世界人口袋里的钱都掏出来装到自己口袋里,像夏云杰这样把钱往外推的年轻人已经很少很少了。

    见林雨梅这样说,夏云杰倒不好再推辞,接过三百元然后对林雨梅笑笑道:“好的,那谢谢房东了。”

    “说谢谢的应该是我。好了,不打搅你了,租房合同上有我的电话,你要有什么事情就打电话给我。”林雨梅说着向夏云杰挥挥手,然后转身下了楼。

    林雨梅走后,夏云杰拿着手中的三百元不禁发起愁来。

    随着城市化的发展,随着务工人员越来越多地涌进城市,江州市的房租一直在涨。林雨梅的房子算是租得很便宜,才九百元每个月,像这样的地段,这样的房子,刚刚夏云杰上网挂寻求合租信息时粗粗扫了下,已经涨到一千二了。

    房租贵倒不是最大的问题,好歹夏云杰如今月收入也差不多也有两千元。他现在是光棍一条,一人吃饱全家不愁,开支倒也不大,就算房租贵一点,除去吃喝,一个月也能攒点钱下来。最大的问题是,他刚刚买了一联想笔记本电脑。买这台笔记本电脑时,他不仅卖了那条金项链,还补进去两百元。如今他全部身家算上手中的三百元也就一千九百元,房租一般都是按季度付的,就算他能找到合适的合租房子,把房租一付,接下来口袋里又没几个钱,别说其他消费了,估计连吃喝都得尽量省着点。

    看来接下来一个月又得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夏云杰发了一会儿愁,摇摇头出了门。

    时间已经不早,再不出门恐怕上班都要迟到,至于房子的问题,只好等下班回来再想办法。

    到了酒吧,迎接他的依旧是热情似火的乌雨琪、刘珂、徐佳三位酒吧女郎,至于其他酒吧女郎自那天好奇心过后,对他的态度又回到了平淡,在她们眼里,张小俊依旧是酒吧的“高富帅”,而夏云杰只是最普通不过的打工仔,无非相处了一个月后,大家变得更熟稔了一些罢了。其他酒吧女郎的态度,总算让张小俊这位“高富帅”找到了一点心理平衡,否则真要全面被夏云杰给压倒,估计他真会郁闷到死。不过饶是如此,每天看到乌雨琪三位美女毫不避嫌地围着夏云杰转,不时有些暧昧的身体接触,还是看得他妒火中烧,短短一个月,脸上青春痘都冒出了两三颗。

    “杰哥,明天陪我们一起去银滩游泳,好不好?”灯光幽暗的角落,身穿超短裙的乌雨琪摇曳着性感的腰肢走到夏云杰身边,然后很自然很亲密地伸手缠住了他的胳膊,娇声道。

    这一个月来,虽已经慢慢有些习惯了乌雨琪三人的亲密接触,但每当胳膊碰到甚至挤压到那一对富有弹性的双峰时,夏云杰还是忍不住会感到一丝销魂和心跳。

    “明天?”夏云杰压下心头的欲动,眉头轻轻皱了一下,他想起了这几天得尽快找房子的事情。

    “是啊,杰哥明天有要紧事情要办吗?要是没有就陪我们去好不好?”乌雨琪见夏云杰微皱眉头,马上摇着夏云杰的胳膊娇声求道。

    丰满的双峰随着她身体的摇动毫不客气地蹂躏着夏云杰的手臂,也蹂躏着夏云杰这位才刚出校园不久的雏哥的那颗蠢蠢欲动的心,逼得他忙不迭地道:“那好吧!”

    “太好了杰哥。你不知道,我们三人很早就想去银滩游泳了,可时间总凑不好,刚好明天我们三人都可以下水哦!”乌雨琪见夏云杰答应下来,开心兴奋地道。

    “这有什么不好凑的?你们反正白天都没事情。”夏云杰闻言不解道。

    “杰哥你真坏!”乌雨琪闻言掐了夏云杰一把,白眼道。

    夏云杰被掐得一脸得委屈,女人的事情还真难捉摸,难道我说错了吗?

    “我们三人的大姨妈刚好是挨连着的,傻哥哥!”正当夏云杰一脸郁闷委屈时,耳边吹来了一阵热气,却是乌雨琪贴着他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然后丢了个卫生眼给他,转身招待客人去了。

    “大姨妈?挨连着?”目送乌雨琪被超短裙包裹着的性感屁股一扭一摆离去,夏云杰突然明白过来为什么她们时间总凑不好,脸忍不住红了。

    自己还真是个傻哥哥呀!

    随着夜幕完全笼罩江州,酒吧里的客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吵杂的酒吧里到处弥漫着香烟的味道、香水的味道、酒的味道。每当音乐响起时,灯光灰暗,关系暧昧的男男女女就纵身舞池,DJ通过麦克风,鼓吹着各种香艳的词语,撩拨着人们内心那最原始的欲望。

    而这一切,夏云杰虽然依旧不喜欢,但却已经慢慢习惯了。

    依旧在凌晨两三点骑车回家,一路上乌雨琪三人像往常一样围着夏云杰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说起明天的银滩之行,三人都有些兴奋,只是兴奋之余却也掩饰不住一丝疲倦。

    看着三张青春靓丽的脸蛋上洋溢着兴奋和一丝掩饰不住的疲倦,夏云杰心里突然升起一丝爱怜。正值二十出头的青春年华,很多像她们这样的女孩子还在大学里读书,而她们已经早早步入社会,每天忙碌到凌晨,偶尔的放松游玩也要忙里偷闲牺牲休息的时间,就算如此,她们还是很兴奋。

    这就是打工仔的生活,自己如今也成了他们中的一员。

    回到家,匆匆冲了个澡。夏云杰打开了花了他大部分积蓄买的联想笔记本电脑,先上网删掉自己今天下午在网上挂的寻求合租者的信息,然后开始在网上查找租房信息。

    找了好一会儿,也没找到合适的房子,不是价格太高,就是位置不好。好不容易找到一两个位置、价格都合适的,人家却在性别上有要求,女的!

    看来真不行只能改天去租房中介看看,夏云杰见找了好一阵都没发现合适的,又见时间已经很晚,不禁有些气馁地准备关机休息。

    不过正当夏云杰要关掉网络时,一条寻求合租的信息跳入了他的眼中。

    徳雅小区房,两室一厅一厨一卫,欲寻求一男性合租者,月租五百五十元,网络、水电、煤气费另算。有意者,请加QQ7823456视频。

    虽然月租费比夏云杰现在住的这一套贵了一百元,虽然对方的视频要求有些古怪,但夏云杰还是毫不犹豫地登陆QQ然后搜索这个号码,在请求通过好友的信息框里填上“有意合租”的信息。

    网络另外一头,徳雅小区五号楼五零二房间,短发美女杜海琼正睡眼惺忪、哈欠连天地对着电脑屏幕。

    从昨天晚上在十九楼挂出这个信息之后,有意者倒不少。可一见视频上的真人,不是跟对面房间的两猥亵男有得一比,就是让人看了倒胃口,所以往往视频一接通,她就马上把对方踢出好友名单。偶尔有那么一两个看着顺眼的,可只要杜海琼故意透露一下自己空姐的身份,视频里的男人铁定两眼放光,猴急地催着让她也上视频或者马上见面详谈合租的事情。

    就在刚才,杜海琼又淘汰了一位猥亵男。这让杜海琼开始怀疑自己想帮好友沈丽缇寻找一位既能帮忙挡色狼,又对沈丽缇没有非分之想的男人压根就是一种异想天开。

    “算了,睡觉!”杜海琼终于扛不住睡意,伸了个懒腰,然后准备下线。

    正在这个时候,QQ信息提示音响了起来。杜海琼打了个哈欠,本想就这样算了,但最终还是点了开来。

    信息是一位名叫“不受欺负的打工仔”发来的申请添加好友的要求。一看这个网名,杜海琼就有点想笑,这年头打工仔就是受剥削受欺负的对象。不受欺负的打工仔,估计只有在童话故事里才能找到。

    “上视频!”虽然觉得这网名有点可笑,但杜海琼也没对这位“不受欺负的打工仔”抱有什么希望,所以也懒得跟他打招呼,添加了好友之后,直接打出三个字。

    网络另外一头,夏云杰没想到对方竟然还在线,更没想到一接通后连声招呼也没打就直接要求上视频。

    夏云杰对自己的长相和亲和度还是有信心的,既然对方这么干脆,他自然也懒得矫情,见状便大大方方地打开了视频。

    当然房源在对方手中,对方掌握着主动权,所以视频一开始也是单方面的,也就是杜海琼看得见夏云杰,而夏云杰却看不到她。

    “神棍同志!”本来昏昏欲睡,准备看一眼这位“不受欺负的打工仔”然后关机睡觉的杜海琼,看到屏幕中突然显出的头像,两眼猛地亮了起来,惊呼出声。

    惊呼之后,还兀自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睛,然后死死盯着视频里的夏云杰看。

    没错就是那个很拽,丝毫不为美色和金钱所动的神棍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