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打工巫师生活录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我以前是省散打队...
    中国地大人多,是个消费市场巨大的国家。这些年零售连锁超市急剧发展,超胜集团便是中国土生土长的本土连锁超市集团巨头之一。麻生商事一直眼红这一巨大的市场,只是因为中国与日本的历史原因,民众对日本人开的超市有抵制情绪,再加上在超市方面可供选择的地方也多,以至于像沃尔玛、乐购等欧美超市在中国开一家红火一家,唯独日本人的超市似乎水土不服火红不起来。麻生商事便寻思寻找合资的途径在中国这个零售业市场巨大的国家分上一份市场,就如三菱商事一样,入股连华,赚得钵满盆满,而麻生商事看中的便是正筹集资金,准备扩大经营规模的超胜集团。没想到,超胜集团的大股东也就是超胜集团的董事长钟杨颖坚决不同意日本人入股超胜集团,麻生商事的社长麻生沙树这才无奈找上了千叶佳子,想通过一些不光明的手段办下这件事。

    本来麻生沙树还认为父亲建议自己找阴阳师帮忙有些荒唐,没想到还真起效了,这才急着重新找上千叶佳子,想早日攻下超胜集团。

    “不急,再过十天,你带着这个去与她谈判,自会事事如你所愿,事后将这纸人归还与我。”千叶佳子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一纸人,那纸人的脖子上束着根头发,仿若被绳子牵着一般。

    若说之前,麻生沙树只会把这小纸人当成一玩笑,但今日看到这纸人心底却莫名升起一丝寒意,急忙起身接过那纸人,道:“谢谢大师。”

    “还请转告令尊,我千叶家欠你们麻生家的恩情已还,从此两家两清。”千叶佳子闻言神色一正道,说完便端起了茶水。

    端茶送人!

    “是,我会转告父亲大人。”麻生沙树见状心底一凛,起身告辞。

    钟杨颖不知自己被恶鬼缠身原来是麻生沙树请阴阳师所为,夏云杰更不知道那个想包养自己的女人竟然会是鼎鼎大名的超胜集团董事长,也不知道钟杨颖被噩梦缠身乃是有人陷害,只以为她不小心碰到了什么脏东西。

    下班之后,夏云杰照旧同乌雨琪三人一起骑车回家。

    第二天早上,夏云杰再度把房间收拾一番,然后给杜海琼打了个电话通知她自己现在过去。打完电话说定搬家的事情后,夏云杰便拎着两个行李包直奔五号楼502而去。

    刚到502楼梯口,夏云杰便看到502房间的门大开着,杜海琼正穿着一身清凉装站在门口,而对面的501房间门同样大开着,两个男人正光着膀子一脸猥亵地站在门口跟杜海琼搭讪,但杜海琼却不理他们。

    看来杜海琼说得还真没错,对面果然住着两色狼,夏云杰看到眼前这一幕,不禁眉头微皱。

    “阿杰,你来啦。喏,就是这两个家伙老是色迷迷地盯着人家看,还骚扰人家!”杜海琼显然是专门在等夏云杰,见到他拎着两个包上来,马上两眼一亮,还没等夏云杰开口,已经伸出雪白的玉臂老实不客气地绕住了他的胳膊,顺道还满脸委屈地指着对门两个猥亵男告状道。

    夏云杰倒没想到脚还没踏入房门,这麻烦事就已经来了。不过既然杜海琼把话摆明,而他现在要扮演的身份显然是她的男朋友,自然不好无动于衷装着什么都没听到,所以只好把行礼往地上一放,沉着脸转向对面两个猥亵男。

    杜海琼见神棍同志果真有“侠义心肠”,心里既欢喜又有点心虚。毕竟对面可是两个大男人,其中还有一位是吨位级的人物,反观夏云杰身高虽然不错,应该有一米七五以上,但体型看不起却并不魁梧,杜海琼还真没把握,万一对面两个家伙恶向胆边生,神棍同志会不会被K得满地找牙。

    不过此时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杜海琼见夏云杰已经转向两个猥亵男,自然也只好配合着,挺起高高的酥胸,一副有了依仗示威的样子。

    “以前的事情我就不计较了,但以后还请你们自重一些。”夏云杰沉着脸,语气冷淡地警告道。

    501房的两个猥亵男显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闻言不禁没有半点心虚、不好意思,反倒露出一脸不屑的表情道:“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自重?这里是我家,我们爱光膀子就光膀子,眼睛爱往哪看就往哪看。你女朋友要是不习惯,大可以…。。”

    “咔嚓!”一声,猥亵男的声音嘎然而止,四只眼睛圆鼓鼓地盯着夏云杰手中已经被折断的扫把发呆。

    那扫把是他们家的,今天刚扫完地随手扔在门口。那扫把杆子虽然不粗,却也有小孩子手臂那么粗,就算他们使上吃奶的劲道,恐怕也弄不断,没想到人家看起来眉清目秀,一副吃软饭的样子,却只是两手轻轻一掰,竟然把扫把杆给弄断了。

    “不好意思,一时不小心弄断了你家的扫把。哦,忘了告诉你们我以前是省散打队的,只是脾气比较冲,一时不小心把教练给……。咳咳,说多了,说多了,这把扫把十块钱够了吧?”夏云杰随手把已经折成两段的扫把杆又给折成了四段,折完之后还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十元人民币。

    这杆子自然是越短越难折断,夏云杰随手把扫把杆子折成两段,已经吓得两位猥亵男够呛,没想到如今竟然折成了四段,只把两个猥亵男看得心里直打哆嗦,更可怕的夏云杰竟然还是练散打的,不仅如此竟然连教练也敢打,显然是个暴力狂!

    “大哥,不用了,不用了。反正这扫把服役年限也很长了,我们也正准备换呢。”见夏云杰把钱递过来,两位猥亵男浑身都不禁打起了哆嗦,急忙陪笑道。

    “真的吗?那我就不客气了。对了,如今天气也渐渐转凉,如果方便的话,还请两位大哥开着门时最好穿着衣服,毕竟对面还住着……”夏云杰现在的经济正处于紧张之际,自然不会跟两位猥亵男客气,闻言毫不客气地又重新把钱塞回了口袋,顺道还不忘再次警告两人几句。

    “那是,那是,以后我们一定注意,一定注意。”两位猥亵男急忙道。本来错就在他们,如今人家来了一位这么牛逼的男朋友,他们哪还敢逞强。

    “那谢谢了。”夏云杰笑着拍了拍两人的肩膀,只是拍的时候却难免用上一点力气,直把两人拍得张牙咧齿的,差点就要一屁股坐在地上。

    等夏云杰手拿开时,两人的肩膀都红了。

    “海琼我们进去吧。”夏云杰暗中又敲了两人一记之后,这才重新拎起包包,面带微笑地对早已经看得目瞪口呆的杜海琼说道。

    “好,好。”杜海琼有些失魂落魄地跟着夏云杰进了屋子,直到夏云杰轻轻地“砰”一声,把门给关起来,杜海琼才恍然惊醒过来,然后满脸亢奋地蹦跳了起来。

    “哇塞!阿杰你刚才的表现实在太拽太酷了。你没发现刚才那两个猥亵男那害怕的表情,实在太精彩,太爽了,简直就跟演电影一样。你不会真是省散打队的吧?”

    “呵呵,你还真相信啦,那是吓唬他们的。”夏云杰见杜海琼还真相信了他的话,不禁哭笑不得道。

    “不过,你折断那个扫把杆总是真的吧?总不会是你一大早就跑过来暗中做了手段的道具吧?”杜海琼佩服地看着夏云杰。

    航空公司里虽然从不缺乏高大帅气的空少,但要跟刚才夏云杰的表现一比,反倒成了银样镴枪头。

    “呵呵,我在工地上干过,有几分蛮力。”夏云杰不好意思地笑笑。

    “不是吧,你不是神棍吗?咳咳,不好意思说漏嘴了,是算命大师,怎么还在工地上干过?”杜海琼听说夏云杰还在工地上干过,不禁不可思议道。

    “你看我这个形象像是能靠算命赚到钱的人吗?”夏云杰被杜海琼说得哭笑不得道。

    “那倒是,不过还是挺厉害的,至少糊弄得那个出租车司机连钱都不收你,还一口一个大师的。”杜海琼闻言还果真认真地上下打量了夏云杰一番,然后点头道。

    杜海琼这话说得夏云杰没好气得直白眼,自己可是正儿八经帮那位司机推算过的呀。不过这话夏云杰自然不会说出口。

    “好吧,好吧,别翻白眼了,你是大师总行了吧!”杜海琼见夏云杰一副没好气的表情,笑嘻嘻道。

    今天狠狠地打击了对面两位猥亵男的嚣张气焰,杜海琼心情特爽。

    夏云杰如今也有点习惯了这位美女空姐的性格,闻言只好摇摇头,自顾自拎着行李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上次来,房间里还摆满了女孩子的用品,如今却都已经清扫一空,反倒显得空荡荡的,好“荒凉”的样子。

    “神……咳咳,夏大师需不需要我帮忙呀?”杜海琼抱着双臂,慵懒地偎依在门框上娇声问道。胸前的两团丰满因为双臂的压迫夸张地鼓了起来,仿若呼之欲出,但杜海琼却一点都不在乎。

    在她眼里,夏大师只喜欢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