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庶子风流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教子无方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草草吃过了饭,叶春秋忙是溜出去,待在这里还不如跟着叶俊才去后园里玩泥巴呢,虽然这几天都含蓄的拒绝了叶俊才玩泥巴的邀请,觉得逼格太低,可是现在叶春秋居然有些兴致了,至少总比整整一下午面对满带幽怨的老爹好。

    傍晚时分,一家人穿戴整齐,便是叶春秋也被迫换了一件新袍子,接着叶景带头,领着叶春秋去正堂那儿。

    天还未暗,不过正堂这儿早已张灯结彩,高朋满座,进入了正堂,便看到叶老太公高坐在案首位置,周老夫子今日也很是得意,叶老太公非让他坐主座不可,毕竟他是此次叶家童试的大功臣,而且此宴又是谢师宴,一来是光耀门楣,二来是为了酬谢周夫子。

    周夫子自是捋着长须,接受着许多人的奉承,却显得并不得意的样子,含蓄中带着几分淡淡的自信。

    叶松与叶辰良则是坐在老太爷右手的位置,叶辰良靠着老太公最近,此时正和老太公低声说着话,不少人对这位大少爷极尽奉承。

    这孩子有出息啊,此次中了案首,想来秀才也是十拿九稳了,将来若是中了举,叶家可要出个官人了。

    至于叶家各房的人,都环绕着叶老太公,与请来的本地保长、甲长坐一起,其余宾客,乃至于府里的长工也有坐,不过都在屋堂外面。

    叶春秋一见到坐序,眼睛就落在叶俊才的身上,叶俊才在次坐的位置,那儿恰好有空位,他要走过去,却被身后的叶景一扯,叶景拉着他道:“到那边去,去那儿坐。”

    叶景所说的那边,则是厅堂里一个极不显眼的位置,那座位都要挪出厅堂了。

    叶春秋指了指叶俊才,道:“跟三房的一起坐不好吗?”

    叶景神色淡然,依然很执拗地拉着叶春秋往角落里去。

    “啊……原来是叶景阿,近来还好?”

    怎么声音很熟悉?

    叶春秋抬眸,发现这角落里同坐一起的居然是老叔公,他是远亲,所以也只在这僻静的地方坐下,叶景淡然的脸色终于泛出了一点笑意:“原来是七叔,七叔,今年考得如何?”

    老叔公没太大的把握,只是捋着花白的山羊胡须,淡淡笑道:“啊……叶景啊,我正要去寻你,你我虽是差了一辈,却也是投缘,你回了家是好事啊,可是你糊涂啊,你当初与女子离家倒也罢了,谁年轻时没有昏头的时候,可是为何却要去狎妓?”

    叶春秋本来捡着桌上的干果吃得正香,听到狎妓的事,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忙是小心翼翼地看叶景的反应。

    叶景也愣住了,呆呆地看了老叔公老半天,才道:“这……这是谁口没遮掩,胡说八道,胡说八道。”

    老叔公本就耳背,叶景的话听不甚清,只看到叶景情绪激动,像是骂自己,老叔公勃然大怒,不由拍案而起,怒斥到:“叶景,你这不肖子,你狎妓还有理了?你……你……狎妓伤身,你不知吗?狎妓消磨心志,你也不知?你怎么变得如此放浪形骸,你……你混账!”

    耳背的人往往声音洪亮,没法子,自己声音再大,在自己耳里听来也是有若蚊吟,何况老叔公震怒,于是声若洪钟,仿佛这一刻被圣人附体,一通训斥,把堂中所有的声音全部掩盖。

    叶景呆住了。

    叶春秋脖子一缩,丢人啊,早说要跟叶俊才坐一起的。

    叶景气得发抖,他正要解释,却被一边的叶春秋拉住,叶春秋低声道:“爹,老叔公年纪大,糊涂了,不要再招惹是非了,你看,许多人看着我们呢。”

    这个时候不做和事老,叶春秋很害怕老叔公把自己抖出来,这要是让老爹知道一切都是因为自己而起,亲爹也要变后爹。

    叶景只好点头,憋屈地默不作声。

    老叔公见叶景‘识相’,就消了怒火,仍坐在叶景一边,苦口婆心劝着:“你年纪不小了,你叔是为了你好,且不说狎妓靡费钱财,就说你若是不小心惹了花柳来,不成了笑话吗?听叔的劝……”

    叶春秋正儿八经的在一边吃着果儿,心里为叶景默哀。

    倒是这边的情形,却是惹来了周夫子的注意。

    他起心动念,眼眸眯起来,便带着一丝深意地笑着道:“噢,老夫恰好想起了一件事来。”

    周夫子声音不大不小,却让堂中的宾客都安静了下来。

    案首的恩师发话了啊,今儿他是主角。

    坐在对面的叶辰良乖巧地道:“恩师想起了什么。”

    周夫子喟然长叹道:“老夫教书育人,也有许多年光景了,不敢说桃李满天下,却也出了几个还算成器的得意门生,就说辰良吧,平时用心苦读,很是乖巧,此番又是扬眉吐气,真是让老夫老怀安慰啊。”话到这里有了转折,他脸一拉,接着道:“可是这座下却有个不肖之徒,有个叫叶春秋的,这孩子,真是顽劣,目无尊长,对老夫多有腹诽之言,天地君亲师,这师者如父也,老夫不禁要问,此子可堪为人吗?孺子不可教也,不知敬畏,与禽兽何异?”

    这句话很重,宾客们都傻眼了,心里都在嘀咕叶春秋是谁。

    周夫子又道:“周夫子受聘于叶家,既然叶家出了这样的不肖子,理应劝他迷途知返,这总没有错吧,于是少不得拜访叶春秋的父亲,谁晓得这恶父对他的儿子多有袒护,呵……老夫真是寒心,今日趁着叶太公在此,老夫少不得要申明一二,老夫没有叶春秋这样的学生,他也没有老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