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庶子风流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士可杀不可辱
    叶春秋道:“我只看看,又没有碍着你家老爷。”

    本来是想走的,偏偏这个仆役态度可憎,像极了趾高气昂的叶俊才,尼玛……我个头小,也没必要总是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对吧。

    “不许看,快走,再啰嗦,可要打人了。”仆役捋起袖子,挥动拳头,当然,更多只是想吓唬吓唬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那老者方才醒悟了什么,愕然地抬眸,看了叶春秋一眼,道:“来福,莫要打人,打发了就是。”

    态度之中带着倨傲,仿佛全天下人,他都不放在眼里一样,这是将叶春秋当蝼蚁了。

    叶春秋眼珠子一转,朝老者作揖道:“小子叶春秋,误入此地,见先生在此下棋,不禁驻足一观,打搅了先生的雅兴,实在该死。”

    对付这种人最大的武器,往往就是礼貌,尤其是叶春秋这样的年纪,少年人话说到这个份上,那老者果然是老脸微红,似乎也觉得有些无礼过甚,便点点头:“姓叶?河西叶家的?噢,不必多礼,去吧。”

    看来河西叶家似乎在他眼里并不太值得尊敬,语气虽然缓和了一些,也不过是敷衍罢了。

    叶春秋只好点头,转身要走的样子,那老者又低头去看棋盘了,身后的仆役为老者斟酒,见叶春秋落寞而去,鼻孔里不禁发出一声冷笑。

    鄙视我啊……

    叶春秋心里无语,他眉头一挑,他可不是吃素的!

    于是叶春秋又旋过身去看向老者,那仆役见叶春秋‘去而复返’,不禁愠怒。

    叶春秋一脸欠揍的样子道:“先生,小子误入此地,冲撞了先生,真是万分该死,本来小子这时候理当要走的,俗话说……”

    那老者已经抬头,有几分不耐烦的样子,宽大的孝服微微一颤,他收回了落棋的手。

    叶春秋继续说:“俗话说,观棋不语真君子,不过小子方才看了这残局,实在是技痒,忍不住总要讨教一下。”说着叶春秋跨前一步,手中捉起方才老者下的红子,将一枚红炮放回原位,却是直接推车上前:“你看,方才红子若是如此,必定要吃亏,不妨上车将军。”

    老者顿时愕然,仔细去看,果然是自己有所疏忽。

    他哪里晓得,叶春秋因为有光脑,只需大致扫一眼棋局,便能立即分析出最佳的落子,只是想到自己的疏忽是被一个小小少年捉住,不禁有些恼怒:“噢,知道了,看来你也是棋艺精湛,快走吧。”

    哎呀……这老家伙人品不行啊,自己指出他的错误,他居然还这样赶人,心胸狭隘。

    叶春秋笑得很纯洁,他很享受老者羞愤的样子,又道:“不过黑子也不是完全没有招架之力,要对付红子,不妨立即相走田,而后……先生你看,直接上推卒过河……”

    老者老脸阴沉下去,你以为就你懂吗?难道老夫不知道?

    偏偏伸手不打笑脸人,碰到这么个热心少年,让他无力发作,这家伙越庖代厨,还上瘾了。

    只见叶春秋此时又摇头道:“不好,不好啊,这样的棋局没什么意思,我这里有一个残局,先生要不要看看?”

    “……”老者被这热情的架势吓住了,若是平日遇到这种观棋观着观着就把自己当主角的家伙在这里指手画脚,早就让仆人将这不要脸的打出去了。

    叶春秋捋起袖子,很认真地将现在的棋局打散,而后摆出了一副残局。

    老者本来恼怒想要爆发,可是看到棋盘上的残局,却是愣了,黑子一方几乎是稳操胜券,而红子一方呢,却只余下了寥寥数子,眼看着就要被将军,红子几乎是必死之局啊。

    叶春秋笑吟吟地道:“先生觉得,红方胜,还是黑子会胜呢?”

    老者满不在乎的样子:“自是黑子。”

    叶春秋笑道:“那么不妨先生来试试看。”

    一听到要自己去试试看,老者顿时恼怒,这种稳操胜券的残局有什么试的,自己就算胜了,那也是胜之不武。

    偏偏叶春秋道:“若是先生胜了,小子立即就走。”

    一听叶春秋的口气,倒像是自己会输一样,老者怒极反笑,便好整以暇地喝了杯温酒,也不打话,直接架起一枚车向前推进——将军。

    然后他含笑抬头,心里得意的想:“小孩子,你输了。”

    叶春秋脸色平静,却是直接一个士推出,却是道:“先生,你输了。”

    “啊……”老者一看,顿时愕然,果然……自己的将军被在叶春秋化解,反而是自己被反将,而且输了个彻底。

    这……是什么局。

    他哪里知道,这种残局在后世最是流行,街边上一群人靠着这种残局专门骗人钱用的,表面上黑子是局面大好,几乎是必胜之局,而实际上却是必输无疑。

    叶春秋的光脑里,不知搜罗了几千几百种高难度的残局,要虐他,还不是跟玩一样。

    老者苦思冥想,居然无计可施,他便索性道:“重来。”

    又将残局摆好,这一次不用车,而是架炮,又是将了叶春秋的军。

    叶春秋却只是呵呵一笑,相走田,又是反将。

    又输。

    怪哉!

    老者眉头皱紧,手中捏着棋子,反复摩挲,竟发现又是必死之局,毫无胜算,这……分明是自己占据了明显的优势啊。

    他足足沉思了小半时辰,不由苦笑道:“不如重来,老夫再试试。”这一次语气缓和了很多。

    叶春秋却是站起来,他看到老者的奴仆这时候也侧立一旁,焦灼的看着自己的主人,显得忧心忡忡。

    嘿……打的就是你这恶仆的脸啊。

    叶春秋心里想笑,却是伸了个懒腰,站起来道:“时候不早,小子要回去吃饭了。”

    老者一看天色,果然天空晦暗不明,桃林本就萧条,如今更是弥漫着森森的气息,他只好道:“好吧,你这残局倒是很有意思,正好,老夫回去好生琢磨一夜,明日我们再战。”

    再战?

    叶春秋温雅淡然道:“不来了,下棋只是杂业而已,小子要读书,恐怕不能来了。”

    方才赶我走,现在却说明天再来,明天再来就见鬼了,就是要让你百爪挠心。

    老者脸色一僵,也不好说你别读书了,好好跟我下棋,这话说出口,多半叶家几十口人要扛着锄头杀到桃园来拼命的,误人子弟啊,天王老子也照打不误。

    偏偏他总是心怀不甘,不由道:“若有闲暇时便来,老夫在此恭候。”

    叶春秋却是笑了笑,起身作揖:“府试在即,当真来不了,望先生见谅,告辞!”

    老者目中流露出诧异,这个半大的孩子,居然已经过了童子试,即将要参加下月的府试了吗?他一时无言以对,叶春秋已是徐徐而去,看着叶春秋的背影,老者目光又陷入了残局之中,左右互搏,竟发现无论如何都无法解开。

    天色暗淡下来,仆役忍不住道:“老爷,天色不早……”

    老者这才惊觉,不由苦笑:“去打听打听,那是叶家的哪位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