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庶子风流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我即是王法
    即兴作诗的有,可是即兴做文章的,这尼玛没听说过啊,这个家伙,到底是人还是妖?

    叶春秋这时候已经顾不得许多了,不是说作弊吗?那就作弊给你看看,光脑里道不远人的八股文有七百三十二篇,每一篇能收录进光脑的,不是历届科举的状元、进士们的文章,就是名人的手笔,哪一篇拿出来,都能秒杀在座的垃圾,舞弊?那就让你们见识什么才叫宗师级别的舞弊。

    “尝思道在两间,无非人性之发越……”

    起讲已出,依旧是惊艳无比,文章老辣,便是同进士出身的赵同知心里也哆嗦了一下,见鬼了啊……这真是活见鬼了……怎么可能……这家伙是妖怪,绝对是妖怪。

    算起来,当年的赵同知也算是过五关斩六将的考霸,不是考霸也不可能金榜题名,可是当年的考霸遇到这么个即兴作文的家伙,赵同知已经完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此刻的心情了。

    大抵,是心里一万头草泥马狂奔呼啸而过吧。

    他心里突然有点慌了。

    “明乎其不远,则即人即道也……”

    赵同知心乱如麻,他显然是想拿叶春秋来做文章,最后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可是现在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有些失策。

    一篇文章,在花费小半盏茶功夫念完。

    而当叶春秋话音落下的时候,堂内堂外却依旧是落针可闻,没有人说话……连咳嗽都没有。

    所有人古怪的看着叶春秋。

    叶春秋微微一笑,看向有些失措的赵同知:“大人,不知这篇文章如何?大人若是还认为学生不学无术,是通过作弊来求取功名,那么学生为了自清,只好继续献丑,大人不满意的话,能不能容学生再想一想,咦,今日不知怎么了,学生一见大人,便觉得大人和蔼可亲,顿时文思如泉涌,呀,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恰好……又有了……”

    又有了……

    到处都是吸凉气的声音,那些堂外大叫不公的人,嘴巴都合不拢了,连那夹在人群中还想落井下石的陈蓉,都打了个冷战,就算生孩子也没你这样的啊,什么叫又有了。

    赵同知已经不知该做什么反应了,你可以说方才他那篇可能是有备而来,说不准,是不知从哪里抄袭来的文章,可是现在……他又有了……又……他娘的有了……

    叶春秋含笑:“只要大人喜欢,学生在这里作十篇八篇……也是无妨,大人和周先生,高兴就好。”

    “……”

    十篇八篇……

    方才那一句又有了,就已经是惊世骇俗,现在一句十篇八篇,周夫子差点没有一口气提不上来,直接瘫坐下去。

    “大人……大人……”

    赵同知听到有人唤自己,愕然抬眸,不是叶春秋还是谁。

    方才赵同知神游了,他已经心乱如麻,想到自己这一次发难,醉翁之意不在酒,本是抱着趁知府病要他命的心思,可是一旦这个案子铩羽而归,反应过来的知府大人必定会采取疯狂的反击。官场之上本来做事留一线,而一旦撕破了脸,这一次你整不跨他,接下来就是自己死无葬身之地。

    赵同知打了个寒颤,这个案子绝不能无疾而终,无论如何叶春秋舞弊的罪名定要坐实。

    他看着还要作文的叶春秋,眼里掠过了一丝杀机。

    没有选择了,只能背水一战,他嘴角微微勾起,一丝狞笑写在了他的脸上,他杀机毕露的道:“叶春秋,你好大的胆,谁知你这些文章,是不是……是不是……早有预谋,你科举舞弊,其罪当诛,到了现在,还敢在公堂上信口雌黄,该死,你罪该万死!”

    赵同知的声音明显是在颤抖,他有些疯了,这可是众目睽睽啊,可是又能如何,虽然明知道自己可能遭受无数的质疑,可是现在已经没有了退路,便是咬着牙,也要硬着头皮继续走下去。

    他恢复了官威,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事到如今你还不认罪,此等刁民,本官岂能容你,来人,给我打,狠狠的打,打到他认罪为止。”

    空气之中,骤然肃杀之气十足。

    堂外原本凑热闹的人,本来还兴致勃勃,想要在叶春秋身上踏上一万脚的人,此时都沉默了。

    显然……这是要屈打成招。

    甚至是那陈蓉,这时候居然也欢呼雀跃不起来,大老爷的官威,固然是展现的淋漓尽致,可是……傻子都看的明白,这是冤案哪。

    周夫子已是反应过来,本来他已自觉地自己已是死定了,今日状告叶春秋本是险棋,毕竟牵涉到的是宁波知府和奉化知县,只要自己走出这个衙门,那些老爷们会轻易放过自己吗?

    他一听同知大人要动强,反而松了口气,忙是道:“对极,对极,叶春秋,你寡廉少耻,还敢死鸭子嘴硬,打,就该打,敢不认罪,哈哈……打……”

    几个差役面面相觑,却还是叉着在水火棍上前。

    上官有命,谁敢不从?

    衙门八字开,本来就是不跟你讲道理的。

    赵同知已是眼睛通红,他此时已顾不得这里,满心想的是,接下来该如何收拾这个局面,屈打成招之后,拿了口供,就应当想办法去南京寻自己上头的人,接下来……只要上头的人……

    他突然感觉到一阵焦躁,心里闷的厉害,却听叶春秋道:“大人,莫非这是要屈打成招吗?”

    赵同知烦躁的道:“狠狠的打。”

    “大人怎可如此无视王法。”

    赵同知憎恶的大喝:“本官就是王法!”

    ……………………

    同知厅外,西驿驿臣亲自骑着快马赶到,他急匆匆的翻身下马,见这里已是围拢了许多人,这驿臣和同知关系匪浅,算是同乡,一向是巴结着赵同知的,因此时常来这里走动,外头的差役都认得他,见他心急火燎的样子,还未打招呼,便听这驿臣劈头盖脸的道:“同知大人在哪里?”

    “大人在审案。”

    “什么,已经开审了……”素来与赵同知交好的驿丞已是脸色铁青。

    …………………………………………

    因为要尽力上新书榜,所以可能两章不能连在一起发了,以后可能隔六个小时发,其实老虎也想一起发出来给大家看的,只是新书期有太多条条框框,所以……很惭愧,大家也知道老虎只知道埋头写书,很少在乎冲榜的事,这本书现在已经发了二十天,想了想新书榜只有十天了,还是冲一冲,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