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庶子风流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提学肚子能撑船
    叶春秋此前听到人家说何提学厌恶自己,信以为真,不曾料到何提学对自己如此青睐。

    他忙是上前,道:“门生叶春秋,拜见大宗师。”说罢真要拜下行礼,何提学是自己的座师,这时代师生的关系是和君父等同的。

    何提学却忙是将他搀住,对周遭的众人道:“年纪轻轻,就如有此作为,羡煞旁人了。不必拘礼,你是老夫的得意门生,往后有闲去了杭州,定要来谒见。”

    其实小考的座师不似乡试、会试那样的座师关系紧密,一般情况,考了也就考了,之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可是何提学特意加上这么一句话,这对叶春秋的青睐可想而知。

    众人在旁都是啧啧称赞,叶春秋固然文章做的好,可现在只是个秀才罢了,历来科举,多的是马前失蹄,何提学如此看重,叶春秋这个家伙是祖坟冒了青烟吗

    叶春秋有点儿受宠若惊,连忙说:“学生若能去杭州,定要向宗师请益。”

    何提学脸上堆笑,居然不急着登船,又将所有人晾在一边,拉着叶春秋的手,问道:“家里有几口人”

    叶春秋答了。

    何提学捋须:“你父亲是弘治十三年的秀才吧,此前还是廪膳生,不过老夫查阅过,此后十几年,他都没有去学里,因而学里只好将他列在了诸生之末,他的文章老夫看过,颇为老辣,何以消沉了十数年却不知明年乡试,他还愿考吗”

    叶景的情况确实很糟糕,当初虽然和叶春秋一样都是一等的廪膳生,可因为私奔,虽然秀才功名还在,却成为了附生,每年学里都会进行一些考试,来检验生员们的学业,再将生员们分门别类,划分为三等,附生最惨,不但没有官府的供养,而且连乡试的资格都没有,除非叶景在今年能够在学里能够力争上游,否则明年的乡试,又要耽搁了。

    叶春秋道:“家父确实有重拾举业的打算。”

    何提学阖首:“你们叶家家学渊源深厚,汝父既有意,老夫便和奉化教谕打个招呼,明年就是乡试,老夫在杭州等你们父子。”

    边上的人听得耳朵都直了,见鬼了,叶春秋固然是案首,可是这何提学一反常态,却是对这个叶春秋青睐有加,还说他们是师生的关系,这若是平辈,如此英雄惜英雄的,莫非还要烧黄纸做兄弟么

    赵同知老俩有些抽筋,一省提学不和自己这个同知寒暄,却偏偏拉着一个秀才不放。

    难道当真是爱才心起吗可是这也太过了吧。

    许多人朝着叶春秋投去嫉妒的目光,叶春秋这家伙得了何提学的青睐,这是要一飞冲天啊,一个小小秀才而已,值得提学嘘寒问暖吗

    正说着,远处却传来声音:“不公,不公院试不公”

    这突然来的噪音,打断了叶春秋和何提学之间的对话。

    何提学微微皱眉,一旁的赵同知忙是装腔作势的样子道:“是谁这样大胆,来人,打走。”

    何提学这时却是呵呵一笑:“哦,不必如此,去问一下,谁喊不公,叫来近前说话。”

    众人又是愕然。

    喊不公是常态,本来考官是不予理会的,只要不闹的满城风雨,不可能影响到考官的清评,可现在何提学却是要将人叫来近前,这就有点儿摸不透了。

    过了不多时,便有差役领着一个人来,道:“大人,喊得是鄞县府学童生,姓刘名文,已经押来了。”

    刘文是个矮胖的人,年纪已经五旬了,一脸岁月沧桑的样子。

    众人只一看,顿时都明白怎么回事了,一个老童生,考了这么多年,也不知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下一场院试能不能活着参加都不知道,如今依然名落孙山,跑来喊几声冤,也是情有可原。

    老童生刘文到了何提学面前,顿时潇然泪下,拜倒在地:“学生就是觉得不公,何以案首是个年纪轻轻的小子,老朽考了这么多年,为何不中,大人理应发还重考,重考”

    众人默然,对这刘文虽然觉得好笑,却又有同情,只怕他所说的不公,并非是考官,而是命运吧,造化弄人,这一边小小叶春秋春风得意,另一边的他却是垂垂老矣,一事无成。

    何提学忙将他扶起,安稳道:“国家伦才之典,怎有重考的道理,你的心情,本官能够体谅”

    刘文摸了一把泪,却依然止不住涕泪横流,依然大喊:“学生的文章并不差,叶春秋的文章也好不到哪儿去,何以他能名列第一,我却是落榜,我听人说,叶春秋认得许多高官,必定是你们有意包庇,不公,非重考不可。”

    这就有点儿耍赖的意思在了。

    何提学的脸拉下来了一些,倒是一旁的府学学正见了上官怫然不悦,便趁机喝道:“刘文,你大胆,你竟敢质疑大宗师,大宗师不计较你胡言乱语,你却还敢继续大放厥词”

    何提学却是风淡云轻的笑了笑,压了压手:“不必如此,大可不必”

    叶春秋在一旁看着,总觉得这何提学有点不太简单,方才他对自己的礼遇,似乎在背后总隐藏着什么,此时见何提学从容不迫,徐徐道:“童生刘文,大喊不公也是理所当然,历来科举总是屡屡曝出弊案,朝廷严厉打击,却也是屡禁不止,况且老夫不才,偶尔看走眼也为可知。”

    众人都不禁愕然,万万想不到何提学有如此气度。

    却又见他风淡云轻的从袖中取出一张书信来,交给学正道:“朱学正,你来念给大家听。”

    众人一头雾水,这信朴实无华,倒像是一封私信,不是公文啊,难道这封书信,会和刘文有关吗

    学正打开了信,脸色顿时一变,在何提学的目光之下,却只得咳嗽一声,朗声念道:“咱乃刘瑾”

    先声夺人,前头四个字,让无数人倒吸口凉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