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章节目录 第九章 意外
    照相期间,因为土鳖顾客们不懂照相机这样的洋玩意儿,被照相时突然冒出的大股浓烟吓住,闹出一系列啼笑皆非的笑话自不必多说。

    看着十三姨费力跟顾客解释啥照相原理,嘴里还不时蹦出一两句鸟语,林沙便感觉特别蛋疼。

    后来他实在看不下去,便主动替十三姨解了围。

    “老丈,我叫林沙,我师傅宝芝林黄飞烘!”

    介绍到这,他又有些郁闷,宝芝林就一专治跌打损伤的医馆,怎比得上佛山镇民团总教练的名头来得响亮威风?

    不过还别说,便宜师傅黄飞鸿这块招牌还是很管用的。刚才还对十三姨横眉冷目的顾客以及其家属,立刻变了张脸似的热情和气得不行,就是对着林沙这么一位满脸稚气的少年,也是客气得过分。

    心中暗道仁者无敌黄飞鸿果非浪得虚名,他却不好领受这份热情,连连谦虚拱手帮着解释道:“照相机这玩意呢,就跟在家里照镜子一样。只是镜子没办法将人的身影留住,而照相机却能!”

    不理会十三姨频频使来的眼色,林沙继续向一帮被震住的土鳖解说道:“照相机这玩意开动的时候,会有大量烟雾腾起,这是正常现象老丈不必担心!”

    好说歹说将受惊的顾客安抚住,摆好POSS照完相,约好了取相片的时间,这一次照相之旅才算圆满结束。

    “林沙,你为什么要用胡话骗人?”

    回去的路上,十三姨骑车慢悠悠前行,一张精致明艳的小脸隐含薄怒:“你的说法根本就不符合科学依据……”

    “拜托十三姨!”

    林沙不紧不慢跟在两辆木制自行车身后,肩上还抗着分量不轻的照相机支架,一翻白眼没好气道:“我不懂什么科学!”

    见十三姨若有所思点点头,他轻轻一笑紧接着又来了句:“估计就是在英吉利,懂得照相机原理的人也不多见吧!”

    “谁说的,啊……”

    十三姨俏脸一板,回头就准备好好说道说道,谁晓车头突然撞上什么物事车把一歪惊叫着侧身就倒,眼看一张艳丽娇容就要跟坑洼不平的青石板路面来个亲密接触。

    “哎哟!”

    “小心!”

    一声惨叫跟林沙的急声提醒同时响起,林沙顾不得倒在车前的那位不守交通规则的家伙,一个弓步窜出空着的左手轻轻一探,十三姨丰满香软的娇躯便被横着抱起,避免了一场严重交通意外‘事故’。

    同时右脚前伸脚背一勾,轻松将即将倒地的木制自行车稳住,直到这时他才轻轻松了口气。

    “十三姨,你没事吧?”

    虽然手上传来的触感颇为美妙,但林沙不是好色之人,手上女人又跟便宜师傅关系暧昧,他可没丝毫染指的想法,所以第一时间将惊魂未定的十三姨扶正站好,然后放手关切问道。

    “没,没事!”

    十三姨慌乱摇头,还来不及感谢林沙的援手,就被从身后匆匆赶来的洋女同伴一把抱住,一脸后怕叽里咕噜说些听不明白的鸟语。

    林沙摇了摇头,没去理会两大洋装美女说什么悄悄话,右脚轻轻用力将自行车扶正,然后一手搭住车把手走到那位不守交通规则的倒霉蛋跟前,蹲下身来好心问道:“喂,朋友你没事吧?”

    “哎哟,你看老子像是没事人样吗?”

    被自行车撞倒在地的是位年轻汉子,嘴里哎哟哎哟叫唤个不停,一身短打装扮满身污垢很像码头上的苦力,可是一身痞气出口成脏,却又像街上的地痞青皮。

    “朋友嘴巴放干净点!”

    林沙脸色一冷,看向年轻汉子的目光极为不善。

    “妈的撞了人还这么嚣张,告诉你老子也不好惹啊啊啊……”

    那年轻汉子极为嚣张,躺在地上哎哟大呼小叫的同时,嘴里还不干不净往外喷粪,突然之间只觉腿上一阵剧痛顿时发出杀猪般的凄厉惨叫。原来林沙听他口出污言心中不爽,单手抬起自行车前轮狠狠压在了这厮腿上。

    “怎么了怎么了,林沙这是怎么了?”

    如此惊天动地的惨叫,自然把不远处正互相安慰的两大洋装美女的目光吸引过来,十三姨好似惊弓之鸟急声问道。

    “没事,刚才被撞的家伙想挑事,十三姨你别过来我会解决!”

    林沙轻笑着安住了十三姨,然后放轻了手上力道,也没理会周围路人和商贩惊讶畏惧的目光,轻声笑问:“如何,知道把嘴巴放干净了吧?”

    “小子你够狠……”

    知道林沙是个不好招惹的狠角色,躺在地上的年轻汉子熄了继续胡闹的心思,胡乱擦了把额头冷汗,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满眼怨毒恨声道。

    “怎么,不服气?”

    林沙眼神一冷,单手抬起自行车做冲撞架势,惊得年轻汉子慌乱后退这才哼道:“刚才是谁突然横穿街道才被自行车撞倒,我可是在后头看得清清楚楚,小子你想怎么解决划下道来我接着就是!”

    “哼,不管如何我被车子撞倒是事实!”

    年轻汉子一听林沙想私下调解,顿时眼睛一亮身上痞气再起,大摇大摆走近几步伸出两根手指得意道:“二十两银子,算作车子撞了的治疗费,没有二十两银子此事难以善了!”

    “就凭你小子?”

    林沙心中恼怒,手中自行车又抬高了几十厘米,脸上却是毫不掩饰的讥讽之意:“二十两,你这条烂命都不值二十两吧?还敢狮子大张口,也不怕吃撑了堵死?”

    “小子你别嚣张!”

    那年轻汉子脸色连连变幻,被林沙蔑视的态度气得不轻,眼神喷火怒道:“老,我这条烂命不值钱,但沙河帮帮众的性命不是你说值多少就值多少的!”

    “沙河帮?”

    林沙眼神一凝,没想到眼前的小憋三,竟是臭名着著的沙河帮帮众。

    “怎么小子你怕了?”

    年轻汉子见林沙脸色变幻,以为他被沙河帮的名头吓住,顿时嚣张大笑:“识相的老实拿银子消灾,否则我沙河帮帮众主动上门,可不是区区二十两就打发得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