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偶遇
    清末时局动荡,先有太平天国席卷半壁江山,后有英法联军攻破京师火烧圆明园,整个华夏大地陷入一片动乱。

    广东作为可比拟江南湖广的经济大省,肩负朝廷压下的沉重经济负担。

    太平天国时期,广东是湘军初期最重要的粮饷来源,一直源源不断供应湘军粮饷长达数年之久。

    期间广东也爆发了天地会起义,虽然很快就被弹压下去,但对广东的经济民生影响依旧不小。

    而为了解决广西的大成国,广东不仅出兵还出钱粮,一直打了足足四年才勉强将广西境内起义压下,这又是一层巨大经济负担。

    第二次**战争期间,英国军队打破广州城,不仅掳掠两广总督叶名琛,还将广东藩司衙门一扫而空,同时派兵在广州周边地区大肆劫掠,使得广东治安环境迅速恶化地方时有动乱爆发,广东经济受到极大打击。

    等鬼子六签下丧权辱国的《京师条约》,广东又很不幸被朝廷分派了大笔战争赔偿份额,可以说自从太平天国起义以来,广东百姓便生活在水生活热之中,官府摊派下来的苛捐杂税实在太多太过沉重。

    佛山作为广东经济重镇,自然分摊了很大一笔摊派份额,再加上官府私自征收的杂税,以及胥吏们暗中的收刮,普通平民所要缴纳的各项费用之重,简直让林沙难以想象。

    官府的钱不好赖,帮派的份子钱更是一分都不能少!

    沙河帮就是附近这一带最大帮派,只要后台不够硬,不管做什么生意的都得定期向他们缴纳保护费,而且数额还不低。

    大师兄猪肉荣跟一帮民团弟兄,自然不怕沙河帮也不用交纳保护费,可日子依旧过得紧巴巴的穷苦之极。

    没办法,有一家大小要养,生意不甚好做的小买卖只能勉强支应而已。

    这干经历过战场厮杀的血性汉子,对于眼下的生活自然很是不满,但又没能力改变只能无可奈何。

    林沙在跟大师兄猪肉荣闲聊之时,无意中道出民团兄弟们的日子都不好过,需要想法子改变云云,引来大师兄好一通牢骚,猪肉荣也对眼下的状况十分不满,可惜他只有一家卖肉摊子,虽然自家吃用不愁可想帮别人却是力有未逮。

    林沙适可而止没有继续撩拨,尽管觉得民团弟兄都有很强的改变意愿,但此事关系到上百个家庭的生存他可不敢大意,还得继续观察观察,起码也得思量好具体的赚钱办法不是?

    当然,便宜师傅黄飞鸿那边也不好解释,怎么说便宜师傅都是民团总教练,威望卓著可不是林沙这么个少年能比得上的。没便宜师傅的鼎力支持或者说默认,他想鼓动民团青壮难之又难。

    这些天在外走动,他也不断观察了解佛山城内的帮会势力,期间也碰到过几次沙河帮帮众。让他感觉奇怪的是,这帮家伙看到他们几个虽然眼露凶光一脸狰狞,但却没有主动上来找碴。

    这让林沙松了口气之余难免心存警惕,所谓咬人的狗不叫,沙河帮帮众越是能忍他心中的不安就越发浓郁。

    前世跟着老板打黑拳,可没少跟各地帮派人士接触,凡是叫嚣得凶的要么势力特别强大要么最好对付,怕的就是那些不声不响在暗地里阴人的家伙。

    因为心中担心,他将此事汇报给便宜师傅黄飞鸿,希望能引起便宜师傅的足够重视,免得出了岔子被弄得措手不及。

    便宜师傅果然心领神会,脸色当即变得凝重,却并没有安排什么具体措施,只是叮嘱他们这些在外行走的师兄弟们一定小心,千万注意别让人钻了空子。

    林沙这才放下心来,整天陪着十三姨和她的洋妞女伴四下乱跑给人照相。

    让他感觉有些不妙的是,他发现十三姨对他的态度很有些危险,比之宝芝林一干师兄弟要亲近许多,说话行事在他面前都非常随意,时不时还奉送一个亮眼笑颜,让他感觉很不自在。

    当然,要说十三姨对他有意那是笑话,她跟便宜师傅之间的暧昧关系有逐渐升温之势,只是眼下这种情况让感觉很有风险。

    他暗地里猜测,很可能是他说话做事的方式带有二十一世纪的明显特征,不像这时代人那般古板守旧,时常开个小玩笑弄点小幽默,便能逗得十三姨花枝乱窜娇笑连连,让她有种在英吉利时的熟悉感觉?

    不管如何,他心中秉承弟子本分,坚决不肯越雷池一步,平常说笑玩闹可以,一旦涉及男女之情他便当即缩头。

    说老实话,成天跟着两位洋装大美女养眼不说,平时接触的都是佛山城有名的乡绅富豪,或者某行业龙头级别人物,倒让他拓展了不少人脉。

    这日天气阴沉沉的,十三姨应戏班班主之邀,前往戏班给赶时髦的班主照相。

    林沙依旧是跟班角色,肩扛古董照相机的沉重支架,大步流星跟在自行车后,来到戏班受到班主老头的热情接待。

    趁十三姨和她的洋妞女伴鼓捣支架立起照相机的空挡,他随意在戏班附近来回溜达,很快在照相机立起的小场地边碰到了一个熟人。

    “梁宽快点补好棚顶上的窟窿啊,就快开锣了!”

    只见刚才迎接他们到来的戏班班头,一位年纪不小的瘦削老头,冲着不远处的屋顶大喊。

    林沙急忙抬眼望去,正见梁宽这小子撅起屁股,趴在屋顶不知在忙活什么呢,只听他在屋顶不满嘀咕:“我来做武生,却让我来修屋顶,这种活根本就不该我干吗?”

    那班主老头理直气壮道:“不爬高怎么知道你的功夫怎么样啊?”

    他好笑的看着梁宽一脸不情愿,慢悠悠在房顶忙活,也没上去打招呼的意思,这是人家戏班的内部事务,他一外人也不好插手不是?

    可就在这时,不远处的海面上传来洋人军舰的响亮汽笛,同时黑沉沉的天空突然响起一声炸雷,发生一件让人措手不及的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