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梦醒方知身是客
    老子还没跟鬼脚七干过架呢!

    林沙猛然从噩梦中惊醒,刷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妈的,又梦到黄飞鸿电影世界的经历了!

    随手擦了把额头惊出的冷汗,长呼口气勉强压下心中惊悸。回头瞥了眼周围漆黑的环境,从门窗缝隙处透进来丝丝白亮让他知道天已经亮了。

    摸了摸光秃秃的大脑门,还有脑袋后面巴掌大小难看之极的‘金钱鼠尾’,林沙不由苦笑连连,之前还在清末跟着便宜师傅黄飞鸿四下乱战,没想到眨眼间又穿到了清初,依旧顶着一颗难看的秃头和更加难看的小辫子。

    没错,他已经穿越到清初足足三天时间!

    三天时间,已经足够他将周围情况基本摸熟,并且了解到这世的身份。

    他依旧还叫林沙,省却了一番熟悉新名字的麻烦。

    今年十八岁,祖籍辽东,还是个不大不小的六品营千总,掌管一营上百来号辎重兵,大小也算是号角色起码吃穿不愁。

    这些倒也罢了,他对替官府做事倒没那么大抵触,只要不违背本心即可,当然最好别老是跪来跪去跟个奴才似的。

    关键问题是,他现在身处云南腹地,隶属于绿营系统,手下辎重营的驻地在省城昆明外围小镇。没错他老大的老大,大号平西王吴三桂!

    这是一个很尴尬的现实,没想到一不小心穿成了大汉奸吴三桂的小弟!

    此时老吴还是如日中天的三藩之首,独掌西南军政财大权的超级军阀,朝廷不得不多番安抚拉拢的香勃勃。

    可以说,眼下正是三藩最为得意风光之际!

    紫禁城里的小皇帝康熙继位刚刚七年,还是个十五岁的血气少年。

    而此时,‘满洲第一勇士’螯拜权倾朝野威风不可一世,小皇帝正与权臣斗得不可开交,还没功夫和精力理会吴三桂等外藩。

    能探听到的大面儿消息也就这些,更深入细致的情报,可不是短时间内能打探得到,也不是他一辎重营小小千总该知道的。

    有了这些已经足够,起码在螯拜还没倒下之前吴三桂不会被逼反,他也还有好些年安生日子可过。

    就是不知道,这里是正史世界,还是某个希奇古怪的平行空间?

    ……

    脑子里胡思乱想些有的没的,慢吞吞的翻身下了床,伸了个长长懒腰走向紧闭大门,拔开门闩‘枝桠’一声拉开两扇陈旧木门,一股清新空气伴随微亮晨光扑面而来。

    “啊哈,真是舒服啊!”

    浑身激灵灵打了个哆嗦,迷糊的脑子瞬间清醒过来,踏步跨过门槛满脸清爽走了出去。

    “咦,是千总大人啊,怎么起得这么早?”

    刚刚走到正堂前的小院子里,便惊动了窝在走廊角落里打瞌睡的两名守卫,揉了揉眼睛一看是林沙,打了个大大哈欠一脸随意招呼道。

    “怎么,营里不早操的么?”

    林沙脚下不停眉头轻轻一皱,扭脖子耍手甩脚开始练功前的热身运动,嘴里还不忘疑惑问道。

    不是说吴三桂手下军队都是精锐,这么就这副鸟样?

    “早操?”

    那两位打着哈欠起身,帽歪衣斜一副懒洋洋的摸样,闻言互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诧异和讥讽,其中一位很不客气反问道:

    “难道大人不知道咱们军中的规矩?”

    “什么规矩?”

    林沙此时站立于小院中央,沉身坠腰摆了个标准马步桩,配合呼吸身子起起伏伏好似正骑在骏马身上奔驰。

    “军中规矩,三日一操五日一练!”

    那两守卫满脸好奇围着林沙走了一圈,完全没有小兵对长官的敬畏之意,其中一位更是撇了撇嘴一脸嘲讽道:“像咱们这样的后勤辎重人马,五天一操十天一练就很不错了,大人还想改规矩不成,怕是弟兄们不答应啊!”

    林沙一时无语!

    他还没彻底代入千总大人的身份中,对于守卫的嘲讽没有太多反应。

    在黄飞鸿电影世界里,身边有猪肉荣这样的炮筒子,时常接受他的大嗓门洗礼,护卫这点小小嘲讽又算得了什么?

    他只是感叹,身体原主这个千总做得真没劲!

    通过身体原主的记忆,他才知晓原主可是堂堂的军二代。父辈是跟随吴三桂在辽东打拼的老人,到了云南之后最高做到了参将一职,也算是老吴核心圈子里的边缘角色,手握实权的军中骁将!

    可惜前不久刚刚得病挂了,挂之前给老吴写了封催人泪下的临终遗言,先是回顾了一番与老吴共同奋战的峥嵘岁月,然后表达了对老吴的万分感激忠诚之意,最后就是给自家唯一骨血林沙讨要个出身和职位。

    吴三桂看到信后是什么反应林沙不清楚,反正从原主的记忆里知晓,等这世的便宜老爹一挂,老吴的封赏安排立刻就下来了,身体原主立刻从一介白丁火箭提拔为辎重营六品千总。

    上任不到一个来月,就因受不了军中‘艰苦’生了场大病,好死不死让林沙占了便宜,就此顶替了身份做平西王手下的小小千总。

    要说身体原主真是个废柴,生长在将门之家性格老实巴交怯弱不说,还文不成武不就屁能耐没有,标准一混吃等死的啃老族。

    所幸这厮没有染上寻常纨绔吃喝嫖赌玩兔儿爷的恶习,只是一身肥肉让林沙感觉很不适应,一套马步桩没站多久便气喘吁吁满头满身油汗,实在坚持不下去只得无奈收手。

    这废渣身体素质,要是身体原主还在这儿,他肯定要卡住这厮的脖子一阵猛摇,化身琼摇小说中的咆哮男主:丫的你平时就吃了睡睡了吃啊?

    “我还以为这少爷变了性子,一早起来打熬筋骨奋发了呢。没想到还是原来的老样子,烂泥巴扶不上墙!”之前那两守卫蹲坐在房檐前的台阶上,看着林沙的表现满脸都是不屑。

    “呵呵,狗改不了吃屎!”

    其中年轻一点的守卫说话很是难听,并且还没有丝毫想要掩饰的意思,大声嗤笑道:“要不是投了个好胎,哪能有今日的风光地位,还要你我兄弟守门看院?”

    另一位忙不迭附和:“是啊,要是换在寻常百姓家,这样的早就不知饿死多少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