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立威
    暮春的晨风吹拂,天空薄雾缭绕,金色的阳光透过浅浅薄雾,将滇省大地照耀得五彩缤纷姹紫嫣红。昆明城外某小镇的辎重营简陋操场聚集数十官兵,沐浴在清晨金色阳光中,却是气氛诡异一时难言。“千总大人,这样不好吧?”五名找茬兵痞吓得一哆嗦,围观兵丁可以轻松遗忘林千总刚才展现出的如虎威势,他们几个可不敢轻忘啊!“你们几个混蛋,寻老子开心是不是?”林沙怒眼圆瞪不吃这套,满脸煞气冲着五找上门的兵痞嘿嘿冷笑,横眉立目冷哼道:“哼,废话无需多说,你们五个要么主动点跟老子试试身手,要么直接滚蛋辎重营不欢迎你们这样不听号令的家伙!”其实他早就对这五兵痞不满了,平时训练心不在焉偷奸耍滑不说,每次都是吊车尾的存在,身体素质极差而且个个嚣张跋扈鼻孔朝天,一副军中恶霸做派令人心生不喜。原来他们身后有辎重营武官为靠,难怪敢如此嚣张败坏营军风纪!“大人这可是你说的,别到时候又转口责怪哥几个下手太狠!”林沙话都说这份上了,五名找茬兵痞无奈互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闪烁的凶光,微一点头那位最胆大的兵痞狠声确定道。军营中的关系毕竟简单,要么靠威望要么要拳头称大,不然想在军中出人头地简直就是痴心妄想!林沙如此折腾,五找茬兵痞要是连还手的勇气都无,虽然以后在营中依旧混得下去,怎么说与他们作对的都是辎重营老大林千总,可他们一旦退缩想要在营中继续横行霸道下去却无可能!“呵呵,军中较技一切凭实力说话,本千总又怎么会怪责,当然你们得有那本事才成!”林沙斜瞥了五名找茬兵痞那骨瘦如柴,风一吹就倒的熊样,呵呵一笑眼中冷光闪烁郑重道。……“那小子疯了吧,堂堂的千总竟然想跟小兵比试?”围观人群中,那几位低级武官聚在一起小声谈论,其中一位满是不解道。“管他呢,等会叫牛三他们下手狠点,一定要让林沙这混蛋丢个大丑,知道军营不是那么好混的!”另一位武官摆了摆手咬牙切齿道。“万一,那小子要是赢了呢?”这时又一位武官忧心道:“到时情况可就不妙了,那小子最近可收拢了不少人心!”“绝无可能!”刚才说话那位武官大手一摆,见其它两位同僚露出诧异神色,不由脸红脖子粗蛮横道:“就算有可能又怎么样,咱们又不是死人,不会在关键时候插一手啊?”……“那好,哥几个咱们拼了!”“不就打一架么,谁怕谁啊!”“千总大人小心了,我们可要出手了!”“……”接到幕后大老板使来的眼神示意,那五名找茬兵痞再不迟疑,个个脸露凶光撸起袖子从四面把林沙包围。“这才对嘛看招!”林沙呵呵轻笑出声,而后身形微微一屈弓步急射,瞬间冲到离得最近的一位兵痞跟前,在这厮惊骇欲绝的目光中狠狠一记横拳扫了过去。‘砰’的一声闷响那厮惨叫出声倒飞出去,林沙脚下动作不停,右手化拳为爪向身侧猛然斜击,又一位倒霉蛋捂着血淋淋的左肩哀嚎倒地。与此同时,林沙左脚蹬地右腿猛然后弹,间不容发之际正正踹中身后兵痞小腹,直接将欲偷袭这厮踹飞出去五六米!只是转眼间,刚才还叫嚣不可一世的兵痞,便在林沙凌厉的拳脚攻击中倒下三人,看他们那翻滚哀嚎的痛苦摸样,显然全都受创不轻。另两位还站着的兵痞,被突然的变化惊得呆住了,一时满脸恐惧身子不停发抖,哪还有勇气冲林沙呲牙裂嘴?林沙可不管这些,拧身扭腰两记凌厉无匹的横腿扫出,又是两声凄厉惨叫最后两位兵痞已吐血倒地不起。干净利落!这是一干围观兵丁心中冒出的念头,然后一个个不可思议望向林大千总,没想到林大千总的武力值竟然如此之高?“住手住手快快住手!”那三位想看热闹的武官一看情况不妙,互视一眼同一时间跳了出来,拦在林沙身前满脸怒容,其中一位更是怒目圆瞠指责道:“大人下手未免太重了吧?”“又没死人,也没动筋伤骨的吐几口血而已,这伤也叫重?”林沙白眼一翻,没好气道。“大人你知不知道,无故打伤袍泽可是军营大忌!”另一位武官根本就不跟林沙罗嗦,直接厉声扣下大帽子。“别乱扣帽子,老子不吃这一套!”林沙脸色当即一变,眼神如刀锋芒毕露:“你眼睛瞎了,只是正常军中较技误伤而已,怎么在你眼中老子就是故意的了?”“是不是故意的,林千总你心中明白!”被林沙在这么多营中弟兄面前打脸,左一句瞎眼右一句老子的,几位跳出来的武官脸色变得难看无比,怒哼出声意有所指。“去尼玛的故意,老子现在就故意给你们看!”林沙脸色发冷,右手一伸如鞭子般抽了出去,‘啪’的一声清脆耳光响亮无比,顿时把现场所有人都给惊住了。“你,你,你竟敢出手伤人!”那被狠抽了一耳光的武官,晕头转向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嗷的凄声惨叫出声,手捂高高肿起的脸颊一脸惊怒道。“过分,实在太过分了!”“我一定要禀告都司大人,治林沙你一个故意伤人之罪!”另两位跳出来的武官齐齐后退两步,而后一脸恼怒冲着林沙怒声咆哮。“妈的,既然你们这么想讨打,老子干脆成全你们!”林沙脸色一冷,根本就不给几位武官继续开口机会,脚踏麒麟步身子一错揉身而上,拳打脚踢攻击如暴风骤雨落在那三位暗中挑事的武官身上,嘴里还不忘连连怒骂:“叫你们三个混蛋暗地里耍小动作,叫你们三个王八蛋敢阴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