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山重水复疑无路
    静坐于酒楼二楼临窗位置,手里端着一杯芬芳扑鼻的香铭,对窗外街面上的繁华喧闹无动于衷,心思飘飞不知何在。

    老实说,对于鹿鼎记他能记住的真心不多,除了韦爵爷不择手段把妹泡姐之外,能留下深刻印象的地方真的很少。

    他既然想见识一番传说中的内功,自然免不了与所谓的江湖中人打交道。他得事先好好掂量掂量,什么势力和人可以放心接触,什么阴魔外道不能轻易沾身!

    神龙教不好沾惹,不小心惹上就是一身骚,而且他们的行事手法跟笑傲中的魔教实在太像,都是依靠奇特毒药这种上不得台面的手段控制一干教众。

    不同的是,东方教主乃名副其实的江湖第一高手,凶威之盛能止小儿夜啼,魔教势力之大对抗整个江湖正道不在话下,就连朝廷都忌惮万分。

    神龙教就差得太远,行事手段太过阴狠毒辣,而且还一直隐身幕后藏头露尾,只敢在暗地里使些见不得光的阴私勾当。

    也就满清朝廷这个大筛子,对地方掌控一般不说,就是皇宫大内的守卫都有不少漏洞,才让神龙教屡屡得手混进大内。

    而神龙教教主洪安通实力也不一定是天下第一,最起码九难师太以及归辛树,还有陈近南就不一定比他差,不能威压天下高手比之东方教主差得太远。

    他不知道神龙岛所在也不想知道,洪安通是个野心大于能力的疯子,要是被他盯上可绝不是什么好事。先不说干不干得过,干不过的话就等着爆胎易筋丸伺候吧,绝对让他欲仙欲死的玩意。

    倒是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既然有那么大的名头,想来脾性绝对差不了,古人还是非常爱惜名声的。

    唯一的问题就是,他根本就找不到与陈总舵主碰面的机会。

    要说一点机会都没也不尽然,陈近南身为台岛郑氏军师,为了反清复明肯定少不了与各方豪杰诸侯奔走联络。像老吴这么一号国内最大军阀,肯定也是台岛郑氏欲联合的力量。

    可惜的是,林沙在滇军中的地位太低,就算陈近南真来了,他也得不到确切消息,更没机会在老吴手下的严密监视中,独自与陈近南接触,除非他不想在滇省混了。

    对于陈近南的功夫,林沙有所猜测,肯定跟洪门有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

    后世传闻,洪门本就是郑氏所创,旨在反清复明势力一点不比天地会小,其间高手要说没啥联系,傻子都不会相信。

    既然如此,陈近南他肯定要见的,起码也要跟他比划比划,看看初始洪拳是个什么摸样,是不是有内功心法之内的玩意配套?

    至于独臂神尼九难,这是个让林沙感觉头疼的角色。

    反正他在现代时,看过的影视作品中,这老尼姑给他的感觉堪比倚天屠龙里的灭绝,武功高强性格古怪,实在不太好打交道。

    而这老尼姑确确实实有精湛内功傍身,又是林沙最想见识之人。

    不过想来真要与这老尼姑见面了,估计话都没得谈直接就要开打,因为他是大汉奸老吴的手下啊,而老吴则被老尼姑九难视为最大仇人!

    越想越是让人头疼,当世几位绝顶高手好象都不是轻易能够接触的存在。

    至于少林武当这等巨型门派,更不是他轻易可以招惹的,除非他的势力地位大到这两家门派都顾忌的地步,不然在羽翼未丰之前不好轻易得罪。

    倒是华山归辛树应该好打交道一些,他有个弱智儿子从小体弱多病,只要操作得当得到他们一家子的信任并不难,难的是怎么从他们手中得到梦寐以求的内功秘籍,而且还能获得他们的真心指点。

    没错,到了有内功心法的武侠位面,他怎么可能忍受得住内功心法的诱惑,不尝试尝试心里这一关就不好过!

    内家拳也是有呼吸吐纳之法的,林沙明劲练到中期阶段,每次锻炼之时小腹位置总是暖融融的,好似有一股热气盘旋丹田般。

    他知道这是内家拳的正常气感,就是不知晓丹田内的暖气能不能通过内功心法,一举转化为神奇的内力?

    另有一则,在黄飞鸿电影世界之时,便宜师傅和拳经上都有过介绍,内家拳练劲的基础便是打通周身筋脉,明劲则是强健筋骨,暗劲的内在基础就是打通带脉形成小周天,化劲更是打通任督二脉成就大周天。

    而内功心法也是通过感气养气蕴气,然后操纵体内内气冲击堵塞经脉,达到壮大内力化为真气的效果。

    这两种不同功夫完全没有冲突,甚至相辅相成互为进益。

    内家拳打通全身经脉却没法完全利用,而内功心法只能游走于经脉之中,然后达到缓慢提升身体素质的效果。

    可以说,内家拳可以辅助内功心法的快速突破,而内功心法又反过来辅助内家拳的修炼,林沙想来想去没有比这更好的实力提升方式了。

    眼下,他最关心的事情,就是如何搞到内功心法,同时有经验丰富的高手在旁指点护法入门。

    而除了以上一干当世顶级高手和门派外,各大势力手下应该还有一些一流或者准一流好手存在。

    比如老吴,作为国内头号军阀,人身安全自然是重中之重,要说他身边没有高手护卫,傻子都不会相信。

    可惜的是,他对滇省武林完全是两眼一摸黑,就算心中急切却是无门可入,真真急煞人也。

    “林,林,林沙,你是林沙?”

    就在林沙心情忽喜忽悲,为内功心法的事儿烦躁难耐的当口,突然身旁传来一道有些迟疑,又有些不敢置信的低声惊呼。

    “恩,阁下是……”

    林沙微微一愣,扭身偏头一看却是位满身锦服华袍的小胖子,脑海原主记忆顿时出现了这厮的所有信息,他急忙起身拱手笑道:“原来是胡大少啊,多日不见胡大少风采依旧如昔,真真让小弟羡慕嫉妒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