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界独尊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难练的神通 难缠的...
    当他将意识沉入识海之后,首先看到的是三枚黄玉钱的图案,此时这三枚黄玉钱已经完全凝实,也就是说,王通随时可以再起一卦。

    不过想了想,王通又止住了起卦的念头,因为现在他还没有什么需要起卦的,在发现六爻神算并不是随时可以起卦之后,他就变的谨慎了,起卦看穿未来这种大杀器,必然是要用到关键的时候,否则碰到一些屁大点的事情就用这种手段,搅乱天机太过,说不得还会有些后患,君不见风云世界里的泥菩萨就是因为泄露天机太多最后得了恶症的吗?

    先试试神通吧!

    在识海之中凝聚神通命符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更何况金光烈火剑是小寒山传承的十八门小神通中攻击力最强的三种之一,构成命符的符文极为复杂,共有一万六千多个,每一个符文所代表的含义也各自不同。

    “金光烈火,这一部分的符文代表的是火,共六千七百个,这一部分代表光,五千三百多个,还有一部分是聚火凝光之用,也不知道什么意思,有四千多个,怪不得人人都知道神通强大却难以修炼,光是将这一万六千多个符文凝聚出来,没个三年的时间都不可能做到,这还只是小神通,大神通呢?无上神通呢?怪不得总是听人说闭关十多年方才修炼成功一门神通,这恐怕还是时间短的,那些大神通,无上神通,不闭个几十年的关又怎么可能修炼出来。”

    在没有修炼神通之前王通倒是信心满满的,但是真正的开始着手修炼神通的时候,却是头大如斗,这神通实在是太难修炼了,比起术法来要困难百倍千倍。

    一万多符文,每一个符文都是由精神力量凝聚而成,不能有丝毫的偏差,否则的话,即使成功凝成一个符文,当第二个符文凝成之后也会直接的崩溃,这就是修炼神通的过程,通过符文一次又一次的崩溃重组,再崩溃再重组,不停的加深对于这些符文意义的理解,当神通命符凝聚成功之后,对于相关的元气符文的掌握也会大幅度的提高,就如王通如果成功的将金光烈火剑的命符凝聚出来,那么对于他在火行术法上的造诣和对于火行元气的理解也会有极深大的提升,对未来的修炼有着极大的好处,但是,一次次的失败,却并不是一般的修行者能够和愿意承受的。

    一个个的符文在王通的识海之中不断的凝成,又不断的幻灭,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当他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然大亮,而他方才刚刚的凝聚成功九个符文,其中还有一个是误打误撞方才凝聚成功的。

    一夜才九个,一万多个符文,天晓得需要多久方才能够凝聚成功!

    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泄气,他泄气并不是因为没有耐性,而是因为这门神通还是需要水磨工夫。

    “人人都说修真者寿命悠长逍遥,屁,一门神通就要修炼几十年,还有术法,功法等等等等,哪一样不要耗时间?真正能逍遥的时间恐怕也不比普通人多多少啊!”

    王通心中哀叹着,站起身来。

    亲身体验了神通修炼之难,王通也明白无法在短时间内将金光烈士火剑这门神通修炼成功,便索性也不在上头多花工夫了,只是每日夜里花费几个时辰用来凝聚符文,其他时间都花在了剑术之上,几日之后,他的梅花七剑终于修至炉火纯青的大成境界,天星剑法前六式也都修炼到了驾轻就熟之境,只差一步,便能小成,随着剑法修炼越来越深入,他越来越感觉到卫离的经验给他带来的好处远远的超过了阳公子和其他两人。

    每思及此,他便心中暗道可惜,“卫离也算是剑术奇才,死在我的手里,当真是可惜了。”

    相对于这些出身于低级元气世界的武者而言,剑光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所谓天下武功,惟快不破,剑光的速度远远的超过了这些武者的反应速度,外在表象就是秒杀。

    连日沉浸在修炼当中,王通几乎已经忘记了时间的流逝,这一日,王通打完一套虎魔炼骨拳,伸展身体,全身的骨头咯咯作响,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畅快之感,突闻精舍之外传来喧闹之声,喧闹之声初始不大,但是到了后来便传来几声呵斥,他不由好奇起来,下意识的将灵觉透出精舍查看,当即神色便是一变,提剑披衣而起,冲出了精舍。

    精舍之外,门前两名童子已然倒在了地上,一名叫清风的面色苍白,胸前有一个明显的掌印,叫明月则捂着肩膀,鲜血自指缝流出,显然是肩窝上被刺了一剑。

    “王通,你终于肯出来了吗?”

    精舍之前,一名雪衣少女长剑直指王通,剑尖血迹未干,煞气凛冽,杀意袭人。

    “周凝雪?!”王通心中微微一动,暗暗的嘀咕着,“我是影帝,我得过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我是学院派的演员。”

    想着想着,面上露出了一种既激动又痛苦,还带着点仇恨的表情来。

    “原,原来是凝雪小姐,你,你怎么来了。”心理到位了,这演技自然也就跟着上来了,他用一种略带着紧张的声音道,完全是一个愣头青看到心上人来兴师问罪的态度。

    “哼!”看到王通的表现,周凝雪心中微微一松,暗道都说王通撞了仙缘,实力大增,性情大变,完全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看来,外界的传言果然是不能听的,至少在见到本姑娘的时候,还是原来那一副德性,不对,似乎是变的稳重了一点,但也仅此而已经,她微微的一扬脑袋,仇恨的看着王通,“我来做什么,你说我来做什么?你在天刑殿中大肆败坏我的名声,使我在小寒山几无立足之地,难道我不该来找你吗?”

    王通没有说话,只是走到两名被伤的小童身边,这两个小童却是上次王通拒绝了金子扬送给他的听风之后,王槐给他配的两个侍应童子,这是入室弟子最基本的待遇,王通直接给他们取名为清风和明月,他先是摸出一粒丹丸塞到清风的嘴里,又好整以暇的将他的伤口包扎好,让清风将明月扶到精舍之中休息,这才站起身来,待到清风与明月回到了精舍,王通方才转过头来,微低着头,用一种略显卑微的目光看着周凝雪,这是之前的王通在面对周凝雪的时候一贯的表现,缩手缩脚,谨小慎微,生怕自己说错了话就得罪了这位美丽的未婚妻,而在他的内心深处,对这位未婚妻子有着一种疯狂到了痴迷的爱恋,这种爱恋甚至已经到了变态的程度,经常在面对周凝雪的时候做出一些怪异的举动,这让周凝雪很不舒服,甚至非常的厌恶,不过现在的王通只是在扮演之前的王通而已,他对面前的这个周凝雪是没有一丁点的好感,但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必须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好在王通以前也在周凝雪的面前做过许多奇怪的事情,所以周凝雪的神经已经被他锻炼的如钢丝一般,不管他在周凝雪的面前做出什么样怪异的事情,只要在与她说话的时候还是用着那种卑微而讨好的口气,便会不引起怀疑。

    “凝雪小姐,我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我知道你怪我破坏你的名声,不过在当时的情况之下我只能这么说,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帮我脱罪。”

    “为了你能脱罪,你就肆意的败坏我的名声?”周凝雪的冰冷的道,阴寒的气息散发出来,逼近王通。

    感受到这丝寒意,火灵真气自行运转起来,一股热气自丹田而起,很快便驱散了身上阴寒的气息,与此同时,他的面色却变的煞白起来,作出一副极力抵抗寒气的模样来。

    “不,不,凝雪小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并不是我想这么说的,而是有人要我这么说的。”

    “谁让你这么说的?!”王通的话让周凝雪的心中一沉,王通在天刑殿演出的一场大戏让她的处境变的极为困难,不仅仅被禁足于周家,甚至连许寒平也断了联系,最让她无法接受的是,现在她在小寒山的名声已经臭了,作为曾经小寒山最引人注目的女子,现在,却已经成为了水性杨花的代名词,忍受着别人异样的目光打量,这让她受不了,即使周家不将她禁足,她等闲也不会出门了。

    至于另外那些关于许家已经严令禁止许寒平与她来往的消息她倒是并不放在心上。

    修真界以实力为尊,许寒平是许家重点培养的嫡传子弟,终归是要成就金丹的种子,只要许寒平成就金丹,家庭的禁令对他而言只是一个笑话罢了,她也好,许寒平也罢,甚至许家和周家,都清楚的知道这一点,所谓的禁令,只是一块遮羞布,反正许寒平想要成就金丹也是百余年以后的事情了,修真者虽然寿命悠长,但是发生的事情也多,百余年的时间,这点破事儿恐怕早就消散的一干二净了,说不得王通这个始作俑者也早就化为灰土了,到时候,谁还会管这个所谓的禁令呢?

    她真正在意的是王通话中的含义,天刑殿上的消息传出来之后,她的第一反应就是不信,她对王通非常的了解,这就是一个自卑的傻小子,如果仅仅靠他一个,如何能够在天刑殿那样的地方侃侃而谈,还说出那般经过深谋远虑,犀利无比的言辞呢?

    所以她相信王通的话,这一切都不是王通想说的,而是有人告诉他的。

    “是你师父让你这么说的?”

    周凝雪第一个想到的便是王槐,王槐是王通的师父,连云峰首座,对小寒山的门规熟悉无比,如何帮助自己的弟子趋利避害其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王通此人虽然对自己非常的迷恋,但同时也对他的师父非常的敬畏,在王槐的压力之下,他这么做也不足为奇,但即使如此,她也无法原谅王通,一个一直被她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小虫子竟然一下子给她带来如此大的耻辱,她恨不能当场杀了这个小子,所以才会有今天痛入精舍的举动。

    王通并没有回答,只是一脸的为难之色,这样的态度更加让她确信了自己的判断,看着一如既往在谦卑如奴的王通,周凝雪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杀机四逸。

    “我倒是谁,原来是周师妹,当真是稀客啊!”

    “金师兄!”周凝雪杀气一脸,一脸寒霜的看着来人,“小妹只是来这里看看罢了。”

    “看看,呵呵,也是,毕竟你们曾经有过婚约,现在婚约虽然解除了,但毕竟是你们两个的事情,来道个别也正很正常。”

    周凝雪阴沉的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转身离去。

    看着她驾着剑光离开精舍,金子扬看了一眼王通,没好气的道,“人已经走了,你就别装了。”

    “我可不是装啊,师兄,在她的面前我总是觉得矮了一截一般,当真是好没志气。”王通苦笑道。

    “你在天刑殿侃侃而谈的时候我可没看出来。”金子扬不屑的道,“你这种态度只能糊弄糊弄人家小姑娘,骗不了我的,你在她面前装成这个样子,究竟又打什么心思?周家虽然和你解除了婚约,但也给了你补偿,至于你以前受到的耻辱,在天刑殿中可是全还回去了,难道你还想要报复他们,这可一点都不像以前的你啊。”

    王通笑了笑,“人总是会变的,特别是在知道了一些让你愤怒的事情以后。”

    “让你愤怒?到底怎么回事?”

    “没什么,我会自己解决的。”王通摇头道,“师兄此来还有别的事情吗?”

    “师父找你。”看到王通叉开话题,金子扬也没有多问,只是强调了一点,“立刻到落英小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