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界独尊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少女的剑术 王通的锋...
    王通眉头一皱,这名少女的这一剑写意如风,虽是一门极基础的剑式,却被她使的火气全无,透着一股子难言的意境。

    便是他这个梅花七剑已然大成的人看在眼中,也觉得赏心悦目,自问很难做到这一点,不禁脱口惊呼,“梅花七剑大成,你是梅隐峰的人?”

    梅隐峰,小寒山最神秘的地方之一,小寒山第一修真家族梅家的地盘,小寒山开派祖师七妙神君梅山民便出身于梅隐峰。

    梅家很神秘,不过却有一个众所周知的家规,每一个梅家子弟须得将梅花七剑修至大成方可离开,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看到梅花七剑修至大成的修真者,肯定是出自梅家的。

    “梅隐峰梅家!”

    金子扬等人俱都露出了震惊之色,之前紧张的气氛也渐渐消了一些。

    梅家的人虽然神秘,虽然是小寒山第一修真世家,但毕竟也是小寒山的子弟,和他们也算是同门。

    “眼光不错。”白衣少女扬了扬眉,略微有些惊讶,能够一眼看出自己的梅花七剑大成,这个年轻人也不简单。

    “原来是梅家的师妹,在下金子扬,连云峰王槐首座入室弟子,这四位都是我的师弟。”金子扬抱拳道,“不知师妹驾到,刚才有失礼之处,还请见谅。”

    “原来是连云峰的弟子,对了,听说你们连云峰有个入室弟子被兔子咬了以后撞了仙缘,是不是真的?”少女一听连云峰,不由笑了起来,两个大眼睛弯如月牙,好奇的问道。

    四人一齐看向王通,王通顿时大窘,苦笑道,“我就是。”

    “你就是那个兔吻男?”白衣少女惊奇的上下打量着,“不像啊!”

    “我只是受伤昏迷之后被兔子咬了,其他传闻俱都是许周两家有意散播的,不足为凭。”

    “我知道,勾搭成奸嘛,许家的那位老太太可是把你恨死了。”白衣少女咯咯的笑了起来,“你的运气倒真是不错,先是得了常阳子师叔祖的衣钵,现在又撞到了朱果,怎么样,见者有份,该你们的你们已经拿到手了,剩下的都给我吧。”

    “师妹说笑了。”

    开玩笑,朱果这样的天材地宝极为难得,虽然他们每人都得了一枚,可剩下的四枚却是需要拿回去向王槐交差的,都给这女子拿了,如何交待?更何况,刚才为了抢到朱果,他们可是险象环生,好不容易才击败了两头妖兽,这女子轻轻巧巧的就想摘桃子,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梅家的人也不行啊!

    “怎么,不行吗?可是现在朱果在我手上啊?!”白衣少女调皮的晃了晃手中的玉盒,“难道你们还能拿回去不成?”

    金子扬有些无奈,忽然看到一旁的长孙骥眼中发光,呼吸沉重,心中不禁一动,道,“二师弟,你去领教领教梅师妹的高招吧。”

    “是,师兄!”长孙骥大声的道,如同打了鸡血一般,迎向白衣少女。

    “梅师妹,得罪了。”

    “哼,师妹,你也不见得比我大。”白衣女子琼鼻一皱,手中长剑递了出去,剑尖微抖,一朵梅花绽放开来。

    梅花七剑第二式,梅开五幅。

    叮叮叮叮……

    剑击之声悦耳,如珠落玉盘,长孙骥前冲的身形连退三步,面色沉凝,足尖点地,手中飞剑旋转,化为三道光轮,再次向前。

    又是一朵梅花绽开,长孙骥再退。

    “师弟,回来!”金子扬皱眉道。

    长孙骥满脸不甘的退了回来。

    金子扬按剑上前,“连云峰金……!”

    一朵梅花在他的身旁绽开,飞向白衣少女。

    “咦?!”

    白衣少女轻咦一声,长剑点点,如寒梅吐信,点中梅花中心。

    剑光一敛,王通退了一步,持剑微笑,“连云峰王通请教。”

    “好!”白衣少女面上戏谑之色尽去,暗青色的长剑横在胸前,肃然道,“梅隐峰,梅云曦。”

    两团梅花陡然绽开,交击在一处。

    叮叮叮叮叮叮!

    清响声起,王通与梅云曦两人飞剑交错,点点繁星闪动,半个呼吸之间,竟然交击三十余次。

    身形错开,王通面色凝重,本以为自己的梅花七剑已经修至大成,对上同样梅花七剑大成的梅云曦应该不会太过困难,因为梅云曦的修为与他一样,凡尘第九重天,面对同一个境界的对手,他对自己的真气有着极强的信心。

    但是这一次交上手,他就发现,自己好像想叉了,同样是梅花七剑,同样是剑术大成,梅云曦的梅花七剑要比他的多出了一分韵味,这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

    “极境!!”

    几个回合之后,王通倒退了数步,面色古怪的看着梅云曦,“你竟把梅花七剑修到了极境!”

    “不是极境,只是大成,不过我从小修炼梅花七剑,自然要比你熟练一些罢了。”梅云曦面色有些发白,“想不到你不仅剑术出色,修为也如此的深厚,看来我小看你了。”

    剑术上,王通逊色了一筹,可是比斗比的并不仅仅是剑术,还有还有自身的修为因素。

    王通修炼的是最基础的火灵真诀,但一身火灵真气经无相钧天大力神通的洗炼,精纯的让人发指,浑厚的让人绝望,梅云曦一身修为虽然不俗,也有自己的仙缘,但是碰到这种不讲理的真气,也是甘拜下风的,所以表面上她是占了上风,却也受不不轻不重的内伤,不过这点内伤对她而言并不是什么大事,真气微运,便将侵入经脉的火灵真气驱散,手中飞剑微微上提,剑光斜指地面,一丝丝寒意开始弥漫起来。

    王通瞳孔微缩,凝神静气,游龙剑脱手而出,围绕着他的身体游动起来。

    洞穴中的气氛一瞬间紧张到了极点,金子扬等人也不禁屏住了呼吸。

    陡然之间,两人身形同时动了起来,剑式俱是一模一样,梅花七剑,踏雪寻梅。

    叮叮叮叮叮……

    又是一连串的飞剑交击之声,两人身形如穿花蝴蝶,越打越快,剑光越来越盛,几息之间,青色的游龙剑光与白色的寒霜剑光绞在一处,根本就分不清谁是谁。

    “我的娘啊,小师弟的剑术什么时候练到了这个地步?”谷大超倒吸着冷气,死死的盯着两团剑光。

    “我没看错吧?”童湘同样惊讶无比,细长的眼睛掩饰不住他惊骇的目光,“该不会师父偏心,一心一意的指导他吧?”

    “胡说什么,师父什么时候偏心过,要偏心也是偏在你和二师弟的身上。”涉及到王槐,金子扬当然不会让他随口乱说,不过他脸上惊异的神色却是无论如何也遮掩不住的。

    大成火候的梅花七剑,虽然仅仅是梅花七剑,仅仅是小寒山最为基础的剑术,可是大成啊!!

    这是真正的大成啊!

    不是登堂入室,不是心领神会,而是炉火纯青的大成境界。

    这才多久啊?难道以前我一直走眼了,这个小师弟难不成是一个剑术天才?不是废材?

    “大师兄,这老五当真是深藏不露啊,梅花七剑都练到这个地步了,你说,他以前干什么去了?”

    “唉,以前的事情就不要提了,这修真之道,讲究的是财侣法地,不过还有一个重要的东西就是缘,就是运,老五以前的运气不好,不过经历了一次死劫,运转回来了,也该他扬眉吐气了,要不怎么说呢,莫欺少年穷啊。”

    “呵呵,那倒也是,对了大师兄,你若是上场,结果如何?”

    金子扬摇了摇头,苦笑道,“这个梅云曦的梅花七剑已臻大成,剑术之中还有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有点像是传说中的极境,不过她已经否认了,但就算不是极境,也是类似的东西,我若上场,也仅仅只是勉强能够自保而已,肯定做不到像老五那般轻松写意。”

    “是啊,这老五的剑术越发风骚了。”长孙骥挑了挑眉头,嘿嘿的笑了起来,“以前当真是小看了他。”

    此时场中,两人的争斗已经完全白热化,青白剑光彻底的裹在一处,谷大超与童湘两人看的是眼花缭乱,根本就分不清楚谁是王通谁是梅云曦。

    金子扬的眼力要比两人高明的多,但也仅仅能够勉强的分辨出来。

    倒是长孙骥天生鹰眼,隔着剑光看出了点端倪,两人使的是同一种剑术,两人用的都是梅花七剑,都是他极为熟悉的剑式,就是这种普通的剑招在两人手中施展出来,全有着一种他看不懂的韵味,恍惚间,他将自己带入其中,愕然发现,如果自己上场,恐怕连十招都撑不下来,这两个家伙就用梅花七剑这种基础的剑法,只需要十招,便能够将他击败,这还不是最让他惊讶的,让他讶然的是,这两人并非手握长剑,两人都是手掐剑诀,以气御剑,两人的剑此时都是脱手的状态,两把剑就好像是被两只无形的手操纵一般,与持剑在手并无处。

    再细看两人的剑术,虽然都是同一种剑术,甚至有的时候招式都是相同的,可是两人施展出来却完全是两种味道,王通的剑术飘逸灵动,威力极大的同时,却又非常的好看,一些看起来很是花哨的动作,仔细的想想却又有独特的奥妙与剑理在其中,往往一个细小的颤抖,一点如星芒般的剑花都蕴含着极利害的杀着。

    再看梅云曦,却是完全两个极端,梅云曦的剑术极为简洁,明快,一个多余的动作都没有,却有一个极为显著的特点,那就是快,看起来中规中矩的一剑却总是比王通要快上三分,正是因为快上三分,所以王通不得不在自己的剑术之中加一些多余的动作,阻挠梅云曦出剑的路线,但饶是如此,几十个回合下来,王通仍然落入了下风,表面上看起来,他的梅花七剑是花团锦簇,漂亮无比,事实上白色的剑光已经渐渐的盖压住了游龙剑的剑光,王通忙于招架,完全没有了还手之力。

    “最多十招,我就要败了,与其这样,倒不如行险一搏!”

    剑光闪动之间,游龙剑一顿,青色的剑光瞬间一敛,梅云曦攻的正畅快,却突然之间失去了所有的目标。

    这就像是两人在拔河,都是用了全力,一方就要胜了,但另外一方却突然之间松了手,用力的一方自然有些失控,尽管对梅云曦而言,这种失控仅仅只是一瞬,但王通要的就是这个瞬间。

    游龙剑停止了游动,握于手中,所有的剑光全都收敛起来,聚于一点,剑尖闪动着一点星芒,笼罩周身的剑光在王通的眼中仿佛根本不存在一般,王通的身形如游鱼般的在剑光之中穿行,两人距离原本就近,只是一个起落闪身,便冲到了梅云曦的面前,剑光吞吐,直点梅云曦的面门。

    梅花七剑,踏雪寻梅!

    梅云曦面色一变,身形疾退,漫天的剑光凝成一团,化为一条白色的匹练,狠狠的撞在游龙剑的剑尖之上。

    王通倒飞而出,直到十余丈外方才落下,半跪于地,周身鲜血如花儿般的绽放开来。

    “我输了!”王通咄着牙花,吸着凉气,勉强站起身,谁料刚刚站直,身子便是一晃,亏得谷大超上前一步,将他扶住。

    “不,你没输,是我输了。”梅云曦面色煞白,一颗丹药丢入口中,又丢了一颗丹药给了王通,“最后一剑,我用的不是梅花七剑,是我输了。”说话间,将那盛朱果的玉盒拿了出来,扔到金子扬手中,深深的看了王通一眼,“今日之事到此为止,五峰大比再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