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界独尊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大比开始
    当王通看清了自己丹田的这个伴生灵物之后,眉宇间泛起一丝疑惑来。

    盘在火丹之上的是一条火蛇,但这条火蛇并不是普通的火蛇,有两个头,是双头火蛇。

    小豆芽般的身体只有小指粗细,两指来长,身体周围焰光蒸腾,隐约间可以看到一片片极细小的鳞片,两个头一模一样,似乎很有默契一般的晃动着脑袋,一双淡金色的竖眸闪动着婴儿般好奇的光芒。

    “有趣的小东西。”王通心中一动,丹田中的双头蛇便出现在了他的掌心之中。

    小东西不大,虽然周身都是焰光,却并不炙人,至少并不炙王通,在王通的手心扭动着,两个脑袋四下张望,最终又缩了缩身体,在王通的掌心之中盘成一团。

    王通将灵觉投射到小蛇的身上,瞬间,小蛇的视野与他的视野重叠在了一起,视野的范围增长了三倍,不过也仅此而已,双头火蛇能够感受到他的心意,听从他的命令,但是,却拥有独立的思想和极为弱小的灵智。

    心念微动之下,双头火蛇转头钻入他的手心,出现在丹田之中。

    “灵智还很弱小,与普通的婴儿没有什么分别。”

    所谓和婴儿没有什么分别其实就是并没有自己的灵智,至少灵智还没有生成。

    伴生灵物虽然拥有灵智,但也需要一个成长的过程。

    “小东西,五峰大比的时候,我的计划能不能实现可就要靠你了,你可要给人争气一点,否则的话,你老子我可能就要吃大亏了。”王通拍了拍双头蛇的两个脑袋,小声笑道。

    那双头蛇仿佛听懂了他的话一般,眨巴着四只金色的小眼睛,两个头点的跟拨浪鼓一般。

    “下面,就要看五峰大比了。

    ………………

    ………………

    五峰大比,五年一度,是小寒山的一场盛事,同时也是小寒山小范围内权力分配的盛宴。

    五峰大比,是弟子级别的大比。

    小寒山乃至整个昆墟界的门派,弟子级别的划分都是一样的,真传、入室、外门。

    只是不同的门派,弟子的修为各不一样。

    如九大极道门派,即使是外门弟子,修为也要达到灵根天的境界,入室弟子至少要是罡煞天,甚至是金丹天,每一个真传弟子都是元婴天的修真者,而元婴天的修真者,在梁州这样的地方乃是一方称尊道祖的人物,即使是小寒山这样的门派在明面上也没有元婴级别的老祖。

    梁州是一个贫瘠的小州,小寒山算是大派,但真传弟子,也仅仅是灵根天的级别,而且数量仅仅只限定九个,这是因为小寒山的资源有限,仅仅能够供应九名真传弟子的修炼,多出一个就会多出许多的负担。

    小寒山的五峰大比共分为四个级别,即外门弟子、凡尘天修为的入室弟子、灵根天修为的入室弟子及真传弟子。

    先是外门弟子之间的比试,表现好的便有机会被各峰的长老,甚至首座收为入室弟子,这对外门弟子而言,是一步登天的事情,即使没有被收为入室弟子,只要表现出足够的潜力,也有机会被小寒山各个修真家族招揽,获得更多的修炼资源,前十名则可以直接成为入室弟子,而且是被各峰的首座或者门中的太上长老收入门下,亲自指点。

    而那些没有被收为入室弟子的外门弟子则还有另外一个机会,那便是挑战,他们可以挑战任何一名入室弟子,如果能够将这名入室弟子击败,同样也能够成为入室弟子,不过,而败于外门弟子之手的入室弟子则会被贬入外门,这也是对入室弟子的一种鞭策,一种压力。

    同样的道理,凡尘天级别的入室弟子也可以任意的挑战灵根天的入室弟子,灵根天的入室弟子,也可以挑战任意一名真传弟子,只要能赢,便能够取代对方的地位。

    在这样的门派盛会中,修真界强者为尊的主题被表现的淋漓尽致。

    当然,这种所谓的挑战也不是没有限制,比如说,高一级的弟子在一次五峰大比之中最多只接受三次挑战,三场胜利之后,下一级的弟子便不能再继续挑战了,否则的话,都只是修真界的入门者,下一级的弟子针对一个人搞起车轮战来,修为再高也有可能阴沟里翻船的。

    挑战选拔只是一个方面,五峰大比还有另外一个目的,便是消化弟子的数量,这主要是针对灵根天的入室弟子,小寒山资源有限,最多只能有九名真传弟子,但是每一次五峰大比的时候,都会有远超过这个数量的灵根天级别的入室弟子出现,比如说这一次,修为达到灵根天的入室弟子足有三十二名,而这三十二名之中,只有一个人能够成为真传弟子,其他人怎么办?灵根天了,不能老是当弟子啊!

    所以,派中规定,每一名修为达到灵根天的弟子都只能参加两届五峰大比,两届之后,你还无法成为真传弟子的话,便会转为外门长老,分配到各个峰头,分到各种不同的职司,外门长老的待遇要比入室弟子好一点,但远远比不上真传弟子。

    同样的,若是入室弟子两届五峰大比达不到灵根天的程度,便同样会退出入室弟子的行列,可以选择离开小寒山,也可以选择进入小寒山的各个下院做教习,因此,小寒山的入室弟子一般都维持在两百人左右,也不会太多。

    外门弟子的数量要远远超过入室弟子,可是这大量的外门弟子同样也在不断的更新,不断有人离开,又不断有人进入,这才是修真界的常态。

    每一次五峰大比都会有入室弟子被淘汰出局,再无更进一步的机会。

    若非此王通已非彼王通,恐怕这一次的五峰大比被淘汰出局的便是他了。

    即使现在王通的修为已经冲到了凡尘九重天,因为许周两家的关系,恐怕到时候也会有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外门弟子冲出来给他难看。

    “就是不知道这一次会有哪个蠢货会冲出来。”

    以他与许周两家的恩怨,再加上许周两家在小寒山的地位与实力,外门弟子中绝不乏有人会为了两家冲锋陷阵,借此机会讨好两家,获得好处,事实上,这几个月来,他虽然一直闭关修炼,但消息并不闭塞。

    因为五峰大比临近,整个小寒山都陷入了一种亢奋莫名的情绪之中,各种各样的小道消息满天飞,有清风与明月两名童子传递消息,他对现在山中的局面还是把握的住的。

    虽然他是凡尘九重天的修为,在入室弟子之中也算是上乘,但除了他的几个师兄之外,其他人都将他看成是用丹药将修为堆积起来的水货,并没有真正的将他放在眼中,一些在外门弟子之中修为高深,战力强劲的家伙已经放出了消息,要在五峰大比之中挑战于他,甚至并不讳言要将他这个小寒山有名的废物踢出入室弟子的行列。

    “不管怎么说,先起一卦吧!”似乎想到了什么,王通嘴角泛起一丝阴邪的笑意来。

    ………………

    ………………

    云净天高,碧空如洗,一座雄峰矗立于万峰之间,这座雄峰山体极为高大,接近峰顶之处,有十数里方圆一片的平坦之地,当中有九座平台,俱都有三十余丈方圆,被刀砍斧凿,平平整整,围着这九座平台的周围,人头挤挤,热闹非凡,雄峰的周围,时不时的有流光闪动,却是许多修真者驾御着各式法宝飞遁而至。

    九座平台之前却是一座高台,高有百余丈,台上是一个巨大的芦蓬,小寒山几乎所有的头头脑脑都出现在芦蓬之中。

    五峰的首座坐在正中的第一排,山主玉太玄更是坐在中间,周围坐的都是位高权重的内门长老以及各个修真世世家的家主及大佬们。

    九个巨大的擂台周围的人数虽多,但泾渭分明的分成了五个部分,青玄峰、太白峰、九如峰、南屏峰、连云峰,各峰的弟子都在峰中长老的约束下,聚在一起。

    芦蓬之中,除了小寒山的大人物们之外,还有梁州另外六派前来观礼的代表,小寒山在梁州七大派中的拉名第四,不上不下,面子还是有一些的,再说了,相互之间观礼也是修真界的一项传统,毕竟每一个门派大比中都会涌现出一些有潜力的人才,这些人才自然是各门各派关注的对象,不管是交好,还是为敌,大家都有一个心理准备。

    王通自然站在连云峰的一群弟子当中,因为他是首座王槐的弟子,所以站的位置相当的靠前,除了前排的几名长老之外,便是他与金子扬五人。

    目光扫过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人群中倒是有几个熟人,许家的人,周家的人,他们同样在看着自己,目光都极为不善,他看到了许阳兄弟,还有周凝雪,目光似箭,阴毒无比,有一种花道兄目光杀人的意思,对于这些仇恨的目光,王通显得非常的淡然,完全不在意,无论是许阳还是周凝雪,现在的实力对他都无法构成威胁,即使是在擂台上碰到,他们也不会有任何的机会。

    倒是许寒平,这个面如冠玉,风度翩翩,这个灵根天二重天的入室弟子同样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目光与自己对视了一下,目光之中流露出来的并不是仇恨,而是一种厌恶,一种不屑,一种可怜,还有一丝的讥诮。

    在他的目光扫视之下,王通的心中没来由的升起了一丝屈辱之感。

    “娘的,真是麻烦,中二病难道就这么难治,人家看你一眼就感觉到了极大的侮辱,真是他娘的,药不能停啊!”

    在许寒平的目光之下,王通的脸色阴沉下来,嘴角扯了扯,这是他身体之中遗留下来的前任残存意识在作怪,在他的第二识海之中,紫色的灵泉早已经翻腾,隐隐然间竟然影响到了他的主识海,这让王通非常的不喜,现在,他才是王通,以前的那个已经死了,应该死透了,而不是像现在这般,在自己的识海之中兴风作浪。

    目光微转,又看到了一张亦喜亦嗔的熟悉面孔,不禁有些惊讶。

    什么时候,太白峰多了一名入室弟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