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春秋我为王 > 章节目录 第1104章 人生最大的乐趣
    赵无恤睁开眼,发现外面明媚的阳光流淌一地,而屋内的乱相,也呈现在他眼前。

    这里是路寝之台上,齐侯的寝宫内,地上满是胡乱扔着的云衫、珠履、弁冠、玄衣乃至于女人的亵衣。而宽大的床榻上是洁白的云幔,上面绣着交龙纹饰,薄薄的蚕丝被褥下,有一具玉体横陈……

    翻过身,看着枕旁的丰腴玉臂,芮子依然在沉睡,只是眼角还有些泪珠。

    赵无恤想起来发生什么事了,不由有些懊恼,不是恼别的,而是恼自己竟然没有抑制住欲望,昨日的他,实在是玩的有些过火了。

    昨天临淄陷落,赵无恤志得意满地进入齐宫,齐侯杵臼的遗孀芮子为求儿子不遭杀戮,跑到赵无恤跟前求饶。

    此女当然比不上季嬴国色天香,比不了西施花容月貌,甚至连身材也比孔姣逊色几分,妩媚之情也不如南子。但她的身份不同一般,昔日也是齐侯宠妾,样貌自然是不差的,加上打扮得体,更能引人注目。

    她曾经的高贵姿态,荡然无存,伏在地上,头也不敢抬,只是肩头耸动,细细的啜泣,无恤居高临下一眼扫过去,便能瞥见那波动起伏的胸脯。她有过生育,儿子都十多岁了,故而身材丰腴,入眼莹白肥腻,如见聚雪。而那头顶如云的青丝,盘起个妇人样式的发髻,在靠近赵无恤抱着他的腿求情时,一股缭绕的熟女体香,隐约入鼻,如同烂熟的水果。

    见此情形,也许是几个月在外征战未近女色,曾经两次抵制住西施献身的赵无恤却有点忍不住了,欲望在他心中升腾而起。

    眼前的女子,是齐侯杵臼那死鬼的宠妾,是他的未亡人,更是现任齐侯的母亲,然而却如同一只羔羊般匍匐于身下待宰,而赵无恤高高在上!

    他说不清楚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但这冲动驱使着他,要他提枪驰骋。

    是夜,赵侯夜宿齐侯龙床,给死去多年的齐侯杵臼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若是那老头泉下有知,只怕要气得七窍生烟吧……

    整个过程不足为外人道之,只是赵无恤此生从未如此癫狂过。

    芮子虽然主动引诱,但明显没有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又羞又怕时,她惊叫,喘息,扭动,可她的每一次反抗只会令赵侯感到更加强烈的刺激。

    她是人妻、人母、未亡人,每一层身份都让赵侯兴奋一分,也不加怜惜,而是拼命在她的身上肆意释放压力,动作粗暴,不容置疑。

    就这么一直折腾到半夜,在征服齐国后,赵侯又继续征服了小齐侯的母亲。

    次日醒来回味昨夜,赵无恤懊恼之余,竟也有几分回味。

    他明白了曹孟德为何嗜好人妻了,这的确是与众不同的滋味……

    不过赵无恤依然十分警觉,他可不想和曹操一样,因女色而误事,以至于宛城大败,子侄猛将战死。

    ……

    芮子其实一早就醒了,但她一动也不敢动,只能装作继续熟睡。

    直到身侧赵侯穿衣下榻,直到门扉打开又合上,她才敢睁开眼睛,略动一动,只觉得百骸无力,回想到昨夜的事,泪水顿时打湿了枕席。

    不仅哭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作为寡母只能献身以求自保,也哭昨夜到了后半程时自己的失态,那羞人的模样,肯定都叫赵侯看在眼里了……

    她嫁进齐宫之时,齐侯杵臼已是六旬老人了,年长体衰,一年与芮子仅有的三四回床笫之事,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而且白花花的胡子,佝偻的身体,看一眼就觉得窥见了死亡的老年斑,芮子心里厌恶极了。但她身为妾室,也只是默默承受,尽人妻之责罢了。等到剩下齐孺子后,齐侯杵臼已是半截身子入土,伺候幼子还累得不行,这事便更是绝迹了。

    她十多年来,先是守活寡,然后是真的守寡,直到昨夜,赵无恤在当年齐侯的龙榻边红烛高照,要了她的身子,彻夜驰骋,她才始知闺房之乐,竟可以一乐如斯,最初还有抗拒,但春到浓处,也忍不住婉转娇啼起来。

    昨天晚上是几回呢?芮子红着脸想了想,好像是折腾了三回,赵侯才算放过自己。

    就这么躺了许久,她才总算撑起身子,看着外面艳阳高照的天气,心中不由又是一阵又羞又怕。

    羞的是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儿子,怕的是赵无恤将她吃到嘴后会不讲信用,依然要残害晏孺子……

    殊不知,在寝宫之外,赵无恤也在承受昨日办下荒唐的后果。

    ……”君上昨日真是志得意满,忘乎所以啊!“

    高柴面色不豫地站在赵无恤面前,他虽然保持着臣子的谦谨姿态,但脸上却横眉怒目,嘴里也一点都不客气。

    高柴是孔门弟子,在数年前的卫国之乱里和子路选择了不同的道路,他投靠了赵无恤,在卫国担任理官,从此平步青云,一路升迁。这次赵、鲁、卫、燕、邹五国伐齐,因为高柴是齐国人,熟悉临淄情形,便把他带上了,跟在赵侯身边随时参赞。

    孰料攻入临淄的第一天,赵侯竟办了一件荒唐事他居然公然抱着齐侯孺子的母亲夜宿齐侯君榻!

    高柴当时就在路寝之台,闻讯后大惊失色,便要进去阻止,被赵广德拦下好说歹说,才忍到了第二天。这会赵无恤穿戴好衣冠出来时,顿时就被守株待兔的高柴拦住了。

    “君上一向谨慎,但昨日之事,实在是太不慎重了!”

    高柴说着说着越靠越近,唾沫星子都喷到赵无恤脸上了。

    赵无恤没想到,自己成为诸侯之前如履薄冰,立国之后也素来谨慎,一心一意扑在国事上,连妾室都只纳了一名,却有一天会被臣子强颜进谏……

    不过这件事的确是他被欲望冲了头在先,此时被高柴强谏,顿时脸色微红。

    好在他的堂弟赵广德在旁边做和事佬,不以为然地对高柴说道:“子羔说的太过言重了吧,当年楚文王破息国,见息媯美貌,便纳之为夫人,君上垂怜芮子,让她侍候起居,她应该感恩戴德才对!”

    高柴也不管赵广德身份多高,也不理他,只是冷笑着问道:“破其邦国,淫其妻妾,君上也如此认为么?”

    赵无恤先是沉默了一会,他想起了前世听过的一句话:

    人生最大的幸福在胜利之中:征服你的敌人,追逐他们,夺取他们的财产,使他们的爱人流泪,骑他们的马,拥抱他们的妻子和女儿……

    经过昨夜之事,赵无恤算是明白铁木真这句话的真谛了,但是这是春秋,他是文明之邦的君侯,而不是只知道烧杀抢掠的野蛮部落酋长。若是不想麾下臣子们炸锅,面对高柴的质问,他就必须表明自己知错,并虚心纳谏的态度来。

    他仰天长叹道:“寡人是欠缺考虑了,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见赵侯没有死不认错,或者一黑脸拒绝自己的进谏,高柴的火气也消了不少,他诚恳地说道:“君上能够知道此事不妥便好,臣还有几句逆耳忠言,不知君上可愿意听我说完?”

    你不说完能放我走么?赵无恤只能站在大太阳下,硬着头皮听高柴喷唾沫星子。”此事说小也小,只是君上亲近女色忘乎所以而已,但此事必须节制。当年晋平公生病,秦国的医和来给他治病,就说他得了女蛊之病,是亲近女人太多的缘故。多则伤身,所以君上必须加以注意,像这样次日近午才起身,实在不可,身为一国之君,亲近夫人和妾室以外的女人,更是不该。“

    女色这东西如狼似虎,能消磨英雄斗志,让人变得如醉如痴,但赵无恤腹诽说自己其实挺节制的,这么多年不就只有这么一次荒唐么,而且之前与南子偷情的次数更是海了去了,不过他只能点头:”子羔说的有道理,寡人谨记。“

    高柴再拜,抬起头来时脸色却猛地严肃了起来:”说完小的,臣可要说大的影响了,此事,关系到此番赵国入齐顺利与否!”

    他指着依旧冒着残烟的临淄大城说道:“临淄才遭遇大火,民生凋敝,死者无数,君上却不想着安抚他们,重建秩序,反倒宿路寝之台,淫齐侯之母。一方面,这是罔顾人伦的荒唐事,若是传出去,君上如何给赵国百姓建立一个有德之君的榜样?另一方面,这是欺凌齐人,如今临淄初定,陈氏未亡,君上难道就不怕有谁听闻此事后,大肆宣扬,激起齐人公愤,继续跟赵国作对?“

    赵无恤点了点头,没错,这件事若是被有心人利用,的确也是件麻烦事,说不好会在齐地掀起一阵接一阵的反抗。

    今天这件事,叫他深刻明白了“君侯无私事”的道理。他既登上了高位,享受着一呼百应的尊荣,统治着五千里江山,数百万百姓,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不可恣意妄为。

    赵无恤虽然承认自己做了错事,但高柴依然不肯轻易放过他,最后还语重心长地说道:“且不说以上种种危害,臣更在意的,是害怕君上小霸既安,生出了懈怠肆意之心啊!”

    高柴言罢,赵无恤才出了一头的冷汗,给齐侯杵臼戴绿帽子的得意之心也没了。

    是啊,早在三年前,他就曾经对季嬴说过,他最大的敌人,不是夫差,不是楚国,甚至都不是这世间的旧礼残余,而是名为欲望的东西……

    然而只过了三年,随着夫差的大败而归,随着最烦的敌人齐国也被征服,赵无恤的确心生懈怠。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他的确需要时刻警醒自己不要大意,而谏官,就是为此而存在的。

    于是赵无恤郑重地向高柴施礼,又解下自己的一枚贴身玉佩递给他,随即动容地对赵广德等人说道:“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人无完人,寡人也不例外,但只要有子羔这一面镜子在,寡人就可以随时知道自己的过失,有则加勉,无则改之!”

    ……

    高柴进谏完毕,心满意足地走了,赵无恤让他去替自己安抚临淄齐人,与国、高、鲍、晏等氏族合作,处理好赈济和救灾的事项,不能让临淄爆发瘟疫和饥荒。

    站在路寝之台上,看着高柴远去的背影,赵无恤久久未语,似是在思索着什么,最后还是赵广德轻咳一声,过来请示道:“君上,燕姬是要交给燕国人的,但这齐侯及其母……要如何处置?”

    赵广德的意思是,要不要因为赵无恤睡了芮子,就改变之前既定的处置方案。”对彼辈的处置不变。“赵无恤却冷冰冰地回应,一夜露水情在他心里,压根占不到分量。

    “先将她们安排在附近的柏寝,加派人手看管,待大军返回时,再以临淄残破为由,将孤儿寡母一起带到济南历下安置,晏孺子现在还是齐侯,仍有利用得到的地方!”

    “唯!”但赵广德又有几分犹豫,问道:“君上,赵国当真要放弃临淄?”

    他有些舍不得。

    “汝进军齐国时也看到了,越是往东,越是靠近临淄,齐人的反抗越是强烈。赵国能站稳脚跟的也就是济北、济南。故而对待临淄,迁其民,空其地才是最好的办法,陈氏这把火反倒帮了寡人。”

    赵无恤冷笑道:“陈乞老儿想留下一个大麻烦给寡人,他却棋差一着,没想到一个全须全尾的临淄才是最麻烦的,这种十万大城,外来者想要有效统治太难了,即便强占,也只能依靠当地人,最终还是会被齐国各氏族得到权力。正好借着火灾,把临淄人拆分迁徙到济南、济北、鲁国。这个烂摊子,等剿灭陈氏后,便交给国、高、鲍、晏四族来帮赵国收拾吧!就当是主人赏给狗的一根剩骨头!”

    等赵广德也离开后,赵无恤仍然在路寝之台上站了好久。

    日落时分,高墙上的云朵已经披上红霞,临淄虽然被烧了一半,但站在高台上看去,景色依然震撼人心。

    赵无恤听说过一件事,那就是当年建成路寝之台,齐侯杵臼居高临下,看着远处壮丽的临淄城,登时忘了劳累,许久之后才感叹道:“美哉宫室,我之将老,这堂堂皇皇的临淄,日后不知将被谁据有?”

    齐侯本是无意一说,然而,当时侍候在旁的晏子却说:“如君之言,陈氏将执齐国之政乎?”

    可现如今……

    将路寝之台踩在脚下,站在过去齐侯和晏婴站处的位置,赵无恤可以笑着告诉他们最终答案了:

    “美哉室,无恤将有此!”

    不仅是这台阁,连带齐侯杵臼那守寡的美妾,也已经是赵无恤的了,虽然承认一时冲动,也需要承担一定的后果,但赵无恤从不为做过的事后悔!

    他又呆了一会,直到太阳垂垂西落,才转身离开。

    如今,只剩下将东莱征服,将陈氏剿灭,整个齐国,就落入赵无恤的手掌心,任他分割了!

    ps:才回到家,只有一章了,明天恢复正常更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