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七百八十一章 别无选择
    这还选择个鬼,三人心中皆是怒骂,但是面上却不敢做出任何不满的表情,汉室真的太强了,强到让人绝望。

    “看来三位已经做出了选择。”司马懿的嘴角略微上划。

    “自是消灭叛逆,不过我们想知道那封南下的圣旨是怎么回事?”刘豹在得到另外两人眼神之后,当即开口说道。

    “长安发生了叛乱,有人伪造天子手书,给你们传召南下,准备搅浑水,然而还不等对方下手,就被拿下了。”司马懿神色平静的说道,随后将圣旨拿出来递给刘豹。

    刘豹三人仔细看了看圣旨,最后确定这一份没有任何问题之后,选择相信了司马懿的话。

    主要是司马懿说的太淡定了,长安发生了叛乱这种放在其他时候都是机密的消息直接说了出来。

    不过想想也是,汉军最强的军团现在全在北方,就算是发生了叛乱,甚至将国都都打没了,对于汉室都没有什么实际的影响,真要说的话最多算是丢个面子。

    至于那句你们只是用来搅浑水的话,虽说很伤人,但这是就是事实,丢了匈奴族那不屈的气概,南匈奴和其他的杂胡没什么区别,汉军一打五没什么压力。

    他们这么多匈奴大军看着挺凶,真要动起手来,恐怕汉军用不了多少人就能将他们击溃,至于上一张圣旨上所谓的调南匈奴入南军和西园,其实匈奴人之中有点头脑的都知道这里面有猫腻。

    可问题是,他们南匈奴又拒绝这份好意的资格吗?当然是没有了,就算这是乱命他们南匈奴也要受着,乖乖的听指挥还有条活路,要是不听指挥,上一封圣旨就给够汉军灭掉他们的理由了。

    因而在司马懿说出这些的时候,三人不仅仅没有怀疑,还觉得非常合理,毕竟现在的汉室完全不需要借助外力,反倒是一些宵小之辈才有可能用到他们。

    今时不比往日了,比之当初足以劫掠并州的南匈奴,现在的他们拥有更强大的力量,但对比汉室展现出来的强横,完全失去了所有的价值。

    “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司马懿看着三人问道。

    “到时候出兵之前我们会提前通知汉室。”呼厨泉毫无压力的说道,随后有些犹豫的询问道,“不知汉室打算如何处置我们。”

    “三位之中有两位都姓刘,也该归汉了。”司马懿看着三人平静的说道。

    司马懿此言一出,刘豹三人皆是面露挣扎之色,他们在并州北方虽说条件艰苦,但毕竟还能当土皇帝,要是到了中原恐怕只能做一闲散的侯爷,到时真就毫无反抗之力了。

    “三位不会还想和汉室对抗吧。”司马懿冷笑着说道。

    “若是我们三人归汉,我们南匈奴的族人怎么办?”刘豹突然开口询问道,这句话的意思不言而喻,当即刘去卑和呼厨泉皆是看向刘豹,却见刘豹隐蔽的晃了晃手。

    刘豹的小动作,司马懿自然没看到,但是从刘去卑和呼厨泉的神色变化,司马懿已经猜的七七八八了。

    “一并并入汉室。”司马懿想也不想的说道。

    “那我们迁到哪里去呢?”刘豹继续询问道。

    “就地安置。”司马懿突然笑着说道,三人闻言一愣,随后大喜,他们终于明白了汉室想要的是什么,区区大义而已,虽说到时候他们三人旁边皆会多一个汉室安排的国相,不过这并不严重。

    现在汉室势大,给他们这边安插点人,他们根本不可能阻止,这等并入汉室的方式在三人看来,很符合汉室的习惯,一方面距离远不好控制,但又要彰显出汉室的威严,做出这种事情很合理。

    诸如护乌丸校尉,护鲜卑校尉,护匈奴中郎将什么的不就是这么来的,汉室强的时候,这些都是大爷,汉室要是不行了,这些东西不就是扯淡吗,多个国相算什么。

    自然刘豹等人皆是允了,但是三人却未有一人注意到司马懿话中的歧义,司马懿回答的是南匈奴族人是就地安置,可不是回答南匈奴贵族就地安置。

    司马懿可是很清楚的告诉了刘豹,他们三人是需要归汉的,至于归到哪里,反正肯定不是就地安置。

    南匈奴的贵族被抽走之后,仅剩下南匈奴普通的族人,司马懿可以保证,最多五年,胡昭就能让剩下的那些南匈奴以南匈奴人的出身为耻,疯狂的想要加入汉室。

    “既然如此,我们便约定好号令。”司马懿看着呼厨泉三人说道,三人连连点头。

    “若是有夜袭的机会,我军会抓住月明星稀的时候进行夜袭,若是没有机会,正面作战,我军击鼓之后,三千精锐破开那些叛逆的半数本阵之后,你们就出手。”司马懿看着三人说道。

    “那好,到时候我们三人的士卒会身披羊皮,头戴羊皮小帽。”呼厨泉当即开口说道,司马懿很是满意的点头。

    事情都说到了这种程度,自然是宾主尽欢,不过司马懿不能久留,喝了两杯酒之后就赶紧离开了,生怕浪费的时间太多,事情发生了变化。

    等司马懿走了之后,刘豹开始和两人商讨了起来,对于司马懿他们之前虽然说的好,但是却依旧有着一定的提防之心,毕竟在这个时代,谁大意了,谁就有可能完蛋。

    “刘豹,你觉得那家伙的话可信不?”呼厨泉看着刘豹询问道。

    “比第一张圣旨更可信,第一张圣旨之中写的东西,我们一看就知道是胡编乱造的,但碍于汉室实力我们不得不南下,但是实际上脑子只要清醒就知道传圣旨那位是在乱命。”刘豹脑子相对比较灵活,当即开口说道。

    “确实,前一张圣旨完全就是在乱命,汉天子怎么可能招我们入天子亲军?”刘去卑点了点头回答道,匈奴人只要不傻都知道不可能,但谁让这东西能用作借口灭掉他们呢?所以不得不来啊!

    “这么说的话,你们认为对方所说的是真的?”呼厨泉开口看着两人询问道。

    “长安恐怕真的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让我们南下将水搅浑的可能性远大于圣旨上所说的,所以我倾向于对方是实话。”刘豹思考了一下说道,“我主要怀疑的是对方为何要让我们出手?”

    刘豹此言一出,刘去卑和呼厨泉皆是沉默,确实从任何一个角度讲的话,汉室真要收拾他们完全可以轻松解决的。

    “会不会为了避免伤亡?”刘去卑想了想说道。

    “功勋和伤亡,汉室选得永远是功勋,死的人没办法痛斥将领的选择,活着的都拿到了功勋。”刘豹冷笑着说道。

    “会不会是长安经过一场叛乱,实力大衰,根本没有足够的力量击败我们?”呼厨泉想了想开口说道。

    “就算如此,难道我们还能去攻打长安?开什么玩笑,长安之中就算没有兵,在我们抵达之后再行招兵,我们都打不下,北方的汉军可还没死呢?”刘豹看着呼厨泉无奈的说道。

    “也就是说,我们其实没有选择。”刘去卑反问道。

    “那个小子之前就说清楚了,我们要么跟着他剿灭叛逆,要么跟着叛逆一起被剿灭。”刘豹叹了口气说道,“我们自己出手还能保住更多的元气。”

    “唉……”呼厨泉闻言长叹了一口气,他们没有选择。

    “差不多就是这样,如果对方能拖六七日,那么等上弦月过半,我们的士卒晚上能看清的时候动手是上上选,否则就只能等阵战了。”司马懿带着一种疲惫说道。

    “好好好,没想到仲达一言就敲定了结果。”曹昂大喜站起道。

    “好什么好,如果是阵战的话,你觉得你们谁能指挥?”司马懿冷笑着说道,“你们这群人如果先行在军营之中泡过三个月,有你们父辈的言传身教,不说别的,排出行列还是可以的,看看你们现在,你告诉我除了曹子丹还有谁能?”

    曹昂有些讪笑着再次坐下身,他们这些人确实少了军营之中的历练,本来要不是北上这件事,他们今年秋冬季就会有长辈将他们带到军营去操练,然而这不是出事了吗?

    【唉,早知道之前我应该多随父亲前往军营,决定了,以后我要多和士卒进行接触。】曹昂默默地想到。

    说起来这次也是一个意外,当前留在长安的曹营二代们,除了夏侯尚和曹昂基本都也都十六岁,本来这个年龄,出身在将门,父亲就会带着去军营开始言传身教,看看有没有资质。

    就比方说关平,当时没到年龄的时候,在家练武,陈曦还带着逛花楼,干过欺男霸女的事情,打了江东三大家族的后人,抢了一个女子回去当妾侍。

    然而过了某个时间点之后,关羽就将关平弄到了军营,开始将重心从武艺和读书转到了统兵作战。

    当然这也看一个天赋,但大致将门的后代差不多都在这个前后会练,而曹操这边今年出了大事,没来得及操练,又不能将所有的后代全部带往北方去操练,所以只能则其优入选。

    至于曹昂,其实将曹昂当作太子就可以理解了,作为势力的二代核心,相比磨炼,其实更重要的是坐镇后方稳定人心。

    这么一来留下来的全都是不太适合行伍的二代,最后这情况看起来就有些糟糕了。

    “有时间你们最好学一下兵法,这种东西看书没用,实战只要不傻都能学会。”司马懿突然神在在的说道。

    “我们一定会注意的。”曹昂点头,经过这次之后,他已经很清楚自己的情况了,“不过兵法没那么好学吧。”

    “恰恰相反很好学。”司马懿带着一种嘲弄的神色,但是因为困倦,现在有些怪异。

    “有什么特殊的方法吗?”曹昂兴奋地询问道。

    “嗯,打几次没死,该会的都会了。”司马懿双眼睁开,眼中带着一抹寒光说道,曹昂闻言不由得心中一寒。

    “不过这次北上的诸人在我看来多是不堪造就,或者只适合作为冲阵猛将,剩下的也多是不适合统兵作战,否则也不至于没带去北方见见世面。”司马懿带着淡淡的嘲讽说道。

    曹昂闻言一愣,这才想起夏侯霸,夏侯廉,夏侯充等那些看起来孔武有力,而且年纪也比较大的家伙都被带走了。

    眼见曹昂闻言有些不安,司马懿少有的继续开口说道,“你和他们不一样,同样培养的方式也不同,加之曹公的兵力一直欠缺,不可能给你们太多培养的机会,能带去的必然都是在短时间能培养出来的。”

    曹昂闻言虽说依旧低落,但是却理解了很多,曹操这么多年一直手头很紧,大军恨不得一路掰成三路用,自然不能随意浪费。

    “曹子丹,倒是一个可塑之才,但是年纪小,曹公公务繁忙根本顾不上,曹家本家的兄弟,呵呵。”司马懿只是轻笑了两下不言而喻。

    曹真闻言不由得双手握拳,他一直想着报仇,但是却一直未能拥有力量,而现在他终于知道自己缺少的是什么了。

    闻言曹真对着司马懿深深一礼,然后并未多说什么。

    “好了,就到此吧,该说的都说了,剩下的就看看天时,运气不错,等几天我们夜袭,运气要是糟糕,回头可能还要靠你们这群人。”司马懿平淡的说道。

    “多谢仲达。”曹昂起身一礼,不在打搅司马懿。

    就在曹昂带着曹真即将出门的时候,司马懿突然出声说道,“还有几天时间,你们将士卒操练一二,不求其他,队伍要能横平竖直,打不过人,至少要吓住人!”

    曹昂闻言,想起之前那乱的一团糟的士卒,不由得长叹一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幽州以北的汉军军团之中,赵云终于收拾好了军队,带好了数天的粮草,说来也唯有白马这种超高速骑兵才能在十日之内狂奔到并州和司隶的交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