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七百八十四章 终不能免
    汉军的北疆营地因为孙策那群年轻人的原因一直不能南下,但一直在这里耽搁也不是事,所以在多等了三天之后,孙策等人依旧未回来的情况下,曹操和刘备商量了一下,带着各自那伤痕累累的心脏先行南下了。

    当然还不等大军拔营,曹操和刘备就收到了孙策遣人送来的战报,并且在里面也解释了原因,所以曹操和刘备在这里给孙策留了三万人和三个月的粮草。

    “你们这群家伙啊,最后居然还要让我帮忙才能在三天之内将剩下的政略写完了,你们真的有好好干?果然需要磨练。”陈曦顶着黑眼圈看着一群同样累的跟咸鱼差不多的家伙扯淡道。

    说来陈曦之前确实是犯了众怒,不过鉴于这是纯粹实力,所以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是架不住陈曦后来和荀彧闲扯淡的时候,曹操和刘备过来通知他们再等三天,不管孙策回不回来,他们大部都要南撤了。

    顺带刘备问了一下进度,陈曦回答了一下,刘备意思是还是在这几天赶紧赶工完成,天知道回到了长安还有多少麻烦事。

    自然这个锅就甩到了陈曦的头上,而陈曦考虑到到了长安搞不好还要上演一出限制皇帝权力的大戏,加之这种大戏到时候免不了还要出不少的幺蛾子,所以陈曦也就应下了。

    之后三天一群人紧赶慢赶疯狂的加班,最后总算是在拔营之前弄出来一个差不多已经能作为五年计划进行操作的东西。

    “好了,子川你厉害就可以了。”郭嘉打着哈欠,眼皮都快睁不开了,闻言一边将头埋到马鬃毛里面,一边打着哈欠说道,“我最后三天居然做十七份,我自己都佩服我自己。”

    “我果然是老了。”贾诩同样昏昏沉沉的,满脑子都是牛啊,马啊,羊啊之类的畜生。

    程昱的脸皮现在看起来都明显的松弛了一节,双眼惺忪,“以后这种事情不要找我们这些老家伙了,年轻人要承担责任啊。”

    周瑜的情况还能稍微好点,但也累的够呛,“我明明是统帅,为什么要搞内政,以后一定要军政分离,绝对不能给有野心又没能力的人搞破坏的机会,必须要军政分离。”

    诸葛亮这个时候也难以保持自己的仪容风度了,他也在不断的犯困,实在是累的够呛,这三天他近乎没有挨过床。

    “所以说,人啊,不逼一逼,都不知道自己的潜力有多少。”陈曦也将自己的脑袋埋在马鬃毛之中,困倦的说道。

    “虽说我不知道潜力有多少,但我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一波箭雨下来就足够干掉我们一群人了。”徐庶毕竟不算是太擅长政务,因此做的不是太疯狂,而且本身又有一身不差的内气修为,现在看起来还没死透。

    “这个时候别说是箭雨了,就算是天上落陨石,外面那群人也能将之打碎,没有直道真惨啊,马车都没办法坐。”陈曦头埋在马鬃毛之中,一脸疲倦的说道,“决定了,回头就从幽州往这里修一条直道。”

    “三丈宽的直道,从幽州修道这里,怕是需要过亿钱,而且这里行人太少,温养不到位的话,冬天可能会让道路炸裂。”糜竺这时也难以保持那副温和的君子神色。

    “哈,这不是问题的,你只要修路,就有人占便宜的,我修一条路,附近如果有村落的话,村落就会自然的聚集到道路的两旁,尤其是道路的交叉口,很多村落喜欢占用。”陈曦满不在乎的说道。

    “不过北方毕竟人口稀少,和中原不一样,未必会有那么多人。”糜竺带着困倦辩驳道,他也是刘备的钱袋子之一啊。

    “叔父,你的伤势可好?”另一边荀攸开口像荀彧询问道。

    “没什么了,突然发现你当年的选择挺好的。”荀彧点了点头说道,“糜子仲确实是一个人才。”

    “何止是人才,他对于钱粮和人力的认知比我们都要深入,糜家在他这一代跨入五大豪商之列并不是侥幸。”荀攸回头看了一眼糜竺开口说道,“出身虽说低微,但是才能足以并行其中。”

    “是啊,才能足以并行其中。”荀彧点了点头。

    “子仲有时间我们交流一二,你精于实操,我擅长理论,我们两个倒是互补。”刘巴也是倦倦的说道,这一段时间他和糜竺的交流也不少,对于钱他们两人都有自己的理解。

    “那倒是不胜荣幸了。”糜竺笑着说道,“子川的理论经常让人听不懂,而我又不能太过浪费他的时间。”

    曹操和刘备驾马在前方看着身后那群和谐共处的文臣,以及正在相互较劲的武将,心下皆是无奈。

    这一刻两人心中皆是暗骂刘协无能,若是天子能表现出相当的才智,那么以双方现在的情况,回到长安之后,天下就几乎算是归一了,可惜刘协愚蠢的做法彻底毁了这一次机会。

    “玄德,天子若不可扶,你准备如何?”曹操突然传音给刘备询问道,刘备闻言当即扭头看向曹操,而曹操眼神无比坦然。

    “天子是天子,汉室是汉室,我所谋求者,汉室之太平也。”刘备看着曹操无比坦然的双眼,沉默了一会儿传音给曹操。

    “天子不可扶啊。”曹操带着一种苦涩,“汉天子不可扶啊!”

    “是啊,不可扶啊!但是汉室可扶,你我二人有一人尚在,汉室依旧会是汉室。”刘备这一刻突然陈曦附体,郑重其事的说道。

    “你我二人有一人尚在,汉室可扶。”曹操看着刘备的双眼无比的郑重,他懂刘备的意思。

    “我们双方合并了如何?”刘备伸手对曹操说道,他从曹操的双眸之中看到了他想要的一切,曹操不会反汉室。

    曹操缓缓地伸手,几乎要挨上刘备手的时候,却将刘备的手拍开了,苦笑了两下,“虽说同是为了汉室,但我们双方必须要分个高下,我的身后,还有你的身后都有无数人在看着我们。”

    “成者王侯,败者寇啊。”刘备带着苦恼说道。

    “我们两人现在不见个高下,后代也会见个高下,而且会比现在更凶,至少现在你我的意志还能贯彻下去,后面的子嗣未必能压住。”曹操摇了摇头说道。

    “等一下啊,我问子川一个问题,看看能不能解决。”刘备闻言也明白了曹操的意思,但是随后就想起了陈曦,当即驾马朝着陈曦的方向跑了过去。

    “子川,别睡了。”刘备驾马过来的时候,文官这里一群人都将脑袋埋在马鬃里面休息。

    “什么事啊,玄德公……”陈曦睡眼迷蒙的看着刘备。

    “你清醒点,这样我不敢给你说。”刘备传音给陈曦说道。

    陈曦缓缓地坐起身子,双脚踩着马镫伸了一个懒腰,然后狠狠地用双手揉了揉自己的脸。

    “好了,现在可以说了。”陈曦这时已经恢复了大半的精神看着刘备询问道。

    “是这样的……”刘备将之前他和曹操说的话完完全全的复述了一遍,然后又将自己的判断加上了,随后开口询问道,“这种情况下,将之迁出去为国征战能不能做到?”

    陈曦闻言皱了皱眉,曹操居然有如此觉悟也确实是出乎了陈曦的预料,“怕是不行,曹司空所言非常有道理,不做过一场,就算他愿意出去开疆扩土,追随他的人如何想?”

    “而且就算追随他的人的在曹司空活着的时候一直为国征战,曹司空去世之后呢,他们必然会反扑的,那个时候没有约束的话会比现在更糟糕。”陈曦叹了口气传音给刘备解释道。

    “必须要让孙伯符和曹司空两方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是因为输了而遵从我们的指挥,而不是为了大义遵从我们的指挥,这里面有一个心理承受底线的问题。”陈曦缓缓地给刘备解释道。

    “那么只能做过一场了吗?”刘备带着无奈反问陈曦。

    刘备话音之中虽然带有无奈,但是口气却依旧坚定,既然选择了要超宗越祖,选择了让天下安定,那么大乱大治,用屠刀树立规则也是必然的过程,这种事情刘备岂能没有心理准备。

    “放心,还有一年多的时间,我会给一个还算不错的结局,说不定我手快的话,最后结果会出乎预料的。”陈曦笑着传音给刘备。

    陈曦现在尚且还没有弄好能走出完美结局的布置,不过比之当初袁刘之战的时候布置已经好了太多了。

    对于现在的陈曦来说,到后年春天如果还不能布置好中原统一战的结局,那么靠着手上现在已经积累好的棋子,也能打出一个相当不错的结局。

    “那就全靠子川了。”刘备闻言心中一喜。

    “玄德公还是莫要高兴的太早,和曹司空好好交流一二啊。”陈曦笑了笑说道,成者王侯败者寇啊,这种事情不得不经历一场,少了这一场总归是少了一个大义。

    刘备驾马离去之后,周瑜便缓缓的驾马过来,看着陈曦,“这次到了长安之后,下次再见恐怕是敌非友了。”

    “哈哈哈,和你一起作战挺不错的。”陈曦感慨的说道,“至于下一次是敌非友,那是下一次的事情。”

    “陈侯倒是豁达。”周瑜笑着说道。

    “好吧,这次回去恐怕就是实打实的陈侯了。”陈曦笑着说道,实际上以陈曦这么多年的功勋,混个一字侯稳稳的,只是以前一直担心升无可升,所以一直不怎么动陈曦的爵位。

    “这可就要提前恭喜陈侯了。”周瑜面上也没有什么担心,依旧笑着说道。

    “不知道这次会给你封什么爵位?”陈曦好奇的说道。

    “安阳乡侯,舒侯,平虏侯,这三个最有可能。”周瑜想也不想就回答道,很明显这家伙也没少想这件事。

    “舒侯最贵啊,安阳乡侯是你祖上的侯位,平虏侯的话反倒有些薄待了,对于别人算是尊号,对于你这次的战绩的话,开玩笑啊,给你平虏侯,给黄将军什么?”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

    以陈曦看来黄忠一箭干掉了呼延储这个北匈奴单于,只要不出什么意外,基本上平虏侯的位置就稳了,虽说只是一个亭侯,但是在这之前黄忠基本都在十二级爵位混,一箭能升到爵位的顶端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

    “所以我估计十有**都是安阳乡侯。”周瑜笑了笑说道,“舒侯可能性很小,但也不是没有可能,要是能封个舒侯,我就赚了。”

    “呵呵,你要是能封个舒侯,我就能封个陈王!”陈曦没好气的说道,随后又想起周瑜干的事情,“不过话说起来,作为统帅全军全歼了北匈奴的你,封个舒侯也不是没可能啊。”

    “可能性很小,因为伯符不可能封一个吴侯,所以就算是给我拟定为舒侯,也会结合实际下调一下。”周瑜略带可惜的说道,他的功勋说是乡侯的话就有些薄待了,说是县侯的话又有些厚待了。

    不过以汉代的习惯,如果是老臣,出现这种情况,自然会厚待,而周瑜这等才二十二三的年轻人,爵位薄待,但是赏赐会厚一些,然而对于周瑜来说赏赐他真的不缺。

    “这倒也是。”陈曦点了点头,仅此一条就封堵了周瑜舒侯的可能性,虽说孙策不会介意这种小事,但是周瑜不会去僭越。

    “这一次不少人都会封侯啊,赶个时间,孔明到时候就能刷新冠军侯的记录。”陈曦笑着说道,“玄德公恐怕会建议其为阳都亭侯,十六岁的侯爵啊,想想我十六岁还在虎牢关下混饭吃呢。”

    “我十六岁还在家呢?”周瑜不爽的说道,随后又不自觉的带着一抹艳羡看向诸葛亮,当真是少年封侯啊,“恐怕这个记录应该不可能再被人刷新了。”

    实际上这一段时间恭喜诸葛亮的人不在少数,其实打完北方一战,参战大将基本都能估计到自己是个亭侯还是关内侯,而诸葛亮的功勋基本上算是稳稳坐到了亭侯位置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