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七百八十五章 赵云南下
    且说那日孙策等人一路北上,由丁零的俘虏带着他们前往丁零部落,等到了地方,孙策,魏延,马超等人带着各自的精锐军团加上高顺借给他们的军魂军团直接扑了上去。

    这种近乎碾压一般的战斗力,别说是已经失去了丁零王,三个内气离体武将,以及大量精骑的丁零部落,就算是全盛状态下的丁零部落被如此强力的军团强袭,恐怕在没有做好完整防备的情况下都有可能被一波带走。

    因而地处北方的丁零人,没有做出任何有效的防御便被孙策等人给强拆掉了整个丁零部落。

    端掉丁零部落之后,俘虏的青壮不下二十万,孙策的杀心也不是很重,将其中所有敢于反抗的刺头全部干掉之后,就带着这二十多万俘虏开始南下。

    也是在这个时候,魏延第一个发现草原上还有一些其他的胡人,在抓了一群之后,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当初呼延储先行南下,北匈奴右贤王昆绾在北方不断的收拢杂胡为北匈奴提供炮灰。

    这种收拢方式极其粗糙,差不多就是前面先行抽走遇到的那个部落之中的青壮,胆敢反抗的就干掉,靠着北匈奴的实力多数杂胡部落被找到之后都屈服了。

    等到抽走了青壮之后,第二波北匈奴再来便将已经彻底失去战斗力的部族消灭掉,然后将部族里面所有能吃的东西抢走冲为军粮,这也是为什么北匈奴完全不缺军粮的原因。

    这种方式之下难免有漏网之鱼,不少逃过一劫的杂胡或是通知相好的部族,或是联合在一起尽可能的避开匈奴人。

    也正因为这样,北方草原这次虽说被匈奴人弄得元气大伤,甚至没有个几十年缓不过来,但要杂胡彻底玩完,其实并没有。

    魏延则是发现了这一情况,当即通知孙策,而孙策想也没想便带着二十多万的俘虏开始继续抓俘虏,对于这一点其他人不得不服,孙策简直是肆意妄为,也亏汉室现在威压四海,否则这么玩俘虏早就暴动了。

    结果后来越抓越多,越抓越远,顺手又灭了几个部落之后,俘虏都凑够了三十万,到了这个程度,孙策就算是想快也快不起来了,最后硬是被拖慢了行军速度。

    也亏这个时候汉室没有什么敌人,孙策也没有什么要紧的军务,否则这么多俘虏,要快速行军的话,孙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抓了这么多俘虏,到时候怎么解决,算上之前从北匈奴那里抓来的,我们抓了恐怕有五六十万的俘虏了。”马超看着身后浩浩荡荡的俘虏,一脸的无奈。

    “凉拌,回去丢给陈子川了事。”孙策毫不客气的说道,反正他是没有一点办法,但是他知道谁有办法。

    “不过这样下去真的不是办法啊,速度太慢了,回去不知道还需要几天啊。”关平一脸无奈的看着孙策和马超说道。

    “已经成这样了,没什么选择了,就算再花费十天我们也要将这些人弄回去,否则之前的一切努力不都浪费了。”魏延同样头疼到爆,但是面对花费了不少心血才抓到的几十万的俘虏,要说丢掉真心做不到!

    “只能这样慢慢磨了。”黄叙一脸苦恼的说道。

    “也没什么了,不用太着急的。”马忠完全不在意的说道,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是扯淡,还不如赶紧想办法将这群俘虏弄回去。

    “唉,当时抓得太高兴了。”夏侯霸跟着叹了口气。

    “带回去哪怕是卖钱都能值不少,所以还是往回走吧,别磨蹭了。”旗冬无奈的说道,“一个俘虏一到两万钱啊,身后三十多万俘虏,五大豪商都没有一家能直接掏出来这么多现款。”

    众人闻言再无任何的不爽,身后这些都是钱啊,实打实的钱。

    “不过,陈侯要这么多俘虏是要干什么吗?”夏侯廉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不知道,我就记得,陈侯总是一年四季闹着缺人。”马忠仰天看了一会儿开口说道,没记错的话,每一年他都能看到陈曦弄出来的招人榜文,而且陈曦招人完全不管是什么类型的,只要是青壮。

    “大概是要修路和修筑河渠吧。”关平想了想说道,他记得有人给他说过相关的事情,不过他没仔细听。

    “唉,你们有没有什么奇闻异事什么的,说来听听,这一路还不知道要走几天,扯扯淡也好啊。”马超叹了口气说道。

    “我说,你要是有这个时间,还是赶紧想办法温养一支长枪的好,你的枪都断了好几支了。”孙策顺手捏了一下马超的长枪,枪杆上瞬间多了一个指印。

    “你这家伙!”马超登时大怒,这支长枪他都温养了好几天了,被孙策这么玩一下又多了一个弱点。

    关平,魏延,夏侯霸等人看到这一幕,自觉离开,将场子让给两人,孙策和马超实在是太好斗了,每天都免不了要打上几场。

    很快两人的咆哮和怒骂,以及打斗声便传遍了四野,关平等人看的连连摇头,这俩个家伙迟早有一天要翻脸,每次打架都朝着对方的脸上招呼,非将对方打的鼻青脸肿不可。

    半炷香之后,俩人落下来的时候,关平等人只能靠着铠甲认人了,两人都被打的肿胀了起来。

    “孙伯符,你等着!”马超挥舞着半截断枪对着孙策咆哮道,“等我温养好长枪之后,我一定要你好看!”

    “等你温养好再说。”孙策伸手将马超的断枪枪头顺手掰掉,气的马超又要和孙策动手,好在关平和魏延一人拉住一个,否则这俩绝对要骑着马再战一场。

    “别以为降服了一匹飞黄就能猖狂。”马超被魏延拽着的时候嘴上依旧不放过孙策。

    “我猖狂怎么了,你来打我啊!我怕你?”孙策嘲讽道,最近他经常撩拨马超,马超那家伙最近没长枪用,没了武器战斗力直接掉了两成,被孙策打了好几次。

    “你等着,等我拿到我的武器,我绝对收拾你。”马超双眼冒火的说道,他最近又断了好几柄长枪,断的这些枪有一半的原因在他身上,另一半原因则在孙策的身上。

    马超这个时候都抓狂了,最近被孙策收拾惨了,也是他自己犯贱总是和孙策掐。

    就在马超想着回头从赵云那里学强效温养秘术的时候,赵云正在策马朝着司隶并州交界处赶去。

    一路上在经过雁门郡,定襄郡的时候,大致一眼看去一片和谐,而出了雁门郡进入西河之后,当真是一片荒芜,偶尔能见到一两个村落也是一片残垣断壁。

    “子龙,跑慢一点,从这儿开始不要以这种速度前行。”法正眼见赵云进了并州西河郡之后依旧以惊人的速度前进,当即告诫道。

    “我要去砍了他们。”赵云双眼冰冷的说道。

    “但是,你这样跑过去,我们的士卒会相当的疲累,虽说南匈奴也就是杂胡这个级别的,白马又是先天性克制杂胡,但如果太过疲累的话,还是会造成不必要的损失的。”法正劝慰道。

    赵云闻言点了点头,他并不是那种听不进良言之人,只是因那并州惨象怒火中烧,一时激愤,被法正一点便也冷静了下来。

    “薛邵,率兵一千白马从左侧先行,多放侦骑,保证我军不被南匈奴伏击,李条你也率领一千白马,从右侧先行,同样多放侦骑。”两人闻言皆是抱拳一礼,然后率领自己的本部快速的和赵云分散开。

    随后赵云的本部略略降低了一些速度,而且不断的派出侦骑前去探查,不过汇集过来的消息让赵云略微不解,部落驻地被焚烧之后留下的遗骸比村庄被毁之后的断壁残垣还多。

    唯有法正闻言之后嘀咕了两下,好在法正还知道有些话不能说,只是在心中默念了两下,

    法正默默地想到,不过这种事情他绝对不会说出来,就算事实真是这样,他也会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全军休息一下,吃一餐热食。”赵云率兵在路过一处古镇的遗迹,发现这里的井并没有被人填掉,赵云思考了一番之后,估摸着这里距离那里距离并州和司隶交界已经不算太远,于是准备让所有士卒吃一顿热产补充一下体能,避免一直吃干粮体能跟不上。

    “这里距离司隶边境大概还有一百余里,以白马的速度,在今天晚上应该就能到,我打算先行派一队人提前确定一番位置。”赵云对着法正说道。

    “这时理所应当的事情,看起来南匈奴非常的懈怠,并没有在后方留下我们担心的伏兵。”法正笑了笑说道,他现在已经弄明白了南匈奴的心理。

    “那我们吃完饭休息一下就南下如何?”赵云虽说是主帅,但是在战事谋划上还是乐于听从法正的建议。

    “不,侦骑可以提前南下,但是大部,还是需要多休息一番。”法正想了想拒绝了赵云的提议。

    “这是为何?”赵云不解的询问道。

    “因为我军距离并州和司隶的边境只有一百余里,而以白马的行军速度,就算是保持体力,这个距离在我们进行充分休息之后,也能稳稳赶到。”法正虽说吊儿郎当,但是战绩能刷的这么猛,也足以说明他的能力了。

    “我们要在晚上继续行军吗?”正在和吕绮玲聊天的马云禄突然开口询问道。

    “对,现在多作休息,到时候一路奔袭,差不多到二更天的时候就能抵达并州和司隶交界的地方,如果我所料不差曹子脩应该是在漆垣县进行布防。”法正点了点头说道。

    对于赵云的亲卫,法正表示非常的怨念,这两个花瓶拿来干什么,到时候到底是赵云保护亲卫,还是亲卫保护赵云,实在是一个问题,鉴于赵云性格谨慎又是知兵之人,这种话法正才不会说。

    当然也一方面是法正实在是不愿意招惹这些漂亮的女子,娶妻娶贤,姜莹,法正是非常满意的,虽说也就一般般的漂亮,但真是需要侍妾的话,法正表示,就算是蔡昭姬那种容貌的,以他的地位都能找到。

    只不过找来也只是一个装饰品而已,没有才学和能力的支撑,找来也只是玩物,奇女榜上的那些女子,除了两个皇后,没有一个是水货好吧,就算是去掉了背后的地位,转化成男子,强的足够有三公九卿之才,弱的也能坐稳一郡之守。

    至于有练武的女子,法正一般都是撇撇嘴了,先天不足好吧,因而对于马云禄和吕绮玲,法正都是面无表情,虽说这两个挺能打的,但法正也就是看看。

    “那万一曹子脩被击败了呢?”赵云开口询问道,“我们如此浪费时间,不就延误了军机吗?”

    “要是曹子脩被击败了,南匈奴肯定被荀文若的后手砍死了。”法正撇了撇嘴,他才不信长安之中,钟繇啊,司马懿啊,杨家啊这些是咸鱼,光说钟繇,那家伙到底干了多少年尚书了。

    “所以说,如果现在先行休息,而且算算日子,今天的月光已经足够作战了,虽说到三更月亮就没了,但二更的时候,靠着月色我们还是可以砍砍人的。”法正给赵云解释道。

    “那就听法军师的,在这里休息两个时辰,然后率兵南下。”赵云闻言也明白了法正是什么意思,“不过这么说的话,我们晚上要打一波夜袭吗?”

    “夜袭?”法正一挑眉,“不是夜袭,是要干掉南匈奴。”

    “干掉南匈奴?”赵云微微一怔,白马确实是精锐的精锐,战斗力极高,但要说干掉数以十万计的南匈奴,做梦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