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申公豹传承 > 章节目录 第一章 家徒四壁
    “破旧的席子,破旧的被子,破旧的窗子,破旧的墙壁”玉独秀喃喃自语,睁开眼帘,这一切都是破旧的,就连自己身上的衣衫,都是破旧的。

    这是一个茅草屋,很老套的茅草屋,玉独秀很肯定,这种草屋早就消失在二十一世纪了。

    茅草屋一词,在二十一世代表的老旧,贫穷,以及饥寒辘辘。

    “这是在哪里?”玉独秀想要坐起身,却不曾想脑子轰然一声巨响,巨大的疼痛让大脑瞬间休克,陷入了自我保护系统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玉独秀缓缓睁开眼睛,面色苍白蜡黄,嘴唇干涩,身为一个修行之人,夺舍重生这种事情并不是不能理解。

    玉独秀前世在末法时代,就是一个追寻大道的苦行者,不过那一个世界万法具末,也不知道那一方天地发生了什么动荡,突然间所有修行法门,登天之路据都在一夕之间被抹除的干干净净,从此世间再无仙神传说,那永生不死的神灵,也只是一个笑谈而已。

    前世玉独秀一生苦苦追寻长生大道,也不过是气海刚刚诞生气感罢了,诞生气感,说起来很牛,但在那个枪炮横行的世界,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啊。

    产生气感,一个打十个没有问题,不过杀人犯法,科技那么发达,区区一个产生气感的修士,再厉害也躲不过卫星监控的锁定。

    所以,产生气感也不过是比普通人身体强健一些罢了,最多是百病不生,要是干点什么侠以武犯禁的事情,那是绝对逃不过枪炮火箭弹的。

    作为坚信这个世界有神仙存在的修道人士玉独秀,对于夺舍重生自然不会太过于惊异。

    只是缓缓地抬起手臂,这手臂也太瘦弱了吧,简直就是皮包骨头,非洲难民也比这强啊。

    整个手臂看起来只剩下骨头覆盖着一层发黄的肌肤,身上的衣衫浆洗的发白。

    玉独秀额头出了一层细细的汗水,根据这个身体原主人的记忆,他还有一个从小相依为命的妹妹。

    茅草屋在风中摇摇欲坠,还好今日天气晴朗,惠风和畅,不然遇见大雨定是要遭罪了,这茅草屋根本就防不住水。

    动作艰难的做起来,玉独秀只感觉自己的胳膊,手臂,胸口肌肉无一不痛。

    记忆中玉独秀的父母早就死在几年前的一场瘟疫中,那场恐怖的瘟疫席卷了整个王朝,这小小的村子也未能幸免于难,整个村子几百口人,十去七八,只剩下几十人还活着,老幼青壮都有。

    那场瘟疫来的突如其然,莫名其妙,简直就像是狂风暴雨一般,瞬间席卷了整个王朝。

    听村子里面幸存的老人说,那是大神通修士在斗法,玉独秀抬起头仰望星空:“这就是修士的力量吗,人命如草芥,众生俱为蝼蚁”。

    慢慢的挣扎站起身,玉独秀活动一下身子,这个身子的原本主人也叫玉独秀,乃是王朝的一名书生,年仅十二岁,据传说玉家的祖上乃是王朝的重要人物,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被嫡贬回乡,想必是在权力斗争中站错了队伍罢了。

    缓步走到屋子外的米缸前,硕大的米缸此时空荡荡的,只有一些残存的野菜,也不知道被挖回了多少天,看起来蔫头耷拉脑的。

    推开门,走出屋子,明媚的阳光照耀在身上,感觉分外舒服。

    玉独秀打量了一下院子,院子中没有丝毫的野草,看起来颇为平整,想必是自己那个妹妹的功劳。

    观看过这个原身主人的记忆之后,玉独秀暗骂了一句废柴,这原身的主人从来都是双手不沾五谷之事,整日里死读书,家里所有的杂活都交给妹妹去做,最令玉独秀鄙视的是,这原身的主人居然还要靠着妹妹挖野菜养活。

    “玉独秀,你病好了”隔壁的栅栏上伸出一个脑袋,脑袋上显露着一个不断晃动的发鬓。

    这个年代,不论是男孩还是女孩,都要将头发做成垂髫的。

    在玉独秀的记忆中,这个男孩是隔壁李大叔家的儿子,最是好动无疑,山上撵兔子,树上掏鸟窝,没有他不做的。

    “原来是小虎子,今个天气这么好,怎么没去山上掏鸟窝”玉独秀和颜悦色道。

    谁知那虎子闻言却是皱了皱鼻子,瞥了玉独秀一眼:“百无一用是书生,还要自己的妹妹养活,窝囊废”。

    说完之后收回脑袋,再也不去理会玉独秀。

    玉独秀闻言苦笑的摸了摸鼻子,好吧,他此时竟然无言以对。

    站了一会,玉独秀就感觉自己的身子在微微颤抖,体内气血虚弱,竟然有些虚脱的征兆。

    大病初愈,不敢再随便溜达,走进屋子,看着家徒四壁的屋子,玉独秀的心情却是好不起来。

    玉家的屋子分为内外两层,外面的一层是烧火做饭的,隔壁是睡觉用的。

    屋子中两张床,玉独秀与自己的妹妹睡在一起,在这个卧室内,最显著的就是有一人高的书籍。

    书籍看上去很是古朴,显然有些年岁了。

    玉独秀坐回床前,看着这古朴的书籍,上面全都是儒家经典,但却吸引不起玉独秀的兴趣。

    “百无一用是书生,百无一用是书生,这是何等可悲可叹啊”玉独秀手捧书籍,轻轻抚摸,眼中露出一丝丝回忆。

    此时这具身体原主人的残存神魂正在飞速消散,想必是这些书籍勾动了他的一丝想念,这些书籍陪伴了他十多年,乃是他十多年的心血之所在。

    终于,脑海中的所有残魂都瞬间消散一空,陈九回过神来,将书狠狠的摔在床榻上:“百无一用是书生,想要读书出人头地,乃是何等困难,这书呆子自幼读书,却始终未曾有童生的功名在身,我如今鸠占鹊巢,对于这儒家的经典却是半点不通,如今最要紧的是填饱肚子,谁还会有精力去钻研儒家经典”。

    说完之后,玉独秀站起身子,看着外面的暖润阳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打猎我是做不来,不过记得不远处有一条溪水,钓鱼捉鳖我还是可以的”。

    正在想着,门弯传来一阵沉闷的脚步声,一个身材高大,身穿兽皮的男子走进院子,背上挂着一把弓箭:“有人没有?”。

    “有人”玉独秀推门走出去。

    那青年手中血腥之味四散,院子中的苍蝇嗡嗡个不停。

    那男子将手中的肉扔给玉独秀:“这是我今日上午在山上打到的梅花鹿肉,全村老少都有份,这是你们的那份”。

    说完之后,青年将肉放在玉独秀手中,转身离去。

    玉独秀能看出那男子眼中的一丝不屑,显然玉独秀的作风让男子很不爽。

    将鹿肉提在手中,玉独秀点点头:“大约有七八斤左右,可以吃饱一次了,也好为这身子提供一点力气,有了力气才能做一些生存准备”。

    玉独秀将鹿肉提起拿回屋子,外面苍蝇乱飞,可不能被他们盯上,这个世界的医学系统一看就知道不怎么样,到时候吃坏了肚子,找谁治疗去?。

    要知道,坏肚子也是能死人的。

    随手将鹿肉用茅草盖上,玉独秀站在院子的大门口,等候自己的妹妹归来。

    看着逐渐西沉的太阳,玉独秀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回忆起那个瘦小的人影。

    身影虽然瘦小,但却很顽强,很坚毅,最令人不能忘记的是那双眼睛,透漏着一丝丝希望之火,那一丝火焰能洞穿无尽虚空,那是对美好前景的期盼与许愿。

    日渐西斜,伴随着夕阳的暮光,一个身材瘦小的身影,背负着一个与身材不相衬的篮子,在夕阳下影子拉得老长,这一幕牢牢的记在了玉独秀的心中,永远都无法忘却。

    “哥,你的病好了”。

    女孩看到斜倚在门前的玉独秀,正要飞奔过来,却不曾想身后的篮子太大,跑起来甚为不便,居然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下一刻女孩果断的将篮子扔到地上,扑到玉独秀怀中,喜极而涕。

    尽管篮子中的野菜是她和哥哥的口粮,但相比起哥哥的大病痊愈,对于这个小姑娘来说,没有比这个更重要的。

    兄妹相依为命十几年,那种感情不足为外人道也,哥哥病倒期间,她孤单过,彷徨过,哥哥是他唯一的亲人,不知道一旦哥哥醒不过来,以后的日子她该怎么过。

    小姑娘泪流满面的跪倒在在地,向着四周磕头:“感谢各路神仙让哥哥醒过来”。

    “十娘,快快起来”玉独秀拉起自己的妹妹,这是他的妹妹,玉十娘。

    “哥,定然是过往的神仙听到了我的祷告,让哥哥的病好了起来,哥哥快快和我一起跪下来还愿”玉十娘明亮的眸子看着玉独秀,眼中满是喜悦之色。

    看着这瘦小的人影,玉独秀鼻子一酸,他觉得穿在自己身上的衣衫够残破的了,但没想到自家的小妹衣衫更是不堪,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残料,东拼西凑,缝补成这个乞丐装。

    穿在玉十娘身上的衣衫明显大了一号,玉独秀知道,这是妹妹故意这么做的,因为这一件衣衫妹妹要穿好长时间,以后一旦长了个子,这衣衫改改还是能继续穿的。

    这些布料,都是别人家扔掉的衣衫,被妹妹捡了回来,截取还算完好的地方,改装成一件衣衫。

    不过玉十娘的手艺还真是不怎么地,没有系统的学习过女红针线,是以整件衣衫看起来颇为丑陋,只能蔽体,却是与漂亮沾不上边。

    不过能有衣服穿,十娘很快乐呢。

    妹妹今年十岁,同玉独秀一般,面黄肌肉,发丝都成了不正常的黄色。

    捏了捏玉十娘的小脸,脏兮兮的小脸上全是泥土,想必这一天挖野菜的日子定不轻松。

    “去洗洗脸吧”。

    “嗯”玉十娘应了一声,随后却“呀”的一声叫出来:“我的野菜”。

    一边尖叫着,一边风一般向着倒地的背篓跑去。

    看着风风火火的小丫头,玉独秀一笑:“有这么一个可爱懂事的妹妹,日后自己的日子定然不会太无聊”。

    玉独秀走过去,兄妹二人抬着菜篓,一步一挪的往回走,终于进了院子,玉十娘才道:“我去给哥哥煮野菜汤”。

    玉独秀一笑,没有阻止,看着蹦蹦跳跳犹若快乐麻雀的妹妹,心中涌起了一丝丝笑意。

    玉独秀走进厨房,从茅草中找出那块鹿肉:“将这肉也放进去煮吧”。

    “肉耶,哥,哪里来的肉”十娘看到肉,眼睛发亮。

    玉独秀将肉放下:“村子送的”。

    玉十娘看着鲜艳的鹿肉,还有那淡淡的血色,眼中闪过一抹渴望,他们兄妹有多久没有吃到肉了?。

    一年,还是两年三年,她记不清了。

    陈九站在厨房外,看着夕阳逐渐落下,满天繁星逐渐升起,一股肉味在厨房中飘出,闻着令人陶醉。

    透过门缝,玉独秀哑然,却见十娘从锅中捞出鹿肉,手指沾了沾,伸进嘴中舔了舔,一脸的陶醉。

    门外传来一阵咳嗽,玉十娘才从陶醉中醒过来,小心翼翼的将野菜装好,端出门外。

    趁着夜色,兄妹二人坐在院子中的桌子上,身前是一碗热乎乎的野菜汤,肉味飘过,令人心神陶醉。

    玉独秀拿起筷子,轻轻的将野菜夹起,心中自嘲:“以前锦衣玉食,没想到我玉独秀也有这一天啊”。

    看着面黄肌肉的妹妹,玉独秀随手将碗中的鹿肉夹到妹妹碗中:“你多吃点,以后也好长个子”。

    玉十娘摇摇头,脑袋像是拨浪鼓,将肉又夹了回来:“哥哥你要读书,要考取功名,这肉还是你吃吧”。

    玉十娘暗自吞了一口口水,一块肉的诱惑对于她来说,有点不可抗拒。

    陈九拔了一下碗底:“你看看,我这里这么多肉,我都吃不掉”。

    说着,将肉再次夹入妹妹碗中。

    这次玉十娘没有拒绝,只是一丝一丝,很小心的吃着,似乎在品尝着肉的滋味。

    玉独秀看得心酸,区区一块肉而已,在自己那个年代,民众都不吃肉,开始重视素食了,没想到那个时代最普通的一块肉,就是妹妹的渴望。

    “放心吧,以后咱们兄妹一定会天天吃肉的”玉独秀心中暗道,随后看向玉十娘:“锅中还有鹿肉吧,你去都呈上来吧”。

    正在品尝鹿肉的玉十娘小心翼翼放下筷子:“哥,那鹿肉咱们不能一次都吃了,明个我将它制成腊肉,日后要是馋了,也好给哥哥解馋”。

    玉独秀默然,默默的拿起筷子,鹿肉放在嘴边,却怎么也咽不下去,这普通的鹿肉,仿似有千万斤的重量。

    玉十娘低下头,默默的吃着野菜:“是十娘没有本事,不然哥哥就可以天天吃肉了”。

    玉独秀心中一痛:“是哥哥的错,以前只知道死读书,不然也不会将日子过成现在这样”。

    玉十娘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吃着野菜,没过多久,玉十娘的野菜见底,而玉独秀却始终未动。

    玉独秀看到了,妹妹只吃过一次鹿肉,唯一的一次,还是自己夹给他的,她居然将所有的鹿肉都盛给了自己,玉独秀心头一痛,眼中隐隐有晶莹闪过。

    将筷子拿起,玉独秀将鹿肉夹到玉十娘碗中。

    玉十娘惊讶的抬起头:“哥”。

    玉独秀虎着脸:“吃掉”。

    玉十娘摇摇头:“哥哥身子弱,大病初愈,这鹿肉能给哥哥补补身子,我身子棒棒的,不需要这鹿肉”。

    玉独秀只是看着玉十娘,道了一个字:“吃”。

    看着玉独秀的目光,玉十娘默默低下头,从那双眼睛中,她看到了坚定,志不可移:“一人一半吧,不然我也不吃”。

    说着,将鹿肉重新夹会玉独秀的碗中,玉独秀看得清楚,自己的妹妹耍了个小聪明,终究自己吃掉的肉要比妹妹多。

    没有调料,没有各种复杂的烹调,只是简简单单的野菜炖肉,但在玉独秀的心中,却绝不下与那顶尖的名厨,这不单单是一碗简单的鹿肉,而是兄妹之间的情谊。

    记得在前世,玉独秀看到过一句话,在饥荒的年代,如果有一个馒头,对方全给你了,那这就是亲情。如果对方给了你一半,那是爱情,如果只给你一口,那是友情。

    什么是情比金坚,在物欲横流的大都市,玉独秀没看到过,为了父母遗产,赡养问题而打的不可开交的数不胜数,父子反目,兄妹成仇,不胜枚举。

    “哥”正在玉独秀沉思的时候,一声轻呼将玉独秀的思维唤醒。

    “嗯,怎么了?”玉独秀低声道。

    “你变了”玉十娘一双眼睛闪着星光,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玉独秀动作一僵,被她发现了?。

    “你以前可不会这样对我的,现在的哥哥比以前更好”还没等玉独秀脑子转过弯,玉十娘接下来的话令玉独秀放下心来。

    松了一口气,玉独秀道:“你是我妹妹,我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亲人,你我相依为命,我不心疼你,还去心疼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