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申公豹传承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异志录
    兄妹一夜无话,第二日,玉独秀早早的起床,看着已经爬了三竿的大红脸,玉独秀伸了个懒腰,经过一夜的休养,身子骨好了很多,不在像前日一般弱不禁风。

    小妹早就炖好了野菜,就放在那个简朴的锅中,说实话,野菜并不好吃,尤其是没有经过任何材料烹制的野菜。

    并不是所有的野菜都好吃,有的野菜只能勉强果腹,若是说起味道,不说也罢,要是野菜的味道好,农民干嘛还要重地啊,直接去山上挖野菜就行了。

    在院子转悠了一圈,玉独秀不知道在哪里脚落里找到了一个麻绳,这麻绳有些粗糙,用来钓鱼却是不行。

    捕鱼的方法有很多,钓鱼只是其中一种比较省力的方法之一。

    玉独秀前世曾经在野外闭关,自然有一套自己的生存技巧。

    在院子中找了一个木桶,在削减一些木棍,用麻绳将细棍编制,然后在与木桶配合,一个简单的陷阱就做好了。

    按照记忆,玉独秀拿着做好的陷阱,挖了几条蚯蚓扔进陷阱中,然后来到了小村周围唯一的一条河流。

    河水,乃是生命之源,有河水的地方,必然是生命繁衍之地,若无河水,不会有生命在这里长久析居。

    河水清澈见底,小河宽三丈,按照现在的算法,也就是十多米左右。

    河水清澈见底,时不时可以看到鱼虾在其中游动。

    村子中时不时会有人来这里捕鱼,不过在玉独秀的印象中,这个世界捕鱼方法太过于单纯,仅仅只是靠着长棍去扎鱼而已。

    将做好的陷阱扔进小河中,蚯蚓乃是小河里面鱼类最好的食物,玉独秀就不怕这鱼类不上钩。

    将陷阱放在那里,玉独秀闭上眼睛,晒着太阳,好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阳光是充足的,天空是蔚蓝的,没有尘埃,没有雾霾。

    一阵轻风吹过,玉独秀居然在不知不觉间睡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绑在右手上的麻绳一阵牵扯,将玉独秀惊醒,他知道上钩了,而且还是一条大鱼。

    按照玉独秀的做法,能进入陷阱中的鱼类是有规定的,太大的鱼能够挣脱陷阱,太小的鱼却又食之无味。

    站起身来到陷阱所在,好家伙,足足有六斤多重的大黑鱼。

    将陷阱提起来,想到小妹眼馋的模样,玉独秀露出一丝笑意:“这么大一条鱼,足够自己和小妹开荤的了,小妹也太瘦了,正好补补身子”。

    说到这里,看看自己瘦弱的身子,玉独秀无语的摇摇头:“这身子骨的底蕴太差,想要修习武艺,还需将身子骨补上了才好”。

    玉独秀前世求道,能够产生气感,自然不是常人,手中可是有真功夫。

    回到家,果真见到小妹正在那里晒制腊肉,看着那忙来忙去的娇小人影,玉独秀嘴角微微勾起:“这就是家”。

    “小妹,我回来了”玉独秀拎着木桶道。

    玉十娘闻言抬起头,看着陈九大湿的衣衫,嘴巴撅起:“哥,你去干什么了,怎么将衣服都弄湿了”。

    玉独秀挥了挥手中的木桶:“当当当,有礼物送给你,你快看看”。

    玉十娘闻言手脚麻利的打开桶盖:“哇,哥,你在哪里弄来的大鱼”。

    “自然是我亲自动手抓来的,这河水中鱼虾丰美,咱们日后可以天天改善伙食,再也不愁没有肉吃了”玉独秀洋洋得意道。

    谁知道,玉十娘闻言不但面上没有了喜意,反而阴云密布:“哥,你读取圣贤之书,考取功名,重振我玉家的荣誉才是正途,你如今年幼,正是读书的大好时光,怎么可以不务正业,白白荒废青春”。

    陈九闻言哑然,看着面色阴沉的玉十娘,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鬓:“你知道什么,百无一用是书生,圣贤书读的再多,也不能填饱肚子,以咱们如今的状况,不用等到考取功名那天,就要被饿死了,在生死面前,存活才是正途,至于圣贤书,自然是等到解决温饱那天在读吧”。

    玉十娘闻言小脸垮了下来,知道自家哥哥说的没错,如今两个人饭都吃不上,就靠着野菜充饥,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被饿死了,到冬天要是没有粮食,兄妹二人又该如何存活?。

    玉独秀熟练的将鱼开膛破肚,虽然没有佐料,但对于兄妹二人来说,能够有肉吃,就是最幸福的事情。

    “哥,你什么时候做饭这么熟练了”玉十娘端着一碗鱼汤,小口小口的喝着。

    玉独秀仰头看天:“你每日煮饭我都看在眼中,时日久了,自然就知晓了”。

    “哦”玉十娘哧溜一声喝了一口鱼汤,没有在深究玉独秀为何会这么熟练的做饭,在其眼中,哥哥是读书人,读书人自然就是万能的。

    饭后,玉独秀随手从床边抽出一本书籍,走到院子中坐在简陋的藤椅上。

    这藤椅也是被人家遗弃的,被他们兄妹二人当做宝一样捡回来,一番修补之后,倒是还能继续使用。

    “异志录”看着书面的名字,玉独秀略带生涩道。

    虽然接受了这具身子原主人的记忆,但想要彻底掌握,还差了一番火候。

    这文字虽然他都认识,凭借那死去倒霉鬼的记忆也能认出来,不过想要知晓其意,还需要慢慢揣摩才行。

    慢慢的翻开书,异志录的开篇映入玉独秀的眼帘:“天地广阔,玄黄列张,日月大道,浸骎玄机,世间有求道者,名之曰:仙,仙者,夺天地玄机,孕育造化,当有通天彻地之能”。

    读了这一句,玉独秀缓缓闭上眼睛,心中暗自沉思:“这个世界也有长生不死的说法,不管是在那个世界,长生不死都是智慧生物所追求的,最大的渴望”。

    这异志录说的未必是真的,玉独秀只是将信将疑,不敢尽信,就像是在前世,世上始终关于有“仙”长生的说法,但真正的仙,谁都没有见过。

    继续阅读下去,玉独秀彻底被这本异志录给吸引了,不管这异志录里面说的是真是假,但里面玄奥神奇的花花世界,还是令他悠然生出向往之意。

    “若能登临仙路,还读什么圣贤之书啊”陈九将异志录卷起,拿在手中。

    玉十娘乖巧的坐在玉独秀身边,安静的看着一本书籍,听闻此言方才抬起头,劝谏道:“大哥休要胡言乱语,仙神的传说自古流传,但真正能的仙缘者,证就长生果位却始终未以得见,大哥与其追寻那缥缈的神仙之道,还不如苦读圣贤书,来重扬我玉家的荣光来得好”。

    玉独秀用手敲了敲玉十娘的额头:“伶牙俐齿,我自然知道该做如何取舍,只是中域广大,九州之地天才云集,天骄数不胜数,人家自幼就有名师教导,而我还要苦苦摸索,天长日久,其差距不可以道里计,想要在无数的天骄中脱颖而出,获得状元之位,被皇帝召见,这不比寻仙问道要简单”。

    玉十娘久久无语,良久之后才扶着玉独秀的肩膀:“哥哥何须说那等丧气话,休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相信哥哥可以的”。

    说着说着,却是声音低下去,她自己也知道,科举的难度不下于登天之路,只是她心中始终有一个寄托,一个坚持的目标,一个念想而已。

    玉独秀拍了拍玉十娘的手臂,安稳到:“无需多说,这一切都有大哥在呢,大哥会妥善处理好一切,不要你操心”。

    玉独秀看着玉十娘,久久无语。

    他所想的与玉十娘所想的有很大不同,他不单单要摆脱眼前的困境,还要为日后的生活做打算,整日里饭都吃不上,还读什么书,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这绝对不是玉独秀想要的生活,就算是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小妹考虑,这书在读下去没多大意思,自己不但不能功成名就,还极有可能成为小妹的累赘负担。

    “不必再说了,为兄自有打算”玉独秀面色严肃的打断了玉十娘的话。

    玉十娘闻言吐吐舌头,面对着这个兄长,他是从来都不敢有丝毫违背的。

    玉独秀将手中的异志录放下,起身抓住渔具:“我去捕鱼,以后的事情先不要去管,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了再说,总不能饿着肚子”。

    说完之后,玉独秀转身离去。

    玉十娘看着玉独秀转身离去的身影,再看看放在桌子上的异志录,素手将异志录拿起来:“这本破书,居然让兄长产生颓废之心,我且将其藏起来,兄长看不到这异志录,日后自然会安心读书,光大我玉家门楣”。

    说着,玉十娘像是偷盗小鸡的狐狸,得意的将异志录拿起,找个地方藏了起来。

    日子一天天过去,有了玉独秀捕鱼,兄妹二人的日子总算是有了一些起色,此时是古代,这个时代所有的物种都是原生态,没有过的的捕捞与杀戮,溪水中的鱼类甚是丰富,没有足够先进的捕鱼技术,此时的河水依旧是鱼类的天堂。

    每日若是能多捕一条鱼,玉十娘就会将鱼肉风干,制成鱼干,留着日后食用,有的时候捕到三四条鱼,玉独秀就会与村中之人交换一些物品,整日里鱼肉炖野菜也不行,还要一些别的食物混合着吃才好。

    这日暮色西沉,玉独秀在夕阳中向着村中走去,手中一个木桶在不断摇晃,撞击之音不时传来,显然里面有几个不安分的家伙感觉太闷,想要跑出来。

    今日收获不错,玉独秀蛮开心的,这木桶中足足有五条大鱼,最小的一条都足足有七斤。

    玉独秀所在的村子东面有一个破庙,这破庙年岁已久,早就成为了一座毫无用处的荒废屋子,破庙上面不知道出现多少个大洞,挡不得风,遮不得雨,寺庙中的神像也不知道被那个过路人给当柴火烧掉取暖做饭了,这破庙唯一的用处就是个过往的行人留一个歇息的地方。

    本来一个无人注意的破庙,却吸引了玉独秀的注意。

    一阵阵咳嗽,让玉独秀的脚步止住,看向那破旧的寺庙,心中一动,这里面有人,不但有人,而且还有一个病人,病的很重的人。

    见死不救虽然在上一个世界已经习以为常,但玉独秀毕竟还是一个正常人,恻隐之心,哪一点点可怜的良知没有完全抹去。

    走进破庙,玉独秀眼睛扫过,在破庙的一个角落里看到一个蜷缩的身影,那一声声的咳嗽就是这人影传出的。

    玉独秀认得他,在他的残存记忆中,这个乞丐三年前来到这里,但却从未去村中乞讨,只是有时人们看不过去,将一些吃不掉的食物送过来。

    这乞丐咳嗽的很厉害,随着咳嗽,身子都在不断颤抖。

    乞丐披头散发,看不清面孔,浑身上下都是脏兮兮的污垢,看不出年纪。

    听到脚步声,那乞丐睁开眼看了玉独秀一眼,却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随后缓缓闭上眼睛。

    “你病了,病得很重”玉独秀来到乞丐身前,对于那令人作呕的气味,闻之不见。

    乞丐再次睁开眼,上下打量了玉独秀一眼,没有说话。

    玉独秀将鱼放下:“要不要帮忙,可惜我不知道哪里有大夫”。

    乞丐嘴唇哆嗦了一下:“不用管我,我已经病入膏肓,熬不过三天”。

    声音沙哑,像是在破玻璃上划一样。

    玉独秀轻轻一叹,拿起木桶,他虽然对这乞丐抱有恻隐之心,但却无能为力,他未学过医学,不懂得草药,此时身上没有银钱,兄妹二人生存都困难,如何去帮助这乞丐。

    要说到村子中借钱,怕是借不出来,兄妹二人家徒四壁,谁敢借钱给他们,那不是打水漂。

    玉独秀脚步远离,回到家中,并未在意被小妹藏起的异志录,而是沉默的坐着鱼羹。

    玉十娘似乎察觉到了哥哥的不对劲:“怎么了?”。

    玉独秀摇摇头,鱼羹做好之后,盛出一碗,放进木桶中:“你先吃吧,我出去一趟”。

    声音消散在院子中,玉独秀已经不见了身影。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黑暗中的寺庙像是一个张着大口的巨兽,等待着猎物的到来。

    在这种气氛中,虫鸣声似乎也低了许多。

    玉独秀站在破庙外,借着月色看了看四周,尚且还有一些可以引燃之物。

    手中火折子点起,在寺庙前点燃一堆篝火,黑暗似乎被瞬间驱散。

    手中拿着火把,玉独秀再次来到乞丐面前,将手中的木桶放在地上:“吃吧,别的帮不了你,只能给你一碗新鲜的鱼羹,让你在临死前也能吃一顿体面的”。

    说完之后,玉独秀起身在四周弄了些干柴,将外面的篝火引了进来。

    火光在不断跳跃,在扭曲的火光中,周围一切似乎都活了过来,不断扭动。

    咳嗽声似乎在一瞬间停止,那乞丐缓缓抬起头,一双眼睛竟然前所未有的明亮,一瞬间似乎黑夜变成了白日。

    玉独秀眼睛刺痛,瞬间闭上了眼睛,再睁开一切异象似乎像是虚幻,仿若一场梦。

    但玉独秀知道,那绝对不是幻觉,因为先前自己的眼睛确实是剧痛。

    乞丐伸出脏兮兮的手,拿住了陶碗,看着那野菜鱼汤,似乎想起了什么,就那样端着鱼汤,久久不语。

    玉独秀没有说话,这是个有故事的人。

    许久之后,乞丐再次咳嗽,打破了宁静,那乞丐端着鱼汤放在嘴边,没有任何调料的野菜鱼汤,似乎成为了这世间最绝顶的野味。

    轻轻的,慢慢的,一口一口的喝着,时不时会吐出一根鱼刺。

    许久之后,乞丐缓缓放下陶碗,将目光看向玉独秀:“你人不错”。

    玉独秀闻言露出雪白的牙齿:“很多人都这样夸我,你不是第一个”。

    那乞丐上下打量了玉独秀一边,许久才轻轻一叹:“你这具身子亏损的太严重”。

    玉独秀闻言一笑,看了看自己枯瘦如柴的身子,是个人都知道自己亏损的严重:“你要是从小兄妹二人相依为命,整日里野菜为生,怕是也会如此”。

    “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增益其所不能,从苦难中走过来的人,都是意志坚强之辈”乞丐缓缓的道,一边说着又是一阵咳嗽。

    “你这乞丐文采倒是不错”玉独秀道,眼前这个乞丐很有意思。

    乞丐似乎没有察觉到玉独秀的打趣,而是问道:“你听说过修士吗?”。

    玉独秀想起了异志录:“从一本异志录上看过”。

    “听过就好,我其实就是一个修士”乞丐一边咳嗽,一边道。

    玉独秀一愣,这不会是传说中的主角人品大爆发,随便救一个乞丐,都是传说中很牛的大神通者吧,然后给自己十件八件仙器,各种逆天功法一大堆,然后在洗髓伐毛,一飞冲天,拳打大能,脚踢仙人。

    “你不信?”看着玉独秀的样子,乞丐一双眼睛似乎能洞穿世间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