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申公豹传承 >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大方”的太平道
    后山小院,玉独秀端坐在花丛中,手中拿着一把小巧的剪刀,轻轻在花丛中翻飞,点点残枝落叶降落,一个优美的插花工艺品在逐渐形成。

    “师兄,观主有令,所有太平道观弟子可以去藏经阁择取一二法术,加以修行,日后也有自保之力”一个道童站在玉独秀身后脆生道,这道童就是观主身边的道童。

    “有劳铭心师弟”玉独秀放下剪刀,站起身对着道童一礼。

    道童摆摆手,随后转身离去。

    玉十娘悄无声息的来到玉独秀身边:“大哥还不准备一下去藏经阁选取法术”。

    玉十娘娇俏的眸子中闪烁着羡慕之色。

    玉独秀点点头,向着藏经阁而去。

    太平道观的法术虽然不少,但却很少外传,有的弟子入山百年,却始终未曾学过术法,却不知道这次太平道观为何这般大方,居然将术法赐了下来。

    玉独秀当然不知道,太平道要图谋大事,正是需要人手之时,欲要广开山门,增添人手,以图谋大业,玉独秀这一批人却是沾了光。

    太平道藏经阁很普通,隐匿在连绵无尽的大殿之中,显得非常低调,毫不起眼。

    除了上面的那块牌匾上书写着藏书阁三个字,不会有人认为这一个破旧的屋子内隐藏着令众位修士眼红的典籍。

    观主目光如炬,扫视了众人一眼:“每个人最多只能选择两个法术”。

    说着,观主让开了路,藏书阁大门吱呀一声打开。

    进入藏书阁,玉独秀终于知道为何观主不担心众人会偷偷将术法记下,多学几手了,原来这藏书阁内只有太平道的典籍,至于术法,只是简单的介绍,叙说了每一种术法的特点,众人选了法术之后还要去观主哪里,以求得到传承。

    换一句话说,大家看到的都是术法的介绍,而术法的修行之法掌握在观主手中,众人选好了术法,还需要去观主哪里接受传承。

    至于说私下里相互置换法术,这可是不被允许的,除非你不使出法术,一旦使出法术,被人发现举报,那后果是很严重的,现在大家竞争激烈,能打击减少一个对手,是每个人都乐意做的。

    当然了,这天地间有不少大能坐化之后留下的传承,若是能够得到,那算你运道好,宗教是不会夺取的,要知道教祖可是证就仙道的长生中人,岂会在意那些仙路上失败者的东西,每一位教祖都有自己的大道,断然不会舍本逐末,去走别人的大道。

    对于术法,玉独秀是不怎么瞧得起的,他有神通在手,又岂会将这略次一等的术法放在手中。

    “嗯,这一手控火的法术倒是不错,日后想要生火,只需念咒就好,不错不错”玉独秀看中手中关于控火法术的介绍,点了点头,露出满意之色。

    “幻术?”玉独秀看中手中的书籍,随后摇摇头:“算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控藤术,可以控制植物进行作战,虽然不错,但却有些鸡肋”玉独秀走过一本本书籍,良久之后才停下来:“那就算了,我修行神通的时间尚且不够,哪里还有时间去修行这些术法,选取一个就算了,再说这控火术威能也算是不错了”。

    说完之后,玉独秀来到观主身前:“弟子请求学习控火术”。

    观主看了眼玉独秀,嘴唇微动,一段口诀传入玉独秀耳中,待到口诀念完之后,观主才加了一句:“这法术不许外传,不许私自交换,若是被被发现,一身修为被追回,打入凡尘”。

    说完之后,闭上眼睛,示意玉独秀退下。

    “妙玉道兄”玉独秀刚刚迈出藏经阁大门,却听身后有人呼喊,转过身看到来人后,却是露出笑容:“妙仙道兄”。

    此人正是许仙。

    “妙玉道兄选取了什么术法?”许仙面露好奇之色。

    选取术法乃是私人隐秘,一般不会有人擅自打听,这许仙这般做法,却是犯了忌讳。

    玉独秀不以为意,他又不将这控火术放在眼中,所以毫不迟疑到:“选取了一个控火术,感觉不错就尝试修炼一下,不知道妙仙道兄选取的是什么术法”。

    妙仙一愣,没想到玉独秀说的这么干脆,闻言只能道:“是一手飞剑术法”。

    玉独秀点头:“不知道妙仙道兄为大比准备的如何了?”。

    “唉,就那个样子吧,前些日子不知道是那个混蛋居然在山下打劫了我的资源,等我学了飞剑之术,非要下山将其打的他妈都不认识他”许仙脸上满是郁闷。

    玉独秀好似不经意的问道:“是何人如此大胆,连妙仙道兄的东西都敢打劫?”。

    妙仙看了看四周,然后悄悄的趴在玉独秀耳边道:“我告诉你,你可别外传,这雁洲大小家族都被打劫了,唯有梁家没有被打劫,这其中要是没有猫腻,谁信啊,现在大家都在猜测,梁家将众人的物资黑下了,你想想,那么多家族,那是多少物资啊?现在大家都疯了,牢牢的盯着梁家,想要让他们将物资吐出来,要知道有了那么一批物资,足够打破众人之间的实力平衡,梁家的修士可以远远的与众人拉开距离,现在雁洲大小家族正在与梁家较劲呢,最近听说梁家损失不少啊”。

    玉独秀闻言心中一动,没想到梁家现在居然惹上了这么**烦,当时自己脑子中只是有一个模糊想法,才机灵一动放了那梁家的汉子,没想到无意间的想法居然成真了。

    二人聊了一会,玉独秀面上闪烁着异色,向着自家的小筑走去。

    梁家居然遇上了**烦,这可是玉独秀乐意见到的,看梁远的表现就知道这些家族中人也不是什么好鸟,哪个家族没有黑暗手段,一群狗相互撕咬,狗咬狗一嘴毛,玉独秀显而乐见,心中不但没有负罪感,反而有着丝丝兴奋。

    “我是不是前世计谋玩的太多了,现在怎么这般阴险”玉独秀摸摸下巴,回到了小筑。

    看着在认真读书的小妹,玉独秀有些失笑,以前是自己读书,现在倒好,自己不读书了,小妹反而要读书,看着小妹那副认真的样子,玉独秀没有打扰,而是独自走到竹子下缓缓端坐,脑海中流转过控火术的法诀,开始细心揣摩。

    与神通相比,这控火术要简单的多,有了参悟神通的经验,没过多久,玉独秀就已经掌握了这法诀的原理,却见玉独秀手掐法诀,对着前面的枯柴一指:“火”。

    “嗯?”玉独秀一愣“没错啊,为什么没反应?”。

    “火”玉独秀再次掐了法诀,周围空气连波动都没有。

    “这是为何?”玉独秀有些摸不着头脑,明明法诀和手印都对,却为何没有术法发出。

    独自沉思静坐,玉独秀回忆自己参悟神通的过程与参悟控火术的过程,两者之间不断对比分析,然后在一点点解析。

    许久,玉独秀嘴角的笑容才慢慢绽放:“原来是这样”。

    下一刻,却见玉独秀手中掐诀,口中念咒:“疾”。

    前面的枯柴没有点燃,但玉独秀的鞋子上却有一团火焰缓缓燃烧,下一刻惊得玉独秀猛然间站起,手忙脚乱的将火扑灭,就算是有了法力与神通,但身为凡人太久,还是忘不掉凡人的本能,只需要一个水球就能灭掉火,但玉独秀却惊慌失措,大费周章。

    一个水球而已,对与玉独秀来说,掌握呼风唤雨,这呼唤水球不比呼吸苦难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