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申公豹传承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世界观
    不过避恶终究是度过三灾的强者,已经逐渐脱离凡俗的范畴,却见避恶趁机使了个小法术,一道风刃瞬间划过玉独秀面门,趁着这个机会,避恶摆脱了玉独秀的纠缠,瞬间拉开距离,提聚法力,欲要使出神通,将玉独秀化为灰灰。

    那边宏法的眼睛瞬间亮了:“好苗子,好苗子,要的就是这股劲头”。

    说着,见到那避恶闪过玉独秀纠缠,于是飞身而出,一道红色的光华向着避恶刷了过去。

    “烈火神光”避恶见此大惊,赶紧使出自己的神通,却是一道土黄色的手掌在其周身缓缓形成,向着那烈火神光笼罩而来。

    烈火神光所过之处虚空扭曲,草木瞬间化为灰烬,这是极高的温度之光。

    “元磁大手,不错,不错,没想到避恶长老的元磁大手更上一层”一招没有占到便宜,宏法背负双手,笑看着对面的避恶。

    避恶面色阴沉,冷冷一哼,也不答话,转身化为遁光远去。

    本以为是一场惊天大战,却未曾想到居然是雷声大雨点小,双方就此罢手。

    宏法面带微笑,将目光看向玉独秀,似乎看出了玉独秀的疑惑,笑着解释道:“如今我太平道乃是多事之秋,若将这避恶斩掉,太始道难免会为了面子而找上门来理论,若是平时,这等货色本座早就将其斩了,只是现在,,,,唉,时机不对,暂且忍耐吧”。

    说完之后,手中红色光华闪过,在大地上划分开一道焦灼的分割线:“所有率先打开口袋之人,全部丧失录取资格”。

    丧失录取资格之人,正是先前最先打开袋子的。

    “道长,我等不服”一个被划出的弟子仰头站出来。

    宏法面带冷笑:“这里本座说的算,更何况也没必要让你心服,本座只是叙说一个结果而已,能不能接受是你的事情,与本座无关”。

    说完之后,却是理也不理那群人,转过身对着那侥幸未被划分出的弟子道:“一个时代,只需要一个能撑起门面的弟子足矣,多余的弟子只是陪衬,你等之所以未被划出,乃是侥幸,因为本座出来的及时,不然你们当中必然还会有大部分被淘汰”。

    这句话说得众位弟子满脸通红,宏法看向玉独秀:“玉独秀,你这次表现不错,算是通过了考验,稍后随本座一起回返,至于被淘汰出局的弟子,即刻回返,不得有误,你们当中若有心存侥幸想要蒙混过关偷偷留下者,下场不必我多说”。

    说完之后,眼中精光四溢,那群被淘汰的弟子纷纷低下头,不敢反驳,只能乖乖离开,面对避恶这群人不敢反抗,同样面对神通广大的宏源,更是不敢多说半个字。

    梁远留下了,此时梁远双拳藏在袖子中,紧紧握起,他心中恨啊,恨为什么先出头都不是自己,恨玉独秀再次风光了一把,抢了他的风头,要是玉独秀不出手,他是绝对要出手的。

    悔恨,懊恼,梁远心中恨意滔天,玉独秀过得越舒服,他心中的愤恨就越难以平息。

    深深地低下头,梁远不敢让自己的恨意显露出来,他得到大神通者的传承,之所以要拜入无上大教,就是为了求得靠山而已,仅此而已,说到神通,他自信不逊色于任何人,包括眼前的宏法。

    “试炼继续,玉独秀,你随我走”宏法看了眼众人,然后转身离去,只留下众人鸦雀无声站在原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说什么好,侥幸也好,庆幸也罢,大家都藏在心里,谁也不敢显露出来。

    许久之后,众人心中涌起疑惑:“万年人参到底在谁的身上,那太始道长老亲自拉下面皮欺负小辈,定然是有一定的证据,不可能弄错,那按照这个推测,那事情就值得玩味了,隐隐约约空气中泛起了一种诡异的味道。

    玉独秀跟随着宏法的脚步向前走,宏法突然脚步一停,等到玉独秀跟上,才开口道:“你现在有什么要问的吗?”。

    “没有”玉独秀摇摇头,随后改口道:“怎么放那批弟子走了,要是有万年人参夹带其中呢?”。

    宏法轻轻一笑,极为肯定的道:“不可能”。

    “为什么?”玉独秀下意识的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

    “以那群人的心性,若是有宝物在手,早就交出来平息风波,怎么敢私藏在身上,而且还让避恶明目张胆的搜查”宏法的眼睛中带着一丝丝精光。

    虽然不知道万载人参有什么功效,但看其生长时间足足万载,也是神效非凡。

    “要是有弟子获得万载人参了怎么办?”玉独秀道。

    万载人参始终都是一道坎,这个坎绕不过去。

    “第一,可以交换名额,直接进入太平道金花册,成为太平真传。

    “第二就是自己留着,日后修行之路能少些磨难”宏法道。

    玉独秀双手背负在身后:“万载人参这么珍贵,为何不上缴宗门?”。

    宏法闻言笑了,笑的很真诚:“要是在别的教派,或许真的被上缴了,但我太平道却不一样,知道太平道为何叫太平道吗?”。

    玉独秀摇摇头。

    宏法双目中露出一抹崇拜,一丝信仰:“我太平道的宗旨就是天下太平,建立一个平等国度,是以为太平道”。

    玉独秀明白了,既然公正平等,那就自然不能夺取弟子物资,只是人心易变,不能明目张胆的夺取弟子物资,但暗中总是有办法的。

    “万载灵药啊,算是上了火候,随着修士的崛起,九州之内所有修行资源损耗增加了不知道多少倍,修士掠夺的资源更不知道凡几,如今万载灵药多数灭绝,想要万载灵药,还需要深入莽荒,只是莽荒深处也有几位妖仙,那万载灵药更是有绝世大妖守护,除了教祖,没有人敢拍胸脯保证能或者进入里面,完整无缺的出来”宏法的这番话解开了玉独秀的疑惑,也让玉独秀明白了玉盒内灵药的贵重之处,一日没有实力踏入莽荒,这株灵药对与玉独秀来说,都是珍贵稀缺的资源。

    “先前前辈说起九州,此言何解?”玉独秀抓住关键字眼,想要探寻这方天地势力的划分。

    宏法微微一笑:“这世间分为九州,还有一个处于九州中心的所在,名曰为中土,九州之大,除了教主,无人可以看清,天下无上大教有九,九家大教共分九州,互不干扰”。

    说到这里,宏法顿了顿:“至于中域,,,,目前来说乃是九家无上大教共同占有瓜分,至于以后,那就不好说了,其余门派都是依仗九家无上大教鼻翼生活,不提也罢”。

    “九州之外全是海水吗?”玉独秀道。

    “谁说的”宏法一愣,随后道:“九州之外,就是无尽莽荒,被妖族占据,谁也不知道莽荒有多大,里面强者有多少,不过我人族九州也不差,不然早就被莽荒强者吞并了”。

    此时此刻,玉独秀对与这方世界终于有了新的概念,或许是大致的认识,至少不是之前的瞪眼瞎了。

    “这天地好广阔”玉独秀轻声自语,却被宏法听见:“是啊,正因为这方天的广阔,所以修士才能不断进步,唯有教祖才能知道这方天地到底有多大,真想登临绝顶,看看这方天地”。

    “前辈神通广大,日后自然会有机会”玉独秀不着痕迹的拍了一个马屁。

    宏法却摇摇头:“修行之事,谁又能说得准呢,没准今天还好还好的,第二天五衰就突然降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