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江山战图 > 章节目录 第0048章 太原留守
    这名黑脸大汉正是程咬金,他是济北郡东阿县有名的游侠儿,整天惹是生非,不务正业。

    两个多月前他心血来潮,组织一百多名地痞无赖加入济北郡民团和张须陀一起去围剿乱匪张称金,不料张须陀军队还没来,四郡太守贪功心切,便抢先发起进攻,结果中了计,民团大败,程咬金手下死伤惨重,让他无颜回家乡见父老。

    听说潞城单雄信为人豪爽仗义,专交天下英雄,他便带了十几名手下千里迢迢来投,不料单雄信已经上了瓦岗,二贤庄也被官府一把火烧毁,他们顿时没有了着落,连吃饭都成问题,万般无奈,程咬金只得临时转行,在官道上抢掠一点盘缠。

    今晚是他们第一天开工,却遇到了张铉,而且被人家一句话揭穿了老底。

    程咬金虽然嗜赌如命,但赌品却不好,输钱赖账是常有之事,眼看自己赌输了,他顿时脸色一变,就这么认栽了吗?

    明明是他占了上风,对方可是他的人质,居然不费一兵一卒就把自己收拾了,这是哪家赌场的规矩?

    他刚要翻脸,旁边一名手下悄悄拉了他一下,指了指外面,程咬金这才发现四周站满了对方的人,个个手执战刀和长矛,冷冷地注视他们,他们竟然被包围了。

    程咬金心中一惊,暗叫不妙,对方爪子硬,摸了四张黑卢,他却是一把野鸡,这盘樗子恐怕真要输了。

    程咬金眼珠一转,好汉不吃眼前亏,先过了这一关再说。

    他一拍胸脯,“我老程也是响当当的爷们,认赌服输,先说好,老子就跟你去一趟突厥,然后咱们各奔前路。”

    “我们一言为定!”

    张铉手一伸,对拿着他战刀的程咬金手下喝令道:“把刀给我!”

    他的气势震住了这帮落魄的残兵,程咬金手下胆怯走上前,把刀还给他。

    张铉把五十两重的黄金放在大石上,横刀一挥,黄金顿时被劈为两半,他把一半黄金扔给了还刀之人,“这是二十五两黄金,价值两百五十贯,也是你们大哥这趟去突厥的工钱,拿去分了,自己回家吧!”

    “那是我的钱!”程咬金大急。

    “你这个大哥当得让人寒心啊!”

    张铉摇摇头,又对十几人道:“你们十三人分两百贯钱,另外五十贯钱给你们大哥的老娘吃饭,听见没有!”

    众人不敢答应,都眼巴巴看着程咬金,程咬金其实也是担心自己老娘没饭吃,既然对方替他想到了,那他也不再反对,对手下喝道:“五十贯钱记着给我老娘,你们胆敢私吞,看我回去怎么拧掉你们脑袋?都走吧!”

    众人思乡心切,便向程咬金行一礼,收拾东西匆匆走了,这时,程咬金瞥了一眼张铉问道:“小子,我该怎么称呼你?”

    张铉淡淡一笑,“我姓张,你现在是我雇的伙计,你就叫我张东主好了。”

    .......

    张铉问赵单借了一匹马给程咬金当脚力,众人继续启程北上,程咬金虽然被迫认赌服输,但他心中却不爽,一路上阴沉着脸,不理睬任何人,饭来张口,榻来睡觉,也不肯干活,就希望张铉自己主动解除赌约,他好南下去瓦岗入伙。

    程咬金虽然赌品不好,好酒好赌,输钱赖账,而且贪财好色,但他却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对老娘极为孝顺。

    他和张铉的赌约是两百贯钱,已经全部给了手下做回乡盘缠,他可以不认账,但张铉却另外给了他老娘五十贯吃饭钱,这个人情他却不得不还,所以他也不想偷偷溜走,除非张铉自己解除赌约,否则他只能跟随张铉北上一趟。

    但张铉却笑眯眯的,一点不生他的气,更没有解除赌约的意思,让所有人不解,找一个白吃白喝不干活的人当伙计有什么意思?

    这天上午,一行人终于抵达了太原城。

    并州北接草原,东靠河北,西连三秦,南抵中原,自古便是中原王朝最重要的战略要地之一。

    而作为并州州治,太原城也是黄河以北最大最繁华的雄城,是大隋王朝北御突厥的后方大本营,作为这样的战略要地,它的军政首脑也是杨广从朝廷百官中精心挑选而出。

    所以杨广考虑再三,挑选了李渊出任太原留守。

    一方面他们的母亲是亲姐妹,杨广和李渊本身也是表兄弟,亲情上可以信任。

    另一方面,李渊虽然属于关陇贵族,却不是核心人物,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被关陇贵族排挤,这一点让杨广很满意。

    但最关键一点是李渊在这次杨玄感造反中表现得非常不错,不仅坚决和杨玄感决裂,态度鲜明。

    而且李渊当时出任弘化郡太守兼知关右诸军事,作为掌握陇右军权的军事大员,面对关中兵力空虚,他始终按兵不动,没有任何异心。

    更重要是,任命李渊为太原留守可以挑起关内贵族内讧,只要不给李渊掌握军权,又何乐而不为?

    所以剿灭杨玄感造反后,杨广便调李渊出任太原留守,镇守这座北方最重要的战略之城。

    张铉一行人进了太原城,繁荣热闹的气息便迎面扑来。

    太原是一座雄城,人口众多,城池周长足有五十余里,它的结构并不像洛阳长安那样的棋盘街坊式,但也整齐有序,杂而不乱。

    中央大街两边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店铺,客栈、酒肆、青楼、赌馆、邸店、各种商铺,几乎是应有尽有。

    就在他们好奇打量太原城的风土人情时,前面忽然传来一片哭声,只听有人大吼,“告诉你们,你们的店铺留守老爷看中了,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

    只见一名黑衣管事带着一群士兵从一家店铺中走出,后面店东主带着掌柜跑出来哭喊道:“这是我祖上留下的产业,我不卖啊!”

    黑衣管事转身一把揪住他的衣襟,恶狠狠道:“张阿贵,我先警告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下午把东西全搬走,明天我来收店,你若还在,就休怪我心狠手黑了。”

    说完,他狠狠一把推开东主,带领士兵扬长而去,只剩下店东主夫妇的嚎啕大哭声。

    旁边人议论纷纷,张铉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人,竟然这样嚣张狂?”

    “哎!这是太原留守李渊的管家,李渊看中这家店铺,人家百年经营的老铺子,他也不肯放过!”

    旁边又有人恨恨道:“原以为李渊是个忠厚长者,现在看来也不是个东西,这才当了两个月留守便强抢豪夺,前两天东城外杨家的几百亩上田也被他强行霸占了,今天又对店铺下手,什么时候才是头啊!”

    张铉心中惊讶,李渊怎么是这种形象,太出乎他的意料了,他不解地向柴绍望去,柴绍也是满脸通红,讪讪说不出话来。

    “我们先住下吧!”

    赵单打破了僵局,指着不远处一家客栈笑道:“那家客栈不错,我每次都住那里!”

    众人来到前面这家‘顺风客栈’住下,赵单去购买一些货物,程咬金闲得无事,问张铉要了点钱,一个人去逛街喝酒。

    柴绍则带着张铉前去留守府,给他引见自己的岳父,尽管张铉心中对李渊很是失望,但他决定还是去见一见。

    两人骑马来到留守府前,刚到大门口,却只见十几名身穿绸袍的中年男子坐在台阶上,很多人身体肥胖,大腹便便,不停擦拭额头上的汗水。

    不远处的墙边,站着一大排伙计,身边放着挑担,担中都是沉甸甸的朱漆大箱笼。

    这时,大门内走出一名管家,对众人笑道:“让大家久等了。”

    十几名富商一拥而上,将手中礼单争先恐后塞给管家。

    “这是我给留守大人的礼物,黄金五百两,兵曹之职一定要照顾我儿子!”

    “这是我的礼物,珍珠两斗,恳请留守大人推荐我儿子入京。”

    管家一一收下礼单,笑眯眯道:“大家把要求都写清楚,放心吧!留守大人一定会满足大家的要求,大家抬上礼物,跟我去后门!”

    管家带着大群人浩浩荡荡向后门走去,柴绍愈加惊讶,不解岳父为何如此自毁名声,张铉却没有说话,他似乎明白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