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江山战图 > 章节目录 第0053章 马邑受困
    马邑郡是大隋王朝最北面的战略要道,也是北方边境各郡中人口最多的一个郡,郡治善阳县,是著名的商贸集散地。

    虽然县城不大,却集中了近千家商铺和数百家客栈,除了冬季以外,基本上每天都有大量南来北往的商队聚集在善阳县,他们带来了巨大的消费能力,也养活了数十万善阳县的军民。

    这天上午,商队一行抵达了善阳县,经过上千里的艰难跋涉,每个人都风尘仆仆,容貌变得黑瘦了很多,不过大家精神都不错,有说有笑。

    领队赵单用马鞭指着远处的县城笑道:“进县城后我们就可以好好休息几天了,我们在马邑县也开了一家客栈,条件还不错。”

    “老赵,你的条件不错是指什么?”程咬金在一旁问道。

    一路上,程咬金都直呼赵单为赵无胆,惹得他恼羞成怒,不理睬程咬金,进入马邑郡后,程咬金开始改口,称呼他为老赵,赵单的脾气才稍稍缓和一点。

    赵单瞥了他一眼,不屑道:“你以为会有多好?没有女人也没有酒,最多只有热水和干净的被褥,你若不喜欢可以住别家!”

    程咬金咧嘴笑道:“其实我只关心要不要钱,不要钱免费住,就是条件不错!”

    赵单狠狠瞪了他一眼,本想说收你双倍钱,但想到程咬金是张铉的伙计,他便忍住了话头。

    “该收钱还收钱,别想免费!”

    另一边,张铉正和李神通谈论着他北上的行程,张铉语气很轻松,仿佛在随意而谈。

    但事实上,在几天前他无意中听到了李神通和柴绍的一次谈话,柴绍泄露了一点天机,似乎在说那批东西不知藏在哪里?

    尽管李神通及时止住了柴绍的泄密,张铉还是确定了自己的猜测,李神通并不是和他北上历练,肯定也是为了那批物品。

    不过李神通的图谋和他并没有什么关系,他有自己的轻重缓急,在突厥买到那味至关重要的药才是排序在第一位的事。

    “李二叔也是第一次去突厥吧!”张铉笑问道。

    李神通骑在马上笑道:“前几年兄长做过马邑郡太守,也曾去过几次草原,不过没有出马邑郡,在白登山一带就往回走了,希望这一次能走得远一点。”

    就在这时,从城内奔出一队骑兵,沿着官道疾奔而至,奔至他们身边时,为首军官忽然勒住战马,大喊道:“老赵,是你吗?”

    赵单也认出了此人,大笑道:“刘将军,好久不见了。”

    军官催马上前,很亲热地给了赵单肩窝一拳,“你这个没胆的家伙,不是说去年就是最后一票吗?怎么又来了。”

    “没有享福的命啊!上面不准我回家养老,没办法,只好又来了。”

    赵单又对众人介绍这名军官,“这位刘将军是善阳县有名的地方豪杰,现在马邑道鹰扬府出任校尉,我和他是老朋友了。”

    这位刘校尉颇为豪爽,抱拳对众人笑道:“在下刘武周,请各位多多关照!”

    张铉见此人身材高大,长一只厚重的狮鼻,相貌粗犷豪放,声音雄伟,颇有塞北男子的气概,但举手投足间又不失礼数,非同一般的校尉。

    听他报了名,张铉才知道,原来他就是隋末群雄之一的刘武周,看来小小的马邑郡也是藏龙卧虎之地。

    众人和他见了礼,刘武周又对赵单道:“这次你们来得真是不巧,突厥那边很不太平,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二十四支商队被血洗,逃得一命就已是万幸了。”

    赵单一惊,“发生了什么事?”

    刘武周叹了口气,“好像是十年前的黑马贼又出现了,现在善阳县内挤满了商队,人人惶惶,没有人敢北上。”

    “黑马贼!”

    赵单顿时惊呆了,十年前他北上突厥,就差点死在这支马贼手中,那次死里逃生的经历令他至今记忆犹新。

    “赵叔,情况不妙吗?”众人纷纷围上来问道。

    赵单苦笑一声,“非常非常不妙,不过既然来了,先住下再说吧!”

    ……….

    众人所住的客栈叫做龙湖客栈,是赵单和马邑刘家的共同投资修建,也是善阳县最有名的三大客栈之一。

    尽管善阳县所有的客栈都爆满,但大东主前来住店,龙湖客栈还是想办法腾出了两个院子给他们居住。

    “公子,其实我觉得也没必要去突厥买药,说不定马邑郡就能买到,不如我们出去找找?”

    程咬金听说有黑马贼出没,他赚钱的兴致也消淡几分,开始打退堂鼓。

    “老赵不是说这边不可能有卖吗?”

    “哎!你听那个赵无胆的话,他一路上有几次把事情说准过的?”

    张铉想了想,虽然程咬金明显有推脱之意,不过他说得也有一点道理,赵单的经验都是以前年份,说不定今年就有卖的呢?

    “好吧!咱们分头去找,若你帮我找到紫虫玉蛹,我再给加一成份子。”

    程咬金大喜过望,他居然要得两成份子,简直是天下掉馅饼啊!他搓着手激动道:“那个.....公子,去打听消息可能要花点钱,我身上一文钱都没有,你看......”

    张铉取过十几贯钱扔给他,对他道:“酒可以喝,青楼可以逛,但事情必须做,听到没有?”

    “瞧公子说的,两成份子啊!我老程再无赖,也不会和钱过不去,放心吧!我一定会打听到消息回来。”

    程咬金揣了钱便兴匆匆出去了,张铉一个人在客栈里也呆得无聊,他转身也出了客栈。

    此时已是暮春时节,但远在北方的边陲的马邑郡却是春意最盎然之时,空气中还弥漫着仲春的气息,到处花红柳绿,绿树成荫,天气也不太热,春风送爽,令人格外精神抖擞。

    张铉独自一人在大街上漫步,来这个朝代已经快有半年了,但他觉得自己还没有完全融入这个朝代,他尽量用这个时代的语言,也努力学习待人接物,但他的思想却和这个朝代有点格格不入。

    比如经商,李神通和柴绍对经商都不屑一顾,但他却不觉得有什么丢人,毕竟有利可图,何乐为不为?

    其实也难怪,他来大隋几个月,几乎所有的精力和关注都在练武之上,对其他方面关注得太少,以至于李神通和柴绍聊天时,他觉得自己插不进去,他们聊天的话题对他而言似乎太遥远了。

    “我们要——北上,北上!”

    “太守出来!”

    远处传来一阵吵嚷声吸引了张铉,他信步走了过去,转一个弯,眼前出现一座广场,对面便是郡衙官署,只见台阶前拥挤了千余名商人,黑压压一大片,个个满脸焦急,眼睛里都有一种压抑不住的愤怒。

    他们挥舞着手大喊:“我们要太守出来!”

    张铉也知道一点情况,由于突厥商道被断,马邑郡各种货物的价格暴跌,绸缎的价格已经跌破了成本价,甚至比太原的价格还低,眼看这趟北行将亏掉老本,这些商人怎么能不着急。

    张铉远远看着,这时,从郡衙内走出一群人,为首是一名五十余岁的官员,身材高大但不魁梧,却显得十分臃肿,整个脸仿佛被蜂蜇了一般,又肿又黑。

    “王太守来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商人们顿时安静下来。

    这名臃肿的中年男子正是马邑郡太守王守恭,这些商人聚众声讨,已经是第三天了,王守恭实在是头大如斗,他不得不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王守恭嘶哑着声音喊道:“各位的困难我能理解,我也会尽力替大家解决这个难题,我在几天前就已经用最快的速度上报朝廷,只要兵部批准下来,军队就能替大家护行北上,不过大家可能也要承担一点军队的北行开支。”

    众人纷纷大喊:“我们负担开支没有问题,关键是军队几时才能护卫我们北上,太守能给我们一个明确的时间吗?”

    “应该就是这两天了,大家再坚持一下!”

    张铉转身刚要离去,他忽然看见柴绍的身影,正匆匆向官衙旁的一条小巷走去,张铉心中一动,立刻跟了上去。

    小巷内没有人家,是一条死巷,只有官衙的一扇侧门,但没有看见柴绍的身影,他显然是从侧门进了官衙。

    张铉刚要走上前,只见侧门吱嘎一声开了,张铉急忙后退,闪身躲在墙后,只见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官员陪同柴绍出来,他们说话很低,但不远处的张铉却听得清清楚楚。

    “仲坚是向西去了,没有留下信件,不过我估计会主那边应该会知道他的去向,再过两天吧!洛阳那边就会有命令传来,我会及时转交给贤弟。”

    “那就拜托了,我住在龙湖客栈,随时可以找到我,如果我不在,药师兄把命令给神通也可以。”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柴绍向官员拱手告辞,匆匆向巷口走来,张铉连忙闪身躲在一棵大树后,柴绍就从他面前匆匆走过,没有发现他躲在树后。

    张铉望着柴绍走远,又探头看了看巷子里,侧门紧闭,没有一个人,那名官员已经回署衙了。

    张铉心中暗忖,‘这应该是武川府的暗中结头,不过好像张仲坚也在突厥,向西去了,难道他就是武川府派出的先遣军?

    还有这个官员是谁?柴绍称呼他药师,这个名字好像有点耳熟,张铉却一时想不起来。

    ........

    就在商人们强烈要求北上之时,刘武周的家中来了一名神秘的客人,被刘武周领进了密室。

    来人是一名打扮成汉人模样的突厥男子,他将一封信呈给了刘武周,刘氏家族是马邑郡豪强,一般而言,边境豪强势力都会和异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刘氏家族也不例外。

    刘家和突厥的关系极为密切,正是依靠突厥的暗中支持,刘氏家族才能在马邑郡混得风声水起,聚敛了大量财富。

    正是有这层关系,刘武周在面临选择时,才更会偏重于突厥人的利益。

    刘武周看完信问道:“史蜀胡悉是几时到的乞伏泊?”

    “回禀将军,我家主人昨天刚到乞伏泊,最近他财力不足,希望能得到刘将军的支持。”

    刘武周拖长了声音道:“我知道了,我会考虑他的要求,请他耐心再等两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