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江山战图 > 章节目录 第0056章 危机到来
    大帐内,赵单目瞪口呆地听完张铉的警告,他仿佛被施了定身术一样,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目光都有点呆滞了,这时,柴绍和李神通也匆匆赶来,张铉也将乞伏泊的情况告诉了他们。

    “现在怎么办?”李神通忧心忡忡地望着张铉。

    张铉看了一眼帐外黑沉沉的夜空,果断地对众人道:“立刻撤退,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走!”

    赵单像被解开了咒语一般,蓦地跳起大喊:“我们立刻走,一点都不能再耽误!”

    他一旦恢复了理智,便像老狐狸一样地恢复了他对危险的敏锐判断,他知道该怎么办?

    “我立刻让人去通知各商队立刻收拾东西走,若不愿意走,我也不会再劝。”

    赵单一阵风似地冲出了大帐,张铉和柴绍、李神通对望一样,一起点点头,转身向自己的大帐跑去。

    乞伏泊有突厥军队的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营地,不用催促,商人们吓得纷纷收拾货物,连帐篷也顾不上来,把将一箱箱货物放在牲畜的背上,所有大帐前都忙碌成一团。

    无须张铉吩咐,程咬金已经将所有货物搬上骆驼,这里面有他的两成份子,他比谁都卖力,张铉也收拾了自己的战刀和坐骑,柴绍和李神通带着十名骑手汇拢过来。

    就在这时,刘武周怒气冲冲地向这边走来,后面跟着一脸无奈的赵单,他刚才被刘武周派人叫去,刘武周将他狠狠臭骂一顿。

    “张公子,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刘武周走上前怒视张铉道:“为什么不经过我的同意就擅自后撤!”

    张铉平静地对刘武周道:“刘将军,所有的商队都认为乞伏泊有危险,大家一致认为要离开,我觉得没有必要非刘将军同意才行。”

    他目光极为犀利,仿佛看透了刘武周心思,刘武周不敢表现得太明显,只得重重哼了一声,冷冷道:“我当然没有权力阻拦你们离去,不过既然你们不听从我的安排,那我也就不会再负责你们的安全,你们自己考虑吧!”

    刘武周狠狠瞪了张铉一眼,转身便大步离去,赵单紧张地问张铉道:“张公子,我们该怎么办?”

    张铉注视着刘武周远去的背影,对赵单道:“烦请赵叔告诉所有的商队,让他们决定,愿意跟我们走,那就立刻出发,若不愿跟我们走,可以留下来跟随军队!”

    赵单叹了口气,“好吧!我去和众人谈。”

    “赵无胆,时间不多了,老子可不等你!”程咬金在后面吼道。

    “我知道!”赵单没有心思和程咬金生气,他转身向远处一座大帐奔去。

    一炷香后,张铉率领众人离开了宿营地,迅速向南奔逃,这次北上伏乞泊一共有十八支商队,其中五支商队愿意留下来跟随刘武周,而其余十三支商队则跟随张铉南撤。

    刘武周站在大营前,目光愤怒地望着越走越远的商队,他恨得咬牙切齿,拳头捏得嘎巴直响,却又无可奈何。

    与此同时,在远方数里外,一支仿佛狼群一样的黑衣骑兵队也同样无声无息地跟随张铉的队伍南下了,他们终于等到了下手的机会。

    .........

    时间渐渐到了次日中午,众人终于疲惫不堪,经过大半夜和一个上午的狂奔,他们都惊讶地看见了不远处的玄沙陵,在恐惧的驱赶之下他们竟然跑出了一百多里。

    很多商人累得直接从马背上滑下来,躺在草地上动弹不得,尽管他们常年跋涉奔波,但这么强度的逃命,还是让他们承受不住了,众人皆已筋疲力尽。

    张铉搭手帘遮住了刺眼的阳光,凝神向草原西面望去,常年的特种兵生涯使他有一种远远超过普通人的敏锐和警惕,尤其在危险到来时,他总是能先觉察到。

    昨天晚上他不止一次感觉有人在跟随他们,就在他们数里之外,有黑影时隐时现。

    他怀疑是黑马贼,这群草原上的狼群不可能无视他们的存在,之所以他们不敢下手,是因为他们忌惮乞伏泊的突厥军队,一旦商队脱离了突厥军队的控制范围,这群饿狼会不会扑向猎物呢?

    就在这里,张铉忽然发现数里外的草丘上出现了一个黑点,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越来越多,黑点已变成黑压压一团。

    张铉大惊失色,大喊道:“快走,黑马贼来了!”

    商人们吓得胆寒心裂,从地上跳起,不顾一切翻身上马,打马奔逃,张铉见众人不肯丢弃货物,急得再次大喊:“丢弃货物,先保住性命!”

    众商人纷纷叫嚷:“这些货物是我们的身家性命,没有货物,我们生不如死!”

    柴绍也劝道:“黑马贼心狠手毒,就算丢弃货物,他们也不会放过商人,一定会斩尽杀绝。”

    张铉知道带着货物根本跑不远,无奈,他只得指着不远处玄沙陵喊道:“去玄沙陵内躲避!”

    众人掉头,带着满载货物的健骡和骆驼向数里外的玄沙陵奔去。

    所谓玄沙陵,其实就是一处丹霞地貌,一座沙岩山常年累月被风侵蚀形成,在沙漠中,这种地貌极为常见,但这里是草原,这种丹霞地貌便十分罕见了。

    当年突厥首领染干就是在这里祭祀天地和诸神,重新登位为启民可汗,他死后也留下遗命,将他骨灰安葬于此,所以突厥人把原来的名字玄**改名为玄沙陵,并将它视为圣地。

    从前这里还有军队驻守,但随着突厥势力北移,启民可汗的骨灰灵柩也被移回北方重新安葬,这座圣陵也渐渐被突厥人放弃了。

    玄沙陵占地约二百余亩,由数千根千奇百怪的沙岩石柱组成,众人迅速躲进了石柱林,向深处走去,玄沙陵中间有突厥人造的启民可汗的陵墓,是一片约二十几亩大小的不规则圆形空地。

    四周石柱林立,中间是两丈高的方型石台,这就是陵台,陵台两边有十几座巨大的沙岩神像,不过由于无人管理,这里经常被盗墓贼光顾,神像大多被人为损坏,很多神像甚至被砸成两段。

    陵墓入口已经被挖开,启民可汗的灵柩被带回了突厥王庭重新安葬,只剩下一个黑黝黝的洞口,石壁上还有大片被火烧过的痕迹。

    此时,所有人都六神无主,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张铉身上,张铉是第一个发现黑马贼,他在危机时表现出的决断和指挥能力使他事实上成为了众人的首领。

    张铉来不及谦虚,他趁黑马贼还没有杀到玄沙陵,立即对两名李神通的侍卫道:“你们二人各骑双马赶往长城,请那里的驻军前来营救我们!”

    紫河长城有上千名隋军驻守,这支隋军便成了张铉唯一的希望,两名侍卫回头向李神通望去,李神通立刻点点头,“听从张公子吩咐!”

    他又对其余十名侍卫道:“从现在开始,每个人都要听从张公子的命令,他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

    众侍卫一起施礼,“遵令!”

    两名报信侍卫骑着带着四匹马离开了玄沙陵,向南方疾奔而去,这时,赵单急问张铉道:“张公子,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张铉摆手止住了他,他迅速瞥了一眼远处的黑马贼,他们离玄沙陵已经不到两里,张铉便急对众人喊道:“大家用箱子货物堵住入口,不让马贼冲进来!”

    性命攸关之时,每个人都拼了命,他们听从张铉的命令,将一只只沉重的大箱子堵在石林的各处入口,他们还推翻十几座神像,用这些神像将最主要的通道堵死。

    突厥人的祭坛帮助了他们,由于担心野兽进来破坏,突厥人将祭坛建造成半封闭状态,只有四条通道可以进入,只要他们堵住这四条通道,黑马贼就休想冲进去。

    当然,如果黑马贼放弃战马,他们也可以攀爬进来,同样能对他们造成巨大的危险。

    这时,两百名黑马贼已经冲到了玄沙陵外,梁师都没有立刻下令冲锋,玄沙陵的地形对骑兵极为不利,固然是无法纵马冲刺,同时也容易遭到伏击。

    梁师都命令三名马贼先进去探查情况,然后再考虑如何杀人劫货。

    黑马贼的谨慎给了张铉一点点最宝贵的时间,他见四处入口已经堵死,便喊道:“大家带着所有的兵器上来,听我的命令!”

    商队大约有三百余人,数千匹健骡和数百头骆驼一起拥挤在东北角落一片十几亩大小的空地上,这里四周被高高的石壁包围,无法从外面攀越,比较安全。

    骆驼们仿佛知道危险来临,都静静地卧在地上,两千多匹骡子挤成一团,货物从四周将它们围城一圈,堆积如城墙一般。

    商人们都带有随身武器,尽管朝廷严禁私人拥有长兵器和军弩,但他们依旧藏有不少长矛,众人纷纷拿着各种武器簇拥上前,有长矛、刀剑和弓箭,很多人身上甚至还穿有细鳞甲,尽管人数众多,但毕竟是商人,没有受过军事训练。

    张铉对众人道:“生死关头,必须服从命令,如果我们先混乱起来,谁都活不成,只要我们能坚持到明天晚上,或许我们还有一线生机,大家的货物也能保住。”

    众人都默默点头,赵单又补充道:“和黑马贼拼命,肯定有人会活不成,我向大家保证,无论是谁阵亡,他的货物都会交还给他的家人,绝不会被吞没,就算我死了,这个誓言依然有效,大家请一起发誓。”

    十几支商队实际上是由无数小商人自发拼成,货物是他们的全部财产,关系到家人的存亡,所以他们看得比生命还重要,宁可死,也绝不能丢掉货物,赵单这个誓言说到了他们的心坎上,众人纷纷发誓,绝不会贪没别人的财货。

    张铉等众人发誓完毕,又道:“我要把所有人分成十队,每队各有一名队正,大家必须听从指挥,如果谁敢乱来,害了大家,我就先宰了谁!”

    张铉的威严使众人凛然,时间已经不等人,张铉任命李神通的十名侍卫为队正,各率三十人,每两队负责守住一处入口,另外两队作为机动,随时支援危急之处,由程咬金统领。

    柴绍、李神通为副指挥,每人负责两处入口,张铉则统管全局。

    短短半个时辰内,三百多名一盘散沙的商人被张铉迅速组织起来,扼守住了四处入口,另外又派十名伙计专门负责安抚牲畜,张铉给他们说得很清楚,若有牲畜受惊,立刻杀掉。

    时间已到了下午,两百名黑马贼分为三队,无声无息地进入了玄沙陵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