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江山战图 > 章节目录 第0066章 仲坚授艺
    张铉一下子愣住了,他惊奇地望着辛羽的背影,同样惊奇地还有辛羽的小妹妹,她是第五个倒酒,却发现张铉碗中酒比别人少了很多,她眨眨眼睛,不解看了一眼阿姊,又笑嘻嘻替张铉倒满了酒。∽↗

    五个女孩儿满完了酒,又一起向客人行一礼,晕红布满俏脸,纷纷退下去了,大帐内又恢复了热闹。

    柴绍用胳膊轻轻拐了一下张铉,低声笑问道:“刚才那个....她怎么不给你倒酒?”

    张铉摸摸鼻子,苦笑道:“估计她还在生我的气,我把她眼看要抓到的龙脊鲲放走了。”

    “那就尝试一下第二个!”

    柴绍掩口笑道:“第二个明显对你有意思——”

    张铉重重咳嗽一声,打断柴绍的话,他转头高声问图勒道:“请问大酋长,突厥人损失惨重,会不会报复俱伦部?”

    这也是众人关心的问题,所有都向图勒望去,图勒脸色变得有点阴沉,他冷冷道:“这是经常发生之事,每年为抗争税羊上调,我们和突厥都要打一仗,草原就是这样,为牧场、为水源、为女人、为牛羊,战争是常事,阵亡是荣耀,我的五个女儿中两个当了寡妇。”

    张铉还想试探一下兵甲之事,他见李靖向自己施个眼色,便笑了笑不再多言,举酒向图勒敬了一碗酒。

    .........

    铁勒人和突厥的风俗一样,为贵客举行的宴席会延续两天两夜,但并不意味着时时刻刻都坐在酒宴旁,除了中午和晚上两次大宴外,其余时间都是各自悠闲度过。

    张铉的营帐占地足足有半亩,由内外两部分组成,里面是寝帐,外面是起居之地,摆满了各种昂贵的物品,比如来自粟特的金银器皿和来自波斯的地毯,还有来自中原的瓷器和蜀绣,使大帐虽然宽大,却不显得空旷。

    张铉坐在小桌前仔细端详今天第一次使用的铁枪,这杆铁枪长一丈两尺,线条流畅,枪尖锐利,五十斤的重量对他而言轻了很多,这就是他第一次聚力突破后达到的效果,力量明显提升了不少。

    这时,帐外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张公子,我可以进来吗?”

    声音很陌生,却是汉人,张铉立刻道:“请进!”

    帐帘一挑,一个雄壮的身影出现在大帐门口,只见他满脸虬髯,气势威猛,原来是张仲坚,今天一场激战后,张铉只是在柴绍的介绍下和他打了一个招呼,却没有深谈。

    张铉连忙站起身,拱手笑道:“原来是仲坚大哥,张铉失礼了。”

    张仲坚也向他回一礼,微微笑道:“恭喜公子突破!”

    “是嗣昌告诉仲坚大哥?”

    “不!我看得出来。”

    张仲坚注视着他的眼睛道:“你的目光比上次要清澈明亮很多,这就是聚力突破的一个重要标识。”

    “张大哥请坐!”

    张铉对张仲坚一直心怀感激,若不是他给自己的青石经,他怎么可能在二十二岁后又回头重新塑造筋骨,张铉连忙收拾桌子上的碗盘,请张仲坚坐下。

    张仲坚却摇了摇头,“去帐外,我想试一试你的进展!”

    张铉笑道:“我求之不得!”

    他随手拾起旁边一把钝刀,这是十五斤的重刀,不知程咬金从哪里给他弄来。

    “请!”

    张仲坚快步走出帐门,张仲坚从战马身上抽出双戟,笑道:“来吧!和上次一样,用全身力量劈下。”

    张铉慢慢活动肩部,使自己的力量在瞬间蓄满,他大喝一声,高高跃起,手中重刀如一记狂雷般向张仲坚劈去,扑面而来的气浪使张仲坚呼吸一窒,他也大喊一声,“来得好!”双戟格架向外猛地挡去。

    ‘当!’一声刺耳的巨响,张铉只觉一股排山倒海之力袭来,他被震得连退五六步,双臂一阵阵发麻,虎口剧痛,但这一次刀却没有脱手。

    张仲坚也连退两步,惊讶地望着张铉,点了点头,把双戟放回战马,一摆手,“足够了,请吧!”

    张铉还是察觉到他们之间的差距,他心中不由一阵沮丧,转身返回了大帐,两人在桌前坐下,张仲坚十分感慨道:“我怎么没有想到贤弟能成功。”

    “仲坚大哥觉得我不可能成功吗?”

    张仲坚点点头,“光把青石经给你并没有用,必须到极寒之地苦练两个月才有可能突破,十年前我去了北海附近的苦寒之地练了一个冬天,才获得第一次突破,而且还用了十只紫虫玉蛹,可我只给你两只,而且现在是初夏,你怎么可能成功?”

    张仲坚满腹疑惑地注视着张铉,他上午初见张铉时,着实令他震惊万分,他做梦也想不到张铉居然成功了。

    张铉笑了笑说:“这是李靖的功劳。”

    张铉便将李靖如何指点自己减少份量,又让自己到完水河底练习才获得突破的经过,详细地告诉了张仲坚。

    张仲坚眼中愈加惊讶,他师父紫阳真人用了十几年时间的反复试验才完成青石经,可就算是师父也想不到可以用减药的办法获得成功,那需要掌握每一味药的功效和剂量,需要对药理和青石经都有极为深刻的理解才行,但这个李靖居然办到了。

    他慨然长叹道:“没想到天下竟然还有如此高明之人,能堪破青石经的秘密,我要好好结交此人。”

    张铉心中升起一个古怪的念头,难道虬髯客和李靖的交情就是因为自己介绍才开始的吗?

    不过此时张铉顾不上探究这种旁枝末节的小事,他心中有太多的疑问需要向张仲坚求解,他连忙问道:“我只是突破了第一次,那以后还能再突破吗?”

    “当然可以!”

    张仲坚笑道:“青石经上有四幅练功图,也就是最高可以突破四次,但能突破几次要因人而异,我只突破了三次,这是我的极限了,聚力之术能突破四次之人,据我所知天下只有三个。”

    “史万岁是一人吗?”

    “他是第一人,其实也是我师叔,可惜他含冤而死,第二人是宇文成都,他是鱼俱罗的徒弟,鱼俱罗自己也不过突破了三次,不过他却收了一个好徒弟。”

    这时,张铉心念一动,试探着问道:“第三人是李玄霸吗?”

    张仲坚惊讶地笑道:“你怎么知道?”

    “我是听李神通说过,他侄儿在紫阳真人那里练武。”

    “他不可能知道,我师父一直在秘密培养玄霸,玄霸的成就除了极少人知情外,外人不可能知晓。”

    张仲坚心中疑惑,张铉怎么会知道?难道真是玄霸自己向家人泄露了秘密?

    “李神通只是说他侄儿练武有很大成就,所以我只是随便猜测,兄长不必惊讶。”

    张铉说漏了嘴,连忙含混地掩饰过去,张仲坚想了想,或许真是张铉无意猜中,他便不再追问,又对张铉道:“青石经关键是第一次突破,只要突破第一次,后面几次就容易多了,当然,资质不好的话,连第一次也无法突破,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住体内奇热的煎熬,轻则终生残废,重则丧命,你能第一次成功,那最少也能再突破一次。”

    “一般什么时候到来?我是指第二次。”

    “很快,而且会在不知不觉中到来,但我相信你不会再有第一次突破时那样的狂喜。”

    “为什么?”张铉不解地问道。

    “没什么可解释,或许是一种境界吧!一个人成功次数多了,就会变得麻木,最刻骨铭心的,永远是第一次成功。”

    张铉点点头,他完全能理解张仲坚的解释,这时,他又想起一事,连忙问道:“还有就是紫虫玉蛹,我在哪里能搞到?”

    张仲坚微微一笑,“这是个大问题啊!它可是练青石经的关键,其实紫虫玉蛹是我师父起的名字,你在突厥购买,一定要说买冰渣子虫,他们可不知道什么是紫虫玉蛹。”

    张仲坚从怀中摸出一只小水晶瓶,递给张铉,“这是上个月我从一户突厥人家中搞到,可惜只有两条,我用不着了,送给你吧!其余的只能你自己去找了。”

    张铉连忙接过了小瓶,“多谢兄长厚爱!”

    他将瓶子举高,凝视着瓶中的紫色浆汁,心中也有点遗憾,可惜只有两条。

    张仲坚拍了拍他的肩膀,沉声道:“你只用了两条紫虫就能突破,由此可见你的资质之高,好好练下去,相信你会超过我。”

    张仲坚站起身笑道:“我去认识一下李靖,看看他能不能也帮我解开一些心中的疑问,另外,既然我们有缘,我就再送给你一件宝贝。”

    他从怀中取出一只卷轴放在桌上,哈哈一笑,转身便大步离开了营帐。

    张铉拾起发黄的卷轴,慢慢展开,只见最上面写着一行大字,‘戟法十三绝’,后面是十三幅图,旁边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注解。

    张铉心中涌起一种难以言述滋味,一种说不出的感动,鼻子有点酸楚,他不由低低叹了口气,什么叫慷慨仁义,他今天终于体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