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江山战图 > 章节目录 第1149章 天下大战(七)
    大周帝国同时在四条战线发动了对唐朝的进攻,整个战局已经紧绷到了极限,而孙长乐趁延安郡兵力空虚之机,率军从雕阴郡南下,夺取了延安郡,这个消息就俨如弦断的一声脆响,在长安朝野激起了轩然大波。

    如果说当初唐王朝严密封锁了并州失守的消息,后来又改成唐周两国正在发生争夺并州的大战,大部分唐朝民众并不知并州发生真相,但延安郡失守却距离关中太近,唐王朝无法再掩盖这个严重的事件。

    周军进攻并州,周军进攻巴蜀,周军进攻河西,延安郡失守,上郡岌岌可危,一个接一个消息引爆了长安,加上长安情报署在长安传播各种真真假假的战争消息,推波助澜,使长安陷入到空前的恐慌之中。

    米价暴涨,房价暴跌,这两种物品价格的一升一降彻底扰乱了长安市场,物价大涨,商业凋零,最离谱是黄金价格,在黑市上,一两黄金甚至可兑换到五十贯钱。

    在长安的一片混乱和恐慌之中,李渊不得不再次密令四子李元吉加大言论控制,重新恢复了‘推疑令’,数千玄武精卫子开始在长安街头四处巡逻,肆意抓捕可疑人员,敲诈勒索,将长城内闹得乌烟瘴气,但这样做的后果却十分明显,大量的长安民众开始离城下乡避难,军队无法阻止,使得长安城逐渐地冷清下来。

    尽管长安城内人心惶惶,治安混乱,但对于天子李渊而言,他已经顾及不到脚下的混乱,周军四线进攻使他慌了手脚,而大量的主力投入进了并州战场,他又急令扶风郡的三万军火速进入巴蜀救援,当他听到延安郡失守的消息后,他竟发现自己兵力不足,使他捉襟见肘。

    在御书房正中间竖起一块大木板,木板上钉上一幅大唐疆域全图,上面用红旗代表唐军兵力部署,而黑旗则代表周军的兵力情况,陈叔达和刘文静一左一右,给李渊分析各地局势,李神通则站在一旁,似乎想说什么,却又忌惮旁边的两个相国。

    “陛下也不用太着急,在周军全面进攻之前,我们本来就四面危机,现在只是危机扩大,和之前区别不大,只要应对得当,我们依旧可以恢复疆域。”

    陈叔达一边安慰着李渊,一边用木杆指着地图解释道:“目前我们在并州投入了十四万军队,在函谷关、潼关和武关、大散关各有一万,巴蜀增兵至四万,陇右、河西和河湟有三万军,北地、弘化、安定、平凉和上郡各有五千人,加上长安两万御林军和五千玄武精卫,一共三十万大军,这就是我们的全部兵力。

    现在延安郡虽然失守,但上郡毕竟还有五千守军,周军一时也攻不下来,我们可以将北地郡、平凉郡和安定郡的一万五千军队集中到上郡,虽然这三郡没有了驻军,但隔着上郡和弘化郡,周军攻不过去。

    其实如果反攻得力,我们不仅可以收复延安郡,甚至可以夺取雕阴郡乃至河套,张铉最大的问题是将战线拉得太长,这对他未必是好事,只要唐军一处突破,周军就可能面临全线溃败的危险。”

    刘文静也道:“现在基本上可以肯定,周军不会这么快进行并州决战,他们是要把唐军拖在并州,太原的军队我们很难撤回来,不过河东郡的六万军队我们却能撤回,只要我们分两万军死守蒲津关,那么就有了四万军的宽裕,这四万军不管投向河西也好,投向巴蜀也好,都能扭转局势,所以微臣再三劝陛下暂时放弃争夺河东郡,原因就在于此。”

    如果说陈叔达的话稍稍给李渊带来一点安慰,那么刘文静的劝谏却又使李渊心生厌恶,他站起身恶狠狠道:“延安郡丢了,至少还有上郡缓冲,河东郡丢了,一个小小的蒲津关能挡住敌人的十万大军进攻?朕也打过仗,不是白痴!”

    刘文静吓得不敢吭声,李渊负手走了两步,他见李神通正在向自己使眼色,顿时脸一沉道:“有什么话就直说,是否合理朕自会做主!”

    李神通上前一步,低声道:“非常之时当用非常之策,关陇并非没有军队,关键是看陛下能不能下这个决心。”

    李渊眉头微微一皱,他忽然醒悟,“二弟是指庄丁?”

    李神通点点头,“陛下,臣指的不止是庄丁,臣听元吉说,很多大庄园里囤积着无数的钱粮,甚至粮食都坏掉了,钱也烂掉,却不肯拿出来帮助军队,替陛下分忧。”

    刘文静和陈叔达对望一眼,两人眼中大骇,他们知道圣上又要对关陇贵族下手了,这一次不止是钱粮资源,还包括了人力资源,也就是关陇贵族自己培养的自卫军,名义上叫做庄丁,但训练和装备都不比唐军差,圣上在这个节骨眼上动这支军队,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但两人却不敢再劝,他们心里明白,刚才圣上已经有话在先,李神通才敢当着他们面说,如果这时候他们再劝圣上,必遭杀身之祸。

    两人心中大急,却又不知该怎么办才好,这时,李渊看了他们一眼,淡淡道:“朕想独自考虑一下,你们都退下吧!”

    三人行一礼,慢慢退了下去,李神通笑着陈叔达说了几句,却正眼也不看刘文静,哼了一声便扬长而去,刚才刘文静劝天子从河东郡撤军同样惹恼了他。

    陈叔达忧心忡忡对刘文静道:“刘相国,这下可怎么办?如果圣上触犯了关陇贵族的底线,我很担心关中会生乱。”

    刘文静也叹口气道:“现在很难劝圣上,如果太子殿下或者秦王在长安都好办,偏偏他们都不在,哎!现在我也不知该怎么办?”

    两人皆无计可施,他们也只能指望圣上自己想通这件事的严重性,不要一时冲动出了大事。

    御书房内,李渊独自一人负手来回踱步,二弟李神通所说庄丁之事,他当然不是刚刚才听说,这是他当年为了入关中而和关陇贵族们达成的妥协,就如同当年杨坚为了夺取皇位而答应关陇贵族们继续保留各自的部曲一样,关陇贵族也可以保留自己的庄丁。

    这些庄丁是关陇贵族为了应对隋末天下大乱而招募的关陇精壮,加起来足有数万人,训练有素,装备十分精良,和骁果军完全一样,这支军队始终是李渊一根心头毒刺,虽然他们比较分散,可以一旦集中起来,足以改变江山。

    李渊倒并不是想招募这支军队替自己作战,他知道这些关陇贵族不会替自己卖命,他们只关心自身的利益。

    但李渊最担心的是,这支军队会不会在关中空虚之时发动兵变,尤其在六家主要的关陇贵族集体拜会了韦云起后,李渊十分担心他们会和张铉里应外合,把关中献给张铉,就像当年他们背叛代王杨侑,将关中献给自己一样。

    李神通刚才提醒了他,他才猛地想起这支隐形军队的存在,以前他还能容忍这支军队存在,但现在天下危机四起,这支床榻之侧不受他控制的军队就让李渊着实有点寝食不安了。

    李渊终于下定决心,要不惜一切代价拔掉身边这支潜伏着巨大威胁的军队,即使短期内引发朝野动荡,他也在所不惜。

    当然,李渊也知道将关陇贵族逼急了也不行,他必须采取一个稳妥的手段,最好先试探一下关陇贵族,看看他们的反应,然后再动手。

    正考虑时,一名宦官在门口禀报,“启禀陛下,楚王殿下已经到了。”

    “宣他进来!”

    片刻,李元吉匆匆走进了御书房,他跪下行大礼道:“儿臣参见父皇!”

    “起来吧!”

    “谢父皇!”

    李元吉垂手而立,心中颇有点紧张,他不知道父皇找自己做什么?难道是因为大量长安人离城一事要质问自己吗?

    李渊沉思片刻,问李元吉道:“长安街头情况如何?”

    “回禀父皇,儿臣经过数天的努力,严查谣言,打击奸商,长安的混乱状态已经被制止,儿臣抓了数百名传播谣言之人,从他们的招供来看,应该是被同一批人指使,儿臣怀疑是长安情报署。”

    “抓到长安情报署了吗?”李渊追问道。

    李元吉迟疑一下道:“儿臣正在全力追查长安情报署的下落,或许因为风声太紧,他们已经撤离了长安城”

    “真是没用!”

    李渊极为恼怒地哼了一声,怒斥道:“上次于筠事件就险些抓到他们,却被他们逃脱,这次又被他们逃脱,到底要让他们在长安兴风作浪多久,你才能给朕一个满意的答复。”

    李元吉低下头小声道:“儿臣会继续加大抓捕力度,一定会给父皇满意的交代。”

    “好吧!朕就再等几天,你可要抓紧。”

    “儿臣明白!”

    李渊还是比较满意儿子的态度,他这才转移话题道:“今天把你找来,是有另外一件重要之事交给你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