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江山战图 > 章节目录 第1152章 天下大战(十)
    李元吉霍地站起身,脸庞开始剧烈扭曲,明显看得出他已经快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了,李元吉虽然阴狠毒辣,但毕竟年轻,城府心机还差得远,稍有冲突他就怒形于色,就仿佛一只情的野狗,稍被挑衅就恨不得将对方撕成碎片。

    这时,坐在一旁的宇文歆重重咳嗽一声,笑道:“殿下,或许独孤家主没有理解殿下的意思。”

    宇文歆及时提醒,使李元吉顿时意识到现在还不是和独孤篡翻脸之时,他心中的怒火消失了,又慢慢坐了下来,独孤篡还是一言不,冷冷地看着李元吉。

    李元吉将心情平静片刻,这才对独孤篡道:“刚才是我没有说清楚,父皇是让我负责筹钱粮,而且父皇说得很清楚,现在唐周大战在即,局势十分关键,钱粮供应不能拖前军的后腿,但偏偏钱粮吃紧,父皇希望关陇贵族能够为朝廷分忧,再捐出一百万石粮食和五十万贯钱,之前我拜访的窦公,他明确表示窦氏、豆卢氏和长孙氏三大家族认捐三十万石粮食和十万贯钱,那么还有七十万石粮食和四十万贯钱,就要烦请独孤公召集各家商议,看看每家分摊多少,尽快把这件事解决,当然作为对大家支持唐军的表彰,父皇将授予所有家主国公之爵,我也可以保证,玄武精卫绝不会骚扰关陇贵族在长安的产业。”

    独孤篡也坐了下来,他同样意识到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提上一次的洛阳商业回报也没有意义,但如果让他们再捐百万石粮食,他可不想再接受了,尤其现在并州失陷,河西危机,巴蜀危机,唐朝就靠关陇那点地盘根本养不活三十万军队,李渊必然会继续变本加厉地盘剥他们,这一次如果他们再屈服,最多一两个月后,李渊又要让他们出血,谁家会承受得起这样的残酷盘剥?

    想到这,独孤篡缓缓道:“去年我们连续捐了三次,每次都是百万石,虽然摊在每家的头上没有那么多,可是经不起连续三次摊派,基本上家家户户的粮仓都见了底,去年秋天收成很不好,独孤家一半的庄园都颗粒无收,都在指望今年夏天的小麦,可现在才二月份摊派就来了,我们就算想支持唐军,但也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钱粮,要么殿下再宽恕几个月,等夏粮收仓后我们再支援唐军,这样可以吗?”

    李元吉哪里会相信他的话,窦家拿得出来,天下第一巨富却拿不出来,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但李元吉早有准备,他站起身道:“这件事独孤公再好好考虑一下吧!考虑好了,通知我一下便可,我先告辞了。”

    李元吉起身便快步离去,宇文歆急忙跟了出去,独孤篡却没有跟出去,他的目光落在地上的一个小木箱子上,这是李元吉遗忘在这里,但显然是故意遗忘,这里面是什么?

    独孤篡慢慢走上前,蹲下打开了木箱,里面摆放着四卷账簿,封条上写得很清楚,独孤业记,但上面没有印章,显然只是抄录件,并不是原件。

    独孤篡随手拾起一卷,慢慢展开,他眼睛蓦地瞪大,心剧烈地怦怦跳动起来,这竟然是延安郡高奴油井的收支帐目,其中几条标注得很清楚,武德三年十月初四,北隋军收讫高奴油一万桶;武德四年三月初九,北隋军收讫高奴油八千桶

    独孤篡的心仿佛一下子落进了深渊

    入夜,崇仁坊内一座宅子里灯火通明,这座宅子是独孤篡的一座别宅,占地约十亩,大门前停满了马车,墙根下蹲着一群群家丁,百无聊赖地聚在一起闲扯。

    在宅内大堂上,来自关陇贵族十三个家族的家主聚集一堂,这是由独孤篡召集的临时议事,自从去年武川会解散后,他们还是第一次聚会。

    窦威不愧对独孤家族了解透彻,将独孤家族最大的软肋告诉了李元吉,独孤家族暗中支持敌军证据确凿,四卷账簿最终使独孤篡屈服了,不得不按照李元吉的要求,召集所有家主来商议如何分摊钱粮。

    随着最后一个家主就位,所有人都到齐了,独孤篡摆摆手对众人道:“大家请安静吧!”

    大堂里渐渐安静下来,独孤篡道:“今天把大家召集起来,是想和大家商议一件事,我也不瞒大家,圣上再次摊派给了关陇贵族百万石钱粮”

    不等他说完,大堂内立刻炸开锅了,众人皆愤怒地叫喊起来,”怎么又来了,就算是把我们当做割毛的羊,也要等我们的毛长出来才行,现在青黄不接,哪里有钱粮给他!”

    又有人怒斥道:“去年答应的洛阳商业在哪里?就算攻打洛阳失败,但至少也要给我们一个说法,就这样不了了之,当自己的承诺是放屁吗?”

    “于公就白死了!”

    众人七嘴八舌,皆愤怒异常,独孤篡摆摆手,让大家安静下来,“大家听我说,请安静!听我说完。”

    众人又安静下来,独孤篡这才道:“我需要把话说完,然后大家再讨论怎么办?”

    独孤篡看了看众人,见众人都在听自己说话,这才继续道:“和上次一样,还是百万石粮食和五十万贯钱,窦家、豆卢家和长孙家已经认捐了三十万石粮食和十万贯钱,剩下的七十万石粮食和四十万贯钱就要今天我们在座的分摊了,另外,听说圣上承诺封大家国公之爵,算是褒奖大家支持唐军。”

    众人都没有吭声,如果是刚建国时答应封国公,大家都还很动心,可现在眼看大周帝国的气势如日中天,军队节节胜利,实力已经远远过了唐朝,这个时候的国公非但不会让人感到期待,反而有点烫手了。

    这时,侯莫陈铎问道:“刚才独孤家主说国公之事只是听说,难道不是圣上亲口告诉独孤家主吗?”

    “是我告诉独孤家主的!”大堂门口忽然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

    众人一回头,只见数十名玄武精卫簇拥着楚王李元吉走进了大堂,众人都腾地站了起来,对李元吉怒目而视,长安没有人不恨李元吉,这些关中贵族的家主也不例外。

    这时,一名管家焦急地从边门跑了进来,低声对独孤篡说了两句,独孤篡顿时脸色大变,怒喝道:“楚王殿下为何用军队包围宅子?”

    这句话令人众人一片哗然,他们居然被军队包围了,于钦明厉声问道:“楚王是想趁机把我们斩尽杀绝吗?”

    李元吉负手看了众人一眼,阴阴笑道:“大家误会了,这是我的习惯,走到哪里都喜欢带一点手下,大家放心,不是军队,只是三千玄武精卫,也是为了保护大家安全。”

    “放屁!”有人低低骂了一声。

    李元吉顿时脸色一沉,喝问道:“是谁说的?是谁!”

    大堂内没有人吭声,李元吉狠狠瞪了赵商一眼,刚才他已听出是赵商的声音。

    独孤篡又道:“我们正在商议分摊钱粮一事,殿下是怕我们不答应,所以派军队来威胁我们,如果是这样,殿下就打错主意了,我们可以支持唐军,但绝对不会接受暴力威胁。”

    李元吉冷笑一声说:“独孤家族哪里支持唐军,分明是支持张铉好不好?五万桶高奴火油烧死了无数唐军战士,好像独孤家主一点也不惭愧。”

    独孤篡一言不,怒视着李元吉,本来他已经决定说服大家分摊这次钱粮,但此时李元吉的威胁使他改变了主意,随便李渊怎么处置,他就是不干了。

    李元吉又不慌不忙道:“今天下午我拜访了独孤家主,希望他能召集大家,支援唐军的钱粮,后来我才想起,我似乎还忘了一件事情,所以我今晚赶来再和大家说说另一件事,正好大家都在,可以当场做出决定。”

    “你还有什么事,不妨直说!”独孤篡冷冷道。

    (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