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江山战图 > 章节目录 第1156章 天下大战(十四)
    太原城头上,屈突通负手站在城垛前正注视着一队骑兵归来,周军迟迟不肯攻城,也不肯出战,他的心中也有一点着急了。

    屈突通身经百战,他很清楚两军作战,攻心为上的道理,目前周军掌握着进攻的主动权,整个并州都在周王朝的控制之中,而太原变成一座孤城,这种孤城带来的压力和防守上的被动都会一点点削弱唐军的士气,最终会导致军心崩溃,周军将不战而胜。

    而且这种长期施压造成的士气削弱很难再振奋起来,不像偶然一次失利,号召几句士兵们就能重整旗鼓,这种心理上的长期压力只会让士兵走向绝望。

    屈突通了解历史上有太多这样的战例,长期围困使很多士兵最后都变得疯狂了,自相残杀,在绝望中跳城自尽,稍好一点便是举城投降,使攻城军队不战而胜,屈突通不愿意自己的军队也走上这一步。

    他希望周军前来攻打太原城,利用太原城的防御优势杀伤大量敌军,有利于振奋士气。

    不多时,一队骑兵进了城,屈突通转身从甬道上走下来,为首骑兵翻身下马,将邀战书交给屈突通,向屈突通摇了摇头。

    屈突通接过邀战书,只见根本就没有拆封,只是在背后批了两个大字‘不战!’

    他心中一阵恼怒,将邀战书撕得粉碎,狠狠扔在地上,这时,副将王君廓走上前低声道:“将军,周军很明显是用并州战场牵制住朝廷的精力,给巴蜀和河西的战局创造条件,与其最后被围困而败,不如我们主动破局。”

    “我也想主动破局,怎奈尉迟恭不上当啊!”

    “将军,既然周军分驻两县,如果我们进攻榆次县,交城县的骑兵一定会赶来会战,我们便可在半路埋伏弓弩伏击敌军,将军觉得”

    屈突通摇了摇头,“如果一方是弱旅,倒可以用这个计策,但对方兵力太强,这一计最多使对方损失两三千骑兵,但对方可是三万骑兵,搞不好我们的伏兵都会被对方一锅端掉,除非是一把火烧了交城县,或者决开河堤用大水淹没,否则不会有任何效果,如果去攻交城县,那根本就不用尉迟恭去支援,三万骑兵就足以对付我们,尉迟恭的军队便可直接攻下太原城,这个方案对方也想得到,不会给我们机会,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对方来攻城。”

    “那将军打算怎么办?”

    屈突通沉吟一下道:“我想用激战的办法,来刺激周军前来攻城。”

    “可尉迟恭一向以稳重出名,激将法会有效果吗?”

    屈突通苦笑一声,“除此之外,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次日上午,在太原东城墙上挂出了几幅巨大的布帛图,这些布图长两丈,宽一丈,上面惟妙惟肖地画着一只人头狗身的肖像,上面写着几个大字,尉迟狗贼之像,还有画着人头老鼠,同样写着‘尉迟鼠之像’,讥讽尉迟恭胆小如鼠。

    屈突通又派出数十名士兵穿着丧服,拿着招魂幡去靠近榆次县给尉迟恭送丧。

    但让屈突通失望的是,尉迟恭用另外一种方式回应他的侮辱,第二天中午,榆次县的城墙上也挂了几幅巨大的布帛图,上面画了一只人头鳖身的肖像,上面写着,‘屈突通老王八’,还有一幅没有头的乌龟画像,同样写着‘缩头乌龟屈突通’,还有一队士兵在城头上敲敲打打给屈突通送丧,双方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太原虽然发生着近似闹剧的口水战,但河东郡却在发生着一场惊心动魄的惨烈大战。

    当周军攻占了延安郡后,关中的形势陡然间变得紧张起来,也无形中给正在河东郡作战的李世民施加了巨大的压力。

    在李世民抵达蒲津关的第十二天,李世民第三次接到了父皇派人送来的催战金牌,李世民也没有选择了,虽然他赶制的一些特殊攻城武器还没有完成,但他知道,如果再让父皇出第四道金牌,恐怕河东郡又要换将了,他不在意失去主将之职,他只是担心换将会给河东郡战役带来不利的影响。

    一更时分,六万唐军开始从蒲津关出发,向黄河对岸的河东城开去,李世民身着金盔金甲,站在城头上注视着远处依稀可见的河东城墙,段志玄感到了秦王殿下复杂的心情,走上前道:“这一战早晚要打,殿下,我们尽力而为吧!”

    李世民摇了摇头,“攻打城东城已十分不易,何况还有五万大军在一旁虎视眈眈,明显的敌强我弱,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在我们这一边,我也不知道这一战该怎么打,搞不好我的声望就会在这一战中陨落。”

    “殿下再劝一劝圣上,我们应耐心等待战机到来。”

    李世民还是摇了摇头,“越向后形势就越不利,等周军拿下巴蜀河西,集中兵力杀向关中,我们就彻底没有战机了,”

    李世民长长叹了口气,“我们走吧!”

    李世民和段志玄下了城,翻身上马,跟随着大军向蒲津关外而去

    夜晚,黑沉沉的夜色笼罩着河东大地,但河东城头的数万守军早已纷纷奔上城头,每个人的眼中都充满了对大战的期待。

    城外辽阔的原野上布满了火光,形成了一个无比巨大的火焰方阵,铺摊在城外的大地上,方阵越来越大,渐渐汇聚成了一片火光的海洋,一直延伸到十几里外的黄河边,而且在黄河上的两道铁索桥上,两股赤亮的火流源源不断地从对岸涌来,注入到这片火的海洋之中。

    李世民的主力大军和段志玄的后勤军几乎是同时向河东城进发,一直到三更时分,两边注入的兵力才开始渐渐减弱,河东城以西人喊马嘶,火把将原野照如白昼,从城头上可以清晰地看见数万唐军正在构筑大营,一顶顶大帐在原野上拔地而起。

    城头上,周军主将魏文通也在关注着唐军的进展,他并不担心河东城会被攻下,且不说用河东城本身的高大坚固,易守难攻,更重要是城内有三万周军精锐,还有两万青壮民夫协助守城。

    这是魏文通一直很不解之处,按理,唐军经营河东郡多年,河东城民众应该和唐军一样同仇敌忾才对,但城内民众却出乎意料地欢迎周军到来,青壮男子更是踊跃报名协助守城,只能说李神通在河东城很不得人心。

    除了三万精锐士兵和两万青壮民团外,还有苏定方率领的五万周军在百里之外,他们扼守住了北上绛郡的官道,但如果河东城出现危机,苏定方也会随时率军赶来支援。

    对于魏文通而言,他不需要苏定方的支援,他拥有如此好的条件,如果还守不住河东城,他魏文通会被天下人耻笑,他也无颜去见皇帝陛下。

    “留一千军队继续监视敌军,其他弟兄就地休息,不要管城外的动静。”

    魏文通知道唐军不会连夜攻城,士兵们也没有必要紧张一夜,保持充沛的体力才能更好地守住城池。

    魏文通下达了休息令,士兵们纷纷裹上毛毯在城头入睡了,只留下一千士兵继续监视城外的唐军,魏文通本人也下城回军衙了。

    次日清晨,天终于亮了,温暖的阳光照射着河东城,守城士兵们终于看清了城外的情形,只见城外三里外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帐篷群,如一夜春雨后长出的蘑菇,上万顶帐篷一顶紧挨一顶,将河东城西面和北面死死围住。

    就在这时,惊天动地的战鼓声在唐军大营内骤然敲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