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龙符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道境女子
    天子封神术的每个动作都蕴含宇宙大道至高真理,日月炼虽是第一式,却乃根基之法,最为重要,若是炼至大成,乃如日月当空,迅游四方,以阴阳为炭,任何人,神,魔,妖都可化为历史之尘埃。

    古尘沙对于这一式只学会动作,但施展出来,精神脑海冥想,气势改变,却就有汇聚八荒,把宇宙纳入熔炉的无上威严。

    此招祭出,龙雨云都被震慑,心灵失守,似看到了四周变化,烈火从空中诞生,寸寸焚烧虚空。

    这当然是幻觉,不是真实。

    “居然如此之强?”龙雨云身躯后退。她乃踏入道境之强者,虽就是第一变“服气辟谷”,但精神肉体都已不属于凡人,精神也远远不是凡人气势所能影响。

    哪怕她现在身中剧毒实力削弱只剩下两三成,精神也远超宗师。

    武学交手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她这愣神,就被古尘沙攻了上来,失去先机。

    “海神镇魔渊。”她双手成圈,在周围环绕,使得自己就如深海中的暗黑深渊,深不见底,企图化解古尘沙攻击。

    砰!

    古尘沙的日月炼却不是她可以防御得了的,碰撞三下,终于乘着缝隙攻击进来,狠狠一拳轰击在她胸膛上。

    咔嚓!

    龙雨云向后退了三步,肋骨断掉几根,鲜血从口鼻中流出,却没有躺下,而是缓缓端坐下去,把自己肋骨扶正,企图疗伤。

    而古尘沙也被反震连连后退,他心中大惊,自己的拳劲可以开碑裂石,打在对方身上只断了肋骨,道境真那么强大?

    “好小子,你居然有这股狠劲,我倒没料到。”龙雨云似乎失去了战斗力:“要不是我身重灭灵散,一路上又受伤严重,实力只有两成都不到,弹指之间就可杀你。”

    “我说了对你没有恶意,只不过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你这是恩将仇报。”古尘沙觉得这场战斗太没意思了,他不想和龙雨云打生打死。

    “如果我猜得不错,你刚才施展的武学,乃是天符大帝绝学的大屠神法?也只有如此神功,才可越级伤到我。”龙雨云厉声道:“看来我没有猜错,你就是位皇子,你也不是救我,深夜大雪,荒山野岭,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不是有预谋,谁会相信?”

    “大屠神法?那是什么级别的武功?”古尘沙倒是对天符大帝的武功一无所知,只知道自己这位父皇雄霸天下,以一己之力压服了百国高手,不知道击败剿灭了多少宗门,修仙强者,世家,妖魔,甚至是神灵。

    “我来山中是历练,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是你刚才发出的那道剑芒吸引了我,我以为是宝贝出土。”古尘沙也没有说明自己身份,龙雨云显然不是什么善类,知道身份有害无益:“我也没什么企图,既然自己眼瞎,遇到恩将仇报之辈,那算倒霉,你自己疗伤,我不打扰,咱们还是后会无期的好。”

    说罢,他就要离去。

    “站住。”龙雨云冷笑:“你是不是想出去找人来害我?我岂会让你轻易离开?”

    “以你的实力,现在能阻拦我么?”古尘沙也还以冷笑:“有个农夫在雪地里救条冻僵的蛇,踹在怀里,蛇苏醒之后反而咬了农夫,想不到我今天也救了条蛇,书上说最毒妇人心,看来一点也不错。”

    “牙尖嘴利,你真以为那些废物能杀我?”龙雨云调息灵气,语气恢复正常,似刚才没受过伤,还是那么强大:“我就是要引出他们背后的人来,所以发出万剑符。果不其然你出现了。我统帅数百万军民,龙神血脉,岂会被宵小所算?”

    “龙剑岛我读过海外地理志,虽说是岛,却也有数万里方圆之辽阔土地,相当于一国,龙家在千年前就统帅岛屿,虽说是岛主,实际却是国王。”古尘沙熟读史书,天文地理,各地风土人情都记忆犹新:“传闻龙家更有龙神血脉,龙家的人入得海中,如履平地,哪怕是三岁孩童都可在深海游戏,搏杀恶鲨。”

    龙雨云取出枚丹药吞服:“你有此知识,绝非常人,到底是哪位皇子?”

    “你为什么要认定我是皇子?就凭武功?”古尘沙觉得此女智谋非同小可。

    “气质,我见过古恒沙,他从小受过大永王朝宫廷教学培养,在骨子里面,自然而然的有股皇家气质,你身上也有。”龙雨云语气傲然:“我阅人无数,岂会看错?要不是这样,你以为我会和你这么多废话?”

    “此女能够踏入道境,那必定是天才横溢,楼拜月本身惊采绝艳,天之骄女,却也卡在宗师之位,未能踏入道境,由此可见这龙雨云之才华。”古尘沙心中暗惊,他也是城府极深之辈,否则不能活到现在,稍微思考,他开口:“不错,我就是十九皇子古尘沙,不过和那进攻龙剑岛的大皇子古恒沙不是一路。”

    “十九皇子古尘沙?”龙雨云皱眉,突然眼眸中爆出精芒:“你就是那位傻皇子?说百姓吃不上饭可以吃肉的?哦,我明白了,你是故意装疯卖傻,韬光养晦自保,你母亲是献朝公主,身死国灭,满朝文武都是你的敌人,你若不如此,恐已死多时。”

    “你怎对朝廷事如此知道详细?”古尘沙拍拍脑袋,又恍然大悟:“是我失言了,所谓知己知彼,我大永朝征战外海,开疆扩土,龙剑岛也自在其中,你肯定得派人打听朝中一切。”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痛快。”龙雨云获知了古尘沙的身份,整个人似乎轻松起来:“现在看来我的推断似有误,你的武学不是大屠神法,而是献朝绝学?献朝幸存的太师闻洪找到了你,和你暗中联络。闻洪一身武功惊天动地,要不然当日也不会逃脱朝廷追杀,你修炼的乃是他之绝学万星飞仙术?”

    龙雨云果然知天下事,朝廷局面,高手武学都娓娓道来,成竹在胸。

    “这个就要靠你猜了?”古尘沙故布疑阵,此女不是善类,又和大永朝廷仇深似海,让她有所顾忌也好。

    “很好很好!”龙雨云突然笑起来:“看来我们是朋友而不是敌人。”

    “此话怎讲?”古尘沙脑海中升腾起来想法:“你不是想借我之手,在朝廷中影响决策,使得大皇子有所顾忌?”

    “你真是聪明。”龙雨云也不得不赞叹:“在我的情报中,你生活潦倒,武艺平平,备受其辱。今日一见,居然是人中龙凤,胸怀大志。虽在我看来未成气候,但却似有皇帝之气蛰伏。”

    “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害我?”古尘沙坐在洞口:“你也别想利用我,我所求是逍遥自在,对于权力也并没有什么欲望。”

    “逍遥自在就是最大的欲望。”龙雨云笑了笑:“曾经有个十世好人,善功极多,死后天神问他转世要求什么富贵,他说要求不多,只要衣食无忧,逍遥自在,没有烦恼,平日看看书,写写字,游山玩水就满足了。天神说这要求神仙都不曾达到,你还是转世成个皇帝吧。”

    “也是,世间之事,不如意十有八.九。没有烦恼,逍遥自在连神都做不到,况且我等凡人?我读史书曾经历史上有个教派,首领称之为佛陀,传闻就是断了烦恼之人,还经常给诸神说法,教他们断烦恼之法,也不知真会有如此神奇之人。”古尘沙和龙雨云好像朋友聊天起来。

    “这枚龙津丹乃疗伤灵丹,你被我击伤倒是我误会。”龙雨云抛出瓷瓶。

    古尘沙伸手接过,捏破上面的蜡封,倒出枚丹药,蓝色如水晶,清凉之意渗透全身经络之后,却又衍生出来暖融融的味道。

    他知道这是好药,也不推辞,就此吞服下去,立刻就有飘飘欲仙之感,他暗运日月炼之神功催化药力,全身喷射出来蓝色气流,在体外盘旋一阵又缩了进去,片刻之后,精神奕奕,伤势居然完全恢复。

    “居然如此之快就能炼化龙津丹的药力?”龙雨云心中也暗暗震惊:“此丹乃我祖先采集数百种灵药,在海岛地火深处以自身真气炼制了数十年的丹药,普通人了吃了承受不住药力自然爆体而亡,就算是武道宗师吞服下去,也要数月时间才可以把药力消化,徐徐纳入经脉,而后再苦修三五年,才彻底伐毛洗髓,他居然就在这么短时间内炼化?而且献朝太师闻洪的万星飞仙术是膜拜万星,冥想星图,借万星之力和自身穴窍相互共鸣,从而举手投足就有无可匹敌之神力,此术修炼起来会有异样,我却感觉不到丝毫星力异动,由此可见,此人修炼的不是万星飞仙术,也不似献朝镇国巨灵神功。而且此人虽然聪明,却心性颇为豪爽,我给他丹药他居然立刻服用,也不怕是毒药。”

    “果然是好药。”古尘沙睁开双眼,全身精力滂湃,骨骼和血肉似乎被洗刷煅烧了千百次,注入了强大生机,起码抵得上自己苦练数年,甚至十年的功力:“这绝对不是普通的疗伤药,恐怕就算龙剑岛也是镇岛之宝,你就这么随随便便给我?”

    “我就是试探你,想着你以为是毒药,不敢吞服,又还给我,想不到你真的服用了。”龙雨云叹息:“实不相瞒,这龙津丹在我龙剑岛也不多,就剩下九枚。”

    “哈哈哈.........”古尘沙大笑起来:“其实我也怕是毒药,但猜测到以你的智慧,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给我毒药吃,很可能是试探我为人如何,于是将计就计。”

    “看来我弄巧成拙,你能在皇宫中活到今天,不是没有原因。”龙雨云也笑了。

    两人已化干戈为玉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