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寒门状元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童言无忌
    “黛儿,我教给你那么多,你也没好好学,今天我就权且当一回先生,把我学会的东西教给你们,可好?”

    沈溪把林黛拉了回来,让她跟陆曦儿坐在板凳上,仿佛两个乖巧的学生,而他自己则把所学的《论语》拿出来,根据上面的内容教二人上面的句子和文字。

    以前沈溪教给林黛写字,都是教单个字,突然教起大段大段“子曰”的内容,别是睁大眼睛显得萌萌哒的陆曦儿,就连年龄大得多的林黛也是一句都听不懂。

    “沈溪哥哥,你的是什么意思啊?”倒是陆曦儿有做学问的天分,不懂直接就问出口来。

    沈溪这下真不太好回答。

    前面过,由于这个时代读书不易,学生随时可能辍学,加上《论语》又是科举的必读教材,因此一般蒙学都将《论语》作为蒙童的启蒙读物,让蒙童诵读,并且以此书来认识生字。

    《论语》内容丰富,思想精要而言简意赅,饱含了察人之方、立身之则、仁孝之道、守礼之教、治国之道、学习之方,对于蒙童心智的发展和人生观的确立有很强的启示,但要让稚童理解还是有些困难。

    正因为如此,那些经济发达、文化底蕴浓郁的地方的学塾,通常把“三百千”,也就是《三字经》、《百家姓》和《千字文》作为启蒙教材,有的书香世家创立的社学,甚至会添入《蒙童训》、《神童诗》、《学》、《孝经》等各种书籍,由蒙童自由选择。

    但这一切对于地处偏僻的宁化县而言,无疑会大大加重蒙童家庭的负担,因此塾师干脆来了个一刀斩,直接采用《论语》启蒙。

    “这样吧,我教给你们别的,叫做《三字经》,你们跟着我读……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沈溪用《三字经》这样通俗易懂且琅琅上口的读物来教两个萝莉,效果马上就变得好了许多。

    陆曦儿虽然年岁却很聪明,沈溪教了她几句,她马上就能背出来。等背完,还拉着沈溪的衣服,¢¢¢¢,m.∞o◎m

    style_tt;笑着问道:“沈溪哥哥,我背得好不好啊?”

    沈溪看了一眼对面有些失落的林黛,知道在一个萝莉面前夸赞另一个萝莉并非明智之举,他只是摸了摸陆曦儿的头,没有评价好坏,而是道:“曦儿,你回去后背给你娘亲听好不好?”

    “好。”

    陆曦儿高高兴兴地答应下来。

    随后,沈溪示范性地给两个萝莉写了《三字经》头两句六个字,两个萝莉依样画葫芦,但依然用去半个时辰,才把字准确无误地写出来。

    眼看时间不早,沈溪赶紧带领两个萝莉去药铺吃晚饭。

    来到外面的巷子,沈溪突然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一种被人偷窥的感觉涌上心头。他装作若无其事地牵着两个萝莉继续前行,眼角的余光却瞟向巷口。此时那儿正有人鬼头鬼脑四处打量,一看就非善类。

    靠近巷口的位置有几个半大的子正在玩打沙包,旁边有两个女孩则在踢毽子,此人的目光更多地落在女孩子身上。

    沈溪心想,难不成是拐子?

    要这年头拐子可不少,不过少有拐卖女孩的,因为即便有人要买孩子也是为了继承家族香火。至于主动卖儿卖女的也有,但都是卖到大户做奴婢,通常卖身契签十几二十年,等于是用大户人家的米把自家的孩子养大,孩子要长到三十岁左右才能重获自由。

    “曦儿,快走。黛儿你也快些。”

    沈溪可不管这形迹可疑的人是不是拐子,虽然后巷这地方尚算安全,但到底细胳膊细腿儿的,被歹人抱走想反抗都难。

    等到了药铺后院门口,沈溪又往外望了一眼,巷口的人已经离开,那些孩子还好端端地,不时发出愉快的欢笑声,丝毫也没察觉到有什么危险,这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虽然看起来可能只是偶然路过,但沈溪却有一种芒刺在背的感觉,断定那人非奸即盗,肯定不怀好意。可到底是干什么的?所图为何?他又不上来。

    随后几天,沈溪没再见到之前站在巷子口的那个陌生人,心中稍微安定下来。

    这天是腊八节,宁化县城热闹非凡,药铺里的生意也格外繁忙。

    快到年底了,学塾即将放年假,因为先生要考核,沈溪平日里借口功课忙,基本都不去药铺帮忙。不过腊八节这天下午,沈溪却不得不去了药铺,因为来问药的人实在太多,周氏和惠娘两个女人实在忙不过来。

    沈溪要做的事情并不复杂,就是帮助惠娘接待客人,让他们排好队,依次拿着药方上前抓药。如果遇到药柜抽屉里的药不足了,沈溪还得到后院仓库去拿,一时间忙得脚不沾地。

    前来惠娘药铺问药之人,无论贫穷还是富贵,惠娘都一视同仁,好在人们也都挺自觉,没有搞特殊化的。但事情总会有例外,这不,衙门那边过来两个衙役,手上拿着的药方并不是治病救人的,而是补肾气的虎狼之方。

    二人进入药铺后根本就没排队,径直走到柜台前让惠娘抓药,旁边等候半天的百姓,就算愤愤不平也不敢什么。

    “两位差爷,其中有两味药需要从库房补充,不妨先到内堂稍作等候如何?”惠娘看过药方之后,对两个衙役恭敬地道。

    “快儿快儿,年底事忙,我们急着赶回去当差,要是误了公事,你担当得起吗?”

    就算惠娘现在是宁化县有头有脸的人物,但本朝商贾低贱,在这些原本地位更加低贱却掌握一定权力的胥吏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惠娘急忙到后院去翻找方子中两味不常用的药材,两个衙役趾高气扬地在内堂竹椅上坐下,嚷嚷着口渴了。

    沈溪不得不放下手里的工作,赶紧到后院灶台上提来个大茶壶,又送上茶杯,替两人斟上茶水。

    “听没,前几天从南边过来几个锦衣卫,在咱们汀州府地界上转悠,连咱县城也来过,像是在找什么人。”

    其中年长一些的衙役喝过茶水后,没话找话。

    年轻一些的衙役凑过头,低声道:“之前我出城的时候碰到过他们,听几个月前他们押解一批犯妇往北边去,结果在咱汀州府地面丢了人。”

    “本来按照道理,报了自尽或者病死,上边便不会追究,谁知道这次上头竟然要彻查,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他们只能跑回来找人。”

    之后二人似乎觉得自己声音太大,担心被人听到,于是咬着耳朵起了悄悄话。

    沈溪提着大茶壶出来,心里琢磨那天在巷口见到的人会不会跟这两个衙差口中的事情有关。

    在明朝,官员犯事之后,家里的女眷往往会被发配到教坊司。

    沈溪对于是什么人犯事犯的又是什么事无法揣度,却隐约觉得这件事可能跟林黛有关,因为林黛这萝莉平日里话做事都透着一股神秘,晚上睡着后总是哭爹喊娘,醒来竟对之前的事只字不提。

    唯一能解释得通的,便是林黛很可能是犯官之后,在路上跑丢了才在双溪镇被进城途中的自家母子发现。

    两个衙差走后,沈溪没有表现出丝毫异常……他不想让惠娘和周氏知道这件事后担心,最好的办法莫过于私下里悄悄问林黛,但他心里也清楚,即便开口询问也未必能知道答案。

    晚上两家人聚在一起吃腊八粥。

    陆曦儿是一桌子人中最开心的,吃粥的时候围着饭桌跑来跑去,吃上两口接着再跑,惠娘怎么拉都拉不住。

    “娘亲,我要沈溪哥哥教我《三字经》,沈溪哥哥可厉害了。”在陆曦儿眼中,沈溪就好像是神一样的存在,不管什么都是沈溪哥哥最好。

    惠娘叹道:“那你也要先吃过饭,长大一些才好跟沈溪哥哥学东西。乖,快过来吃饭,你看你沈溪哥哥也在吃呢。”

    “才没有呢,沈溪哥哥在看黛儿姐姐。”

    沈溪讪讪地有些脸红,因为想着之前衙役所之事,沈溪不知不觉总是打量林黛,竟然被陆曦儿眼尖察觉。

    沈溪心想,果然是童言无忌啊。

    ps:昨天家里拜年,第二章耽误了,今天三更酬谢!

    打赏名单会在第二章送上,天子继续求收藏和推荐票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