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章节目录 四十四 蛟龙闹海
    雾锁大江,天地间白茫茫一片。

    尽管视力受阻,但甘宁却一直竖着耳朵聆听江面上的动静,在烟雾缭绕的情况下,耳朵往往比眼睛好用。

    尽管离出事的楼船有几十丈的距离,但第一次落水的“噗通”声仍然没能逃过甘宁的耳朵,不由得吃了一惊,回顾左右道:“似乎有人落水,可曾听到?”

    “接着!”

    不等左右回答,甘宁已经把手里的船桨丢给身后的一名兄弟,就要准备下水救人。

    “噗通!”

    “噗通!”

    一声又一声,仿佛饺子丢进锅里,甘宁愣了一愣,随即醒悟了过来,这绝不是有人坠江,而是有水贼来劫船。

    “不好,有人劫船,鸣号角示警!”

    甘宁一声令下,重新从士兵手里夺过船桨,以最快的速度向运送钱粮的楼船驶去。弘农王的全部家底都装在这两条楼船之上,若是被江贼劫去了,不用别人说什么甘宁自己都没脸待下去了,所以甘宁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其中一条楼船由花荣坐镇,虽然他水性一般,但武艺过人,保护船只想来还是能做到的,所以甘宁先把注意力放在了另外一条楼船上。船桨在水里打起一团团浪花,如离弦之箭般扑向前面的那条楼船。

    “呜呜……”

    悠扬的号角在江面上突然响起,显得很是突兀并且让人猝不及防。

    甘宁手下的这些悍卒多半都是在巴郡江边长大的,虽然事出突然,但马上就明白这是有江贼来袭,纷纷拔刀出鞘,警惕的巡视四周,唯恐浓雾中突然有人从江中攀爬了上来。

    那些还没来的及登上艨艟,刚刚从江面上冒出头来的水贼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刚刚抓住船舷,就被甘宁手下的悍卒乱刀砍杀。那些还没攀爬的江贼见官兵已有防备,只能放弃了登船的打算,向本方得手的船只快速游去。

    两只楼船各装了几千万的五铢钱,另外还有黄金、布帛之类的贵重物,因此有重兵防御。每只船上有五十名熟悉水性的悍卒守卫,虽然被江贼偷袭,却也能马上做出反击。

    就在号角响起的同时,花荣所在的楼船已经攀上了十几名江贼,趁着官兵不备,砍翻了数人。但号角响起之后,官兵俱都拔刀在手,稳住阵脚和江贼对砍了起来。江贼人少,在撑了几个回合之后,逐渐的被逼到了船角,只要把船上仅剩的七八人砍下海去,其他水里的江贼再想上船就难入登天了。

    “闪开,某来也!”

    随着一声暴喝,一名浑身湿漉漉的壮汉单手攀住船檐,纵身一跃,轻巧的落在了船面上,手中一双钢刀挥舞的如同风车,瞬间就砍翻了几名官兵,逼的占据了上风的悍卒连连后退。

    “好功夫,做大生意还是跟着当家的靠谱!”

    看到壮汉威风凛凛,仅凭手中双刀就把官兵杀的节节后退,众江贼顿时士气高涨,齐声欢呼,一边威胁掌舵的船夫:“掉舵向东,饶你们不死,否则和官兵一样砍下江里喂鱼!”

    趁着官兵阵脚慌乱之时,又有五六名江贼趁机爬了上来,挥舞着手里的刀叉,加入了战团,随着江贼人数的增加,官兵的局面顿时吃紧了起来。

    虽然江面上颠簸不已,但扎实的功夫让花荣脚下稳如泰山,手中蟠龙枪一抖,冷笑一声:“花荣在此,尔等焉敢放肆?”

    “中!”

    一声怒喝,手中长枪上下翻飞,犹如毒蛇吐信,瞬间就将三名江贼戳下了船去。

    双刀大汉怒喝一声:“嗬……原来官兵中也有好手,让你尝尝蒋钦爷爷的厉害!”

    花荣冷哼一声:“逆臣贼子,还不快快受死!”

    两人枪来刀往,瞬间就厮杀成一团,在楼船之上你进我退,形成了势均力敌的局面。

    趁着两人厮杀成一团,其他官兵再次利用人数的优势把江贼逼向了角落,局势顿时变得胶着,一时之间谁也难以占据上风。但楼船却在不停的向南,再行五百丈左右,便可抵达南岸。

    与此同时,另一条楼船上也激战正酣。

    十几名江贼在一名身高九尺,体格健壮,相貌凶恶的头目带领之下向官兵发起了猛攻。

    此时已是十一月下旬,长江的气温已经极低,但这身材魁梧的头目却仅仅只穿了一条长裤,足下登了一双草鞋,上身赤/裸,露出了岩石一般结实的古铜色肌肉,几条结了疤的刀痕清晰可见,令人触目惊心。

    “喝!”

    九尺壮汉声如洪钟,猛如野兽,手中的单刀劈头而下,砍在一名官兵的肩膀上,由于势大力沉,一下子劈进了骨骼中,一时无法拔出。

    护船的军候是甘宁的老兄弟,正苦于无法招架这壮汉凶猛的进攻,见此机会踏前一步,手中的长矛狠狠的刺向大汉的腹部,“去死吧!”

    九尺壮汉一声冷笑,头也不回,闪身让过。

    军候的长矛刺了个空,整个人顿时失去重心,一下子向前扑去。被大汉一胳膊夹住了脖颈,用力一绞,登时毙命。

    军候被一击毙命,头颅被生生拧断,其他悍卒无不吃惊。愣神之间,大汉跨步向前,左右两手各自捉了一名官兵,猛地一用力,便如拎小鸡一般提了起来。

    “碎!”

    猛汉暴喝一声,将两名官兵的脑袋狠狠的撞在一起,登时头颅爆裂,脑浆溅在了船板之上,令人作呕。胆小的船夫吓得失声惊叫,丢了船桨不顾后果的跳进了江中逃命。

    “哈哈……杀的痛快!”

    猛汉仰天大笑,任凭殷红的鲜血和白花花的脑浆溅在身上,犹如来自地狱的死神,又仿佛重生的恶来。剩下的官兵无不胆寒,纷纷后退,斗志在慢慢崩溃,这那里是人,简直就是来自地狱的恶魔!

    “掉舵向东,官兵交给某来解决!”

    壮汉嘴角飞扬,手一挥,旁若无人的指挥手下抢夺楼船控制权。

    “何人猖狂,巴郡甘兴霸来也!”

    危急关头,一条小舟飞一般的靠近了楼船,甘宁纵身一跃,飘然落在了楼船之上。手中单刃戟一个横扫千军,登时就将五六名猝不及防的江贼扫入江中,巨大的撞击之下,骨骼断裂的声音清晰可闻。

    “好功夫,俺周泰纵横大江数年,未逢敌手,便让俺会会你!”

    周泰一声怒喝,从地上捡起一柄朴刀,扑向了甘宁。

    甘宁冷哼一声:“好大胆的逆贼,弘农王的钱粮也敢觊觎,当真是活的不耐烦了!若论劫掠,老子是你祖宗,可曾听过‘锦帆贼’甘宁之名?”

    “我去你祖母,我管你是何人,先尝尝老子大刀的厉害!”

    一声虎吼,周泰大刀兜头劈向。

    甘宁挥戟向迎,只听一声金属撞击的巨响,震得人耳膜做疼,汗毛竖起。

    巨大的撞击力使两柄武器齐齐折断,断落的戟身和刀头一起跌落在船上,只砸的木屑纷飞,生生的在甲板上砸出了一个窟窿。

    “吃我一拳!”

    武器既折,周泰一声虎吼,一个饿虎扑食拦腰抱住了甘宁。

    甘宁亦不示弱,同样反手锁住了周泰的肩膀,两个人在船上开始缠斗,扭打成一团,连续翻滚了几下之后,一块落入了大江之中。

    Ps:最后感谢一下赤血战神、秦皇天下两位同学的打赏,继续求票冲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