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章节目录 一千四百三十六 秘密武器
    刘辩一行四人押解着朱棣快马加鞭,一路顺风顺水,一个多时辰之后终于抵达了剧县城下。

    由于战事扑朔迷离,唐军屯兵的北海城相距不过七八十里路程,因此剧县四门紧闭,吊桥拉起。城墙上人头攒动,剑拔弩张,如临大敌。

    “嗖”的一声,一支响箭带着尖锐的叫声射到了刘辩的马前,深深的没入了泥土之中。

    不等刘辩勒缰带马,正在城墙上巡视的偏将就大喝一声:“来者何人?停下马蹄,报上身份,倘若再擅自靠近城池,休怪弓箭无情!”

    随着偏将一声叱喝,数十名弓箭手齐刷刷的弯弓搭箭瞄准了刘辩等人,齐声恐吓:“停下马蹄,报上身份!”

    刘辩来剧县就是为了接掌军事大权,所以也没必要隐瞒身份,当即从腰间掏出雕镂着飞龙图案的腰牌交给燕青:“去告诉守城的将士,让他们通知王莽,就说是朕御驾亲征,来到剧县了。”

    “诺!”

    燕青答应一声,一手挽着缰绳,另外一只手高举金牌,策马向前:“城上的人听好了,来的乃是大汉天子,速速禀报王蟒,出城接驾!”

    城上的将士听了俱都大吃一惊,但看到刘辩一行只有四人,还带了几个骑马的僧侣,押解着一辆马车,无论如何都让人联想不到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因此俱都半信半疑。

    这偏将手抚佩剑,大声问道:“你说是陛下御驾亲临,有何凭证?”

    “凭证在此,接着!”燕青叱喝一声,抬手把金牌扔上了城墙。

    偏将抬手接着,仔细端详一番,只见这是一块巴掌般大小的纯金令牌,正面雕镂着飞龙在天的图案,花纹精美,做工精湛,一看就是出自大师级的工匠之手。

    背面用隶书雕刻着“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大字,铁画银钩,苍遒有力,绝对的名师风范,看起来绝不是假冒的赝品。

    偏将急忙抬手示意弓箭手把弓箭收了,抱拳道:“仅凭一块金牌也不能断定来的就是大汉天子,不知是否还有其他凭证?若有得罪之处还望陛下恕罪,职责所在,不敢懈怠!”

    刘辩策马徐徐向前,颔首道:“这是你应尽的责任,朕不会怪你。你不认识朕不打紧,你去喊王蟒出来,他认得朕。”

    偏将抱拳道:“身份确认之前,请恕末将无礼,诸位就在城下稍等片刻,我亲自去向王大人禀报!”

    刘辩挥挥手:“但去无妨,朕在城下等候便是。”

    偏将火速下了城池,翻身上马,一阵风般直奔王蟒的府邸而去。

    “哎呦喂……吓死我了,天子竟然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剧县,而且只带了三四个随从。我刚才还差点一箭射到了他,如果是假冒的也就罢了,如果是真,陛下会不会跟我秋后算账?”

    马蹄哒哒,偏将的一颗心跳个不停,似乎比马蹄还要更快一些,额头已是见汗。

    王氏府邸。

    自从功成名就之后,王莽花钱在剧县买了一座豪宅,有房屋数百间,假山花园,一应俱全。

    王氏先后出了青州刺史王猛,以及正三品的煤炭局局丞,算的上春风得意,飞黄腾达,从一介寒门一跃成为了北海国的名门望族。

    而当王猛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荣升大汉朝廷的左丞相之后,剧县王氏更是成为了青州屈指可数的豪族。自从王莽回到剧县之后,门前几乎是车水马龙,宾客云集,每天都会有人登门套关系。

    王莽今日早早起床,吩咐守门的家丁谢绝一切访客,若无紧要事情,不得打扰。

    然后一个人躲在密室里开始提炼药物,一种无色无味的药粉,入水即溶,不着痕迹。

    一个时辰之后,王莽大喜过望:“哈哈……终于研制成功了,只要明君肯好好的配合我,大事可成啊!”

    王莽把炼制的药粉全部倒进了一个白色的瓷瓶,然后小心翼翼的收藏到了厨子里,这才旋转机关,走出了隐藏在书房背面的密室。

    风雨过后,晴空万里,王莽心情大好,便在自家的花园里散步。

    左绕右转,便看到一个青丝若瀑,身姿婀娜,眉目如画,臻首蛾眉的少女身穿一袭红色的练功服,手持弓箭,正在两个丫鬟的陪伴下练习射术。

    王莽急忙大步上前,呼唤一声:“明君,马上就要去金陵了,你不去学习宫规礼仪,怎么又跑到花园里练箭?你将来是要做皇后的人,必须落落大方,雍容华贵,可不能像穆桂英那样做个女汉子!”

    王昭君“噗嗤”一笑,捂嘴道:“大哥就你话多,竟敢说贤妃娘娘是女汉子,这话传出去可是大不敬之罪啊!”

    王莽上前把弓箭没收了,怒冲冲的盯着几个婢女:“让你们陪着小姐学习宫规礼仪,你们偏偏又陪着她来练箭。万一把小手儿磨的粗糙了,把脸蛋儿晒的粗糙了,你们担待的起吗?如此没用,我还是赶紧把你们换了吧,不能让你们陪着小姐入宫了。”

    几个婢女吓得低着头不敢吱声,任凭王莽训斥。

    “大哥,你不要责怪她们,是我强行来练习弓箭的。”王昭君挥手示意几个丫鬟先退下,幽幽叹息道,“这唐寇大军压境,剧县随时都有被攻破的风险,天知道什么时候能离开青州去金陵,所以小妹才练习箭术防身。”

    王莽闻言放声大笑:“哈哈……明君你莫要害怕,有哥哥在,便是百万唐军也休想轻易攻破剧县。你直管呆在城中,定然稳如泰山!”

    王昭君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秦叔宝、尉迟敬德、杨延昭等诸位大将全都出城了,城里只剩下几个叫不上名字的偏将。守城的兵马也从原先的近十万人锐减到了两万人,万一唐军前来攻城,哥哥你拿什么守城?吹牛也得分个时候啊,可别害了剧县城中的桑梓,实在不行,先让百姓们出城去临淄避难吧!”

    “切……你这话说得,我什么时候吹牛了?”王莽双手背在身后,吹胡子瞪眼。

    王昭君一脸不信:“大哥好像只是略通武艺吧?也就是百夫长的水平,就连秦叔宝、尉迟敬德等大将都在唐将的飞刀下吃了大亏,难道哥哥你能请来天兵天将不成?”

    王莽嘴角微翘,一脸不屑:“打打杀杀拼武艺那是凡夫俗子的行为,哥哥我这种科技型人才动的是智商。别说那个用飞刀的渊盖苏文,就是李元霸亲自来了,我也能让他有来无回!”

    王昭君跺脚就走:“叔父大人前几天还在书信里叮嘱哥哥你要慎言慎行,切莫骄傲自满,现在说起话来竟然信口雌黄,云山雾罩,哪里像个胸怀城府之人!”

    “切……你说那老头啊?”王莽一脸不屑,“妹妹你放心,若是你肯听哥哥的话,咱们王家的前途将来定然不可限量。”

    “怎么可以这样对叔父无礼?”王昭君加快了脚步,“你再这样说话,我不理你了!”

    王莽快步上前拽住了王昭君的手腕:“为了让你相信哥哥的本事,我带你去看点好东西。等你见了它的威力之后,就相信哥哥不是吹牛了!”

    当下王莽在前引路,带着半信半疑的王昭君直奔假山而去,左绕右转,找到了一个洞穴,然后一前一后的钻了进去。王昭君这才发现在这假山底下藏着一个密洞,别有洞天。

    “我竟然没有发现咱们的花园里还有这么一个秘密洞穴?”王昭君紧张兮兮的挽着王莽的胳膊,紧跟着兄长的步伐。

    越往里走,便越能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说是臭又不是,说不是臭又让人特别不舒服。这种奇怪的味道,是活了十八年的王昭君从来没有闻到过,也没有听说过的。

    “哥哥……这是什么味道啊?”王昭君捂着鼻子和嘴巴再也不肯向前走,“哥哥……你是不是做什么坏事了?难道是尸体腐烂的味道?”

    王莽小心翼翼把手里的灯笼挂在墙上,训斥道:“胡说八道些什么?我告诉你,这是石油的气味!”

    王莽手指朝靠着墙壁的十几个大罐一指:“那里面盛放的全部都是石油!”

    “石油?”王昭君恍然顿悟,“莫非就是传说中的石漆?可以像蜡烛一样燃烧的液体?”

    王莽点头:“不仅仅能燃烧,还能爆炸呢!”

    王莽说着话,又走到一堆陶瓷酒壶面前,低声道:“这些都是哥哥制造的石油弹,扔出去见火就爆,威力强大,别说是渊盖苏文,就是李元霸来了也能把他炸死!”

    王昭君听得目瞪口呆:“啊……哥哥你当真挖掘出石油来了?从哪里挖到的?”

    王莽微微一笑:“保密,目前这个消息兄长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包括陛下。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这些石油哥哥是不会动用的。”

    顿了一顿,王猛语重心长的轻抚王昭君的香肩:“哥哥之所以带你来看这个,就是让你知道哥哥的强大,希望你能听哥哥的话。只要咱们兄妹齐心,就能其利断金,得到你无法想象的荣华富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