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章节目录 一千四百三十七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听了王莽的话,王昭君一脸迷惘:“哥哥这话什么意思?我一直很听你的话啊,父亲去世的早,在明君的心里一直把你当做父亲一样尊敬。”

    王莽点点头,示意王昭君跟着自己离开这个充满了刺鼻味道的军火库,边走边道:“明君啊,这段时间哥哥光让你学习宫规礼仪了,还没来得及抽时间跟你讲讲宫廷里勾心斗角的残酷。今日闲来无事,咱们兄妹便好好聊聊。”

    “可是我怎么听说陛下的后宫一团祥和,各位嫔妃娘娘相处融洽,敬爱如宾呢?”王昭君亦步亦趋的跟在王莽身后,并提出了不同的见解。

    王莽冷笑一声:“这只是表面的平静而已,你涉世未深,怎知人心险恶?”

    兄妹二人说着话穿过后花园,来到王莽的书房,掩了房门,在书案前后对坐。

    王莽手抚下颌,深情的回忆道:“明君啊,你我虽然不是同父同母,但你从三岁那年跟着二娘嫁到我们王家来,那惹人疼爱的小脸蛋就让哥哥在心里把你当成了亲妹子。”

    王昭君不由得潸然泪下,抬手轻拭泪痕:“阿母去世得早,后来父亲又相继去世,幸亏哥哥如父亲一样照顾,才把明君拉扯成人。在我心里,你不仅是我的哥哥,甚至就像父亲一样伟大!”

    “是啊,二娘也是个苦命人,你们母女在荆州吃了许多苦,总算嫁到了我们王家。本以为可以过几年享福的日子,谁知道在我们王家过了一年半就染病身亡了,撇下了你一个孤苦伶仃的丫头,想起来真是让人唏嘘啊!”王莽跟着王昭君回忆过去,无限感慨。

    王昭君哽咽道:“那时候已经爆了黄巾之乱,瘟疫横生,阿母不幸染上了瘟疫,命该如此,也怨不得任何人。王家的恩情,阿母临终之前都念念不忘!”

    王莽握着王昭君的手,深情的道:“二娘临终之前握着我的手,叮嘱我一定要好好照顾你,那殷切的眼神,我至今不敢忘怀,唯恐有负二娘所托!”

    王昭君露出幸福的笑容,一脸憧憬的样子:“现在哥哥已经做了朝廷的三品大员,明君也被陛下纳为美人,还有叔父大人这个当朝丞相照应,我们王家算是苦尽甘来了。若父亲大人与阿母在九泉之下有知,应当能够含笑九泉吧?”

    “别跟我提这个老东西!”王莽忽然话音一变,恶狠狠的咒骂了一句。

    王昭君一脸吃惊和不解:“为何哥哥最近好像很仇视叔父的样子,他没做过对不起我们的事情吧?”

    王莽端起面前的凉茶呷了一口,冷哼道:“哼……不提他还好,一提他我就火大!你以为他举荐你入宫是为了你好么?其实是给他女儿登上皇后之位铺路,一来拿着你向陛下邀功献宠,二来让你在后宫中给她女儿做个眼线。”

    王昭君苦笑道:“哥哥你想的太多了,叔父大人绝不是你说的这种人。可能他觉着明君心高气傲,这么大了尚且待嫁闺中,所以就把我举荐给陛下了吧?既然木已成舟,明君也只好遵照圣旨入宫。”

    “其实哥哥一点也不想让你入宫!”王莽一脸烦躁的说道,“都是这老东西害了你,事先也不和我商量一番,就自作主张,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王昭君却一脸憧憬的道:“听说陛下是前无古人的有道明君,上马能横槊,下马能赋诗。文能治国,武能安邦,博学多才,爱民如子,心底和善,后宫和谐,嫁给这样的天子也不算委屈了明君吧?”

    王莽一脸不以为然的开喷:“你还年轻,涉世未深,不懂得人心险恶,更不懂得最是无情帝王家!刘辩表面做的这些都是在演戏,实则心黑手辣,要不是他的支持,吴启敢像个屠夫一样大开杀戒?6康是被谁逼死的,左丞相荀彧又被谁卸磨杀驴,冷酷无情的赶到了蛮夷之地?”

    顿了一顿,王莽放缓了语气,肃声道:“明君啊,哥哥和你说这些也是为了你好,让你明白宫廷斗争的人心险恶,任何事情不要被外表迷惑。刘辩如此对待6康也就罢了,那是帝王的权术。可对待自己的女人,刘辩同样冷酷无情!”

    “啊……不是传言陛下对各位嫔妃一视同仁,雨露均沾么?怎么哥哥说他冷酷无情?”王昭君吓得花容失色,忽然心生畏惧。

    王莽压低声音道:“那都是传言而已,谁敢冒着杀头的危险嚼舌根?别的不说,就说唐皇后之死,完全是刘辩一手操纵,才导致唐婉香消玉殒。”

    “啊……唐后竟然是刘辩害死的?”王昭君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我还听说陛下对唐后甚是思念,原来传言都是假的,这真相实在太残酷了。”

    见王昭君被自己说的心生畏惧,王莽继续趁热打铁:“可不是呢,宫廷斗争的残酷远非你所能想象。往远了说,本朝开国太祖刘邦死后,他的结妻子吕雉把刘邦最宠爱的戚夫人削成了人彘;往近了说,刘辩的母亲何太后就是靠着鸠杀刘协的生母王美人才登上了太后的宝座。所以想要在宫廷中立于不败之地,就必须把她人踩在脚下!”

    王昭君一脸惶恐:“哥哥……我不想害人,也不想被人害,要不你给陛下修书一封,就说我不入宫了吧?对……你就说我得了一场大病,没法入宫了。”

    “圣旨煌煌,一言九鼎,岂容反悔?那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啊!”王莽起身把茶碗里的凉茶换成热茶,“要想不被人踩在脚下,就必须掌控后宫,做到万人之上,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王昭君一脸迷茫:“后宫中除了东西两宫皇后之外,还有贤妃、淑妃以及其他的九嫔、美人等等,都有外戚支持,明君有什么本事做到万人之上?”

    见时机成熟,王莽这才将目的和盘托出:“明君啊,兄长前几日遇见了一位世外高人,他赠送给了兄长一瓶神药,无色无味,入水即溶。只要能长期持续给一个人服用,便能控制他的思维,任我驱使……”

    “啊……”王昭君闻言更是惊讶的合不拢嘴巴,“什么……兄长你打算让我给天子下毒?”

    王莽微微颔:“准确来说,这不叫下毒,只是为了控制他的思维。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你在后宫中立于不败之地,等将来你产下子嗣,就控制刘辩颁布诏书,废黜太子刘齐,立你的儿子为储君。这样你就是名正言顺的皇后,等刘辩死后,你的儿子就是皇帝,你就是太后……”

    王昭君吓得面如土色,嗫嚅道:“哥哥……我不敢,难得陛下信任叔父大人,要纳我入宫,怎能对陛下使用这样阴险歹毒的诡计?”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响起了管家的声音:“启禀家主,吴将军正在府邸门外求见。”

    “不是说了么,今天任何人不见!”王莽一脸不耐烦的拍案而起。

    管家在门外禀报道:“启禀家主,吴将军说门外来了一伙人,自称是当今天子,刚刚从金陵渡海而来,此刻正在城门外等着你去迎接。”

    “啊……?”王莽大吃一惊,脸色瞬间变得比王昭君还难看,“明君啊,刚才兄长和你说的话完全是为了你考虑,切记一定要守口如瓶,勿要让第二个人知道。否则咱们王家可是诛灭九族的大罪啊!”

    王昭君一颗心吓得怦怦乱跳,嗫嚅道:“我……我知道了,明君绝不会对第二个人提起,哥哥赶快出城迎接陛下吧!我看陛下料事如神,你还是放弃这个打算吧,这件事就当天知地知你我兄妹知道,万一等到东窗事,悔之晚矣!”

    “不行!”王莽一口回绝,“你若是拿我当兄长,就必须听我的话,否则……此事回头再议,我先到城门上看看来的是不是刘辩?你躲在家里,没有我的召唤,不要抛头露面。”

    不等王昭君回答,王莽霍然起身就要出门,刚刚走到门前又扭头道:“除了迷药的事情之外,石油的事情也不许对任何人提起。”

    话音落下,王莽摔门而去,只留下王昭君一个人在书房里呆若木鸡,心潮翻滚。

    王莽在吴姓偏将的陪同下翻身上马,带了数十名随从直奔南城门。攀上城墙向下眺望,只见居中之人胯下白马,气宇非凡,虽然一身便装,但眉目间的霸气却难以遮掩,不是大汉天子刘辩又是何人?

    “唉呀……陛下远道而来,微臣有失远迎,请陛下恕罪!”王莽一边在城墙上作揖施礼,一边吩咐吴姓偏将,“赶快放下吊桥,打开城门,迎接陛下入城!”

    吴偏将吓得冷汗直冒,急忙吩咐守城的将士:“落吊桥,开城门!”

    片刻之后,吊桥落下,城门打开,王莽带着剧县城内的众文武一起跪倒在城门前:“臣等参见陛下,有失远迎,诚惶诚恐,还请陛下恕罪!”

    刘辩翻身下马,示意众人平身,扫视了众人一圈,蹙眉问道:“为何不见来俊臣?”(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