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神秘来电
    前面计划的挺不错,但最终郝仁还是没好意思就这么赶薇薇安走。

    之前说过了嘛,他是个好人来着——自己帮不上忙的东西他不去凑热闹,但力所能及可以帮人一把的时候他是绝对没办法视而不见的。就这么把薇薇安赶跑,然后呢?这个貌似混的挺惨的吸血鬼妹子恐怕不得不露宿街头,然后就跟她说的一样去荒郊野外找废墟或者坟地过夜,没吃没喝没家没工作,到时候随便去哪个火车站都能惊动协警,不是强制收容就是强制遣送……多可怜啊。

    看着这么漂漂亮亮的一个小姑娘落到那般地步,一般人都不忍心。

    虽然郝仁觉得以一个吸血鬼的真正本事恐怕也不至于沦落到那种程度……但还真说不准,貌似他遇上的也不是个正常吸血鬼,反正各种小说电影里都没说过吸血鬼可以死心眼到这个地步,不但又穷又矫情,并且还是个热爱人类的好姑娘。

    但他也没直接开口说让薇薇安在家里白住,好人好心是有限的,他还达不到圣人级别,而且也要考虑到正常交房租的莉莉的感受,所以他只能折中一下让薇薇安暂且把房租欠着,等找到钱包(机会渺茫)或者找到工作挣了钱(这个有点机会)之后再还上。

    “这样真的可以么?”薇薇安似乎不相信有这种好事从天而降,她不可思议地看着郝仁,“我可能要挺长时间才能还钱啊,我财运不佳的……”

    郝仁眉毛一跳:看看这个吸血鬼妹子脸上的表情,听她那已经认命的口气,这家伙平常到底能有多惨?

    “你什么都别想,就先在这里住着就行了,”郝仁摆摆手,又看了满脸不爽的莉莉一眼,“就这么决定了!这里是我家,起码租房子方面我说了算。”

    随后他看向薇薇安:“楼上有空房间,我带你过去,不过你行李呢?”

    他早该问这个了:莉莉从别的城市过来都拖着个百十多斤的大箱子,眼前这个吸血鬼妹子总不至于已经穷到只剩下一身衣服的地步吧?

    “哦哦,在外面!”薇薇安这才想起自己的行李,赶紧跑出去把放在门口的一个陈旧旅行包提进来:万幸,她在财气上的衰运还没有蔓延到物品上,这一大包东西被遗忘在门口这么长时间也没丢。

    看到薇薇安的行李包郝仁又忍不住叹了口气:他依稀记着自己老爸还在世的时候经常背着一个样式差不多的包出差办事,那个包还是他爷爷传下来的……

    他这辈子再也不看跟吸血鬼有关的电影了。

    就在他准备上楼帮薇薇安收拾房间的时候,一阵几乎称得上响亮的“咕噜噜”声音突然从旁边传来,莉莉尴尬地揉着肚子站起来:“房东,咱们吃饭呗?”

    郝仁抬头一看客厅里的挂钟,时间竟然已经上午十点,今天早起一阵鸡飞狗跳的闹腾,他险些忘了还有早饭这种设定:整个家里唯一填饱肚子的就只有“滚”而已!

    “妈蛋,这日子还不如一只猫了。”他嘀嘀咕咕地自嘲一声,随即听到薇薇安惊喜的声音传来:“啊?这里还管饭呢?需要额外掏饭费么?”

    吸血鬼少女脸上洋溢着惊喜的模样,郝仁非常想实话实说地告诉她其实这里是不管饭的,当前这属于特殊时期,但看到对方那种几乎沉浸在幸福中的表情他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这尼玛……总感觉一个吸血鬼混到这种程度太可怜了!

    早饭已经耽误到这时候,与其说是早饭不如说是午饭,所以郝仁还是决定弄自己最擅长的——面条。反正莉莉看着是个不挑食的杂食性狼人,而薇薇安穷成这样估计也不会在吃的方面讲究,凑凑合合弄一顿吃的就行了。当然在去厨房之前他还是扭头问了吸血鬼少女一句:“薇薇安,你……吃正常人的饭菜么?据说吸血鬼只能喝血的,平常饭菜吃下去不消化。”

    说到这里他就感觉自己脖子凉飕飕的!

    “我是血族,不是低级的吸血鬼,”薇薇安首先是认真地纠正了一下,随后才不好意思地挠着脸,“其他血族确实只能消化血液,但我可以吃普通东西,没办法,现在这年头不管是人还是动物,稀奇古怪的疾病太多了,一不小心喝了不干净的血就要闹好几天肚子,吸血之前还得检查目标有没有健康证,有时候有健康证的都可能是找造假证的办的……实在受不了这个,我已经好几年没碰过血了。”

    郝仁:“……”

    不过就在他即将走入厨房的时候,一阵响亮的手机铃声突然从沙发扶手上传来,莉莉呼地扑过去看了一眼,举着郝仁那个已经有将近五年历史的诺基亚小彩屏手机大呼小叫起来:“房东!电话!一个很奇怪的号码打来的!”

    郝仁三两步跑过去把手机接过来,心中还想什么号码称得上“很奇怪的号码”,结果一看他果然傻眼了:来电提示上赫然一串数字,00000012345!

    世界上有这种号码么?

    单调的手机铃声仍然催命一般响个不停,上面那个诡异的来电显示清清楚楚地呈现在自己眼前,郝仁忍不住掐掐脸以确定自己没看错,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手机铃声是越来越响亮了,并且逐渐给人一种从四面八方传来的感觉,他感觉手里的手机正在逐渐发烫,铃声一阵快过一阵……那种从小到大就很诡异的第六感也躁动起来,他本能地感觉这个来电似乎非同凡响。

    有如入魔一般,他不由自主地摁下了接听键,将手机放在耳旁:“喂?你好?”

    从手机中传来一个很好听,但有些咋咋呼呼的女声:“喂喂?喂?是郝仁吧?”

    “额,我是,”郝仁一边说着一边回忆自己什么时候泄露过自己的手机号码,同时回忆自己什么时候认识过一个声音与之类似的女人,但根本想不起来,“你是谁啊?”

    “你暂时别管,”手机对面那个陌生女人大声说道,听背景音她好像在一个相当吵闹的地方打电话,隐隐约约还能听到诡异的呼啸声,兴许是在某个工地,“我这边是时……哦,进出口贸易公司的,前两天是你投简历要找工作是吧?我通知你下午来面试。”

    进出口贸易公司?郝仁一愣,随后想起确实有这么件事,他之前决定出门找工作的时候确实也投了不少简历,但基本上都是碰碰运气而已,毕竟自己也没什么工作经验,更不是什么名校毕业行业人才,上门求职都碰了一天的壁,投简历更没报多大希望,但没想到今天竟然还有人让自己去面试了,而且听上去还是个不得了的单位——某个进出口贸易公司?

    自己要走狗屎运不成?

    但他看了客厅里的两位新房客一眼,当初投简历找工作是因为出租公寓开不下去,始终没有入账才迫不得已的,可现在貌似有房客……

    好吧,这些房客也不怎么靠谱,一个是二货狼人,一个是穷的快饿死的死心眼吸血鬼,不说别的,就她们这个种族能老老实实给自己交房租郝仁都感觉很不可思议,他觉得自己不能把生活希望继续放在出租屋事业上。

    这时候手机里又传来那个女人不耐烦的声音:“喂!你还在听么?通知你下午来面试!”

    郝仁想了想,用力点头:“好,我下午过去。”

    陌生女人给了他一个听起来不算很远的地址便挂断了电话。

    郝仁愣愣地看着显示“通话时间:0分0秒”的手机,切换到通话记录上。

    一片空白,那个00000012345的号码仿佛从未出现。